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马车上过夜

    苏沁沁一怔,微微发窘,恼羞道:“还不解开我的(穴xué)道!”

    夏连昭如梦初醒,慌忙答应一声解开了。

    苏沁沁一得自由立刻挣脱他的怀抱往旁边避了去,血气上涌,抬手“啪”的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车里车外,主仆俱是一愣。

    赫南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不知,赫华手中拉着的缰绳(情qíng)不自(禁jìn)紧了紧,暗暗蹙眉:她竟然敢打他的主子丫!

    夏连昭则是静静的凝视着他,头也不曾偏动一下,好像刚才挨打的不是他一样。

    “沁儿,你若是不解气,便再打我一巴掌!”他凝着她,轻轻叹气媲。

    以为我不敢么?苏沁沁见他浑不在意的模样心中没来由便是一阵气恼,头脑一(热rè),果真抬起手“啪”的一声脆响给他另一边脸颊也来了一下。

    完美的俊脸两边顿时火辣辣的红肿起来,夏连昭眸光微微有些错愕,愣愣的瞧着苏沁沁。

    苏沁沁扬了扬眉,冷冷道:“怎么?后悔了吗?”

    夏连昭叹气,猛的握住她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说道:“不悔,沁儿若是还气,还可以再打。”

    苏沁沁恼火的硬抽回了手,冷笑道:“你何必做这幅样子给人看!刚才不是口口声声白认得我了吗?”

    苏沁沁越想越气,以手撑地挣扎着要站起来离开。

    “沁儿,不要走,不要走!”夏连昭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拉入怀中紧紧的扣着,俯(身shēn)在她耳畔低声道:“沁儿,别离开我,别走!”

    他的声音微微发颤,似乎带着无尽的隐忍、痛苦和慌乱。他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苏沁沁心一痛,顿时忘记了挣扎,怔怔的瞧着他。

    “沁儿,别走!”夏连昭深邃似海的目光紧紧的凝着她,低低道:“沁儿,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

    苏沁沁嘴唇动了动,心里突然酸涩起来,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沁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沁儿,我信你,那是误会对不对?那是误会!沁儿不会对不起我的,我的沁儿不会……夏连瑾明明是挑拨,我怎么那么傻,我怎么会控制不住……可是沁儿,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五弟救了你……我竟然不知道,我竟不知道……”

    夏连昭紧紧的拥着她,头埋在他的颈窝,喃喃低诉,既自责又带着说不出的苦涩和痛楚。

    苏沁沁一时愣住了,心底思潮翻涌,满满的不是滋味,沉沉的痛起来。

    今晚的夏连昭,令她太意外。

    他冷静而睿智,从来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除了和她在(床chuáng)榻上颠鸾倒凤之时。

    可是今晚,他明显失态了,完全失去了理智!

    夏连瑾的话尽是挑拨,她相信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的用心。可是,明明知道是坑他仍然是跳了进去!

    不但跳了,这一头还扎得老深老深!

    他心里可有多在意啊!就算他误会她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以他的(性xìng)子会生气,会喝醋,可也不会理智尽失!

    夏连华,他和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究竟有着怎样的心结?

    “沁儿,别离开我,别走……”喃喃的低语从颈窝肩头传来,低沉的声线令人心痛。

    苏沁沁心中一酸,抬手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背,轻轻拍了拍,柔声道:“昭,沁儿不走,沁儿不离开你。”

    “真的?”他的声音里明显含着雀跃,孩子般兴高采烈的雀跃。

    “真的,沁儿(爱ài)你,舍不得走……”苏沁沁差点又掉下泪来,拥着他的手亦紧了紧。

    “呵呵!”夏连昭低低的笑了起来,含含糊糊道:“沁儿……是我的……”

    “是,沁儿是你的。”苏沁沁唇畔微翘,漾出温柔的笑容。

    下一秒,却听到肩头传来他轻微的低鼾声,呼吸均匀,竟是睡了过去。

    他倒是(挺tǐng)会想的!苏沁沁轻轻唤了几声“昭”也不见他反应,一时只觉哭笑不得。

    这人,什么酒品!喝醉了便找她撒酒疯,撒完了他倒是呼呼大睡了!她呢?只有当人(肉ròu)枕头的命吗?

    苏沁沁无奈轻叹,微笑着摇了摇头,挪了挪有些发麻的双腿坐好,想要将他的手掰开,却发现他将自己拥抱得实在是紧,她根本使不上力气。

    行驶的马车缓缓停下,跟着便听到赫华、赫南跳下了车,只听见赫华小心道:“主子,到了!请主子和苏小姐下车。”

    苏沁沁暗暗发急,手上用劲,仍以失败告终。

    要怎么办?

    抬眼狠狠瞪向罪魁祸首,人家呼吸绵长,面色潮红,睡得正香。

    “主子?苏小姐?”赫华、赫南见半响马车里没有动静,二人相视一眼,不由诧异。

    “不许动!”苏沁沁听见脚步轻响,车帘轻动,仿佛有人(欲yù)掀开一角一探究竟不由急忙出声喝住。

    两人这副模样叫人看了去,今后羞也要羞死的!

