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夜半来人

    这丫头又发什么疯?苏沁沁站住了脚,微微蹙眉,冷清清的凝着她。

    清净了许多(日rì)子,还以为她转了(性xìng)子了,没想到还是如此。

    “苏沁沁!你好歹毒!”苏琳恨恨叫骂,抬手便(欲yù)往她脸上招呼。

    “大新年的你又发什么疯!”苏沁沁偏(身shēn)避开,抬手轻轻松松格住了苏琳的手臂。

    “你放开,放开我!”苏琳顿觉如被铁箍动弹不得,气急败坏大吼丫。

    “哼!”苏沁沁轻轻往后一送,松开了手。

    苏琳(身shēn)不由己踉跄了两步,揉着手腕咬着唇恨恨的瞪着她媲。

    “你站住!”苏琳见她想走,伸开双臂昂首拦在她面前,毫不掩饰眸中的恨意。

    “你想干什么?”苏沁沁自己也惊讶她竟然问的这么平静,对苏琳充满仇恨怨毒的神(情qíng)激不起心中半点儿波澜。

    “我娘是不是因为你进的佛堂?”苏琳冷冷问道,((逼bī)bī)上前一步,冷声道:“是不是你?”

    “她跟你说的?”苏沁沁眸光沉沉回视她。

    就凭邓氏对她做过的事,如果不是看在父亲和大哥的份上,她一定会杀了她,进佛堂,那是便宜她了!她顾及她的名声并未将此事宣扬,不想,安分了一阵子她又来试探她的底线了!

    卖弄自己女儿多吗?毁了一个大的,还有一个小的!她知不知道这个小的很有可能会因为她的不安分也给毁了?

    “哼!”苏琳(胸xiōng)膛一起一伏,显然愤怒得不轻,咬牙道:“我又不是傻子、不是瞎子,还用得着别人说?这么看来果然是了!苏沁沁,你好狠毒,卑鄙!我要去告诉爹,让爹给我做主!”

    “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否则,害人害己,懂吗?”苏沁沁眸光骤然一寒,冰冷似剑盯着苏琳。

    苏琳猝不及防唬了一跳,下意识的将目光挪了开去,继而觉得有失颜面,啐道:“你别以为能吓得住我!你这狠毒女人,难怪安亲王世子说纳你又不要你了!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给人家提鞋也不配!”

    这又是哪一个版本?新鲜了!

    苏沁沁哭笑不得,抬眼望了望天,笑吟吟向苏琳道:“给人家提鞋你倒是(挺tǐng)配的,那你就去呀!”

    “你敢取笑我!”苏琳愤怒的扑了上来。

    虽然她心里已经有了云哥哥,而且早已决定要做云哥哥的妻子,可是,这也不表示她不喜欢被别的男人(爱ài)慕啊。

    那天安亲王府的人上门提亲,后来安亲王世子又亲自来,她还以为人家看上的是她,心中还在窃喜。

    而且,还颇有几分因为自己对安亲王世子无意而产生的愧疚:她心里只有云哥哥,安亲王世子虽然(身shēn)份尊贵,可是她还是喜欢云哥哥啊,她可不是一心只想高攀富贵的俗人!在她心里,两(情qíng)相悦才是最重要的!

    纤云、纤巧哪儿敢忤她的意?见她言谈间带出这个意思来又不好泼她的凉水,不得不顺着她的意思说了几句,捧得她心里更加飘飘然。

    可想而知,后来得知了真相,气成一副什么模样!纤云、纤巧就更倒霉了,被她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三小姐!三小姐!”江妈妈紧赶慢赶终于赶了过来,见状飞跑上前,死死抓住苏琳的手,苦劝道:“三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呀!三小姐,夫人请你过去呢,你快点随老奴去,夫人有急事,急事呀!”

    江妈妈心里暗暗叫苦,邓氏并没有说给苏琳真相听,只是说了些别的话,她的原意是让苏琳去求苏魏,由苏魏劝说她从佛堂出来,没想到苏琳按耐不住,居然第一反应就跑去找苏沁沁的麻烦。

    苏琳挣扎着,气急败坏大骂,听江妈妈说得十万火急,方放过苏沁沁忿忿去了。

    盯着她们远去的背影,苏沁沁目光闪了闪,冷冷一笑。

    如果人家不想过安稳(日rì)子,她其实一点也不介意。

    因为苏琳这一插曲,苏沁沁来到沁风堂的时候,脸色仍有些回不过来,神(情qíng)间隐隐带了两分郁闷。

    夏连昭还当她是触景生(情qíng),到了沁风堂又想起楚莲来了故而生气,更是不敢招惹她,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宠溺巴结,倒叫苏沁沁心中一甜有些过意不去,先前心里的(阴yīn)雾一扫而空,浓(情qíng)蜜意的与夏连昭相对。

    夏连昭到底不放心她的(身shēn)子,命人弄了一大堆的滋补东西送往玉兰苑,且果然招来了太医为她重新诊治一番。

    苏沁沁不便驳他的好意,虽然今昔对比,心中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儿“早干嘛去了”的想法,仍然顺从的配合。

    夏连昭听太医说她曾遭邪寒入体,伤及五脏六腑经脉,头部受创,所幸未曾伤及神经,经过名医治疗,如今(情qíng)况已然稳定,既心痛又暗叫侥幸。打发走了太医,简直不知该怎么待她才能救赎自己的罪过、减轻心底的愧疚,恨不得将她宠上了天!

