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苏琳又来道歉

    ( ..)    苏沁沁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也觉得自己无趣。..她是疯了吧?或者说是自作多?竟然还以为这些东西是夏连昭送来的!夏连昭气成那样,不恨死她就怪了,哪儿还会给她送东西来呢!

    云祁航在信中言辞甚是恳切,说是希望消夏宴会那天希望她穿着这衣裳,戴着这首饰,漂漂亮亮的出现。

    苏沁沁将那衣裳展开,浅荷色广袖留仙裙,轻盈似纱非纱,触手温润生凉,柔滑细腻得不可思议,泛着温润雅致的柔光,竟看不出是什么料子制成。流金暗纹勾勒出浅浅的玉兰花纹,袖口、领口、衣襟裙角镶滚着两寸来宽的襕边,以细细的银丝线勾出淡雅流云,镶嵌着点点细碎的米珠。腰间浅浅收着,配着一条玉色腰带,前方正中镶着掌心大小一整块翡翠雕琢而成的蝶恋花图样,翡翠澄碧通透如一汪水,蝴蝶翩跹起舞,花儿轻柔绽放,衬着荷色的衣裙、玉色的腰带,格外灵动而高贵。宫绦飘飘,可想象穿在上会是何等的吸人眼球丫。

    “小姐,要不要试一试?”红药和杜若瞧着这么漂亮的衣裳,兴奋得跃跃试起来,小喜鹊也在一旁起着哄。

    苏沁沁笑着摇摇头,吩咐红药将衣裳好生收起来。太贵重了,收下这个她于心难安!

    谁知,苏沁沁告诉了父亲,想请父亲帮忙将礼物退回云家时,苏魏却意味深长一笑,反而说道:“既然是人家一片心意,你收下又何妨?赴宴那打扮得漂亮些!好好的去玩吧!”

    苏沁沁无语望天,寻思着从父亲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可惜,她失望了,什么也没看出来。想了想,也是,不就一衣裳吗?推来推去反倒是自己矫了!

    赴宴前一天,苏琳突然来到玉兰苑,苏沁沁从外头回来的时候,看到苏琳怯怯的起向她福问好,笑称:“二姐!”苏沁沁顿时觉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一点一点的从皮肤上生起:无事讨好,非即盗啊!

    “原来是三妹啊!”苏沁沁笑道:“什么风把三妹给吹来了?媲”

    有个厉害娘就是好啊,什么足,什么教训,什么学规矩,好像此时离苏魏说这些话才过去三天不到吧?苏沁沁倒没有怪苏魏的意思,只是觉得,很没意思!

    “二姐,前两天是我不好,不懂规矩冲撞了二姐,我是特意来给二姐赔罪的!请二姐看在咱们是亲姐妹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吧!”

    苏琳楚楚可怜的眨巴着眼睛望向苏沁沁,来到苏沁沁面前微微屈膝作势要跪下,看到苏沁沁没有半点儿伸出手扶住她的意思,自己又站直了子。

    “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道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苏沁沁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毫不客气大喇喇认下了她的道歉。..

    苏琳口一堵,差点又要变色骂出声来。居然有人脸皮这么厚?好吧,看在今有事相求的份上,她就让她占这点便宜了!

    饶有兴味等着看戏的小喜鹊“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真的吗?二姐肯原谅我,我就放心了!”苏琳满脸的感激,小脸上满是欢然笑意。

    “说吧,你还有何事?若是无事请回!”苏沁沁淡淡开口,开门见山。

    苏琳措手不及,讨好的笑了笑,垂眸笑求道:“听说姐姐明儿要参加消夏宴会,能不能,能不能带妹妹一块儿去?对了,妹妹给姐姐送了一衣裳和首饰过来,明儿姐姐穿上,肯定好看!”

    苏琳说着献宝似的命丫鬟将自己带的衣裳呈上来,眼角得意的飞向苏沁沁。

    苏沁沁的衣橱里都是什么货色苏琳当然一清二楚,她料定自己这么大方,苏沁沁肯定会答应她的!不然,难道苏沁沁打算穿着这些破旧土气的衣裳出席宴会?那岂不是去给人添笑料?

    苏沁沁又好气又好笑,不客气的拒绝道:“妹妹可是给我出了难题了!这宴会是旁人邀请我去的,我怎么好意思带妹妹去呢?这衣裳我是无福消受了,妹妹带回去吧!”

