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七 夕(二)

    ( ..)    “臭丫头,你有本事给大爷站住!兄弟们,给我追!”领头一人捂着被扇了一耳光火辣辣作痛的脸,恨得咬牙切齿,发一声喊,几个人吆喝着朝苏沁沁追去。..

    围观人群生怕殃及池鱼,尖叫着吓得四下逃窜丫。

    “就凭你们几个饭桶,还想追上姑啊!”苏沁沁拍手笑着,巴不得他们来追,闪进了一条胡同,只管往偏僻小巷子里头跑。

    夏连昭勾唇一笑,施展轻功飞檐走壁,悄然无声的跟在一旁守护着。

    第二天一早,有人发现这调戏民女的几个男子被人揍得鼻青脸肿、剥掉衣衫背靠背捆成大粽子仍在巷子口的大槐树下,树上垂下来一条飘飘的素色长布条,上边写着“安亲王府恶狗行凶,施以小惩敬请笑纳”几个大字。

    安亲王府乃是赫赫显耀的皇亲宅邸,寻常老百姓们谁敢轻易招惹?昨晚的事又有不少人亲眼所见的,心里也着实厌恶他们的为人,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没有人敢上前多事,任由那几个人被捆在当地也没人上前施以援手,直到后来被巡城的士兵们发现,问明了他们的份,借了一衣裳给他们穿上,将伤得走不动路的几人抬送到了安亲王府门口。

    听说,安亲王世子怒不可遏,表示要严惩背着主子为非作歹的劣奴,非但没有让他们进府,反而命人将他们送到了顺天府衙门,交由顺天府伊审讯,依法惩处。

    夏连昭任由苏沁沁出手教训这几个人原本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是痛恨他们招惹了苏沁沁。到了此时听说夏连瑾如此如此大义灭亲、慷慨激昂之后,夏连昭心中一动,派人迅速在京城里散播此消息,有意引导,引得许多平里受了安亲王府豪奴管家欺负的百姓们认为鸣冤的机会到了,一股脑儿涌到顺天府衙门告状,闹得整个京城里沸沸扬扬、无人不知,就连皇上下朝后闲话间也问了两句。

    夏连瑾因为先前刚刚放了义正言辞的大话,此时见事越闹越大不可收拾不由暗恼,不得不又交出了几名豪奴将所有罪责抗下,又暗中命令顺天府伊威胁利疏通百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场风波按压了下去,可是安亲王府的名声却因此捅到了皇帝面前。

    再说那晚,苏沁沁将那几人引到巷子之后,狠狠痛揍了一顿,伸手就要去剥他们的衣裳,吓得夏连昭忙一把拉回她吃惊道:“沁儿你要做什么?媲”

    她可是他的女人!

    “将他们绑起来啊!”苏沁沁莫名其妙的瞧了夏连昭一眼。这儿又没有绳子,要绑人当然得剥他们上的衣裳了。

    夏连昭扬声低喝“来人”,四名着黑衣的侍卫无声无息出现在后,苏沁沁一见不由大笑,低低向夏连昭笑道:“索将他们剥光,绑在巷子口,顺便给你的皇伯父、好堂兄留个条子打声招呼如何?”

    夏连昭嘴角抽了抽,见她满脸的兴味不忍拒绝,照样吩咐了之后,拉着苏沁沁就走。..

    苏沁沁满嘴嘀咕着反对。

    夏连昭瞪着她咬牙道:“我的沁儿难道还想留下来看闹吗?”

    “是啊是啊!”苏沁沁满眼放光,对上夏连昭黑沉着脸瞪过来的目光,苏沁沁一怔,猛然意识到什么,不觉脸上大,讪讪笑着,由着夏连昭一阵风拉着走了。

    “咱们去后海湖看烟火是不是啊?”苏沁沁抬头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男人的脸色。

    夏连昭没好气嗯了一声,依旧不怎么搭理她。

    苏沁沁又讨好了几句,夏连昭依旧不冷不的晾着她,苏沁沁不也来了气比了嘴,她又不是真心想看那啥,纯粹是没想那么多顺口而出的话好不好,他就这么跟她计较!

