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轻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蔡琰的到来给程水馨带来了很大难题,甚至一点危险。程水馨觉得既然蔡琰在街头都能遭遇袭击,自己跟蔡琰坐在这里喝咖啡也不怎么安全。

    但自从知道了妮尔的真实份之后,程水馨觉得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似乎不惹上麻烦的习惯没了,如今的程水馨反倒觉得如果能遇到一点大的波澜会更有趣。

    小的挑战做多了,自然渴望更高难度。程水馨希望自己也能应付苏亦凡所说的一些危险,她觉得自己可以变成那样的人。

    如今蔡琰就坐在自己面前,程水馨很仔细地询问了那天突然来临的袭击各种细节,随后又开始问蔡琰对家里的谁比较怀疑。

    蔡琰给程水馨大概说了一下自己家里的状况,凡是不涉及商业机密的内容她都愿意讲。

    “我父亲这房你知道的,主要是他的成绩比较好,现在的重工产业已经做得规模很大,跟几个叔叔的关系也不错。”蔡琰从自家说起,“最主要的是从我爷爷那边分出四个兄弟,我爷爷现在坐什么位置你也知道……其他几个人,每个人都掌握了很多资源……”

    程水馨听得很仔细,这种四世同堂的老式家庭她以前也见过,但听蔡琰说起来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才知道自己终究是嫩了。蔡家第二代以蔡琰的父亲为龙头,在商界独树一帜。蔡琰的爷爷那一辈里,蔡琰爷爷蔡凯旋份比较特殊,有着浓厚的政治烙印。蔡家这一族的兴盛多少都跟蔡凯旋有点关系,他提拔起来的蔡家子弟很多,盘根错节地安排在各种部门,但更多的还是拥有自己产业。

    总的来说,蔡家是商业的蔡家,政治方面已经削弱了很多。这也是老爷子当年制定下来的方针,他认为站队迟早有差池,不如一心赚钱。真的到了可以影响行业结构的程度,只要别太折腾,世世代代荣华富贵总是免不了的。

    可惜这种想法对年轻一辈来说就显得守成老旧,蔡琰父亲遵循老训从商做得很大,有些蔡家子弟在经商方面没天赋又不吃苦,反倒开始继续琢磨仕途。如今的蔡家分歧已经很严重,每一房之间的关系都不太好。蔡亚东因为可以提供很多资金,至少获得了表面上大部分人的尊重。

    真正跟蔡亚东关系不太好的,是三爷的儿子蔡逸天,还有四爷蔡八方。

    蔡家四个老头的名字都很奇葩,当然那是因为特定年代,大家也没办法。反倒是蔡逸天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成年后改的,据说是为了让自己更顺风顺水。蔡琰很讨厌这个自诩人物的叔叔,他经常一出现就给自己将很多大道理,然后还用sè眯眯的眼光盯着侄女的优美材乱看。

    蔡逸天是做出口生意的,很有头脑地把一些食品销售给隔海相望的天朝老邻居,赚了不少钱。随后蔡逸天做物流,搞房地产,在门产业中慢慢崛起,大有要跟蔡亚东并驾齐驱的意思。

    相比至少表面上温柔的蔡亚东,蔡逸天做事很绝,经常认为激进才是蔡家的发展之道。在这方面跟蔡亚东意思相反的蔡逸天最近经常公开反对蔡亚东的意见,兄弟俩大有要决一场的意思。

    相反四爷蔡八方则是纯粹不喜欢蔡亚东,从小就不喜欢。蔡琰四个爷爷的年龄差距不算小,到了老四蔡八方这里已经跟大哥差了十几岁,反倒跟小一辈的年纪有些相近。这种年龄落差加上蔡八方的火爆脾气,让他跟一向喜怒不形于sè的蔡亚东一直关系不太融洽。在蔡亚东自立门户最终成功进入重工行业之后,蔡八方就更不喜欢这个异军突起的晚辈了。

    至于蔡家其他人,蔡琰勉强谈了谈,她对那些人印象都不深,也不怎么好。现在想来,每一个人都隐藏在一份利益背后,每一个人其实都有动手的理由。

    程水馨听了蔡琰的介绍之后没吭声,搅着已经凉了的咖啡,低声说道:“其实你想过没有?如果想做这件事的人出于不破不立的态度,希望蔡家分裂呢?”

    蔡琰愕然:“不破不立?”

    “自家人的不满,基上都应该是基于对利益结构的不满。”程水馨随意地说道,“不满意的人大概都会想‘我拿的没你多,你凭什么拿那么多’之类的念头吧?”

