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霍大小姐的及笄礼

    ( ..)    “你也知道他是被迷惑住了?”邓氏白了苏琳一眼,嘴里虽然也如同苏琳那样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云祁航喜欢上了苏沁沁,心里隐隐的有些恨铁不成钢!

    “只要让苏沁沁犯了错出了丑,你再适时的出现,两下里一对比,他自然会知道谁才是适合他的那一个。..”邓氏说的有成竹,俯在苏琳耳畔嘀咕了一阵,直听得苏琳眉开眼笑,频频点头。

    苏沁沁回到玉兰苑,发现自己送出去的那个首饰匣子又回来了,连同那几百两银票。

    苏沁沁十分无语,却听的红药说,云三公子说了,已经送给她的礼物请她收下,就当是朋友之间的馈赠,请她不要往心里去,如果不肯收,就是看不起他!

    苏沁沁无可奈何,只得暂时将东西收了起来,反正,她是不会再戴的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一个多大的麻烦丫。

    “二姐,先前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同二姐说话……”苏琳温柔端庄的坐在玉兰苑苏沁沁的屋子中,满脸谦逊的笑,陪着小心翼翼,道歉的话一句接着一句从她嘴里蹦出来,把苏沁沁轰炸得脑子一阵一阵的发晕。

    莫非是在做梦?苏沁沁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用力掐了一下大腿,痛,真痛媲!

    看来不是做梦,也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苏琳道了半天的歉,然后笑意嫣然的说道:“二姐,后天霍大将军府的霍熙儿小姐举行及笄之礼,请了好多闺中小姐们参加,我想请二姐陪我一起去参加不知二姐赏不赏脸?”

    生怕苏沁沁不答应,苏琳又加了一句:“如果二姐真的原谅我了,就不许拒绝我的请求!”

    靠!这叫什么话!苏沁沁恶寒,笑嘻嘻的点头道:“好啊,妹妹你都这么说了,姐姐哪儿能拒绝呢!”

    得到她的承诺,苏琳快乐的欢呼起来,起告辞去了,临走还不忘好心的提醒:“二姐,后天记得打扮漂亮些啊!”

    切!苏沁沁翻了翻白眼。..

    “你不怕她耍花样?”小喜鹊眨眨眼睛,兴味昂然。

    “我倒是怕她不耍花样呢!”苏沁沁嗤笑。苏琳是那种无事献殷勤的人么?至少她是不信的!

    “这么说又有闹可瞧了?好极好极!别忘了带上我一起去!”小喜鹊拍手笑得眉眼弯弯,好像这辈子没瞧过闹似的。

    到了那,苏沁沁果然将小喜鹊装扮成丫鬟的模样带了一块儿去。一路上,苏琳得让苏沁沁几乎有点儿招架不住。

    霍大将军是皇后的幼弟,皇后和皇帝鹣鲽深,皇后去世之后,霍家一直圣宠不衰,霍熙儿更是从小与皇室几个表兄弟们一起玩着长大的,又兼是武将之后,手上亦颇有几分功夫。她眉眼之间长得与已故皇后颇有几分相似,皇上对她十分疼宠偏,甚至超过几个孙女,因此,从小便集万千宠于一的霍熙儿脾气十分暴躁刁钻,京城上流贵族圈中的少女们无人不对她又敬又怕。

    霍府府邸层层进进,占地广阔,建筑规格亦十分宏大,比之苏府不知高出了多少个档次。

    霍熙儿的及笄礼办得十分闹,据说皇帝还特意从宫中派遣了司仪太监和金牌嬷嬷前来主持,因此,京城里只要够资格出席的官家贵族子弟们无不前来捧场。要知道,捧了霍熙儿的场那可就是捧了皇上的场,谁家除非傻了才不来凑这个闹!

    苏沁沁从来没见过这么闹的场面,混在人群中倒也看得津津有味,众人争相巴结的吉利吉祥话儿更是漫天乱飞、群魔乱舞。

    反倒是霍熙儿这个正主,对着那一大通礼仪颇为不耐烦,不时的蹙起眉头喝命司仪“快点、再快点!”、“啰里啰嗦做什么!”惹得众人大笑不已,霍家老爷子夫妇则苦笑着大摇其头。..

    临近中午时分,冗长的及笄仪式终于结束,霍家摆上丰盛的宴席招呼来宾们,又特意在风景秀丽的花园阔地中摆了数桌,由霍熙儿亲自招呼前来参加仪式的年轻贵族小姐们。

    霍家的花园十分美丽,名花异卉无数,许多在别的地方难得一见的稀罕品种在这儿寻常得就像一根草一样,午宴过后,少女们便三五成群的在花园中游玩起来。

    不多会儿,只听见苏琳上前两步,无比仰慕的含笑向霍熙儿道:“听说霍小姐及笄的香囊是宫里皇上御赐的,不知我等有没有机会一饱眼福呢?”