    他的手抱着她那样紧,难不成要让赫南、赫华上来拉锯一样分开,那多没面子啊!而且,如果仍旧分不开呢?这脸面越发丢大发了!

    “请主子和苏小姐下车!”赫华、赫南越发纳闷,再次说请时声音也有些没底了起来。

    苏沁沁心一横,缓缓说道:“你们下去,今晚,我和你们主子就在马车上过夜!”

    赫华、赫南眼睛猛然睁得老大,二人相视,目瞪口呆,相互以眼神询问:我没听错?

    “苏小姐说——和主子在马车上过夜?”赫南不敢置信。

    “是,你们下去!”苏沁沁断然说道,不容置疑。

    二人面面相觑,不敢不听,迟疑了片刻应了声“是”慢慢退下。

    苏沁沁也不再做无用功去掰他的手,索(性xìng)放松自己,懒懒的靠在他的怀中,阖上眼眸,不觉沉沉睡了过去。

    直到,被人推醒了过来。

    “沁儿,沁儿!”夏连昭轻轻唤着怀中的女人,无奈轻笑。

    “嗯?”苏沁沁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怔了怔,含糊道:“你醒了啊,什么时辰了?”

    “该是过了子时了,”夏连昭手臂一用力,将怀中的女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拥了拥,温(热rè)的指腹轻轻抚过她光洁的脸蛋,好笑道:“怎么在这儿睡了过去?”

    怎么在这儿睡了过去?他还好意思问!

    苏沁沁气不打一处来!睡意也没了,从他怀中略略挣扎坐直了(身shēn)子,抬头瞪他道:“还不都是你!睡得人事不省,我推也推不动,掰也掰不开,又不好意思叫你的手下看见,只好睡过去了!”

    夏连昭微怔,方想起是自己喝多了。

    今(日rì)真是糊涂,竟然被夏连瑾那个混蛋算计了!他不(禁jìn)有些懊恼,忙笑道:“是我不好,连累了沁儿,我抱你回房!”

    “你的脸还疼吗?”苏沁沁抬手轻轻抚摸着他微微红肿的脸颊,小心摩挲着。

    夏连昭心里一甜,大手覆上她的小手,低笑道:“不疼,沁儿心疼为夫,没舍得下重手。”

    苏沁沁不好意思“扑哧”一笑垂下眼眸。没舍得下重手?她那两巴掌可是用尽了全力,反弹之力震得手掌都发麻了。

    “谁叫你说那些话来气我!”苏沁沁既心疼又后悔,想到他那些话又忍不住有些气恼。

    夏连昭眸光微黯,片刻低声道:“沁儿,对不起。”

    “别说了。”苏沁沁连忙竖起手指按在他微凉的唇上,不知为何,看到他这样的神(情qíng),听到他这样的语气,苏沁沁心里忍不住发酸,发疼。

    夏连昭低笑起来,嘴唇微张,顺势衔住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吮shǔn)/吸着,含糊笑道:“傻沁儿,做什么这样看着我?”

    苏沁沁任由他(吮shǔn)/吸自己的手指,低声道:“夏连昭,今(日rì)真的是误会,我——”

    “别说了。”夏连昭(身shēn)子微微一滞,似乎很不愿意听到跟夏连华有关的事,立刻抬手掩住了她的唇,说道:“我信你!沁儿,我是傻了才会怀疑你!”

    苏沁沁心中一松,嫣然笑道:“你真的这么想,我便安心了。”

    “呵呵!”夏连昭唇角一勾,双手又拥上了她的腰间,俯(身shēn)在她颈侧深深的嗅了嗅,伸出舌尖在她敏感的耳后轻轻一((舔tiǎn)tiǎn),顺势将小巧圆润的耳垂衔入口中轻轻啃噬((舔tiǎn)tiǎn)弄着,暧昧道:“沁儿,你的(身shēn)子……已经大好了是么?”

    “是啊。”苏沁沁下意识顺口回答,话音刚落,便觉腰上一紧,(身shēn)后男人的呼吸也急促粗重了三分。

    这人……

    苏沁沁心里一紧,微微缩了缩脖子,一边挣扎着要起来一边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屋里去睡觉!”

    虽然,这话听起来也是怎么听怎么暧昧,怎么听怎么有料,可总好过在这儿啊!

    “沁儿!”夏连昭一声低笑,长臂一伸勾住她软软的腰用力一拽便将她拽了回来,稳稳的落在自己怀中。

    “这儿有什么不好?”黑暗中,她的脸颊红得一阵一阵燥(热rè),抬眸相对,却清清楚楚看见了他那双亮如寒星的眼睛。

    “我等不及了!”他俯(身shēn)便吻上她的唇,将她的反对尽数堵住,唇齿交缠辗转,极尽的缠绵和攫取,两人的气息在空气中交融着,酝酿出一室的温馨和甜蜜。

    “不,不要!”苏沁沁双脚胡乱蹬着,扭着(身shēn)子挣扎着,颇有些气急败坏,他的吻太过狂烈而霸道,如汹涌的海潮席卷而来,这样几乎灼烧一切的(热rè)(情qíng)令她下意识的有些害怕。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