    “姐姐真的不肯帮忙?原来姐姐还是不肯原谅我!”苏琳咬了咬唇,眼中一片失落,委屈的眨了眨眼。

    “妹妹不要将两件事纠缠在一起,没有的事!”苏沁沁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完了。

    “姐姐,妹妹是真心向你道歉的!难道,难道姐姐真的要我跪下才能饶了我吗?姐姐,你带我一起去吧,好不好?”苏琳哪里肯听苏沁沁的话,水汪汪的眸子委委屈屈,越发的说的楚楚可怜。

    苏沁沁还在磨着忍着,小喜鹊却已经不耐烦了,她一把扣住苏琳的手腕,皮笑不笑的说道:“三小姐,明一早我们小姐还要早起梳妆打扮呢,这会儿得好好休息了,三小姐还是回去吧!不然打扰了我们小姐休息明早有了黑眼圈怎么好,不知道的还当三小姐故意搅合的呢!”

    小喜鹊一边滔滔不绝的念叨着根本不给苏琳说话的机会一边强行拉扯着苏琳往门外走。

    苏琳怒极,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刁奴,竟敢将她这个可以在苏府中横着走的三小姐拖拉出去!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放开!你放开我!”苏琳拼命挣扎着,不管不顾的大叫道:“二姐,我不去了,不去了还不行吗!二姐,快叫她放开我,放开我!”

    小喜鹊一愣神之间,苏琳已经挣脱了她的锢,向苏沁沁奔了过来,揉搓着手腕哭丧着脸道:“二姐,我不去还不行吗!二姐,这衣裳和首饰我是真心实意要送给二姐的,二姐试给我看看好不好?”

    苏沁沁瞅着苏琳抿了抿唇,她真搞不懂苏琳中的哪门子邪,至于执着成这样吗!

    “好吧,我试试!”苏沁沁被她纠缠得实在没法,于是点了点头,示意红药从小丫鬟手中接过衣裳首饰,没有看见苏琳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得逞。..

    “我陪你去试吧!”小喜鹊不动声色将衣裳从红药手中接过,陪着苏沁沁进了内室。

    苏沁沁双手交叉松松垮垮的抱在前,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好整以暇的瞧着将那橘红绣君子兰的缭绫长裙翻来覆去检查的小喜鹊。

    小喜鹊猛一抬头看到悠闲自得的苏沁沁顿时泄了气,将衣裳往旁边榻上一扔,嘟囔道:“不找了!反正我觉得,这衣裳肯定有问题,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你说的不错!”苏沁沁笑道:“上边喷有号称无色无味的狼花粉,沾上肌肤,瘙痒难止,一旦抓破,毒素很快便会通过血液循环传遍全肌肤,生成一片一片的红色疙瘩,搞不好还会毁容留下疤痕呢!”

    想象着苏沁沁描述的惨样,小喜鹊咬牙:“这么狠!”

    苏沁沁耸耸肩,摊手道:“谁叫我拒绝了明带她出席宴会呢?”

    “所以,她索想取而代之?”

    “聪明!”如果明发现她上脸上长满了红斑,当然不可能再出席什么宴会,到时候,自然是苏琳代替她出席了,没想到为了区区一个宴会,苏琳竟然使出了这么卑鄙的手段,分明是想她毁容!

    “这小丫头好歹毒的心肠!”

    苏沁沁苦笑,为什么她总是没有安生子可过呢?

    “那这衣裳,你打算怎么办?”小喜鹊兴味盎然的偏着头瞧向苏沁沁,眨了眨眼。

    苏沁沁唇角一勾,懒洋洋笑道:“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关心这个问题而是赶紧去把手洗干净才是王道!”苏沁沁说着,目光在小喜鹊的手上掠过,滑向那件她翻检多时的衣裳。

    小喜鹊一呆,尖叫一声,飞快的窜出了房间。

    苏沁沁“扑哧”一笑,想了想,脱下外衫,用干净的巾帕将两只手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小心翼翼的将这件衣裳在外头,系上腰带,整了整,从容出去。

    苏琳看到她果然穿了这衣裳出来,眼睛一亮,乐得差点笑出声来,眉开眼笑的连称好看,将苏沁沁大大夸奖了一番。看到苏沁沁笑嘻嘻的享受自己的夸赞,抬脚就要往自己靠过来,苏琳吓了一跳,见了鬼似的连忙后退,一刻也不愿意再待下去,忙不迭落荒而逃。

    “三小姐这是,这是怎么了?”苏琳前后大变的态度惊到了红药和杜若,两个老实人面面相觑。

    苏沁沁微微冷笑,挑眉道:“她的目的达到了,自然没有必要留下了!”

