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不变心,我不委屈

    ( ..)    “你……没去上朝吗?”苏沁沁动了动锦被下不着寸缕的子,在男人没遮没拦的目光下觉得有点难堪。..

    “上朝?”夏连昭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取笑道:“沁儿啊沁儿,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都已经下午了!这时候要说去上朝,不挨皇祖父一百军棍才怪!”

    下午了?自己竟睡了这么半天?

    苏沁沁吃了一惊,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瞪着他嗔道:“你怎么也没让人叫我!”说着挣扎着要起来,牵动骨头要散架的体忍不住动作一滞蹙眉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夏连昭连忙扶住她,不在意的笑道:“横竖也没什么事,你多睡一会儿也好!”说着将她连被子一块拥在怀中,低头在她耳畔轻轻笑道:“你上好些了吗?还疼不疼?”

    苏沁沁脸上更,偏头瞪着他,见他贼兮兮的目光只管在自己上打量没好气道:“还不都怨你!媲”

    “是是是,都怨我!”夏连昭虚心接受,在她温的脸颊轻轻吻了吻,薄唇轻抿,暧昧低笑道:“我的沁儿初经人事,我不该那么不管不顾的,可是沁儿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好,为夫恨不得把你一口吃了,怎么忍得住停下!”

    苏沁沁听他这么说不知该甜蜜还是该羞恼,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片刻笑道:“我该起来了,你让让。”

    夏连昭笑道:“我叫人准备了药浴,你泡一泡子不会那么疼。”说着不由分说,顺手拉过一旁的粉色披袍将苏沁沁的子裹了起来,目光顺便扫视过玲珑有致的**,见上边布满自己留下的深深浅浅的痕迹,心中又怜又又骄傲,不觉伸手过去轻轻抚摸着。

    “你做什么!”苏沁沁恨恨打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昨晚折腾了一宿还没缓过劲来呢,她可不想这会儿又被他吃了。

    夏连昭呵呵一笑,将她裹着打横抱起,往大屏风后的浴室走去。目光落在她露在外一双雪白小巧的玉足上,但见指甲红润,十指弯弯可,白嫩如剥了壳的笋,夏连昭忍不住心头一,心想昨晚各处都把玩了怎么会漏了这么美的一处,今晚一定要好好补偿回来。

    苏沁沁顺着他色眯眯的目光望过去,脸上一红,下意识蹬了蹬,恨恨道:“夏连昭,你满脑子里想些什么!”却不知自己这一动惹得男人更是心动难熬。

    “没有,沁儿想多了!”夏连昭哪肯承认,愉悦的大笑着将她抱了进去,扔掉披袍,将她缓缓放入了冒着腾腾气、呈黄褐色的药水中。

    温的水流瞬间包裹了子,淡淡的草药清香窜入鼻端,苏沁沁子下意识放了放松,轻轻的靠在一头,“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

    他在一旁,她总有种被人虎视眈眈的感觉,甚不自在。

    夏连昭想着昨晚自己的索取,又见她这时候才醒来,显然是真的累得狠了,便也不忍再闹她,只笑着交代她别泡得太久便出去了。

    苏沁沁泡了药浴之后,又用干净的清水净了,碍着夏连昭在外头,索命丫鬟们将衣裳鞋袜都拿了进来,穿戴整齐,梳了头,这才出去。

    出乎意料的,夏连昭并不在外头,好像是去了书房中同属下商量什么事去了,苏沁沁叫回了前往禀报的丫鬟,倚在榻上想着心思。

    没多久,夏连昭自己来了,挨着她边坐下毫不客气便将她捞入了怀中抱坐在膝上,笑道:“沁儿好了怎么不叫人通知我呢?子好些了吗?还疼不疼?”

    苏沁沁有点儿心虚的瞟了一眼一旁伺候的丫鬟们,见众丫鬟眼观鼻鼻观心浑然没注意到夏连昭这混账话心中略安,含含糊糊的摇了摇头笑着道:“我有些饿了,你呢?”

    “说的是,来人,传膳!”夏连昭即刻便命传膳,心中暗暗好笑,心想昨晚咱俩折腾了一晚上,闹了那么大动静,谁人不知?这有何不好意思的?

    两人用过了膳食,便在院子里赏花说话。..

    夏连昭揽着她的肩,不知在她耳畔低低说着什么,逗得苏沁沁抬眸嗔他一眼咯咯的笑起来,她笑夏连昭便也笑了,清冷的眸子中泛着温柔多的光。赫华远远的在旁边看着,心十分复杂。

    他一如既往的不喜苏沁沁,觉得她迟早会毁了自家主子爷,可是看到自家主子爷在她的影响下总算有那么点儿人间烟火味了心里又觉得欣慰,想到昨晚听到的大动静,又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从前在军营时主子便从来不要女人,回京之后更是将王爷、王妃打发来伺候的丫鬟侍妾们通通赶了出去,甚至姬公子特意送了两名调教好的美貌女子与他也被他送了出去,还因此骂了姬公子一顿,惹得他们众多兄弟私下里看主子爷的目光都有点那啥啥,没想到主子爷不要则已,要起来其勇猛程度丝毫不亚于他在战场上的程度!

