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冬猎阴谋

    ( ..)    第一场雪下后,天气晴朗,楚莲嚷嚷着闷,磨着要夏连昭带去打猎。..霍熙儿一听眼睛一亮,连连笑称“好主意”,那架势是一副非去不可的模样!

    这些子几人常常混在一起,彼此之间已经很熟悉了丫。

    夏连昭见她两人都这么说,便望向苏沁沁。苏沁沁哪里好说扫兴的话,只是有些吞吞吐吐的说:“我不太会骑马!”

    霍熙儿一愣,笑道:“沁沁姐不是开玩笑吧?那一次你还同我赛马来着呢!”

    “那不是迫于无奈么!”苏沁沁无奈笑回。

    “这有什么,沁沁姐,我教你,保管很快就学会了!在西域的时候,别人都说我最会教人骑马了!”楚莲嘴快,抢着笑道,红扑扑的小脸格外可

    夏连昭本想将苏沁沁带在边教的,听楚莲这么说便一笑置之。

    “是么?那我可先谢谢你啦!”苏沁沁笑了笑。

    第二天去到青山猎场,夏连昭到底不放心,亲自挑选了一匹较为温顺的马儿给苏沁沁,叮嘱楚莲慢慢教她,无需着急。

    楚莲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打趣道:“夏大哥怎么这么啰嗦了,比我家嬷嬷还要啰嗦!真不知沁沁姐怎么受得了你!媲”

    听得霍熙儿“扑哧”一笑,苏沁沁面色微囧,夏连昭只微微一笑神坦然,宠溺温柔的目光划过苏沁沁。

    雪后的青山格外苍翠干净,整个透着亮的感觉,明亮的阳光照耀下,白雪皑皑,空气凌冽清新入肺腑,策马奔驰其中,格外令人神清气爽。

    “沁儿,你小心些,雪后路滑!”夏连昭穿着玄色猎装,披同色紫貂绒毛镶边披风,足上的麂皮靴子程亮,剑眉朗目,神色清凌,刀削般的五官、完美的轮廓,姿骑在高高的马背上,恍若神邸。..

    “我知道了!”苏沁沁嫣然一笑,一缕青丝被风吹着划过面庞,她抬手轻轻理去耳后,向夏连昭嫣然一笑,拍马追赶霍熙儿和楚莲。

    夏连昭笑着摇了摇头,策马跟在后,命赫华、赫南、赫星等领着侍卫各自散开。

    半下来都平安无事。苏沁沁本是有底子的,经楚莲提点,再策马兜了几圈,也自放了心。心一放松,就光顾着玩了。

    当胯下坐骑发起疯狂奔而去时,苏沁沁竟不曾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时,早已控制不住!

    凌冽的寒风迎面呼啸,双颊刀割般疼痛,眼睛也被风得睁不开,一切的树影、景物飞速的向后倒退着,除了鼓点般响彻心头的马蹄声就只有呼呼的风声能够感觉得到,其余的一切,只剩下空白,眼前更是昏花一片。

    她死死的抓住缰绳,子前倾伏在马背上,张口喝立刻又被猛烈的寒风急灌入口而不能言。

    周围早已不见一个人影,夏连昭他们也不知能不能追的上自己、什么时候追上自己,苏沁沁不暗暗叫苦!

    更要命的是,她突然听到马蹄声、呼呼风声中又夹入了另一种声音:隆隆的水声!

    天亡我也!苏沁沁绝望的闭上眼睛。

    坠入崖下激流中的那一刻,一阵彻骨的寒凉与晕眩之后,苏沁沁失去了知觉。

    悠悠醒转时,只见一灯如豆,朦胧之中,苏沁沁只看到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影,墨发高束,青衫素净。迷迷糊糊中,脑子一沉,她又闭上了眼。

    再次醒转已是天明,耳畔传来轻缓的水流声,苏沁沁低呼一声坐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看样子,是在船舱中。

    帘子一晃,一个男子弯腰走了进来,见她醒了便上前笑道:“姑娘你总算醒了,在下总算没白白救人一次!”

