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不快

    ( ..)    “我——”

    “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夏连昭毫不退让,双手紧紧的扳着苏沁沁的双肩,眸光锐利如剑一眨不眨瞪着她,其中流淌的炙愫令苏沁沁不敢视。..

    “看着我,不许躲!”夏连昭长臂一伸,一手霸道的将她整个人紧紧揽扣在怀,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与自己对视:“沁儿,你真的一点儿不喜欢我吗?”

    他的大手紧紧的扣在她的腰间,透过薄薄的衣衫向她传递着灼度;他的呼吸轻轻浅浅,轻轻触着她脸颊的肌肤,顿时引带起一片火

    “你放手!”苏沁沁凌乱了,心慌意乱的想要逃离,偏偏又逃离不了媲。

    “我不放!”夏连昭断然拒绝,视道:“沁儿,你说,你真的一点儿不喜欢我吗?”

    苏沁沁缓缓静下心来,沉静了目光凝着他,一字字道:“喜欢?你有多喜欢我?这次的事我很感激你,我无以为报,将来但有世子爷但有所求,苏沁沁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是,世子爷如此携恩求报,非要沁沁喜欢,对不起,沁沁做不到!如果,如果世子爷定要沁沁以相许,沁沁也只能认了,只是从今往后,还请世子爷再莫纠缠!丫”

    夏连昭的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扣在苏沁沁腰间的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离开,手中蓦然一空,苏沁沁后退了两步脱离了他的锢,俏生生站在他面前,清湛湛的眼眸就这么凝视着他。

    “呵呵!”夏连昭自嘲一笑,冷冷道:“在苏小姐眼里,我夏连昭就是这样的人吗?苏小姐也太看不起人了!这天底下的女人多得是,夏连昭未必非要苏小姐不可!以相许?不不愿的以相许?我夏连昭还不稀罕!苏小姐虽然有几分姿色,也没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今就当夏连昭自取其辱,苏小姐放心,在下不会再来纠缠苏小姐!”

    苏沁沁一呆,心中没来由一空,面上却是淡淡一笑,点头道:“世子爷一言九鼎,既这么说沁沁也放心了!对了,飞燕和墨儿边的两位小厮,明儿沁沁会仍旧打发回王府,世子爷的好意,沁沁心领了!”

    喜欢他么?不喜欢他么?苏沁沁不知道,也懒得去深思。

    他是高高在上的龙子龙孙,他的生命中不会也不容许他只拥有一个女人,而她苏沁沁,从来没有想过要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一想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上,剥掉别的女人的衣裳,将别的女人拥在怀中,亲吻她、抚摸她,跟她做夫妻间最亲密的事,她就觉得恶寒!她绝对绝对不能忍受!

    她本来就不属于这个异界,也并不想跟这儿的人有什么感上的羁绊,尤其对方还是位高权重的皇室血脉。..皇室纠纷,龙子夺嫡,从来都是血雨腥风,她苏沁沁想要是一份好吃好喝好玩的平凡生活,如果不是为了林墨,她肯定会跟小喜鹊离开苏府,去过自由自在的江湖子。有林墨在,这种理想中的生活自然要往后靠靠了!

    但是,终有一天会来临,会实现。前提是,不跟这个男人陷入感的漩涡。

    她感激他,愿意报答他,除了喜欢。她不许自己喜欢。

    正如他所言,她虽然有几分姿色,却也不是倾国倾城;天底下的女人多得是,他也未必非要她不可!

    说来说去,是她高估了自己,活该被他当面如此奚落!

    夏连昭听她这么说怒火更甚,冷哼一声,沉着脸道:“本世子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你既然嫌他们碍眼便自己打发了,或杀或卖随便你,别想着往本世子那儿推!”