    沁风堂一众人见了,无不震惊于主子在痴(情qíng)这一方面的资质与专长如此过人绝对比他在武学上的天赋要高得多!本还以为从前的他就已经是世间罕见的痴(情qíng)人了,跟如今这行为比起来,从前那些算什么?

    苏沁沁在沁风堂过着受宠甜蜜的(日rì)子,却不料苏府中正对她酝酿着一场变故。

    邓氏(欲yù)出山的算盘提前让苏沁沁知晓了,也就不敢再使花样,转而又苦劝苏琳,坚决不许苏琳在苏魏面前说半个字。

    苏琳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xìng)格,坚持质问邓氏原因何在?她就纳闷了,母亲什么时候(性xìng)格变得这么懦弱了,被苏沁沁那小((贱jiàn)jiàn)人吓成这样!从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

    邓氏哪儿敢说苏沁沁恨自己入骨的原因?被苏琳((逼bī)bī)迫不过,(情qíng)急之下只是一个劲的哭,哭自己命苦,又急切辩白不关苏沁沁的事,跟她没有关系、是自己真心要给过世的婆婆积福云云。

    苏琳哪里肯信?非但不信,反而更加恨上了苏沁沁。又兼之将云祁航那边的一肚子怨气聚成一块,更加坚定了要苏沁沁好看的决心。

    只要苏沁沁毁了,那么母亲也不用害怕了,自己的好姻缘也不怕人来破坏了!

    这个女人太恶毒,不但耍心眼勾/引了自己的云哥哥,还不知使了什么卑鄙手段令母亲分明是受害者还什么都不敢说!她是死有余辜,怨不得自己心狠!

    苏琳越想越觉得有理,怦然心动,再也抑制不住这个想法。

    终于,在一天夜黑风高的晚上,雇了个流氓地痞,悄悄的引到了苏沁沁的闺房之中。

    苏沁沁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有动静,也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夏连昭又来了,闭着眼嘟囔一声“你怎么来了?”

    那人一听她那(娇jiāo)媚软糯的声音骨头都酥了,又想起苏琳所言这是个大美人,只要生米煮成熟饭,苏家别无选择,肯定要将她嫁给他!这是多大的便宜!

    那人心头火起,呼吸一时也微微的急促了起来,脚步也有些急乱的往(床chuáng)榻扑过去。

    正是因为这一反常令苏沁沁脑子立时多了几许清明,半眯的眸子蓦然睁开,用力吸了吸鼻子:不是他的味道!一股子难闻的酸霉臭味!

    苏沁沁不动声色往(床chuáng)榻内侧挪了过去,悄无声息的靠坐在角落。

    那男子低哼一声,朝着被褥便扑了上来,嘴里嘻嘻(淫yín)笑着,对着下方就吻下去。

    苏沁沁一肚子火,见了他这副丑态倒忍不住“嗤”的冷笑出声。

    那男子也是个脓包,立时一僵,一动也不敢动,结结巴巴颤声道:“谁?”

    苏沁沁冷哼一声,隔着被子狠狠一脚将他踹到了(床chuáng)上——这种脏人,脚碰到了她都嫌脏。

    男子砰然落地,痛得弯成了虾米捧着腹部闷哼。

    苏沁沁飞快披上外袍,下(床chuáng)蹟鞋,不等那人做下一步反应,一根尖利的金钗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处。

    “谁叫你来的?”黑暗中,苏沁沁冷冰冰问道。

    “是,是——”男子抖抖索索,喉咙处冰冷的触觉令他唬得魂飞魄散,抖得半响才将一句话说的完整。

    尽管早已猜到是谁干的,那男子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苏沁沁仍是忍不住心头一沉。

    苏琳恨她她自然知道,她骂她骂得有多狠毒她也知道,甚至她巴不得她死她也知道。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居然要用这么恶毒的方法来毁掉她!

    想想刚才,自己差点把这人当成了夏连昭,苏沁沁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与恶心!

    如果,更糟糕一点,她不会武功,岂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想到这里,她的心更冷了。

    “给我起来!”苏沁沁冷冷低喝。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男子这会儿话倒是能说完整了,可嘴里颠三倒四就是这句,牙齿咬着舌头磕磕绊绊的求饶,听得苏沁沁差点想割了他的舌头。

    “听我的,我就饶了你!否则,我叫你即刻就死!”苏沁沁手上一用劲,冷笑道:“刺死了你扔到花园中,明儿叫人发现了,也就是个私闯民宅的贼!”

    “小人听小姐的!”男子哭丧着声音。借着极淡的月光大着胆子偷窥,虽然看不真切容貌,可这倩影分明婀娜窈窕,还有这声音,这么好听,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如此狠毒!

    苏沁沁冷笑着,押着男子来到海棠苑苏琳的闺房中。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