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胸大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眼前一望无际的是山林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但却不能让蔡琰产生一丝一毫的兴趣。

    一栋独栋别墅坐落在这片山林之前,整体木质结构的别墅是白色基调,有点复古风,简约外廓,足足有四层之高。

    别墅的周围种着一些花,都是常见的玫瑰和郁金香之类,开得很茂盛,充满着夏天的活力。

    蔡琰一个人站在这里,不远处是形彪悍的杰夫卡,戴着耳机,目光警惕地盯着四周。

    蔡亚东没有跟蔡琰一起过来,不知道是不愿意来还是觉得蔡琰已经成熟到足以面对眼前的状况。孤零零的蔡琰站在巨大的别墅前,形成强烈的反差,显得她的影愈发单薄。

    蔡琰在这里已经站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她相信也有一些目光透过那些厚厚的窗帘在注视着自己。

    果然如蔡亚东所说,迈出这一步果然还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勇气。

    低头沉默了一会,蔡琰掏出电话,想拨打一个号码,想了想又放弃了,找到另外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那边的声音不怎么惊讶,而是带着一丝好奇:怎么会打给我?

    跟你说话更方便。蔡琰看着眼前的别墅,强迫自己更加冷静地说,有点事想问你。

    电话那边的程水馨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新公司所在地比之前的繁华犹有过之,今天她的思绪其实也很乱,现在分明就是想赶走苏亦凡,最好连杨冰冰也别在自己面前,这样更有助于她思考问题。

    按照程水馨的预计,既然蔡琰已经开始内心动摇了,回到家那边可能会遇到什么烦心事,尤其是以苏小轻和蔡琰交谈的蛛丝马迹来看,应该跟蔡琰被劫持有关的问题。这种状态下,蔡琰肯定会打电话给苏亦凡要么寻求意见,要么倾述。怎料最终纠结的蔡琰打电话第一个询问的人居然是自己。

    这算什么?蔡琰难道相信那种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敌人的鬼话吗?

    什么事?程水馨在面对蔡琰的时候倒是很容易控制绪,今天绪失控都已经太多次了,现在的表现才算得上差强人意。

    蔡琰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电话那边稍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我们认识时间很短吧?为什么我每次都想给你打电话?

    你应该也有很好的朋友吧?程水馨问道,不用先问问别人吗?还是别人已经给不出更好的意见了?

    蔡琰想起自己的那些朋友,的确当中也有一两个比较好的闺蜜,自己最近都没有联系任何人。眼下自己碰到的问题绝非一般朋友可以分担的,甚至最好不要说给任何人听。

    你算是知者,知道更多一点没关系。蔡琰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理由,这件事也只能对你说,别人我不相信。

    程水馨有点想笑:你相信我?

    蔡琰想都没想回答说:只要我站在你这边,你就还是可以相信的吧?

    程水馨呵呵:那可不好说。

    蔡琰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程水馨纠缠太多,她知道自己说来说去其实都说不过程水馨:我要去做一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程水馨都没听到底是什么问题,毫不客气地反问道:你相信自己吗?

    蔡琰愣了一下,然后有点明白程水馨的意思了,难得地坦诚一下:以前相信,现在不好说。

    我说点让人不开心的话吧。程水馨说,相信谁都不如相信你自己,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别犹豫。反正况再坏也不会坏到哪去,你能迈过自己心里那一关就行。

    程水馨这话说得其实已经很冷了,蔡琰听来却觉得感同受: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事了?

    大概猜得到。程水馨也不隐瞒,你跟轻姐说什么,我都听到了。

    蔡琰看着别墅的大门,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到自己后待命的杰夫卡,叹了口气说:说实话,我有点怕。

    怕什么?程水馨反问道,因为你没有她们那么狠?

    蔡琰说:我不是怕面对,是怕控制不住自己。

    真不想控制的话,就别勉强自己。程水馨说的倒是今天自己的经验之谈,你去吧,我希望你能开心快乐。

    因为我还有用吗?蔡琰问。

    你这么聪明,当然有用。程水馨说,过去的事能算就算,未来的事如果有担心的就别心软,你觉得呢?

