第四百二十四章 有好处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蔡绮看了一眼苏亦凡的目光,起去开门。

    起的同时,蔡绮说了一句话。

    “我以前不认识你,现在才知道你这么像老头子。”

    苏亦凡笑道:“这是我听到的最好夸奖。”

    说话间蔡绮已经走到门口了,站在门口稍微停顿一下,这才把门拉开。

    总统房的厚重实木门被拉开的时候也几乎是无声的,蔡绮的脚步也随着拉门而后退到了边缘,就露出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来。

    苏亦凡正对着门口,能看见被自己放倒的那个裔混血美女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被人抬走。站在门口的是个年轻人,脸上挂着淡淡的自信笑容,倒一点都不像是因为刚才的事而恼火的模样。

    这个年轻人边还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一剪裁的西装,寸头,戴着黑框眼镜。整张脸有点方正,下颌有点小胡子,双肩后缩的动作看样子好像很有礼貌一样。

    苏亦凡不认识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反倒是对那个满脸自信笑容的青年印象很深刻。

    “萧少,真瘦好久不见了。”苏亦凡站起来说,“我想了很久谁能接这个盘,却始终没想到,在国内敢这么做的人当中,应该有你们萧家一席之地。”

    萧少当然就是苏亦凡曾经在杨冰冰生宴上见到过的萧竹,这个萧家目前看来板上钉钉的未来继承人。

    当初萧竹去杨冰冰的生宴目的不是为了去取悦杨冰冰,而是直接锁定了苏小轻。

    苏小轻当然没惯孩子毛病,嘲讽并下滑了萧竹一下,这件事就没后文了。杨家后来遭赵玄反扑,又被美国政府调查。苏亦凡自然也就忘了萧竹这个人,他现在更担心的是杨冰冰和程水馨的人安全。赵玄做为一个合格的疯子,估计心中藏了很多本事打算拿出来用。

    在这种时候,萧竹居然出现在华之梦酒店的总统房门口,苏亦凡说不惊讶是假的,但也没那么吃惊。

    雪中送炭或是网开一面这种事儿通常都听过没见过,但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这样的况倒是多见。

    敢吃了杨家产业又不太担心被反扑报复的也不太多,萧家恰好是其中一个。

    苏亦凡说话间目光又挪向了萧竹边的那个男子,一眼就看得出对方应该也是个本人。却不知道萧家什么时候跟本人搭上了关系,而且看起来关系好像亲密的样子。

    萧竹对苏亦凡的印象一样深刻,他其实没料到苏亦凡居然能这么快就直接杀到华之梦,更没料到杨宗元居然还留了点小埋伏等着苏亦凡。花了几分钟理清楚发生的一切之后,萧竹果然真的如苏亦凡所预料的那样直接来敲总统房的门。

    “苏亦凡你可别乱说话。”萧竹对苏小轻很忌惮,换成苏亦凡就没那么尊敬了,口气也有点冲,“这酒店是大野先生收购的,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只是听说你和蔡小姐来了,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萧竹对蔡绮的份估计早就确认过了,最近蔡家闹出来的事也并非密不透风,他自然知道这个女孩是谁。蔡家在重工领域的强势对萧家也有很大影响,两家关系并不算好。看见蔡绮这私生女站在苏亦凡边像个小蜜,萧竹总觉得那里好像画风不协调的感觉。

    蔡亚东有私生女这事现在已经捂不住了,好多人都好奇这个私生女到底长什么样。那些跟蔡绮曾经关系很好的小朋友都被叮嘱过不要乱说,所以到现在见过她的人也不算多。

    如今蔡亚东大概存了让私生女见光的打算,对蔡绮的事并不讳莫如深。不过在这之前萧竹一直觉得蔡亚东的私生女应该是个漂亮妹子,有点好奇。但自从见过蔡绮真人又确定了她的份之后,萧竹基本上没再纠结过蔡绮的脸长得好不好了,他的目光时不时会落在蔡绮的口。

    蔡亚东的私生女当然不会去隆,那玩意应该是真的吧……真雄伟啊,看着都让人觉得华丽。

    蔡绮倒是有些嫌恶萧竹看自己的目光。萧竹虽然份显赫,对蔡绮来说却没什么。在蔡绮的心中,自己本应该是成为蔡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未来虽然已经毁灭,却绝对没想过自己会去抱萧竹这种人的大腿。

    苏亦凡看着萧竹本来还装得高端的态度因为蔡绮的材又一次破了功夫,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微微嘲讽。

    “萧少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就算您不把这位大野先生当朋友,他也是把您当朋友的嘛。”

    既然萧竹来势不善,苏亦凡对他也没客气。刚才萧竹回答颇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杨家产业触角伸入国内也不过是最近几年的事。经过一些外戚关系做投资拓展,搭上国内经济飞速增长的顺风车,对杨家的助力也很大。这种起飞一样的增速下,大家抢蛋糕的举动必然有冲突。这也是国内诸多豪门之间只能保持皮笑不笑状态的原因之一。

    站在萧竹边的大野明显听得懂中文,看着苏亦凡的目光有点紧张,小眼睛眯起来像是在警惕什么。

    苏亦凡撇撇嘴,没搭理大野,他知道这也是人之常,毕竟刚才自己在走廊放倒那个美女的下手太过凶狠,给大野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大野先生跟我是好朋友。”萧竹像是没听懂苏亦凡的讽刺一样,居然正面回答道,“但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我只是来做客见见熟人,有什么具体话题你们自己聊。”

    苏亦凡点点头:“那好,两位请坐,我想来问点状况,不知道大野先生是否愿意给我这个面子?”

    萧竹扭头看了一眼大野,从对方的眼神中确认了态度,点点头道:“没问题。”

    苏亦凡嗤笑一声:“萧少什么时候兼职翻译了?下次跟本人有商务谈判,我请您行吗?”