    大夏风俗,每个少女行及笄礼之后,除了要插戴上一支长辈所赐的发钗,还要佩戴上一个同样是长辈所赐的香囊。香囊要用大红做底色,绣上玉树芝兰或者祥云飞凤等吉祥图案,香囊中要装着香草、玉佩、珍珠、五谷,以图吉利。这个香囊,通常至少要佩戴三天,三天之后方可根据个人喜好决定是否取下。

    霍熙儿正同一位同是武将家庭出的红衣少女在对饮,穿着海棠红绣花鞋的一双脚没规没距的翘着悠悠的晃着。

    她听到苏琳那仰慕羡慕的话语,嫣红的唇角微微一勾,眉间露出两分似嘲非嘲的笑意,纤巧的下颔一扬,笑吟吟道:“好啊,不过是个玩意罢了,你们想看尽管拿去看好了!”说毕伸手往腰间摸去。

    苏琳及几位围拢一旁的少女顿时面露喜色,叽叽喳喳低声议论着,眼巴巴的等着霍熙儿将香囊拿下来给大家鉴赏。这可是皇上御赐的及笄礼啊,听说绣香囊用的是最上乘的云丝缎,由宫里手艺最佳的绣娘完成,难得有机会开一次眼界。

    霍熙儿唇畔的笑容徒然一僵,狭长的凤眸眯了眯,眸中迅疾的闪过一道锐利的亮光。

    “香囊不见了。”霍熙儿淡淡说道。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难道被谁偷走了!”不知谁尖叫惊呼出声,一下子将周围的少女们都吸引了过来,纷纷打听发生了何事?

    霍熙儿有点儿不悦的瞅了一眼那个尖叫的女子,淡淡道:“想必真是被人给偷走了!”

    众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人群中发出一片低沉的惊呼声。这可是皇帝御赐之物,主人又是脾气蛮、从小集万千宠于一的霍熙儿,竟然有人敢在她上偷走东西?那人有几个脑袋!

    “不会是不小心掉了吧?”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声,看到众人都转脸望向她,自悔失言忙怯怯的缩了缩脑袋。

    这可是御赐之物啊,谁得到了敢不小心翼翼的保存着?怎么可能会“不小心”掉了?

    当然了,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认为霍熙儿绝对敢不小心将东西弄掉的,可是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啊,这不等于在指责霍熙儿的过错吗?谁有几个胆子,敢指责霍熙儿的过错?不想活了啊!

    “我、我上没有!”苏琳带头,抖了抖自己上的衣衫,以示自己的清白。

    众女如梦初醒,一个个有样学样,纷纷如此表示自己的清白。

    霍熙儿一言不发,只是眉角似挑非挑,看戏一样看着眼前众女的表现。香囊找不找的回来,她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

    “谁有胆子拿我霍熙儿的东西,也该想想承不承担得起这份后果!”霍熙儿嫣唇轻启,不紧不慢的丢出这么一句话,泠然的眸光一扫,众女只觉脊梁骨上一阵发冷。

    苏沁沁和小喜鹊此时也凑在人群中看闹,不想,推搡之间,那大红底色五彩金线刺绣的香囊竟然“扑”的一声从苏沁沁上滚落出来,掉在地上,众女惊呼起来,躲避瘟神似的纷纷从苏沁沁边退步。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苏沁沁上,场面寂静得可闻针落地。

    这个面生女子,不知是哪家的,好大的胆子啊!

    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大感同,各色绪的目光向着苏沁沁望过去。

    所有人都认定:她要倒霉了!

    苏沁沁也惊呆住了,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给栽倒了!

    苏沁沁下意识偏头向小喜鹊望去,小喜鹊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假装在欣赏风景。苏沁沁心中不由得恼怒起来。

    如果换了在往常,这栽赃之人绝对不可能得手,因为,她苏沁沁不是毫无警惕之人。可是今边跟的是谁?是号称妙手空空的神偷小喜鹊啊!苏沁沁绝对不相信,有人能够成功在小喜鹊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下三滥的手脚!

    如此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小喜鹊是故意假装没看见,她是有意让苏沁沁落入别人的圈,存了好玩看闹的心!

    苏沁沁真想揪着小喜鹊的耳朵将她大骂一顿!这死丫头要玩要看闹也不分场合,霍熙儿是她们惹得起的吗?皇上的御赐之物是可以用来开玩笑的吗?没准,自己这次死都不知道会怎么死!

    “你偷了我的香囊?”霍熙儿形一晃,眨眼之间,她已经将地上的香囊捡了起来,捏在手中把玩着,偏着头,似笑非笑的问着苏沁沁,谁也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是好是坏。

    但是,越是这样,越叫人心里没底。如果换了别的人,早就吓得脸色煞白子发抖了!

    可是苏沁沁没有,苏沁沁目光静静的回望着霍熙儿,摇摇头淡淡道:“我没有。”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