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七夕

    ( ..)    不知不觉到了七夕这天,沐浴梳洗一番,命人更衣,小丫鬟替她换上了一枚红色绣小菊花半臂、姜黄襕边水泻长裙,简简单单挽着个发髻,以玉簪固定,清雅大方,气质出众。..

    夏连昭少不得笑赞了一会儿,抱着她上了马车,车帘垂下,马车辘辘前行,两人早又搂抱着腻歪到了一处。

    二人来到北市一座叫做清荷苑的酒楼中,夏连昭小心翼翼的将她抱着下了车,径直上了三楼的雅间。

    “咱们用过晚饭,我便带你下去如何?”华灯初上的街市上,星星点点的已经开始亮起了灯火,小商贩们已经早早支起了摊位、挂上了漂亮的各色彩灯。从窗口望下去,琳琅满目的商品摆了长长的一整条街,人群也越来越多,阵阵欢声笑语随风传来。

    “你怎么带我去呢?我可是腿脚不便啊!”苏沁沁偏着头,含着笑,眸光落在自己的腿上,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分的自卑失意,反倒听出了点恃宠而骄。

    一旁侍立的赫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我叫人做好了软轿,已在下边候着,沁儿放心!”夏连昭低头嗅了嗅她的秀发,眉眼舒展,笑意浓浓。失意丫鬟盛了一碗西湖牛羹过来,用汤匙搅了搅,舀起一勺放在唇边试了试温度,笑着递到她唇畔:“来,先喝点汤暖胃。”

    苏沁沁张嘴乖乖的吃着,却是搂着他的脖子笑道:“我才不要坐什么软轿呢,在人群里穿梭好不麻烦,夏连昭,我要你抱我!”

    “苏姑娘放心,那软轿跟一般的圈椅差不多,铺着厚软的锦垫,四面通透毫无遮挡,而且也很轻巧灵活,绝不会遮挡了姑娘的视线、扰了姑娘看闹!”

    赫华忍不住出声,心里直道:蹬鼻子上脸了!将军是什么份,抱着个女人逛街,要是万一被人看到了,将军的脸面还不得丢光!赫华恨不能说苏姑娘你若是非要人抱不如卑职抱你吧,又怕夏连昭生气不敢说。

    “住口!”夏连昭不满低喝,白了赫华一眼,冷冷的目光盯着他,颇含深意仿佛将他心底的绪看穿。..赫华吓了一跳,慌忙垂下了眼皮。

    “好,只要沁儿喜欢,我就抱着沁儿逛去!”夏连昭没有半点儿犹豫,目光胶着在怀中小女人上,眉眼弯弯媲。

    “真的?”苏沁沁偏着头似是不信。

    “我几时骗过沁儿?”夏连昭挑眉。

    苏沁沁“扑哧”一笑:“夏连昭你真好!”

    “这还差不多!”

    二人用好了晚饭,外头天色刚刚完全黑了下来,放眼望去,彩灯辉煌的街道上人潮涌动,乌漆漆的全是人头。小商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

    “沁儿,咱们这就下去吧。”夏连昭起,抱着怀中的女人笑道。

    “等一等,我想送你一份礼物,你将我放下坐好,闭上眼睛站在一旁。“苏沁沁却又笑道,顺便屏退了众人。

    夏连昭一愣,无奈摇头轻笑照做。

    “沁儿,好了没有?”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动静,夏连昭忍不住开口询问,没有人回答,夏连昭心中一紧,急道:“沁儿?”

    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夏连昭顾不得许多急忙睁开,屋子里空的,哪儿还有苏沁沁的影子。

    “沁儿,沁儿!”夏连昭心头蓦地升腾起浓浓的惧意,她不见了,她又不见了!

    “夏连昭!我在这儿呢!”扬声就要叫人,忽听得银铃般脆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夏连昭忙朝窗口看去,晕黄的灯光下,一抹窈窕的影盈盈而立,女子扬起皓月凝霜般美好的胳膊正向他招摇着,晚风吹起她的三千青丝在后轻轻飞扬,柔软的裙裾贴而飘。..

    夏连昭迅速从窗口一跃而下,猛然伸手将女子拉入怀中紧紧抱着,低沉的声音隐含怒气:“该打,居然敢这么戏弄我,不知我会担心吗?”

    苏沁沁忙伸手紧紧圈抱着他修长结实的腰,软软的贴着他道:“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夏连昭,你别生气!”

    “哼!”

    “夏连昭,我再不敢了!”

    苏沁沁软语低求,夏连昭只是不语。苏沁沁哪儿想到他会这么小气,想了想,自他怀中抬起头来,主动吻上他的唇、他的脸颊、下颔,一边吻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夏连昭,别生气,别生气……”

    夏连昭低笑一声,双手捧住她的脑袋反客为主吻住了她,唇舌细细描摹着她花般美好的唇,长驱直入,吸取着她口腔中的甘甜,直到将她吻得软成了一汪水柔若无骨的瘫软在自己怀中才放过了她,回味无穷的唇,在她耳畔吹着气暧昧道:“这才是惊喜,沁儿……”

    “你!”苏沁沁这才知被他戏弄了,不由脸上大红,恨恨的瞪着他。

    夏连昭愉悦的大笑起来:“谁叫你能走动了居然不告诉我?”说毕打横抱起她跃过墙头方轻轻将她放下,意味深长的笑道:“沁儿还有力气走得动吗?”