    眼前一闪,苏沁沁再定神时,夏连昭已经离开了她的眼前。苏沁沁轻轻一叹,苦笑着上躺下。一晚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夏连昭都这么说了,苏沁沁自然不能将飞燕和金散、金翔三人怎么样,只得将他们留在了府中。

    飞燕似乎并不知道她和夏连昭之间发生了什么,毕恭毕敬的伺候着无半点不妥,而且苏沁沁发现,小喜鹊跟飞燕的关系在短短的一天之间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跟在飞燕边有说有笑,反倒是她这个沁沁姐后退了一之地。

    苏沁沁没精打采在花园中散步,一不留神撞上了人,听到对方“哎哟”出声,苏沁沁才猛然回神,连连道歉说“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苏沁沁,你以为你是谁呀!怎么?帮过睿亲王世子一点儿小忙,就在府中作威作福起来了?有本事你进了睿亲王府,长长久久的哄得世子爷欢心,我才服你!”

    直到尖利尖酸的言语在耳边响起,苏沁沁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苏琳。

    冤家路窄啊!

    苏沁沁心里暗叹。

    她没有心跟苏琳拌嘴,微微抬头睨着她:“你想怎样?”

    “哼!”苏琳怨恨的目光恨不能将她撕裂,冷笑道:“我敢怎样?爹可是都护着你呢!你连娘都忤逆了爹也站在你这边,我还敢怎样!”

    “那就让开。..”苏沁沁毫不客气。

    “你——”苏琳顿时气结,一把揪住苏沁沁的袖子厉声喝道:“不许走!苏沁沁,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本来就不是苏家的人,你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娘干嘛不死得远远的,干嘛要回来?”

    苏沁沁目光落在那涂着丹蔻死死揪着自己的手上,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苏琳更加怒气攻心,一吐中恶气口不择言大骂道:“苏沁沁,自从你回来之后阖府上下没有一安生子,你这个扫把星!狐狸精!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把爹爹给迷惑住了,让爹爹只听你的话!我告诉你,我才是苏府正正经经的小姐,你算什么东西!苏沁沁你给我等着,终有一,我教你不得好死……”

    苏琳越骂越有了气势,滔滔不绝没完没了。

    狐狸精?迷惑爹爹的狐狸精?苏沁沁望天无语!

    “住口!”突地平地一声暴喝,苏魏气得浑发抖,抖着手不可思议的指着苏琳:“琳儿,你,你,你满嘴里说的都是什么!你,你——沁儿她是你的亲姐姐呀,你竟然!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言行竟然如同泼妇!你是我的女儿吗?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爹!”苏琳没想到父亲会突然出现,顿时蜡黄了脸色,呆若木鸡站在当地,直愣愣的瞅向苏魏,脑子里嗡嗡的响成一片。

    “是她,都是她故意的!是她故意激我!”苏琳火烧似的一个激灵,尖叫着指向苏沁沁厉声大叫。

    苏沁沁愕然后退一步,满脸不可思议的表

    “不识好歹!”苏魏心头一痛,恨铁不成钢瞪着苏琳恨恨道:“由始至终我没有听见沁儿说你半个字,当着我的面你竟还敢冤枉她?琳儿,为父真的很失望,很失望!”

    “爹,我——”

    “够了!”苏魏大喝道:“滚回去,滚回你院子里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踏出半步,不然,我打折你的腿!你好好的给我重新学好规矩,懂得什么叫做尊卑长幼!还不快滚!”

    “爹,您不疼我了,我恨你,我恨你!”苏琳眼眶中汪着泪,一跺脚,扭大哭着跑了。

    苏沁沁呆了呆,垂眸轻声道:“爹,我也回院子里去了!”其实,苏琳滔滔不绝骂她的时候她已经嗅到苏魏往这边走来了,所以故意没有吭声,正是想给苏琳一个教训。结果不出她所料,苏琳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可是看到父亲灰败震惊的脸色,苏沁沁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忍。

    苏魏嘴唇动了动,轻叹道:“琳儿真是被惯坏了,没想到竟如此不识好歹。沁儿,爹爹会好好教训她,你别跟她计较。”

    “爹爹说什么呢!”苏沁沁笑着摇摇头:“三妹是我的妹妹啊,她也不过是小孩子家口不择言罢了,我怎么会同她计较呢!”

    “那就好!”苏魏放心的舒了口气,轻叹道:“要是琳儿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沁儿,往后再受了什么委屈尽管同爹爹说,不要隐着埋着,爹爹同你做主!”