    难不成你还想着将我重新扔下去?苏沁沁咬了咬唇,偏头暗暗打量那男子:着湖绿暗纹交领锦服,披着湖青色披风,形俊逸,薄唇微翘,星眸长眉,脸色有些些的苍白,长相甚是清冷,却又隐隐显出高人一等的贵气。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苏沁沁强撑着站起来,子摇摇晃晃低呼一声差点跌倒,却是被那男子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

    “坐下吧,这么多礼做什么!”男子笑笑。

    “多谢公子。”苏沁沁不好意思笑笑,苦恼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皱了皱眉头,人是醒了过来没错,脑子仍是晕乎乎的跟一团浆糊似的。

    瞧见她那模样,男子忍不住低低一笑。

    苏沁沁有些不好意思垂了垂眼眸,瞥见上的衣裳不由眸光一凛,子震了震。

    男子似乎知晓她心意一般,微微一笑,扬声向外喊道:“绿萼,给这位姑娘将熬好的姜汤端进来!”说着向苏沁沁笑道:“天气寒冷,喝碗姜汤去去寒气,暖暖胃。”

    一声清脆柔的少女声音自帘外响起,门帘轻动,苏沁沁只觉眼前一亮,那少女着出风毛的海棠色小袄小裙,鹅蛋脸,俏鼻梁,五官精致小巧,一双眸子乌溜溜的格外灵动。

    “姑娘,快喝了吧!”绿萼手中捧着一碗姜汤走了进来,浅浅的笑着,双颊显着两个小小的梨涡。

    “谢谢!”苏沁沁有些不好意思的瞟了那男子一眼,伸手接过绿萼手中的姜汤。既然有女子在,自己上的衣裳应该不会是那个男人换的吧?

    “不用客气!”绿萼笑道:“五爷,奴婢去瞧瞧粥熬好了没有!”等苏沁沁喝完,绿萼接过她手中空碗,又是浅浅一笑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大冬天的怎么会掉进水里?没冻死你,还真是命大!”男子打量着苏沁沁,似笑非笑的问道,一派的云淡风轻,语气有些淡漠,好像生死在他看来不过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一样。至于他救苏沁沁上来,也不过是顺手为之、聊胜于无的一件小事。

    苏沁沁顿时就梗住,很无语。面对这么一个救命恩人,感谢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为你谢什么啊,人家根本压根就不在乎啊!

    苏沁沁顿了顿,笑着道:“我叫苏沁沁,昨天是,是和几个朋友出来打猎,不小心惊了马,所以——”

    “所以你连人带马掉进了水里?”男子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这种天气不好好呆在家里向火取暖,好好的打什么猎啊!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瞎折腾!”

    苏沁沁听着他这种语气和这淡漠的神有气,忍不住反唇相讥道:“这种天气五爷不也没呆在家里反而在河上晃悠么?似乎此时也不是泛舟赏景的好时节吧?”

    男子一愣,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似笑非笑道:“这么说倒是我的不是了?如果你不来狩猎,便不会掉进水里;如果我不来泛舟,便不会恰好救了你,咱们好像都做了不合时宜的事,可是,却是我救了你,你说说,这可怎么说呢?”

    苏沁沁愣住,有些瞠目结舌,继而惭愧。是啊,她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如果人家这会儿不在河上行船,恐怕她结成了冰也没人发现吧?怎么说人家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都说了些什么!

    “对不起啊五爷,”苏沁沁脸上一红,笑着道:“我随口无心说说罢了,你别往心里去!五爷相救之恩,苏沁沁定当报答!”

    这位五爷没有半点儿气恼的神色,淡笑道:“我也一样那么随口一说,你也别往心里去!顺手为之的小事而已,我不需要你的报答!对了,你家住在哪儿,你怎么回去?”

    苏沁沁见他果然一副混不介意的模样,想了想,便笑道:“如此,大恩不言谢,沁沁心里记着便是!有朝一五爷如有什么需要,沁沁当仁不让!我家住在京城,如果顺路,劳烦五爷搭送一程,如不顺路,我便在前方码头下船吧!”

    五爷闻言又笑起来,笑道:“无论顺路不顺路,前方码头正是京城外的通州码头,是最后一站。”

    苏沁沁愣了愣,忍不住也“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五爷也笑,缓缓又道:“姑娘真是个子直快爽朗的女中豪杰,不像那等扭扭捏捏之人,倒叫我有几分佩服喜欢!不知姑娘是京城中哪家的姑娘?他能否上门拜访?”

    苏沁沁神色微微一滞,一时沉吟起来。

    按说,这人救了她的命,她不应该隐瞒才是,只是潜意识里确不愿意他知道,或者说有了夏连瑾一事之后,无论对谁,她都不太愿意透露自己的家在哪儿。

    “你若为难便算了!”五爷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不再相问。

    “我爹是刑部尚书苏大人。”苏沁沁忍不住报了家门。

    “原来是尚书千金!”五爷有一刹那的诧异,但很快又恢复了如常神色,笑道:“我看也是,单凭你那衣裳,可不是什么人家的姑娘都穿得起的。”

    苏沁沁笑笑不语,见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料想也是家出豪门,心下忍不住有两分好奇,不过却没有冒昧相问。

    开玩笑,人家听到刑部尚书都反应平平,可想而知出地位在尚书之上,人家不提就好了,自己主动去提,万一到时候论起尊卑来,自己是不是还得行礼、还得一旁小心伺候着?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