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继续

    “再乱动我又点你(穴xué)道了。”夏连昭戒斋已久,此时一吻上她哪儿还控制的住,她扭动的(娇jiāo)躯摩挲着他的(身shēn)体,令他愈发难耐。

    苏沁沁一怔,咬了咬唇,水汪汪的眸子委屈怯怯的望向他。

    黑暗中苏沁沁不能见物,可夏连昭是看得见的,见了她这副模样不(禁jìn)心疼,懊悔不该又对她凶。

    “好沁儿,是我不好!”夏连昭小心的拥着她,温柔的轻吻着她的眉眼、脸颊,暗哑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xìng):“沁儿,我现在就想要你,现在。丫”

    “可是……”

    “愿意给我吗?”他喘息着,在她耳畔喷着滚(热rè)的气息,“沁儿?”

    苏沁沁难耐闷哼一声,略略偏了偏头,(身shēn)子有些酥麻麻的起来。夏连昭低笑着,柔声道:“我会很温柔,别怕!”

    他轻轻吻着她的纤细的脖子,顺势来到精巧的锁骨处,大手揽在她的腰间,用力的揉搓抚摸着,透过掌心将炙(热rè)的温度传染给她媲。

    苏沁沁难耐的呻吟起来,反手圈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软软的倚靠在他的臂弯中,任由他轻薄亲吻。

    (胸xiōng)口一凉,苏沁沁“啊!”的惊呼一声,丝绸的抹(胸xiōng)被他扯了出来仍在一旁,(胸xiōng)口大开,他低笑着,俯(身shēn)在她(胸xiōng)间,唇舌温柔的扫过,所过之处带起一片滚烫和灼(热rè)。外袍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摩擦着肌肤,带起异样的刺激,令她(身shēn)子轻轻的薄颤起来。

    苏沁沁唔唔有声,一双**难耐的摩挲着,小腹处空虚的感觉一阵强似一阵,浑(身shēn)的血液沸腾着、叫嚣着,(身shēn)子被***撑的满满,她双眸迷茫的瞪着他,伸手无意识的去拉扯他的衣裳。

    “沁儿,沁儿!”夏连昭呼吸粗重,她的(热rè)(情qíng)令他(身shēn)下的灼(热rè)更硬了两分,毫不犹豫迅速脱掉自己的衣裳,顺便将她剥了个干净,胡乱扯过自己的外袍垫在地摊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放着平躺下去,立刻俯(身shēn)压了上去。

    她的玉臂如缠树的软藤一般主动缠上他的脖子,被他亲吻得水润红肿的唇一张一翕,(娇jiāo)小可人,如兰的气息丝丝缕缕的窜入他的鼻端。

    夏连昭哪儿忍得住亲吻的冲动,低头便噙住了那红润(诱yòu)人的唇,忘(情qíng)的亲吻着,令她几乎不能呼吸,大手在她腰间紧紧一揽,两具(身shēn)子贴合无缝,滚烫而炙(热rè)。

    “啊,昭……”滚烫的触感令苏沁沁(身shēn)子一紧,而后轻颤不已,下(身shēn)一阵(热rè)流涌出,一塌糊涂。

    夏连昭放过她的唇,下一秒,却又辗转丰盈高耸的(胸xiōng)前,微微与她的(身shēn)子拉开距离,嘴里(吮shǔn)/吸着,指尖揉搓着,细细的品尝感受她的美好滋味。

    难耐的酥.麻和快感,让她在他的怀中轻.颤着,觉得自己浑(身shēn)膨胀的快要爆炸,血脉沸腾,小嘴中更是溢出一连串的(娇jiāo)吟,狭窄的马车中充斥着浓浓的***味道。

    看着(身shēn)下星眸迷离、满脸酡红的女子,夏连昭气息骤急,终于忍不住快速分开她的**,(身shēn)子一(挺tǐng),沉沉没入。

    空虚瞬间被填满,苏沁沁微微弓起(身shēn)子,舒服的闷哼出声,两条**水草般缠绕着他没有一丝赘(肉ròu)结实修长的腰(身shēn)。

    “啊,沁儿,沁儿,好舒服!”夏连昭闷声低吼着,她一如既往的紧.窒让他(身shēn)心舒畅无比,他试着轻轻蠕.动了几下,一阵愉悦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shēn),怜(爱ài)的吻了吻她潮(热rè)的脸颊,低笑道:“沁儿,放松,把你交给我。”轻轻重重的抽送着。

    苏沁沁紧紧的拥着他的(身shēn)子,头抵在他的肩窝处,星眸半眯,樱唇紧抿,滚(热rè)的呼吸触在他的肩头,一阵凉一阵(热rè)。

    她的(身shēn)体令他着迷沉醉,怎么要都要不够,两人喘息着,抚摸亲吻着,动作着,在狭窄的车厢里纠缠得难舍难分。

    夏连昭突然坐了起来,长臂一勾将她酥软的(娇jiāo)躯也捞了起来,令她环着自己的腰(身shēn)跨坐在自己的大腿根处,这样的体位令两人的私密处结合得更加紧密,直刺花心,苏沁沁难耐的低呼起来,(身shēn)子一僵,一动也不敢动。

    “沁儿,放松!”夏连昭低笑,一手稳稳揽着她的腰(身shēn),一手来到两人的结合处,指腹划过萋萋燕草,轻轻缓缓的揉捏着,一手的黏腻。

    “不要,不要!”苏沁沁(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薄颤着,声音里带着低泣。

    “沁儿,别怕!我们在一起了,你感觉到了吗?”夏连昭温柔的抚慰着她,使坏的在她(身shēn)体里动了一下,将她整个(身shēn)子拥着贴在自己(身shēn)上,偏头吻着她的脸颊。

    苏沁沁羞窘得脸上大红,(欲yù)挣扎又被他如铁箍般的手臂(禁jìn)锢着,(身shēn)子本就酥软,更是一动也不能动,紧紧的拥着他,微微蹙着眉心,薄颤着(身shēn)子低泣道:“昭,别、别折磨我!”

