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场别开生面的晚餐(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    陈建国还没来得及说话,至尊VIP包房的门已经被推开。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

    苏小轻首当其冲走进来,神照旧是平rì里飞扬的模样,只有目光落在苏亦凡上时候,才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虽是恶客不请自来,陈总心宽广,当然不会把人拒之门外。”

    嘴上这么说着,苏小轻的表可一点都不客气。

    看见苏小轻走进来,苏亦凡自然地起要去迎接。旁边的程水馨也笑着站起来,直接离开座位走过去。

    “轻姐!”

    程水馨终究不是那种对所有人都照顾得四平八稳的成年人,骨子里还是个学生,她对苏小轻露出大大的笑容,甚至要扑过去抱一下苏小轻。相比之前对着陈欣的冷脸,态度可算得上是泾渭分明。

    在苏小轻后,跟着一个一脸沉稳的中年人。

    陈建国见到那个年轻人,却是脸sè一僵。

    “梅秘书?!”

    这个梅秘书,自然是陈建国前几天求而不见,见而不亲的那个梅秘书。市委大领导的贴大秘,掌管大部分领导的杂务,平时说话并不和蔼。偶尔在看见价值不菲的礼物时会稍微如沐chūn风一下。

    苏小轻站在门口硬受了程水馨一个轻微的拥抱,表还是略不自然。倒是程水馨看得出苏小轻不太喜欢这种亲,笑呵呵地说道:“轻姐,我这是替那个不好意思的抱一下你。”

    听到这话苏小轻就眉开眼笑了。

    两个姑娘在房间门口表示亲,浑不把陈建国当成一盘菜看。陈建国这会已经失去任何想法了,他只是紧紧盯着梅秘书的表,似乎也看不到那位有任何不快的表

    梅秘书不是唯一跟着苏小轻来的,在他后还有人。

    陈建国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不一直跟随梅秘书,去打量再跟在后面的人。

    走在梅秘书后面的是一个大约不到三十岁的女人,长得很美艳。女人穿着贴的连短裙,一脸很妖冶的妆,低头走进来,目光有些闪烁。

    这个人陈建国也见过,是自己好同学王副市长的一个长期人,俩人都生过孩子那种。

    看到这两个人,陈建国的心已经开始下坠,他知道今天这顿饭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了。

    按照陈建国最初的设想,是希望有一个递交自己善意的机会,吃顿饭当然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趁机给予苏亦凡足够的补偿。这补偿到底是什么代价,陈建国自己心里也没谱,他觉得苏亦凡既然答应了来吃饭,之前又说了些安抚自己的话,总应该有机会。

    苏亦凡如期赴约,也没有太强烈的嚣张态度,陈建国在刚才的两分钟里还以为事很顺利。

    结果苏小轻一出现,整件事就完全不同了。

    跟在王副市长那位人后面的也是陈建国熟人。

    那个人穿着很笔的西装,大约四十多岁的干瘦男人,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目光同样有些畏缩,却还是跟着前面的人进了房间。

    看到这个人,陈建国顿时觉得自己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太狠了!

    陈建国现在心中就这么一个念头。

    看到那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陈建国怎么也无法保持自己脸上的堆笑。

    “张胜!你……”

    陈建国的问题已经问不完整了,他陡然站起来,怒目那个男人,恨不得一下子扑过去跟他拼命。

    这个男人是跟了陈建国快十一年的会计,知晓陈建国绝大多数龌龊事。

    苏小轻看都没看后面跟着自己进来的人,径直走到苏亦凡边,拉着他坐下。

    两个女孩子一左一右,坐在苏亦凡的两侧。

    后面还有人在不断进来,大多数都是陈建国认识的,也都是能伤害到陈建国,或者伤害到他最铁杆盟友的人。

    这些人有的脸上表很平静,有的略显不安,有的很畏缩,都用缓慢的步子走进房间,自己找位置坐下。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每个人都一言不发。

    只有梅秘书没有坐,他站在房间的zhōng yāng,看着那些人一个个坐下,对苏小轻打了声招呼。

    “苏小姐,我的任务完成了。”

    苏小轻微微一笑:“麻烦您了。”

    “您不要这么客气。”梅秘书对苏小轻的姿态也很低,“我去楼上等您,如果有什么需要,领导也在三楼,随时可以过来拜访您。”

    说完,梅秘书看都没看陈建国一眼,转离开。

    中景国际的室内温度永远是让人觉得适宜的25C°,这一刻陈建国觉得好像空调坏掉了一样,彻骨的寒冷。

    房间里的气氛很沉闷,倒是服务员有些怯怯地进来询问:“陈总,可以走菜了吗?”

