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神偷与故人

    ( ..)    苏沁沁正开口,突然间一位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急匆匆闯了进来,向姬如玉耳语了什么,姬如玉面色大变,向夏连昭使了个眼色,道了声“失陪”飞快窜了出去。..

    夏连昭眉头也拧了拧,扭头向苏沁沁道:“沁儿,你在这等等,我去看看!丫”

    苏沁沁点点头,看着夏连昭闪朝姬如玉追了出去。

    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似乎不浅呐,苏沁沁自失一笑,百无聊赖的起,欣赏壁上的挂画。耳朵里已经隐隐听到呼喝声和刀剑相击的打斗声。也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胆,光天白之下竟闯入了弘泰武馆的后堂。

    真是不知死活!苏沁沁微微摇头自嘲一笑,不觉出了屋子,靠在廊上,向呼喝嘈杂声传来的方向望过去。

    一阵风吹过,空气里随风隐隐飘来一股熟悉的味道,苏沁沁一怔,深深吸鼻子嗅了嗅,脸色蓦地大变,暗叫不好朝打斗处飞而去。

    “快住手!夏连昭,不要!”恰见夏连昭一掌朝那被围困之人击去,苏沁沁想也未想纵跃上挡在那人面前,生生受了夏连昭这一掌,顿时气血翻腾,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跌去,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

    “沁儿!”

    “沁沁!”

    夏连昭和姬如玉大惊失色惊呼,夏连昭恨恨咒骂,闪上前将苏沁沁搂在怀中沉着脸喝道:“你不要命了吗!怎么这么蠢!媲”

    “不要,不要追!让她……走!”苏沁沁气息微弱,嘴角一抹鲜血红得刺目,却是祈求焦急的望向夏连昭。

    夏连昭冷声道:“不行!不能放过他,我答应你抓活的便是!姬兄,快带人去追!”

    姬如玉一怔,点点头连忙带人飞奔而去。

    苏沁沁心中大急,口一阵剧痛,竟晕了过去。

    感觉到一股温的暖流自背心传入,流转在四肢百骸之间,令人懒洋洋的浑舒服之极,像是在泡温泉。

    苏沁沁缓缓睁开眼睛,微微抬头,迎面是一张生冷沉俊的脸,正是夏连昭。自己就这么靠在他的怀中,他的手掌正贴在自己背心,应是向自己传送着传说中的内力。

    “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夏连昭缓缓收回了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搂着,语气却有些冷冰冰的。..

    口的气息已经顺畅不滞,苏沁沁吸了吸气,勉强笑着摇摇头:“已经无碍了,谢谢你!”

    夏连昭冷哼一声,淡淡道:“我是叫人送你回客栈还是在这儿再歇一会?”

    苏沁沁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不由一愣,抬眼疑惑道:“夏连昭,你生气了?”

    夏连昭子似是一僵,沉默片刻淡淡道:“没有!”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姬如玉气急败坏进来,说道:“阿昭,你怎么还是这么个脾气?有什么话好好的说开了不好吗?沁沁,你为什么要救那个人?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苏沁沁听见姬如玉这么问显然是没逮到人,心中一宽,脸色跟着也缓和了两分,这微小的变化落在夏连昭眼中,夏连昭更是恼火,脸色更沉了,皱眉瞪着姬如玉道:“这儿没你的事了,出去!”

    苏沁沁忙陪笑道:“她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不是偷了你们的东西?她,她本不坏的,我代她向你们道歉!无论她偷了什么,我找她要回来便是了!”

    “你代他道歉!”夏连昭猛然起,冷笑道:“说的好亲!你是他什么人,相好吗?”

    “相好?”苏沁沁一愣,皱眉道:“小喜鹊是有点儿不懂事,我们是好姐妹,她好好的怎么会来这里我也不清楚,我这就找她去!我保证你们的东西一根头发丝都少不了,夏大将军,您也用不着给我摆脸色了!”

    “小喜鹊?”姬如玉愕然:“这,这叫什么名字!”想起那小的影和变幻莫测的轻功法,姬如玉诧异道:“她是女的?”

    苏沁沁点头:“不错,她轻功绝佳,探囊取物的手法更是举世无双。也许,她只是对弘泰武馆好奇走这一遭而已,她本不坏、也不贪财的!不知姬公子丢失的是什么宝贝?”

    姬如玉笑了笑,望向夏连昭不知该不该说实话。

    夏连昭一听苏沁沁说来者是个女子,雾的心顿时一扫而空,黑沉如墨的脸色也恢复了过来,温言道:“是一本账本,沁儿,这个东西不能落到别人的手里,一定要让那个什么小喜鹊那东西还回来。”

    苏沁沁心里“咯噔”一下,看夏连昭的神格外凝重,她脑子里没来由想起那天晚上在醉风夏连昭中途离开一事,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回来。..不过,这会儿小喜鹊定不会回去,等天黑了我才能找到她。”

    见夏连昭和姬如玉下意识相视一眼均显焦急之色,苏沁沁“扑哧”一笑,说道:“你们放心吧!纵然小喜鹊将东西交给了别的什么人,她想要重新取回来也不是难事!”