    红药和杜若更加愕然,主子们行事说话,果然,不是为奴婢的她们可以理解的……

    苏琳美滋滋的做着美梦,全然没有料到第二天上脸上长满了红斑的不是苏沁沁而是自己!

    一早上,苏琳醒来,慵懒的伸了伸光洁如玉的胳膊,雪白的软缎寝衣滑落至肘弯,入目一片疙疙瘩瘩的绯红,她愣了愣,竭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顾不得穿衣,苏琳飞快的跳下从梳妆台上一把抓过打磨得光亮可鉴的铜镜,看到镜中那张恐怖之极的脸,她猛的将铜镜往地上一摔,捧着头尖叫起来。

    “三小姐,三小姐!”纤云、纤巧吓了一跳,慌忙掀起帘子进来。

    苏琳转背对着她们,跺脚尖声道:“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三小姐……”

    “滚出去!”苏琳悲愤绝,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搞成了这样。

    纤云、纤巧不敢违抗她的命令,面面相觑,应声而退。

    “站住!”苏琳突然喝住她们,咬牙道:“去玉兰苑瞧瞧苏沁沁那个人怎么样了!”

    纤云、纤巧又是一愣,不知道苏琳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去瞧苏沁沁做什么?

    “还不快去!”苏琳跺脚。

    “是,是!”纤云颤声答应,悄悄将纤巧袖子一拉,指了指苏琳露在外的一小截胳膊,纤巧差点儿惊呼出声,慌忙捂住自己的嘴!

    两人忙不迭的退出,一人去玉兰苑,一人飞奔去请邓氏。

    苏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哪儿能够瞒得过邓氏去?横竖一顿骂是少不了的,如果早早去禀报了,还可以罚得轻一些,要是被邓氏自己知晓,皮不够揭的!

    当纤巧回报,苏沁沁已经带着小喜鹊和杜若出门赴宴去了,苏琳呆了呆,大叫了几声“不可能!”,将一只粉彩耸肩花鸟梅瓶摔得粉碎!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邓氏过来,只一眼就明白了苏琳遭遇了什么。

    邓氏大惊,屏退左右,揽着扑入怀中放声痛哭的苏琳柔声安慰,心里比苏琳还要窝火,更暗暗气恼她的不争气:自己千叮万嘱了,让她小心再小心,千万别沾到药粉,谁知到头来她还是沾到了!反而那原该中毒的小人,一点儿事也没有!

    邓氏忍不住埋怨苏琳,苏琳委屈,抽抽噎噎哭诉着辩解。她也纳闷啊,她根本就没有碰到那药粉,昨晚睡觉之前还好好的,天知道一觉醒来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苏琳哪里知道?半夜她睡得正香甜时,小喜鹊悄悄流进了她的房间,将那沾了药粉的衣裳令她的胳膊碰了个够——小喜鹊还算有点儿良知,没将那衣裳擦在她的脸上,不过,睡梦中她自己却是挠上去了!

    肌肤发痒,苏琳梦中下意识挠着,血液循环带动毒素运转全,可不是一早醒来就成了这样了?

    邓氏见苏琳已经这副样子,也没有同她争辩什么,搂着她安慰了一会儿,命阮妈妈悄悄将解药取来给苏琳解毒。苏琳没脸见人,依旧上躺着,将帐子放下,恨声道:“娘,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此仇不报,我苏琳誓不为人!”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毒,但是苏琳敢肯定,跟苏沁沁绝对脱不了关系!

    邓氏沉着脸色,半响轻轻吐出三个字:“走着瞧!”

    苏沁沁,不管是不是她做的手脚,总而言之,苏琳的伤是因她而起,她绝对饶不了她!

    母女两个乱作一团时,苏沁沁和小喜鹊、杜若已经上了云祁航的马车。

    云祁航看到苏沁沁穿着自己送来的衣裳,头上戴的也是自己送的点翠首饰,眼睛一亮,望着苏沁沁痴痴憨笑,半响挪不开目光。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