    越俎代庖的苏小轻挥挥手:“先吃饭,吃了饭再说。”

    服务员真的听话,他们才不管客人之间的恩怨,迅速地开始从厨房运送各种菜肴上桌。

    一直到开始有菜上桌为止,陈建国都没开口说话。

    这一刻陈建国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他在权衡得失,也在考虑现在这个局面如何破解。

    一时之间,陈建国发现以自己手中的牌和以往经验,竟不知从何下手。

    环顾已经快坐满的房间,这里的每张脸在今天之前陈建国都觉得可以算作是自己人。

    陈建国并非是那种没经历背叛和反目的一帆风顺创业者,看到这些人的愤怒绪很快就被控制住。

    “苏小姐,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苏小轻正打算跟苏亦凡说两句话,听到陈建国的问题,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这个绝对算得上成功人士的老男人。

    “当然有趣,今天我们一次xìng把问题都解决了吧。”

    然后不等陈建国说话,苏小轻已经笑着又问道:“今天的菜不会下毒吧?”

    陈建国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被苏小轻这么一打岔,只能干笑两声。

    “怎么会呢?苏小姐真开玩笑。”

    平时训斥手下惯了的陈建国忽然发现,对着一个妙龄少女,自己那些跟领导们互相吹捧的手段全都用不上,就算用了也觉得别扭。自己竟是在这酒桌上没有任何发挥平时所谓人格魅力的余地。

    事实上这就是国内大多数一言堂老板们的悲哀了,平时前太习惯倨后恭,陷入了一个要么被别人吹捧要么吹捧别人的怪圈。这些人已经完全不会好好说话,跟人说事儿要么是教训人,要么是吹自己有多牛,完全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

    陈建国平时就是这样,所有的商业决策都是自己来做,跟领导联络感也都是自己来,养成了说上句的习惯。那天对着苏亦凡时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因为他心中知道苏亦凡不过是个学生,强大的是苏亦凡背后的人,心中有几分阿Qjīng神可以安慰自己。

    今天面对苏小轻,陈建国可就没那么淡定了。

    其实刚才苏小轻带人进来的时候,陈建国甚至产生了要不要让守在门口的周兵喊人过来杀人灭口的冲动。

    苏小轻这么干,明显是要把自己往死里弄的节奏啊……

    看到梅秘书离开房间,陈建国就知道自己没可能鱼死网破了。

    “陈总不要那么紧张,咱们就是吃吃饭,聊聊天。”苏小轻的节奏谁都控制不住,场面只有被她自己轻松掌握,“这不正是您希望的吗?”

    陈建国运了运气,才让自己把嘴边的话吞下去。

    “苏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觉得这件事没必要闹那么大吧?”

    苏小轻和陈建国说话,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苏小轻上。这些人与其说是没脸与陈建国对视,倒不如说更惧怕苏小轻一些。

    如果不是那样,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程水馨一直在仔细观察陈建国的表变化,这些细节对她来说都是人生中难得的经验。看见陈建国脸sè不太好,她偷偷问苏亦凡:“本来是请你的,现在变成配角的感觉如何?”

    苏亦凡痛快地回答道:“开心的。”

    那边听到陈建国的问话,苏小轻耸耸肩道:“陈总认为没必要?我这个很胆小啊,最担心别人的报复什么的。所以总觉得如果有仇有怨,最好一次xìng报复到让对手万劫不复,这样自己心里才放心。”

    苏小轻的声音特别好听,在极安静的房间里回,很有点珠玉落盘的感觉。

    但在陈建国听来,苏小轻的每句话每个字却像世界上最可怕的诅咒。

    当然,陈建国也保留了一定程度的冷静,他觉得苏小轻既然带了这些人来给自己看,未必就是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

    在陈建国看来,这种展示肌的方式非常凶残,也有点愚蠢。

    一下子就把自己底牌亮光的玩法,绝对不是上等的游戏方式。

    用陈建国的角度来看,苏小轻毕竟还是太年轻嘛,愿意露锋芒是很正常的。

    陈建国心中当然有无数理由借口可以安慰自己,但在场这些人的尴尬嘴脸还是让他迅速回到现实。

    苏小轻顿了顿,像是洞悉了陈建国心中所想一样,曼声说道:“陈总大概觉得我给出的牌还不够丰富吧?”

    陈建国没吭声,他有好久没见到这么直接的出招了,花了一瞬间犹豫是打哈哈还是正面应对。

    苏小轻却是没给陈建国任何机会,继续说道:“刚才我忘了宣布一件事。”

    声音不高,苏小轻仍是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陈建国是真不想听到底是什么事,又不得不听。

    “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了对中景国际的收购,所以陈总你包不到宴会厅是必然的。”

    陈建国猛然抬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苏小轻。

    ————

    第四更!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