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学校怪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整个晚上苏亦凡除了做俯卧撑之外,还花了大量时间在网上查询,才知道这种腰深蹲源于一些外国特种部队,也有些人把它改良后传入民间。理论上来说是通过提振腰椎和背部达到强化锻炼的效果,除了动作有点蠢之外倒是没什么缺点。

    动作有点蠢?苏亦凡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明明欧拉做起来就那么流畅优美。

    折腾了一晚上,终于勉强做完了欧拉要求的所谓基础训练,苏亦凡累得喉咙里像有把火在烧。

    洗了个澡,苏亦凡躺在上没用数羊也没用玩掌机游戏,很快就睡着了。

    这是苏亦凡高中时代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他觉得自己的四肢都放松得不知怎么形容,全都暖洋洋的,甚至都没做奇怪的梦,一觉到天亮。

    早上起来,听见窗外的鸟叫,苏亦凡觉得自己的jīng气神都前所未有的好,肌只有微微的酸痛而不是那种运动过量之后的难过。这种舒爽让苏亦凡惊讶,他不敢相信昨天的短暂锻炼就能有这种效果。

    清晨的空气清新而冷冽,苏亦凡吃了简单早餐走出家门的时候父母都还没睡醒。做为一个看似dú lì其实是没人管的高中生,苏亦凡觉得自己的父母相比之下真是……还没苏小轻关心自己。

    在公车站看了看那辆挤满人的公共汽车,苏亦凡犹豫了一下,干脆拎着书包向学校方向开始慢跑。

    一个人的行为往往与能力挂钩,有什么样的能力,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苏亦凡现在觉得自己慢跑到学校没有问题,他就这么做了。

    跑过熟悉的街道,看着街上同样行sè匆匆的少年少女们,苏亦凡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也许自己之前沉默着愿意当一个好人,就是自认为能力还不足以去做那些事?

    那些偶尔幻想,却又不敢一直乱想的事。

    苏小轻曾经说过的话像发芽的种子一样,在苏亦凡心中慢慢成长。

    ——“只要你成为那种人,她们都会喜欢上你”。

    努力摇摇头,苏亦凡把这种狂妄的幻想抛开,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已经开始胡思乱想到了这种地步。

    一路小跑到了学校,苏亦凡站在学校门口喘了一会。人总是分不清冲动和能力,苏亦凡跑到一多半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跑这一路有点勉强。

    想了想昨天欧拉说的话,苏亦凡还是努力坚持下来了。

    既然是自己的人生,就认真负责一点好了。

    在学校门口喘着气,苏亦凡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招呼。

    “哟,今天也早啊,怎么没坐车来学校?”

    转一看,班长李沛然又挂着他那招牌式的笑容出现了。

    对于李沛然,苏亦凡真不想说什么。可一想到昨天欧拉说自己的那句“弱者的选择”,他干脆站直体,对着李沛然也笑了笑。

    “一直都没你早啊。”

    李沛然对苏亦凡的不爽早就颇深,尤其是程水馨经常主动找苏亦凡帮忙之后。

    按照李沛然的想法,程水馨虽然可能看不上自己,但也不能用苏亦凡这种默默无闻的男生来抽自己脸吧?

    生在公务员家庭的李沛然从小深受父母影响,他认为人就是要分成三六九等,苏亦凡这种家庭平凡个人也没什么特长的男生在他眼里就是学校的最底层人士。

    最初李沛然对程水馨青睐苏亦凡很是不忿,他觉得程水馨真是瞎了眼,怎么会选择跟这么一个男生走得很近。后来时间长了发现程水馨只是愿意找苏亦凡做事,李沛然这份不乐意的心思才慢慢淡了。

    结果苏亦凡又拎着MacBookAir来学校上课,这让李沛然又不平衡了一下。

    一万多的笔记本电脑倒是不贵,问题是苏亦凡那台电脑和电话都是美女送的。

    凭什么啊?凭什么苏亦凡就那么有女人缘?

    李沛然早上起得有些晚,直接打车来的学校,他在路上看到慢跑的苏亦凡,专门让司机放慢速度跟到校门,就是想嘲笑一下苏亦凡。

    谁知道一向沉默寡言的苏亦凡居然反击了,他居然反击了!

    “一直都没你早”的言下之意当然就是李沛然表现,早到学校不过是为了在老师面前表现自己。

    对于高中生来说,“在老师面前表现自己”已经不算是一句好话,这代表着一种土里土气的思想境界。

    “……”

    李沛然气结,他平时讽刺惯了苏亦凡,这会被对方一还口,竟然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反击。

    苏亦凡干脆没理李沛然,径直进了校门。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苏小轻没出现。苏亦凡在教室门口惆怅了几秒钟,被程水馨一拍肩膀:“中午一起吃个饭吗?”

    苏亦凡有些意动,又想到苏小轻评价程水馨的话,强压抑住这股冲动又一次拒绝了美女:“不了,我随便在食堂吃一口。”

    程水馨不去食堂吃饭,见苏亦凡不肯去,也不多说,洒脱地笑笑出了教室。

    依然是熟悉的cāo场,苏亦凡一个人穿过去食堂吃饭。

    闹的一高中食堂里,很多学生买了麻辣烫在吃,那股人香味弥散在空中。更多的学生会选择简单廉价的面条,他们的午餐内容完全不像是正在狂长体的青少年。

    一进食堂,苏亦凡就看见了一个穿灰夹克衫的男人,他对着门口,一脸嫌恶地坐在一张餐桌前。

    “比奇?”苏亦凡又张嘴骂人了。

    白白胖胖的比奇笑了:“不是我又能是谁呢?”