    “怎么不说话了?”她不吱声了,他反倒停下了脚步,疑惑的望向她。

    这人——

    苏沁沁望天无语,一把甩开他的手赌气向前走去。

    “沁儿!”夏连昭忙大步追了上去,揽住她肩膀好笑道:“怎么?生气了?”

    “我哪儿敢啊,世子爷脾气这么大,我若生气了怕不更惹得世子爷生气呢,要是把我赶出去,我可没地儿落脚了!”苏沁沁赌气嘟着嘴。

    “谁说我生气了?”夏连昭愕然,失笑道:“我这么疼我的沁儿,怎么会生沁儿的气呢?”

    没有?那还叫没有?这个人该不会是得了健忘症吧?要不然就是脸皮比城墙厚?

    “那你刚才还不理人?”苏沁沁质问。

    “我,我是在——想事。”夏连昭吞吞吐吐,眼神也有些躲闪起来。

    “想事?”苏沁沁睁大眼睛,好好的他想什么事啊?

    这么想的苏沁沁也这么问了:“好好的你想什么事啊!”想到连跟她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沁儿真的想知道?”夏连昭笑得意味深长,微眯的眸子望下来,眸光在苏沁沁的衣裳上一寸一寸的逡巡流连,好像要透过表面看本质。..

    苏沁沁一愣,脸上顿时飞红一片,轻轻啐了他一口扭头便走。这人,她不就是叫人剥掉那几个恶奴的衣裳让他们出丑吗?他竟然把歪脑筋动到了她的上,联想能力真是强大,这个色胚!

    “沁儿,等等我!”夏连昭呵呵一笑,赶上牵住了她的手,紧紧不放。

    二人来到后海湖畔时,此时这儿已经汇集了乌压压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今晚的烟火,湖心果然停放着四艘阔大的高船,可见隐隐的人影在船上往来穿梭忙碌着。

    随着一道火光带着尖锐的鸣声冲破天际,人群顿时激动起来,“放了!放了!”

    苏沁沁和夏连昭亦抬头向湖心望去,果然,随着一声清亮悠长的吆喝命令,四艘船上的烟火一齐点燃,“嘭、嘭”的响声中冲上云霄,散出漫天璀璨的花雨,绚丽夺目,五色神迷,湖畔众人忍不住都惊叹欢呼起来。

    湖中倒影着天空的美景,潋滟的水光泛着光晕,柔媚无比,霎时大亮,湖中天上,相互交集,相映成趣,构成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

    “夏连昭快看,像不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看那边,金色的瀑布!”

    苏沁沁随着兴奋的人潮欢呼笑闹,满脸的惊喜和惊赞,没想到古代也能制出这么精妙的烟花,一点儿也不比现代的逊色!

    夏连昭宠溺的笑着,附和着她,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眸光如水,雪白俏丽的小脸上似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圣洁的光晕,心中不由大动。她看烟花,他看她,一时痴了!

    持续了两刻钟的烟花圆满谢幕,意犹未尽的人群相互说笑讨论着渐渐散去,苏沁沁与夏连昭也一起说笑着往回走。

    “沁儿今晚好美!”犹自兴奋不已说笑着的苏沁沁没来由听到夏连昭这一句话,不觉怔住,猛的一抬眼就直直的落入了一双深邃似海偏有火苗隐隐跳动的眸子中。

    这双眸子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令人一望进去就再也挪不开。

    隐隐跳动的火苗渐渐燃烧得越来越旺,映得男人的双眸仿佛通红,苏沁沁受不住那火辣辣炙的目光,微微的偏过了头去。

    “将军、苏小姐,请上马车吧!”赫华尽职尽责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马车来了,我们回去吧!”不知为何,苏沁沁有种如释重负暗暗松了口气的感觉。

    “好。”夏连昭只好收回目光,不满的横了赫华一眼,扶着苏沁沁上了车,自己随后也上去了。

    就在刚才后海湖畔,灿烂的漫天烟花下,熙嚣闹的人群中,瞧着她容光焕发的笑脸,他突然想得有点多。

    好像他们之间有好多事发生在后海湖畔一带,最开心的要数这一次,最不开心的是那次看到她和云祁航一起吃汤圆。

    该死的,夏连昭浓眉高挑,心里忍不住憋闷,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吃汤圆了,也不许她再吃!

