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新的问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    “你要告诉我你的秘密吗?”

    听到这样一句话,妮尔的脸上没有浮现出哪怕是一丝惊讶的表,仍是甜甜的笑容。

    “苏,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秘密。我希望那个时候你依然不会讨厌我。”

    苏亦凡轻吐出一口气:“不会的。随便你什么时候想说再告诉我吧。”

    妮尔还想说什么,楼梯口传来脚步声。吧台那个短发的高挑美女端着餐盘走上来,盘子上放着一瓶酒,两只酒杯,还有两个放着点心的小盘子。

    苏亦凡就像是忘记了刚才自己的问题一样,盯着那只球形的玻璃酒瓶称赞道:“真jīng致。”

    “味道也很好。”妮尔笑着说,“苏,今天你还要送我回家。”

    苏亦凡说:“那我争取不喝醉。”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只是喝酒,偶尔妮尔会说一两个英式笑话给苏亦凡听,都是生冷无忌的那种。苏亦凡听美少女给自己讲荤笑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哈哈大笑中时间就过去了。

    酒很甜,也不够烈。两个人喝了一瓶之后妮尔也没多少醉意,苏亦凡借口去卫生间,下楼去结账。结账后回来却发现妮尔一个人托着下巴在看夜空。

    这一刻的妮尔和苏亦凡平时所认识的妮尔完全不一样,注视夜空的目光充满了和她平时不符的惆怅。

    灯光闪动,苏亦凡也不知道妮尔眼中是不是有泪在酝酿。

    察觉到苏亦凡已经回来,妮尔收回目光,笑着问道:“为什么不给我个机会结账?”

    “等下一次。”苏亦凡说,“不会以后你都不肯跟我出来吃饭了吧?”

    “当然不会。”妮尔站起来拿书包,“送我回家,苏。”

    苏亦凡点点头:“今天开心吗?”

    “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妮尔笑着张开手臂,“这样我会上你的,苏。”

    苏亦凡对妮尔这种口无遮拦已经习惯了,听到这么一句还是差点摔倒。

    见苏亦凡不吭声,妮尔不满地嘟囔:“苏,你应该说:我的荣幸。”

    苏亦凡苦笑:“其实我在心里说了好几遍。”

    …………

    第二天早上跑步去学校的时候,苏亦凡接到了苏小轻的电话。

    “有事瞒着我可不是好孩子。”

    虽说是嗔怪的口气,其实全无责备之意。苏亦凡听到苏小轻的声音,心立刻放松了许多:“对不起轻姐,我觉得这种事没有必要麻烦你。”

    “如果你受伤了就不是小事。”苏小轻说,“不过你处理得很好,像个男子汉,我很高兴。”

    苏亦凡笑了:“陆玛跟高黎比起来弱多了,我都没当回事。”

    “那倒是。其实当时在美国的时候我也很生气,不过我很清楚哈维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你掏枪的时候恐怕自己比你更害怕,所以没有太担心。但这一次不一样,那个叫陆玛的我不太了解。”苏小轻娓娓而谈道,“听说陆玛被份不明的人打伤了,然后在医院里又被人打了一顿,现在三个月能出院都算不错了。要不要我帮你再收拾他一顿?”

    苏亦凡满脸都是汗:“轻姐……再打就要死人了吧?”

    苏小轻无所谓地道:“没关系,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苏亦凡立刻否定了苏小轻的想法:“算了,轻姐,虽然我也很痛恨这种人,可我觉得还是不应该让他脏了你的手。”

    苏小轻咯咯笑了两声:“好吧……那我让他出点医疗事故,再多躺一个月行不行?”

    对于这个建议苏亦凡倒是没有反对。其实仔细想想,如果苏亦凡不是有能力反抗的普通学生,恐怕早就被陆玛欺负得很惨了吧?

    如果杨冰冰不是一个底气那么足的女孩,陆玛是不是就能为所yù为了?

    尽管这一切假设不存在,苏亦凡觉得陆玛还是应该受到惩罚。

    一路听着电话里的歌,苏亦凡跑到了学校,看见杨冰冰站在学校门口。

    五月份的清晨里阳光明媚,淡淡的金sè洒在杨冰冰脸上,让她的脸部轮廓显得更加古典,充满了宁静的力量。

    “早上好。”苏亦凡看到杨冰冰站在学校门口等自己,立刻跑过去,“昨天医院里……是你找的人?”

    杨冰冰点头,居然有一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应该征求你的意见。”

    苏亦凡笑笑:“别这样,我觉得你跟我想的几乎一样。”

    杨冰冰低下头,声音有点郁闷:“其实我有点怀疑,这样做算不算正义。”

    两个人站在学校门口说话太碍眼了,苏亦凡轻推了杨冰冰一把,让她跟自己走进校门。

    “正义需要强大的力量。”苏亦凡安慰杨冰冰说,“我觉得保护自己和打击敌人都是正义。既然我们有这个能力,当然不能任人欺负,你做得对。”

    顿了顿,苏亦凡又说道:“不过……不要为了我做让自己为难的事,可以答应我吗?”