    “沁儿,这就给你!”夏连昭喉间逸出一声闷哼,猛的扯起地上一团衣物垫在她光洁的背后,将她往后一推靠在车壁上,(身shēn)子倾压过去,狠狠一(挺tǐng),整根没入,肆意地驰骋起来。

    苏沁沁刺激得紧紧抠着他的背,喉中抑制不住的要尖叫起来,他似乎早有预感一般,猛的堵住她的唇,狂烈的亲吻(吮shǔn)/吸着,(身shēn)下的动作愈发迅猛,交合处响起一片暧昧的声音。

    在一番激烈地冲刺以后,达到巅峰的那一刻,苏沁沁脑子里“轰”的一片空白,整个(身shēn)子似抛在云端,神魂俱醉。她呜呜低泣着抖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臂膀,躬着(身shēn)子,在他的怀里瘫作一团……

    两人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苏沁沁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shēn)酥软得像没了骨头依偎在夏连昭的怀中。

    夏连昭温柔的吻着她的脸颊,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理着她的秀发,听到怀中的人儿小猫似的哼了一声,他笑问道:“累吗?”

    累吗?苏沁沁没好气抬眼瞪着他,嘟着小嘴,却不知俏脸上满是撩人(春chūn)色。

    “沁儿,你这样看我,我可保不住再来一次。”夏连昭喉头一动,难耐的((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唇低笑道。

    “你——不要!”苏沁沁一怯,忙低下头不敢再看。明明每次出力的是他,可累得要死要活的总是她!

    夏连昭无奈轻叹,柔声说道:“你(身shēn)子才刚刚复原,我哪里舍得折腾你,小乖乖,你怕什么呢!”

    苏沁沁挑了挑眉,不做声,心想你这色胚的话说得再好听我也不领(情qíng)!你舍不得折腾我都成这样了,你要是舍得,我还有命么?你不舍得?哼,你(身shēn)下那小兄弟又开始抬头了,当我不知道呢!

    “我,我有点儿冷……”苏沁沁楚楚可怜的说道。

    夏连昭一惊,忙道:“是我不好,来,我帮你把衣裳穿起来!”他在西域住了数十年,又是内力深厚的习武之人,自然非苏沁沁可比。

    苏沁沁点头“嗯”了一声,黑暗中摩挲着两人穿上了衣裳,不用想也知道衣裳定是皱巴巴不成样了。

    “咱们回屋。”夏连昭将宽大的披风将她整个裹着,打横抱起,径自向卧室方向走去。

    下了马车两人才发现,这车就停在夏连昭平素起居的院子外头而非后院车棚。苏沁沁的脸“腾”的红透,虽是黑暗中却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这儿是沁风堂的核心地段,平(日rì)里守卫最是森严,也就是说,人也最多……

    但愿,深更半夜的,谁也不曾听到什么!

    “放心,没有人有那么大胆子!”夏连昭好笑的瞧着恨不得缩到自己(身shēn)体里的怀中女人。府中侍卫们岂能那般不识趣?敢听主子的墙角?他微微凝神,便知周围的侍卫暗卫早已撤了开去,想必是听到了动静。

    不知有没有人有那么大胆子,反正,两人入内,便看到总管打理房中事务的红姑领着两个小丫鬟上前屈膝行礼,一开口便是恭声道:“主子,(热rè)水已经备好了……”

    “没你们事了,下去!”夏连昭唇角勾了勾,努了努嘴,抱着恨不得晕过去的苏沁沁转入屏风后。

    两人沐浴之后,躺在柔软馨香的锦被中,苏沁沁仍是闷声不响,臂弯抬起挡住自己的双眼,好难堪!

    “呵呵!”夏连昭低笑着,(欲yù)拿开她的手臂她也不许,便柔声道:“我的沁儿竟也会害臊了!”

    这叫什么话?苏沁沁怒了,猛的将手臂拿开睁着眼睛瞪向他,瞧见他似笑非笑的得意神(情qíng),方知自己上了当,正(欲yù)转过(身shēn)背对着他却被他一下子捞进了怀中紧紧拥抱着。

    “一会儿天就要亮了,我该去上朝了,沁儿,让我抱抱!”他低头抵在她的发际间。

    苏沁沁一怔,不(禁jìn)有些怜惜他起来,便往他怀里缩了缩,依偎着温(热rè)的(胸xiōng)膛舒舒服服的阖目睡去。

    夏连昭百般怜惜的吻了吻她的秀发,拥着她的(娇jiāo)躯,想到昨(日rì)在霍大将军府发生的一系列事(情qíng),忍不住又觉憋屈。

    夏连瑾,这笔账迟早要同他清算!

    沁儿是他此生在这世上唯一心(爱ài)的女人,他不会容许任何人玷污糟蹋她的清名!更何况,那个人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