    还有那个云祁航,最好也叫她再也不要见他,省得他成天总惦记着!

    其实想要她忘记别的男人也不难,只要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一点,亲密无间的那种,她自然不会再记着别的男人。

    她迟早是都要是他的人不是吗?既然如此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

    夏连昭望着天空一波接一波璀璨绽放的烟火,忽然觉得今晚正是难得的良辰美景,很适合给两人愉快度过的一晚上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回程的马车上,夏连昭神思遐想,绮梦迷离,揽着美人在怀,神色越发的柔和起来,怎么看怎么高兴,怎么看都是笑。

    苏沁沁虽然像来时一样坐在他的腿上依偎在他的怀中,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太一样,心突然跳得很厉害,脸上也一阵一阵的发,琢磨寻找了半响,才发现都是这男人那炙的目光给闹的!

    被这么一双目光包围着,是个人都淡定不起来。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苏沁沁轻轻扭动了下子,终于忍不住抬起水眸问抱着自己的男人。

    “沁儿今晚玩得开心吗?”夏连昭唇角一勾,笑得愉悦,声音低哑而富有磁,沉沉的带着似粗似重的呼吸在苏沁沁耳畔响起,苏沁沁的心跳骤然漏了两拍。

    “当然,当然开心。”苏沁沁吓得又垂眸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喃喃问道:“你呢?你开心吗?”

    苏沁沁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儿女长了?脑子迟钝了不止百倍!如果不是深知这男人着自己,她几乎要以为她被他下了迷/药了。

    “呵呵,沁儿开心我就开心。”这回答跟苏沁沁预料中的一模一样,连他脸上的表、眼角眉梢的笑意也同她脑海中想象的画面一模一样。

    苏沁沁往他怀中轻轻靠了靠,乖乖的闭嘴不再说话。

    到了沁风堂,夏连昭又将她抱了进去。

    “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歇息吧!”见他抱着自己坐在榻上没有半点儿放手的意思,苏沁沁忍不住提醒道。

    虽然偶尔有的时候他会耍赖不肯走非要钻进她的被窝,可是她直觉的感到今晚似乎有点危险,还是早早的离开这个危险源比较好。

    “嗯。”夏连昭似有若无的轻嗯一声,目光一扫,屋里侍奉的四名丫鬟一起垂首屈膝行礼,无声的退了出去。

    “你——”苏沁沁的心一紧。

    “沁儿,你今晚——好美……”夏连昭灼的眸光中散发着炽烈的义,含含糊糊的低哼着,一俯一低头便噙住了她温软美的唇瓣,舌尖轻轻柔柔的描摹着她的唇线的美好,而后辗转吸/,带着无尽的撩拨和挑/逗。

    “嗯……”苏沁沁心突突的跳,忍不住抬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呼吸骤然变得困难,她微微启开了樱唇,夏连昭的舌尖轻柔一顶,便将她的唇齿分开,长驱直入毫不客气的侵占着属于她也属于他的美好。

    “昭……”苏沁沁轻喘着,躯微微的扭动,前的一对高耸微微一起一伏,她抑制不住的低吟出声,条件反般回吻着他,夏连昭仿佛受到了鼓励,闷哼一声,紧紧的拥着她,愈发卖力的亲吻/吸起来,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暧昧好听的男女低吟声。

    趁着苏沁沁不备,夏连昭一手悄悄的将她腰间的丝带一拉,长袍骤然一松,他的手顺着她柔软的腰肢往上,探上了她高耸软绵的丰盈,一下轻一下重的搓揉着。

    “夏连昭,别,不要——唔……”苏沁沁好不容易躲过他狂烈追随的吻,颤抖着低低祈求,冷不防他犹不满足的手居然探进了她的肚兜,灼的掌心毫无阻隔的整个握着她的丰盈,她子一僵低呼出声,下一秒又被他深深的吻住了。

    又麻又痒,小腹间瞬间升腾起一股火体某个地方叫嚣着空虚,她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沁儿,沁儿,舒服吗?喜欢吗?”夏连昭终于放过了她的唇,在她耳畔低喃着,要命的温柔的轻轻舐着她敏感的耳垂。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