    苏亦凡一时语塞:“你来学校干嘛?”

    “跟你一起吃几顿饭,了解你平时的营养结构。”比奇说得轻松,“你选餐,我请客。”

    “问题不在这。”苏亦凡说,“你来学校,我会很麻烦。”

    比奇夸张地笑道:“现在我是未成年人营养促进协会的社会监督员,我来到你们学校,跟你们这些学生吃几顿饭了解一下工作,总没问题吧?”

    苏亦凡顿时无语。

    吃这顿饭花了大约四十分钟,苏亦凡一直在不停的吃,比奇则在旁边不停的骂。按照比奇的说法,这个食堂的东西大概只能算垃圾中的战斗机。

    纵然如此,比奇还是很敬业地把所有能试的东西都试了一遍,然后捏着鼻子问苏亦凡:“你就吃这种垃圾吃了一年?”

    苏亦凡是真饿了,早上的慢跑消耗了不少体力,这会他吃饱了,看比奇一脸悲愤地尝着烧茄子。

    “是啊,我觉得很好。”

    “好什么好!”比奇没好气地放下筷子,“从下周开始不要来食堂吃饭了,我给你一份食谱,你先按我说的去做。”

    苏亦凡对这个比较抗拒,反问道:“我听说营养食谱都很难吃?连吃饭都不能按自己的喜欢吃,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比奇像是被侮辱了一样怒道:“谁说难吃的?你吃一次,要是难吃,以后我就再也不来中国混了!”

    听这个比奇的口气,好像还是个海外份。想到苏小轻也是,苏亦凡倒没觉得有多惊奇。

    倒是比奇真是认真上了,陪苏亦凡吃了一顿饭之后,对卫生条件不满的他居然跳着脚去找承包食堂的负责人吵了一架。苏亦凡看到比奇去闹,赶紧一脸无辜地逃走,他可不想被这个脑子有些西化的老男人牵连。

    下午程水馨又比往常早了十几分钟到学校,看见苏亦凡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苏亦凡,晚上文学社要开个小会,你放学的时候先别走。”

    “好。”

    程水馨向后看了看李沛然空着的课桌:“李沛然来了你再通知他一下吧。”

    苏亦凡愕然,程水馨下午又不是不在学校,为什么不愿意亲自告诉李沛然?

    程水馨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暗中窥视,在许多同学有意无意的注视中,她走到苏亦凡边,淡淡的馨香就随之而来。这位向来在同学中表现得成熟大气的美女故作神秘地低声说道:“我觉得李沛然好像对你有点敌意……这个人很难缠,你要小心一点。”

    苏亦凡只能苦笑,如果李沛然对自己有什么不满的话,也肯定是因为程水馨啊……

    不知道程水馨是怎么想的,苏亦凡应承下来。最近大概被苏亦凡拒绝得次数有点多,程水馨居然露出个开心的笑容给苏亦凡。

    没过多久李沛然来了,苏亦凡看到那张挂着虚伪笑容的脸,觉得比往rì更多一些厌恶。

    “晚上文学社开会,放学先别走。”

    李沛然没想到居然是苏亦凡来通知自己,看了苏亦凡一眼,不由得有些恼火。

    程水馨明明就在一旁坐着,由苏亦凡来通知自己,这算什么意思?

    当然正因为程水馨在,李沛然不好意思表现得有多不高兴,嗯了一声坐回到自己位置上。

    周五的下午是漫长而幸福的,因为有周末的期待。大家心愉快地磨完了自习课之后,苏亦凡收拾好书包跟在程水馨后,加上李沛然,三个人下楼直奔文学社的活动室。

    苏亦凡跟在程水馨背后,经过欧拉的短暂调教之后,他开始注意别人的走路姿势和站姿,意外地发现程水馨走路的步伐出乎意料地端正。

    无疑程水馨是个很注意细节的美女,她一定也发现了苏亦凡站姿坐姿上的微妙变化吧?

    文学社是程水馨自己一手创办,之前一高中压根就没有这么个组织。这个在学校里并不怎么受重视的小型社团有十九名核心成员,其中高二三班就有三人。这些人男生居多,分布在高一和高二当中,其中不少人都是慕程水馨的名气而来。

    因为有程水馨在,文学社每次活动其实人比预期的都要多。比如周四那次活动,围观的已经比文学社本还多了。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美女是第一经济生产力。

    今天来开会的都是文学社的自己人,程水馨照例坐在自己的社长位置上,环顾来参会的成员。

    “下周二是国际扫盲rì,法国的绘画大师让?阿莱?杜韦克要来咱们城市办画展。画展只举行三天。我现在拿到了四张招待票,你们谁有兴趣?”

    ——————————————————————————————————————————

    打开纵横页面的时候习惯对右下角弹窗点X,有时候还得暗骂一句“靠,广告真烦”什么的。昨天晚上习惯xìng把鼠标移过去,发现自己的访谈……好吧那就留一会吧。

    于是生平第一次不对广告弹窗点×,挂了一晚上,感觉真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