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偶遇

    ( ..)    “苏沁沁从来不信空口白话!”苏沁沁说得斩钉截铁:“那是我的父亲,夏连昭,我没有办法将他的命一句不问交到你的手里!如果万一你失算了呢?他该怎么办?我又如何能够原谅自己!夏连昭,你根本不信任我!如果你信任我,就不会只用这么一句空话敷衍我!其实这件事一开始,你就有计划的是不是?我问过你,可是你一句都没有跟我说。..我是个人不是神,对未知的事物我也会担心、会害怕,我不可能无所作为静坐等候、你知道我做不到那样的!可是,你依然什么都没跟我说。夏连昭,我在你心里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过如此?”夏连昭蜡黄了脸,气得额上青筋跳动,体轻轻的发着抖,她竟然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你呢?”夏连昭冷笑:“你又何尝信任我?同样,如果你信任我,做事之前为什么不同我商量?”

    “好啊!”苏沁沁用力挣开了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手理了理鬓角的碎发,笑得灿烂而飞扬:“既然咱们彼此谁也不信任谁,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世子爷请吧,就当咱们不曾认识过!”

    苏沁沁扭着头,目视窗外。他不是最爬窗吗?由哪儿来由哪儿去吧!哦不,今儿难得,他是从门进来的媲!

    “轰!”的一下,夏连昭脑子里响成一片空白,心口暴怒,气得无以复加。世子爷,她竟然又叫他世子爷!当不认识是吗?好啊,不认识就不认识!她还真的以为离了她他夏连昭就活不下去了吗!

    她既如此绝无义,他又何必纠缠不休?平白的叫人看不起!好心没好报的东西丫!

    “哼!”夏连昭冷笑,直直的盯着苏沁沁,伟岸修长的躯直直的立着,他脚步沉而有力,重重的向后退了两步,突然转,纵一跃从打开的窗户跃了出去,黑影绰绰几个腾跃之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只剩下夜风仍在轻轻的吹着,单调而寂寥。..

    苏沁沁口一紧,嘴唇动了动,差点儿出声唤住他,生生的又咬牙忍住了。

    就这么断了,也好!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的人,早早的分开,对彼此的伤害也可以更少一些!

    苏沁沁苦苦一笑,大步上前,赌气似的用力将窗户关死了,插销放下的那一刻,就如同她的心门,也坚然决然的向他关上了!

    从此以后,窗里窗外,两个世界,毫不相干!

    苏沁沁心中愧疚,每天都在父亲苏魏的前照顾。

    苏魏受伤不重,但也不轻,起码得在府中休养个十天半月方可上朝。恰恰因为这一伤,他正好可以置事外躲过此事。

    对于敏亲王的所作所为,皇帝十分震怒。虽然官银不是在敏亲王的空宅中找到,但事实已经相近无远,众人皆心知肚明。

    敏亲王迫不得已,在宗人府中写了一封长长的请罪书递交父皇,夏连真、夏连义也在府中上书皇祖父为父亲求,言辞恳切,字字掏心。与此同时,安亲王父子和睿亲王、夏连昭也一并面呈求,皇帝也不可能将敏亲王关押宗人府一辈子,过了几天气消了,也就顺着台阶下了。

    敏亲王被父皇狠狠申斥一顿,降爵为敏郡王,剥夺了他在朝中领着的一切差事,包括编修国家文典的殊荣,喝命他在府中好好读书、修生养。敏亲王哪儿敢有半句怨言?灰溜溜的遵旨照做,完完全全成了一个闲散王爷。政治生涯就此结束!

    一场官银被盗的风波亦到此为止,因为涉及皇家辛密,也再无人敢提。

    后海湖畔,苏沁沁临湖眺望,心里懒洋洋的突觉百无聊赖。..

    父亲的伤已经痊愈,昨起已开始上朝了,她本来是想出来散心的,谁知越散心里反而越乱!

    眼前美景如斯,不说流连忘返、心旷神怡,反而不觉想起那夏连昭从酒楼中将她救出来、来到此地反而被她捉弄一事。记忆一打开了闸门就再也关不上,一件一件同夏连昭相关的事从脑海中争先恐后的蹦出,搅得她心乱如麻。

    她原本以为,那晚过后他还会去找她的。他说过他那么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她、忘了她?

    可惜她错了,他没有去找她,自那晚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他已经放弃她了,是她自己还不死心,还在痴心妄想!

    苏沁沁不由得苦笑,是啊,自己既非地位显赫的一国公主,又非倾国倾城的绝色,夏连昭这样优秀出众的人,为什么要在自己这一棵树上吊死呢?苏沁沁啊苏沁沁,你真是自大得可以!