    这时候的杨冰冰一点都没有平时的倔强了,看着苏亦凡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

    “那就好。”苏亦凡送杨冰冰到教室门口,“下次还带你去吃烤串,会赏脸吗?”

    杨冰冰抿起嘴微微一笑。

    “好啊!”

    今天整整一天,苏亦凡都没在学校里见到陆克,本来想找人侧面跟这小子打听一下他大哥怎么样了,结果听说陆克已经请了病假,不知道要休息到什么时候。

    陈欣也不见踪影,苏亦凡觉跟自己作对的人好像一夜之间都消失了,这种感觉神奇。

    到下午第二节下课的时候,去学生会开会的班长李沛然表古怪地走进教室,宣布了一件事。

    “经学生会提议,学校批准,拟定在这个月底或下月初举行一次公益义卖活动,旨在为贫困山区的小朋友募集一些资金。每个班级要出一个六人小组负责这次义卖活动,义卖品由各班级同学捐赠。最终学校会在滨海中心公园举行一次大型公益义卖,希望同学们踊跃报名参加,并积极捐赠义卖品。”

    面无表地宣布完这项活动之后,李沛然把目光挪向苏亦凡。

    “我个人提名苏亦凡同学为这次咱们班的义卖小组组长。”

    苏亦凡缓缓抬头,直视李沛然的目光。

    “我可以拒绝吗?”

    李沛然站在讲台上俯瞰苏亦凡,笑容有点冷。

    “这样的好事苏亦凡同学也要拒绝吗?”

    苏亦凡点点头,直言回答道:“我觉得这种事太哗众取宠了。”

    李沛然被噎了一下,不过他已经习惯了,立刻反驳道:“苏亦凡同学,如果这种哗众取宠能帮助一些苦难的孩子,我宁愿每天都有这种哗众取宠的事发生。”

    这一次李沛然的立场没错,苏亦凡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

    “而且这几乎是我与班委会所有干部研究的结果。”李沛然笑得有点,“苏亦凡同学不要推辞了。”

    苏亦凡在课桌下面比了个中指,班委会除了副班长林露几乎都是李沛然的人,不“几乎一致通过”才怪了。

    从高中生手中要钱这种事费力不讨好,而且保管财物总要担责任,肯定没人愿意当这个组长。李沛然指名给苏亦凡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希望看苏亦凡跌个跟头。

    而且学生会这个词让苏亦凡联想到了另一个不太让人愉快的存在。

    是的,苏亦凡想起来了,翟羽飞已经很久没有任何动作了。

    虽然与翟羽飞的正面交锋并不多,但苏亦凡可以确信,那位翟主席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沉默认输的人。

    翟羽飞唯一估计错的是现在苏亦凡的眼界和心境。

    经历了美国之行后,苏亦凡觉得这些小事其实都无所谓。

    在众目睽睽之下,苏亦凡站起来,对李沛然微微一笑,不管是气势还是态度都让李沛然觉得这种状态应该出现在自己上。

    “既然班长认为我合适,那我就试试吧。”

    李沛然本以为苏亦凡会继续抵抗,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原本准备好的不少措辞都憋在心里没施展出来,只能貌似带着无限寄托地说道:“希望苏亦凡同学加油,能够多为小朋友们募捐一些。”

    苏亦凡一点都不客气地回答道:“慈善这种事,看心不看数。”

    李沛然装作没听见,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回到自己座位上。

    “苏亦凡同学记得跟我提报一下小组名单,当然我们还是自愿原则。”

    李沛然这是摆明了难为苏亦凡,知道他在班上人缘不算好,可能难以指挥动那么多人。

    程水馨回头看了一眼苏亦凡,轻轻松松地说道:“这事算我一个。”

    有程水馨加入,想再找多少个组员都不是问题了。

    李沛然看着苏亦凡和程水馨相似而笑的一幕,差点把手里的圆规掰断。

    这件事没能给苏亦凡带来多少困扰,一直到放学为止,苏亦凡都在努力想着另外一件事。

    最后一节课的末尾,苏亦凡拍了拍程水馨方向的桌子角。

    “晚上一起走吧,有点事要说。”

    “好啊。”程水馨已经在收拾书包了,“我也正好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关于你,还有张瑶。”程水馨说,“我最近想了很多,想问问你的意见。”

    苏亦凡点头:“咱们想到一起去了,去喝杯咖啡吧。”

    程水馨眯起眼睛笑:“好啊,去哪里。”

    “这种事肯定听你的。”

    程水馨继续笑:“手痒了,秘密基地吧。”

    苏亦凡点头:“跟我想的又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