    这当面吐槽的本事萧竹还真没苏亦凡凶残,毕竟一个是从小被捧大的天之骄子,另外一个则是曾经自闭但心思敏感的小少年。苏亦凡毫不顾忌的态度让萧竹也有些不舒服,但他想到自己来总统房的目的,脸上依然保持了相当克制的礼貌笑容。

    “我费用比较高,而且只给朋友当翻译。”

    这话说得比较有回旋余地,那意思是现在萧竹跟苏亦凡不算朋友,但以后就不好说。

    苏亦凡笑着坐回到沙发上,拍拍手让蔡绮坐在自己边。

    蔡绮上天然养成的那股气质让人看一眼就有点小神往,并腿腰这么袅袅婷婷一坐下,倒是显得萧竹和大野两个人的档次不如苏亦凡了。

    苏亦凡又看了一眼房间正门,问萧竹:“门外站那么多人没问题?”

    萧竹嘴角抽了抽,他刚才还刻意掩饰了一下,不让苏亦凡看到自己带来的众多保镖,没想到依然是被一句话就戳破。

    这么看来,苏小轻的弟弟……好像也难搞的。

    双方坐好之后,大家互相打量,彼此之间的目光都不太友善。

    沉默了片刻,萧竹还是先开口道:“苏亦凡,我们把话说明白了吧。杨宗元转手华之梦给大野光政,手续齐全,所有的法律条款都没有问题。如果你只是想问这件事的话,这就是答案。”

    苏亦凡看了一眼萧竹没开口,反倒是坐在她边的蔡绮立刻反问道:“整体出售没问题,那么杨家的股份怎么解决?”

    萧竹代替大野政光答道:“股份折算溢价现金支付。”

    蔡绮秉承了苏亦凡的风格,看着萧竹问道;“你移民了?”

    萧竹顿时心中怒意大盛,想要骂蔡绮小杂种,转念一想这等于是得罪了整个蔡家,这才忍住。

    这时候大野政光终于开口,他说一口有点扭曲蹩脚的天朝话,声音短促这一点倒是和其他本男人一样。

    “苏先生,我很早之前就听说过您。”

    苏亦凡笑了:“有多早?认识杨宗元之前?”

    大野政光没介意苏亦凡的讽刺,正色道:“在您的游戏卖到本之后。”

    苏亦凡眨眨眼,不知道大野政光这么开场白是什么意思,但他不太想听大野政光先说完。

    “这样,我先问一句话,就一句。”

    大野政光对听说天朝话都没什么问题,对苏亦凡点点头道:“请说。”

    苏亦凡看着这个本人,目光变得比之前犀利许多。

    “我就是想问问两位,刚才那个本妞,你们打算怎么办?”

    一句话,两个人都陷入沉默。

    那个混血美女当然不是大野政光和萧竹安排的,两个人却知道酒店里有不少人是杨宗元精心安排的。

    从这两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当然乐于见到杨宗元伤了甚至活捉了苏亦凡,苏小轻愤怒地去收拾杨宗元,就给华之梦的收购留下作空调间。

    这种态度很常见,总之就是别人倒霉我发财,别人打架我看戏。

    正是出于这种心态,萧竹的专业保镖团队虽然看出了一些不对劲,他们仍是没有出手,把这一手留给了苏亦凡。

    但是据刚才查看过那个女人伤势的保镖说,这几下如果再用力点,这女人恐怕就会死。

    萧竹和大野政光听见这个结论,都不想去见苏亦凡了,无奈问题摆在这里,俩人才强撑着敲了总统房的门。

    “我们打算直接联系警方。”萧竹在苏亦凡的目光威压下,有点艰难地开口,但他心里还存着另外一个想法,因此口气也是比较轻松,“这种事交给官方比自己解决强,你说是吧?”

    苏亦凡耸了耸肩:“其实我是想问问杨宗元哪找来的人,我也想雇几个。”

    “…………”

    萧竹有点无语地看着苏亦凡,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不懂苏亦凡的脑回沟。

    大野政光看了萧竹一眼,示意他先挑起话题,似乎是本人不太擅长这种聊天。

    萧竹咳嗽一声,总觉得这种事自己来做确实有点跌份,但事已至此,他还是得主谈。

    “苏亦凡……我们把话说明白点吧,这件事现在其实就是大野先生的家族跟杨家的问题,跟咱们关系不大。”萧竹貌似轻松地说,“我知道杨冰冰跟你关系不错,但这种事其实也用不着咱们来管。大野先生希望你能别让苏小轻管这事,他会给你一部分相应的报酬。”

    苏亦凡此时简直佩服萧竹的脑回沟了,这么拧巴的事他居然能如此轻松地说出口,这也是个本事了……

    微微眯起眼睛,苏亦凡问:“你想我怎么做?”

    萧竹见苏亦凡没第一时间说出什么比较激烈的话,立刻知道这件事有戏,打蛇随棍上地说道:“我知道你跟苏小姐关系好,不过这好处是单独给你的。谁有都不如自己有是吧?你要知道,大野先生从来都不是个吝啬的朋友。”

    坐在苏亦凡边的蔡绮嗤笑了一声,声音在安静的总统房里相当刺耳。

    苏亦凡倒是一脸的感兴趣:“是什么好处?”

    萧竹信心大增,问道:“你想要什好处?”

    “我想看看自己有什么选择。”苏亦凡被酒杯拿起来,却没主动给那两人倒酒,“有价值,才有选择,你们说呢?”

    萧竹有点理解的摸过酒瓶子,自信的笑容重新回到他脸上。

    苏亦凡盯着那个酒瓶子,觉得手有点痒。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