    人家只要勾一勾手指头,不,连手指头都不用勾,只要半个眼神的暗示,环肥燕瘦、赵姬楚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但有,而且还会对他千依百顺、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哪个男人不向往那样的温柔乡?不愿意享受美人善解人意的伺候?反而喜欢跑到她面前来受她欺负,那才是怪胎呢!

    苏沁沁越想心里越气闷失望,脚尖一点,恨恨将一枚石子踢如湖中,“波”的一声轻响过后,带起一圈浅浅的涟漪,乱乱的散了开去,一如她此刻的心。    湖面的涟漪骤然杂乱无章起来,点点圈圈,晃得人眼花缭乱,苏沁沁怔怔的立在浓密的柳树下,一时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等她回过神来这是下大雨了时,才猛然发现周围竟然没有避雨的地方!

    人倒霉真是天都来欺负,苏沁沁苦笑,抬手挡在额前,远远的四下眺望寻找哪里可有可避雨之处。

    头顶蓦地一暗,仿佛遮挡了什么东西,苏沁沁微微一睨,宝蓝色油纸伞的轮廓在雨中撑起一抹亮色。

    苏沁沁心中骤然一喜,猛然转头向后人望去:“你——云三哥!”

    看清楚后的人时,苏沁沁的心没来由一沉,脸上的笑容也顿时僵了一僵。

    “远远的瞧着像你,果然是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这雨越下越大了,快跟我走罢!”云祁航嘴角依然含着浅浅的笑意,一袭月白软袍,三千墨发如丝,仍是那么出尘脱俗如同谪仙。他轻轻柔柔的含笑同苏沁沁说着话,半点儿不曾注意到苏沁沁话中的绪转变。

    听到这样温润如玉的人用这么温润的语气说出一句这样温暖关切的话,苏沁沁口突然有点儿涩涩的,有流上涌,鼻中酸涩,眼眶顿时湿润起来。

    “谢谢云三哥。”苏沁沁抬手理了理被雨打湿的碎发,向云祁航感激一笑,听话的跟着他走。

    不管怎么样,风雨之中有人打伞,有人关心,她很贪恋这点温暖!

    云祁航一喜,清澈温润的眸子中顿时一亮,灿若宝石。打着伞的手移了移,他试探着靠近苏沁沁,不曾听到她的拒绝,心中更是雀跃了几分。

    雨打在油纸伞上滴滴答答的响着,串串水珠顺着伞沿流下来,地上溅起水雾一片。

    云祁航从来不如此刻这般觉得下雨天真是绝好的天气,恨不得这雨再也不要停,这条路也长些更长些!伞下,只有他二人的世界,只有他们!

    “云三哥,前边有个小摊,咱们过去避一避吧!”云祁航思旖旎,正犹豫着要不要伸手越过苏沁沁的肩膀揽住她,苏沁沁一手指着前边一个简陋凉棚笑着说道。

    云祁航一怔,他自然不想过去,可是却无法拒绝,只是笑着点头说了个“好”,与苏沁沁一起过去。

    这是一个老汉摆的卖汤圆的摊子,有两三人也正在此中避雨。滚水的气呼呼直冒,和着面粉的香气窜入鼻中,苏沁沁腹中饥火一阵乱窜,这才意识到自己出来大半天了还没吃午饭呢。

    苏沁沁唇,有些不好意思向云祁航笑道:“我有点儿饿了,想吃一碗汤圆,云三哥要不要?”像云祁航这样的大家子弟,不用说平里是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了,这种路边的小摊他是不屑的吧?

    云祁航面上神果然滞了一滞,目光扫过乌漆黝黑的简陋破旧锅碗担架,眉间轻轻一蹙,漂亮的唇轻轻一扬,居然笑着说了声“好!”

    苏沁沁有些意外的笑了笑,问明了有什么味的,目视云祁航,云祁航笑道:“我要同你一样的。”

    苏沁沁便要了两碗桂花糖心馅的。老汉“好咧!”笑着高声答应,手脚熟练的将汤圆下锅,不一会儿便气腾腾的给他们端了上来。

    “真香!”苏沁沁是真的饿了,搅动汤匙,眉开眼笑的吃了起来。云祁航手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目光闪闪,温润如玉,只是含笑宠溺的瞧着她。

    苏沁沁突然抬起头望向他,云祁航温柔一笑,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伸了过去,指腹在她唇畔轻轻一抹,笑道:“慢慢吃吧,这么大个人了,吃东西还跟个孩子似的!”

    跟个孩子似的?他竟然这么说自己?苏沁沁的脸“腾”的大红起来,眼睛骤然睁大,慌忙躲闪,臊得垂下头去。急慌之间没想到又呛住了,捂嘴狼狈的咳了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