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要挟

    ( ..)    夏连昭被自己脑子里冒出的念头吓怔了,浑血液冰凉,疯了似的飞掠出去,朝着云相府的方向。..

    蓦地,夏连昭停了下来,怔怔的立在当地。

    这算什么?他要去做什么?如果她真的决定了要跟云祁航在一起,他能将她怎么样?能强行将她锁在边吗?他锁得住她吗?那样又有何意义可言?

    凉凉的晚风吹过,他狂的脑子一点一点的冷静下来。也许,是他想多了,是他多心了!她不是那样的人,她明明是他的不是吗?就算今天她冷着脸不理会他、当做没看见他,可他感觉的到,她心里仍是不曾完全放下了他丫。

    她总是抱怨他不信任她,那么这一次,他就信她一回!

    “沁儿,沁儿,莫要叫我失望……”夏连昭喃喃低念着,复又回头返回苏府,掠进了苏沁沁的房间,坐在榻上静静的等着她。

    天边的银月一点一点的向西移动,不知不觉,月亮落下,太阳升起,屋子里的一切由朦胧渐渐的变得清晰。

    天亮了媲!

    苏沁沁没有回来!

    夏连昭狠狠一拳砸在榻上,如同暴怒出笼的猛兽,眸光凛凛,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夏连昭报了病不去上朝,一个人关在沁风堂的书房中自斟自酌,一杯杯酒下肚,心却越发的烦闷痛楚。他突然觉得,千杯不醉也是一种悲哀,连暂时片刻的解脱都不能得。

    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他自失的摇了摇头。为了一个女人,他夏连昭有朝一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心灰意冷至此!

    她有什么好?他问自己。可是他却回答不出来,她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好、特别出众的优点,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喜欢得要命的那种!

    “姬公子,您来了!”赫华急忙迎了上去,迫不及待的说道:“将军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许任何人打扰,姬公子,您快劝劝他吧!”赫华已经在夏连昭书房外头转了好几圈了,可是,碍于主子的命令,他不敢闯进去。..

    能让自家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态的,赫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想想他就气闷不服不已,那女人有什么好?既没有倾国倾城的姿容,更谈不上温柔高贵,牙尖嘴利、鲁莽急躁,整个一男人婆,跟自己心目中的主母形象差得十万八千里!就是莲姑娘也比她强千倍百倍啊,主子偏偏怎么就看上她了!照他看来,那女人给主子做粗使丫头都嫌不配!

    姬如玉怔了怔,苦笑道:“知道了,我会劝他!我保证我一句话就把他炸出来了!”

    赫华将信将疑。

    姬如玉已经大踏步上前,抬手用力的拍打着菱花格子红木门,不等夏连昭咆哮,姬如玉大声道:“苏沁沁出事了!你听还是不听,不听我就走了!”

    “沁儿怎么了?”姬如玉话音未落,随着“哐啷”一声门被打开,下一秒他的衣领就被夏连昭揪在手里。

    好快的轻功!好快的手!姬如玉暗暗吃惊、暗暗称赞,他终于见识到他武功的真章了!

    “沁儿她怎么了?快说!”夏连昭见姬如玉傻了似的只管瞪着自己,不由恼怒的瞪着他,手上随之一紧。

    “呃!”姬如玉挣扎,眉头轻蹙:“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夏连昭不悦的松开了手,后退一步沉着脸冷冷睨着他:“若是敢消遣我,我会叫你付出代价!”

    “好心没好报!跟我走吧,路上告诉你!”姬如玉没好气回瞪他一眼,他这是做的什么孽呀,怎么有这样的朋友?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将军……”赫华出声拦。..如果早知道姬如玉那将军炸出来的是这么一句话,赫华宁愿将军继续在书房里喝酒!

    “叫上赫南,一并跟上!”夏连昭冷冷下令,头也不回同姬如玉出去了。

    赫华一怔,无奈领命。

    再说昨,苏沁沁和云祁航走开之后,苏沁沁哪里还有心和云祁航去吃饭?何况,她本来也没打算去吃,不过是故意那么一说的。

    云祁航坚持送苏沁沁回府,不想半路上碰到了小喜鹊,小喜鹊跟苏沁沁不知说了什么,苏沁沁面色大变,匆匆告别了云祁航,与小喜鹊二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小喜鹊,这信是什么时候收到的?”苏沁沁的声音有些发抖,咬了咬殷红的唇。

    “就在刚才,一看到我便急忙出府找你了。你说,这事会是谁干的?”小喜鹊那张经常笑得没心没肺的脸蛋上难得也布满了愁容。

    “等会儿去了对方定下的地方就知道了!”苏沁沁银牙暗咬,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深的紧紧扼住她的灵魂。

    难道,是安亲王、夏连瑾父子?难道是他们发现了自己和小喜鹊的份,所以才会将墨儿掳走要挟自己?