    可是,为一名军人,尤其是主子爷这样大业未成之人,沉沦于女人的温柔乡中,到底不是好事。这个苏府的二小姐,就算主子爷喜欢她,自己也断断不能让主子爷毁在她的手上。

    “别,不要!”赫华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两人早又缠绵腻歪上了,夏连昭搂着求欢深深的缠绵吻了一回,逗引得苏沁沁呼吸紊乱无力将他推了推。

    沁风堂虽然是他的地盘,可是也不带这样毫无顾忌的好不好!

    “沁儿,”夏连昭稳了稳气息,将头埋在苏沁沁的颈窝深深的嗅着她上那令他迷醉的味道,轻叹道:“过两苏魏苏大人也该回来了,到时候我就派人去苏家提亲,咱们成亲吧!”

    他一时一刻都不愿意再跟她分开,他无法想象她不在自己边的时候自己该怎么过,既然两人已经在一起,他愿意立即迎娶她当他唯一的妻子。

    提起苏家,苏沁沁子微微一僵,满腔的旖旎思霎时消失得干干净净,眸光深深的一冷。

    “不,我现在不能嫁给你,我们的关系暂时还是不要公开的好。”苏沁沁摇了摇头。

    “为什么?沁儿你不愿意?”夏连昭隐有薄怒,她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她意乱迷、心投入的表现表明她也是他的,难道她还有别的什么心思不成?

    “你急什么!”苏沁沁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好笑道:“我爹刚刚和你合作查了官银被盗一案,偏偏此案又牵扯到了敏郡王,如今急巴巴的你却要将我迎娶过门,难保别人心里会怎么想!再说了,我只是一个庶女,你要迎娶我谈何容易,安亲王府那边正对你虎视眈眈呢,到时难免不借题生事!”

    夏连昭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眸中一黯,苏沁沁说的他何尝不知?他所想的甚至比她更深更广,可是——

    “我不想太委屈你了,沁儿!”夏连昭苦笑,他从来没怕过什么,也从来不觉得世上有什么是自己办不到的事,可第一次,他感到了挫败。

    苏沁沁“扑哧”一笑,偏着头半真半假笑道:“只要你不变心,我便不委屈!”

    “我怎么会对你变心!”夏连昭急忙表白。

    “那不就得了!”苏沁沁打断他的话,一锤定音:“这件事听我的,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昭?”

    昭?夏连昭挑了挑眉,嘴角愉悦的勾了勾。果然,深入交流之后,称呼都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这个称呼他很喜欢!

    “是,为夫什么都听媳妇的!”见她一副无所谓并不以为意的神,夏连昭心也好了些,在她额上轻轻一吻笑着说道。

    “那个邓氏和广宁伯家的儿媳妇,沁儿打算怎么办?”夏连昭再次开口,语气中带着瘆人的寒意。

    “倒是差点儿忘了她们了,”苏沁沁勾了勾嘴角,冷笑道:“不知这些子,她们在做些什么?”几置自己和林墨、小喜鹊于死地的邓氏和苏颖,她这回若是再饶过了她们,她也太圣母了!

    夏连昭不屑,淡淡道:“在派人暗暗打探你和墨儿的下落,想必是想斩草除根吧!若非她们是苏家的人,不知沁儿你的意思我也懒得动她们,否则,单凭她们敢如此对你,我早就教她们生不如死。”

    “想不到你也有仁慈的时候!”苏沁沁半认真半玩笑,说道:“如今我的腿已经好了,明晚咱们便去广宁伯府走一趟吧,至于苏府,等我回去了再好好的同邓氏算账也不迟。”

    “一切都听沁儿的意思,”夏连昭压根没将广宁伯府放在眼里,淡淡道:“虽然是贵族大家,不过后宅之中偶尔失踪一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沁儿你想!”

    “用不着让她消失,我只想看看那广宁伯府的二公子对她到底有几分义。”苏沁沁笑得不怀好意,你做了初一,我何妨做十五!

    “只是墨儿,”苏沁沁心下一沉,向夏连昭幽幽叹道:“我不能再将墨儿带回苏府了,昭,我能将他托付给你吗?”林墨不会武功,在苏府只要有邓氏和苏琳在总会有危险,她并不能昼夜不间断的护着林墨。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