    蔡琰承认:“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重新获得利益,并不一定要上位,也可以是让蔡家分裂。”程水馨说,“乱了,才有机会。”

    “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那么疯吧?”蔡琰不敢置信,“现在蔡家是棵大树,真的分裂了,弊大于利。”

    程水馨是个局外人,她对这件事当然不会有主观绪上的倾向,只是呵呵一笑道:“对外当然还是团结一心的蔡家,对内重新洗牌,对谁最有利,谁的嫌疑就最大。”

    蔡琰也是个经历了一些商业斗争的人,她听了程水馨的话,眼神瞬间就变了。

    倒不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谁嫌疑最大,而是没想到事居然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

    当然蔡琰也要考虑更多因素,比如动手的人居然不介意惹怒苏小轻,这是想借苏小轻手打击蔡家的意思吗?

    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雄心壮志?

    蔡琰思索半天也没个头绪,最有嫌疑的人并不会因为自己想一想就跳出来承认,反倒是程水馨又开始看那电影评论,显得好像很事不关己一样。

    现在的处境下,蔡琰虽然很着急苏亦凡的下落,依然不能对程水馨流露出太多绪,只得苦恼道:“看来这件事还是得问我父亲。”

    程水馨微微一笑:“大家族的事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人xìng共通,你多想想吧。”

    还真就在那里坐着又想了一会的蔡琰起告辞,对程水馨道谢:“真的谢谢你,你让我更看清楚自己。”

    “没什么。”程水馨礼貌又有距离地回道,“看见你,我也有个参考。”

    其实蔡琰是想继续拖着程水馨陪自己在滨海转一转,但想到滨海还有另外一个大人物在,她就觉得坐立不安。告辞之后让杰夫卡开车送自己到苏亦凡家附近的那个停车场,一个人对着苏亦凡的停车位发呆。

    说起来蔡琰还真就没有勇气直接联系苏小轻,她只是想在这里给自己多一点勇气,让自己好主动去打某个被视为忌的电话。

    如果苏亦凡还在这里的话,也许这些难题就都不会出现了……

    …………

    …………

    目送蔡琰坐车离开,程水馨一脸的云淡风轻立刻消失,她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苏小轻。

    电话很快被接通,苏小轻在那边的声音很明快:“有事?”

    程水馨深吸了一口气,对苏小轻说道:“轻姐,我觉得苏亦凡可能失踪了……”

    苏小轻心中一跳,所有人当中知道真相最多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程水馨打电话先告诉自己这件事,她还以为能是蔡琰呢。

    “哦?你怎么会这么想?”苏小轻也好奇的,“苏亦凡跟同学旅游去了吧?”

    程水馨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以至于都没听出苏小轻语气中的好奇和玩味,低声说道:“今天蔡琰来找我,说了她差点被绑架的事……看样子是真的想让我帮她出出主意。”

    “然后?”苏小轻换了比较冷静的口气问道,“你看出什么了?”

    程水馨“嗯”了一声道:“我发现蔡琰跟我说话的时候心不在焉,绪特别容易沮丧。来我以为这是遇到那种事的自然反应,后来我发现有点不对。”

    “哪里不对?”

    程水馨认真地说道:“蔡琰跟我讲了一遍她被劫持的全过程,虽然细节很完美……但我还是听得出,她很震惊自己居然会被人惦记。”

    苏小轻说:“蔡琰那种家庭的女孩,被人惦记也是很正常的。”

    “我不这么想。”程水馨坚定地说,“蔡琰提起你,提起苏亦凡的时候,绪表现得都比较奇怪,目光闪烁,小动作也多。我估计她其实是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为什么有苏亦凡在场的时候,居然也有人敢对她动手。”

    “这是你的推理吗?”苏小轻听得真心有些佩服了,“如果你有疑问,我去问蔡琰就是了。”

    程水馨着急道:“轻姐,我是担心苏亦凡!如果他有什么事,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苏小轻听着小姑娘真意切的声音,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骄傲。程水馨在这些女孩里算是最dú lì也是内心最自我的一个了,如今苏亦凡能被她这么惦记着,恐怕真的是接触他多了的人就会被那股魅力感染。

    “你先别急。”苏小轻柔声安慰道,“苏亦凡有没有事我最清楚了,你跟我说说蔡琰都跟你说了什么。”

    程水馨把刚才跟蔡琰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苏小轻听完之后没有立即说话,沉默了几秒后说:“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了,苏亦凡现在应该很安全。”

    对于苏小轻的万能,程水馨还是很相信的,惊喜地问道:“轻姐,你原来全都知道啊?”

    苏小轻笑道:“也许不是全部,但最关键的肯定知道。蔡琰来滨海不是找你,其实是来找我了。”

    “那轻姐你打算怎么办?”

    问完这句话之后程水馨就后悔了,她觉得自己不该问苏小轻这种问题,苏小轻肯定有她自己的打算。

    “看看再说吧。”苏小轻轻蔑地说道,“蔡琰既然想来见我,我就去问问她凭什么还好意思来见我吧。”

    ——————

    红票终于十万了,继续求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