    “谢谢爹爹!”苏沁沁心中一暖。

    “伯父!”温润如拂过柳梢头三月风的声音传来,苏沁沁和苏魏一起循声望去,但见云祁航一袭月白软袍,正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向苏魏拱手见礼之后,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苏沁沁上,微笑道:“沁沁!”

    “云公子!”苏沁沁点头一笑,望望父亲,再望望云祁航:“我不打扰你们了,先行告退!”

    “沁沁!”云祁航见她要走下意识的出声阻拦,对上父女二人齐刷刷望过来的目光不由微囧,吞吞吐吐讪笑道:“我,我是来找你的。”

    “我?”苏沁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头雾水加莫名其妙。她好像不记得自己和云祁航有什么交集。

    苏魏却是呵呵爽朗一笑,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头子就不掺合了!有什么事你们好好说去吧!沁儿啊,天气不错,顺便带云三公子在园子里逛逛吧!”

    苏沁沁:“……”

    “小侄恭送伯父!”云祁航满含笑意的声音在旁响起,苏沁沁顿时就凌乱了。

    “云公子,你——找我有事?”苏沁沁轻轻咳了一声,勉强向云祁航挤出一丝笑容。

    她搞不懂苏魏这是什么意思?他不可能不知道苏琳母女两个对云祁航的企图吧?苏琳的态度那么明显,只差不在云祁航上贴着标签写着“此人已名草有主”了,他竟然对她说出那么暧昧不明的一番话?这不是摆明了把她往火坑里推吗!她苏沁沁对别人的男人可没有兴趣。

    “咱们两家是世交,沁沁你太生分了!”云祁航含笑道:“叫我一声云三哥吧!”

    “云……三哥……”苏沁沁生硬的叫出这三个字,怎么叫怎么别扭,看到云祁航笑得眉眼弯弯,苏沁沁更加不自在,忙陪笑着将话题拉回来:“你找我,真的有事吗?”

    云祁航眼底微微闪过失望,随即微笑道:“三之后御景苑有消夏宴会,我想,我想请你一起参加,不知可不可以?”

    “消夏宴会?”

    “是,京城中每年都会举办数次的宴会,十分闹,沁沁,一起去吧!去散散心也好!”云祁航见她感兴趣,不由眼睛一亮,的介绍着。

    被那句“出去散散心也好”说动,苏沁沁盛难却,遂笑着点头道:“好啊,不过我想带一个人去,不知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云祁航满脸是笑:“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来接你!”

    “嗯!”苏沁沁点点头。

    二人就此别过,苏沁沁回了玉兰苑去。不料没多会儿,便有一个礼盒送到了玉兰苑,说是云公子特意送来给小姐的。

    苏沁沁有了前车之鉴,细问来人:“是说了给苏府二小姐还是给我苏沁沁的?可有问清楚了?”丢人的事干过一次就够了。

    送东西的婆子忙陪笑道:“是给小姐您的!老奴问的清清楚楚了,请小姐放心!”

    苏沁沁这才收下。

    不住红药和杜若、小喜鹊在一旁起哄,苏沁沁摇头轻笑,任由小喜鹊和杜若七手八脚将盒子拆开。

    几人眼睛一亮,一起惊叹出声。

    “好漂亮的裙子!呵,还有这首饰,点翠镶珠嵌宝,价值千金啊!沁沁姐,这回你可是发财了!”小喜鹊惊叹,信手轻轻拂过柔滑精致的裙衫,捻起一个金丝点翠嵌红蓝宝比翼蝶飞簪花,赞叹不已。

    红药和杜若在一旁惊叹,根本不敢伸手去碰。半响杜若兴奋的拍手欢叫道:“太好了!小姐终于有好首饰戴了!这么漂亮的首饰,奴婢从来没有见过呢!”

    说得连飞燕都忍不住“扑哧”一笑。

    “小姐,这儿还有一封信呢!”红药眼尖,嘴快的说道。

    苏沁沁眉眼微挑,下意识瞟了飞燕一眼,见她眸光平平没有半点儿波澜,伸手将那信拿在手中,抽出里头的信笺展开。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