    无论是谁,敢动墨儿,她都饶不了!敢动墨儿,她会让他付出代价!

    两人急速出了北城,按照纸条上写着的地点,来到了一座偏僻的院落前。

    隐暗处,苏沁沁握住小喜鹊的手用力一捏:“老规矩,你在这儿放风,我先进去。记住,一有不对立刻逃走,不必管我。”

    小喜鹊眸光闪了闪,用力的点了点头:“沁沁姐,一切小心!咱们合作过那么多次,从来没有失过手的对不对?”

    “对!”苏沁沁心中一暖,唇畔漾出灿烂的笑容。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神色放缓,从容的走了过去,轻轻的叩响了那朱漆脱落的沉重木门。

    “吱呀”一声轻响,开门的竟然是一个驼背的老苍头,问明了苏沁沁的名字,便不声不响的将她领了进去。

    这老苍头看去已然风烛残年了,步履蹒跚,并非习武之人,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普通仆人。苏沁沁不大感错愕!诡异,太诡异了!

    苏沁沁没有想到,令她更加感到错愕的还在后头!

    厅堂中等候她的,不是安亲王,不是夏连瑾,不是气势汹汹、刀光剑影的侍卫武士,竟然,是丫鬟仆妇簇拥着的她的母亲邓氏和另一个打扮出挑、神色凛然的青年妇人。

    “母亲?”苏沁沁睁大了眼顿觉哭笑不得,随即眸光一闪,沉声道:“是你留了纸条引我来的?墨儿呢?你把墨儿怎样了?”

    “放肆!”青年妇人重重一掌拍在茶几上,柳眉倒竖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跟母亲说话应有的态度吗?来人,给我掌她的嘴!”

    “你是谁?”苏沁沁眉尖蹙了蹙,冷冷的睨着青年妇人。这人拽得二五八似的,叫人瞧了着实厌恶。

    青年妇人不屑告诉她似的,连连嗤笑。

    还是邓氏子前倾后仰微微摇了摇,得意的飞了青年妇人一眼,不紧不慢的笑道:“她是谁?是苏府的嫡长女,你的大姐,也是广宁伯府的儿媳妇。”

    “原来是大姐。”苏沁沁淡淡说了句,嫁了个好像地位高的人家,难怪拽的成这样!苏颖。

    “墨儿呢?母亲和大姐叫我来究竟想怎样?”苏沁沁懒得同她们废话又问了一遍。如果不是碍于林墨在她们手里,她搭理她们才怪!

    邓氏和苏颖相视一眼,苏颖抬手扶了扶鬓角的鲤鱼点翠金步摇,不紧不慢道:“你急什么呀?他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就是了!”说毕停了下来,浅浅瞟了苏沁沁一眼。

    苏沁沁双手一紧,忍着将她揍爆的冲动,静静的立在当地,耐着子听她继续往下说。

    不想,苏颖存心逗她玩似的,慢悠悠的端起一旁的茶碗,慢悠悠的揭开茶碗盖子,慢悠悠的轻轻拨了拨浮在面上的茶叶,轻轻吹了吹,低头轻轻啜饮着。

    苏沁沁忍无可忍,几步上前,冷不防将茶碗从她手中夺了过来狠狠往地上一摔,冷声喝道:“少给我装模作样,快说!”

    众丫鬟婆子及邓氏、苏颖统统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苏沁沁这么泼辣!

    “你、你!”邓氏指着苏沁沁直发抖,脸上发白。

    她被苏沁沁气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按说也应该免疫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沁沁就是有不断挑战极限、刷新纪录的本事,每次都能将她气个半死。

    “娘!”苏颖先也是气得变了脸色,继而眸光一凛,安抚住了邓氏,盯着苏沁沁冷冷一笑:“果然是个不知礼数的粗鄙丫头,你急什么?既然进了这道门,自然会将事同你慢慢的说清楚!发脾气之前我劝你最好平心静气的想一想你的好弟弟林墨!”

    苏沁沁柳眉高挑,差点又要发作,忍了又忍,淡淡道:“有话请说,我听着就是。”

    苏颖抚了抚左手无名指上的红宝石戒指,淡淡笑道:“二妹不觉得自己应该先道歉吗?无论怎么说,我可是你的姐姐,这长幼有序,二妹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

    人就是矫

    苏沁沁气极,目光紧紧盯了苏颖半响,垂首道:“刚才是我鲁莽了,请大姐原谅!”

    苏颖“嗤”的一笑,嘴角轻扬:“虽然你很没有诚意,不过,看在今天是你的好子份上,我就不同你计较了!”

    “大姐能否将话一次说清楚?”苏沁沁挑眉。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