    我赞成。蔡琰说,谢谢你。

    都说了不用道谢了。程水馨说,其实我很羡慕你,希望有一天我能站在跟你一样的位置上,跟你公平地聊天。

    你不用等,现在我已经当你是朋友了。蔡琰看着眼前紧闭的门说,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说完,蔡琰不等程水馨回答就收了电话,向前走到别墅门口。

    杰夫卡在这种时候表现出自己应有的素质,他抢先一步到程水馨的前,帮她把门打开。

    别墅内的装潢也很老气,有一种就上个世纪小资风的追忆,处处可见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格调。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这个以白色为主的房间显得实在太一丝不苟太严肃了。当然这样的格调也有好处,就是在任何时代都显得不算太过时。哪怕那些金碧辉煌的细节依然表现得很暴发户,整体风格上还算是及格线以内。

    蔡琰对别墅的细节毫无兴趣,她穿过客厅,走上楼梯,杰夫卡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二楼的客厅有有一个巨大的架随着楼梯延伸到了三楼。蔡琰对着这些书稍微失神了一下,她居然看到了大量的推理小说作品,其中自然包括阿婆和柯南道尔的那些名作。

    不知道这些书是谁喜欢读的,那些计划中,有这些书的影子吗?

    蔡琰的脑海中闪过一些这样无聊的碎片,随后推开了二楼书房的门。

    门没锁,蔡琰很容易就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两个人。

    虽然以前从未见过面,甚至知道她们存在都是一个意外,蔡琰还是见过两个人的照片。

    看到这两个人的一瞬间,蔡琰相信了自己见过的照片没ps过。

    甚至蔡琰有点理解蔡亚东为什么会沦陷在这样的女人上了。

    两个并肩站着的女人,看上去宛如一对姐妹,年龄相差不过十来岁的样子。实际上这两个人左边的一个已经四十岁了,右边的一个则刚满十九周岁。

    应该被蔡琰称为小妈的女人长着一张干净的瓜子脸,眉眼都极其精致,虽然看着蔡琰的目光有软弱也有恐慌,但仍不失为一个极品的美人。岁月在她的上留下了一些淡淡的痕迹,这些痕迹并不明显,反倒让她显得更有风。她的手臂比少女更丰腴,她腰肢看上去也更柔软,她的皮肤依旧雪白,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就有一股惹人怜惜的风

    这样一个女人,留着半长发,额前刘海居然还是细细碎碎的齐刘海,如果努力打扮的话,恐怕就算是去扮个女大学生也绰绰有余。

    女人穿了一件米色棉布短裙,一双长腿上着白色丝袜,小腿纤长而大腿又不失感。蔡琰甚至敢确认,很多男人看到这个女人第一眼后,目光就很难从她的双腿上再挪开了。

    在女人边的少女则显得比女人高不少,高上大概继承了蔡亚东一些特点,前一对峦起显得相当抢眼。

    女孩的眉宇间跟蔡琰有一点点相似,目光没蔡琰那么犀利,脸型继承了母亲的优点更加削瘦,非常符合当今所谓的主流审美。

    蔡琰注意到了女孩的唇,相对于一般女孩来说,她的嘴显得非常小,还真的是有点樱桃小嘴的感觉。

    女孩穿着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居家短裤,一双长腿赤着,脚上一双网球鞋,上半是能凸显材的的藏青色背心,背心上写着大概是仇恨整个世界的英文单词。

    这样的一个女孩,让蔡琰都忍不住皱眉,她眼神里对自己的痛恨好像永远也熄灭不了,果然是还没长大的小姑娘。

    想到自己差点栽在这样一对母女上,蔡琰心中的愤怒就有点不受控制。

    杰夫卡后退两步,用警惕的目光看了这对母女一眼,出了房间,把门关严。

    蔡琰面对自己名义上的小妈和妹妹,眼神终于动了动,流露出一丝不屑。

    其实现在才是最好的机会。蔡琰看着那个眼神平静的女人,对满脸愤恨的女孩简直是视而不见,你们一起动手,很容易干掉我。

    蔡琰的话是对女人说的,女孩反倒先绷不住大声反驳道:你以为我不敢吗?我现在恨不得掐死你!

    经过了程水馨的洗礼之后,蔡琰对这种低级的吵架已经毫无兴趣了,只是转过半边子面向那个女人说道:把她生得这么大,还这么没脑子,真是辛苦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