    苏沁沁被他亲吻得子酸软无力,本来是倚靠在他的上的,听了这话羞恼的将他一把推开,大步往人群中走去,瞬时便混入了人潮。夏连昭笑着叫了声“沁儿,等等我!”忙疾步跟上。

    七夕的街市十分闹,各种小商品、吃食玩物应有尽有,什么乞巧的针线、雕成花朵的瓜果、什么牛郎织女的泥人、糖人、木雕的水牛、各种面具、小巧的花灯、苏沁沁好久没有出门,此时处其中,感受着这份闹,心格外舒畅,拉着夏连昭穿梭其中,乐不思蜀。

    忽然一位挎着竹篮卖花的女子笑着近前兜售生意:“这位爷、小姐,买一对并蒂莲吧,买了并蒂莲,将来夫妻同心、和和美美!”

    苏沁沁顺眼看去,这才看到她的竹篮中全部是半开的荷花,皆是两朵两朵用绿色丝线绑在一起成对出售。

    “你这也叫并蒂莲?”苏沁沁忍不住好笑。

    “好,我们买一对!”夏连昭被她那句“夫妻同心、和和美美”说得心大好,立刻爽快的表态,不想掏腰包的时候神一滞。

    想他堂堂睿亲王世子爷,想要什么东西使个眼色便早有人巴巴的送上来了,哪儿需要他亲自去买?还要亲自付钱?

    倒是苏沁沁抿唇一笑,自袖中摸出一块银子,掂了掂约莫有二两左右,递与那女子笑道:“不用找了!”

    “谢谢小姐,谢谢这位爷!”女子看得出他二人不是寻常出,也未推辞大方接受了,又甜甜的加了一句:“祝两位和和美美、子孙满堂!”

    “借姑娘吉言!”夏连昭更乐了,丝毫不见刚才掏不出银子的窘迫。苏沁沁手中把玩着并蒂莲取笑道:“爷别光说的好听,赶紧放赏呀!”

    “又来取笑爷!”夏连昭笑着伸手去拧她的脸蛋,苏沁沁偏一躲,咯咯笑着跑了开去。

    夏连昭三步两步追上了她,二人手牵着手,相视而笑。他将她轻轻拥在怀中,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笑道:“前边不远处就是后海湖了?还记得那次吗?你骗我上了船——”

    偏他上了船?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有另一种意思,苏沁沁有点心虚涨红了脸,扭捏道:“那还不是你缠着人不放?”

    夏连昭笑道:“我现在也不放,以后都不放!你是我夏连昭的!今晚的烟火听说是在湖中心的几艘大船上放,等会儿咱们过去瞧瞧好不好?”

    苏沁沁微笑点头,乖乖的依偎在他的边。

    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二人随着众人下意识转头,却见刚才那卖并蒂莲的姑娘正被几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围着调戏,竹篮打翻在地,莲花凌乱了满地。

    众人叽叽喳喳的围观议论声中,那女子脸色煞白,美眸中水雾点点。

    几个男子的调笑声更得意了,尽是些不堪入耳的言辞。

    苏沁沁瞧得火冒三丈,扬眉怒目就上前。

    “是安亲王府的豪奴,沁儿别冲动。”夏连昭轻轻扣住她的手腕低声说道。

    苏沁沁偏头睨了他一眼嗤笑道:“我当然知道是他们,这里头有老熟人,接过梁子的。”苏沁沁那次在酒楼,如不是姬如玉救场,最后还不知怎么了呢!

    “他们竟招惹过你?”夏连昭眸光一寒,就打手势召唤隐在人群中的侍卫。

    “不要,我要亲自教训他们!”苏沁沁唇角一勾,真是本难移啊,这一回她不教训得他们爹妈都不认识,她就不是苏沁沁!

    “这儿人多,你当心点儿。”既然她有兴致要玩玩,他当然不能拖她的后退,只是告诉她今晚这条街上有巡城的衙役,让她不要恋战。闹大了他虽不怕,却也麻烦。

    “我自有主意,你等着瞧就是了!”巡城的衙役,这时候怎么不见出来管一管?可见也是个欺软怕硬的!

    “一群酒囊饭袋,光会欺负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算什么东西呀!”苏沁沁喝一声,不等那几人反应过来,闪上前,脚踢拳击瞬间各人给了一下,而后纵一跃落在不远处,朝他们拍手笑道:“不但是酒囊饭袋,还是脑子坏掉了的酒囊饭袋,傻到站在那里挨打不会还手的!”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