    夏连昭和姬如玉不约而同想起刚才的打斗,十来个人围困着小喜鹊,竟然仍旧让她像泥鳅一样滑溜了出去,虽然他二人自持份最后关头才被得不得不动手,可仍然徒劳而功也是一件丢死人的事了。听到苏沁沁说的这样轻松,想必小喜鹊的确是有两分本事的,两人心里略略放松。

    “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姬如玉轻叹一笑,出去善后。

    苏沁沁笑道:“我就不在这儿妨碍姬公子了,我想回客栈。”

    “好,我送你回去。晚上我和你一起去取东西。”夏连昭不由分说,直接将她包裹在披风中抱了出去上马车。

    “你一点儿也不好奇?”夏连昭忍不住笑问,轻轻捏了捏苏沁沁小巧的耳垂。

    苏沁沁蹙眉躲开,奇怪道:“我干嘛要好奇?”

    “可我的事我愿意让你知道。”夏连昭一笑,扬眉说道:“那本账册是户部的总账,就是在醉风那晚,我从大堂兄书房密室中盗换了来。”

    苏沁沁吃了一惊,不自觉脱口问道:“户部的总账册怎么会在安世子那里?”

    夏连昭见她相问甚是高兴,又道:“户部是大伯父和大堂兄在管着,这本账册是他们记的私帐,不是户部卷宗里的那一本公账。哼,他们父子这些年贪得也够了,也该出点血了!”

    “你,你想要挟他们?”苏沁沁抬眼问道。所谓的皇室内斗,大抵如此。

    夏连昭摇摇头,唇角嘲弄的勾起一抹冷笑,淡淡道:“我会找个适当的时机将这本账册混入户部的公账卷宗里,到时候呈送到皇爷爷面前,那就好看了!”

    苏沁沁呆了呆,点头笑道:“这一来你伯父和大堂兄还不得恨死你!遇到你,也算他们倒霉!”苏沁沁对安亲王世子夏连瑾本就没有好感,听见夏连昭要整他,心里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夏连昭不屑道:“只要他们找得到这事跟我有关的证据!”

    苏沁沁撇撇嘴,说道:“这是你们皇室天家的事,与我小老百姓无干。今晚把东西还给你,此事便同我毫无瓜葛!”

    夏连昭无奈轻叹道:“沁儿放心,我不会让你陷入险境!”

    苏沁沁不置可否,偏着头问道:“你跟他们相斗,是冲着皇位去的吗?你——也想做皇帝?”

    夏连昭反问道:“沁儿想做皇后吗?如果沁儿想的话——”

    “不要,我可从来没想过!”苏沁沁吓了一跳,连忙摇着双手说道。

    做皇后?开什么玩笑!做王妃她都没报什么希望,何况皇后!

    夏连昭笑道:“其实我也没想过,不过,这皇位也不能让大伯父和大堂兄坐上。”

    “这个我同意!”苏沁沁眼睛一亮笑着道,夏连瑾那种沉沉的人,他当了皇帝那还了得?

    夏连昭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笑叹道:“沁儿,我没有看错你!”

    苏沁沁愕然无语,这是哪跟哪啊!

    入夜天黑之后,二人换了夜行衣,苏沁沁指路,夏连昭揽着她施展轻功朝城西飞奔而去。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在一处狭窄胡同的大槐树下落脚。黑灯瞎火中,苏沁沁带着夏连昭左拐右弯,来到一处胡同边缘处小小的院落前,二人翻墙入内,刚走两步便听到一个少女迷瞪瞪仿佛半睡半醒间打呵欠的声音:“谁呀!”

    听到这么个声音夏连昭微微蹙眉,这女子光听声音便可知是个稀里糊涂的主儿,哪像是个机灵的神偷?沁儿莫不是记错了地方吧?

    “小喜鹊,你好呀!”苏沁沁轻笑起来。小喜鹊耳朵极灵,最擅长就是演戏,简称装模作样,苏沁沁哪儿不知道她呀!

    “沁沁姐!”小喜鹊大喜,二人只觉眼前一花,小喜鹊已经笑嘻嘻的站在他们面前。

    夏连昭微眯着眼眸打量过去,十四五岁的年纪,形瘦小,穿一柳青色衣裳,头发胡乱的扎了两条辫子,鹅蛋脸,柳叶眉,小巧的五官,眼睛活灵活现。是白天遇上的那个女孩。

    “他是——”小喜鹊本来想高高兴兴的上前揽苏沁沁的胳膊,在看到夏连昭的一刹那不由得变了脸色。她也认出夏连昭来了。

    白天的形很混乱,苏沁沁又着男装,擦肩而过而后她就开溜了,并没有认出苏沁沁来,可是夏连昭,那张冷冰冰的冰块脸和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息,小喜鹊保证一辈子也忘不了。

    小喜鹊瞪向夏连昭,警惕的往后退了退。夏连昭不屑的轻哼一声,瞧也懒得瞧她一眼,只温柔的注视着旁的苏沁沁。这小丫头拳脚上头有限,轻功却是好得出奇,今儿一时轻敌又被苏沁沁那么一搅合,竟然让她逃了出去,丢人呀!

    “是自己人!”苏沁沁若无其事上前,笑嘻嘻抬手就在小喜鹊软乎乎的脸蛋上捏了一把,笑道:“臭喜鹊,你什么时候又到京城里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四处逛了逛,还是觉得你最好所以就来啦!”小喜鹊一听说是自己人立刻就放下了戒心,反正,她就是信任沁沁姐,沁沁姐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不会错。

    小喜鹊一手勾搭上苏沁沁的肩膀,整个人腻在她上,撇嘴道:“你还说呢!我去找你啦,可是听说张嬷嬷去世了,你和墨儿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我正准备找你们呢!今儿无聊,就去弘泰武馆转转,谁知道——”

    “你偷走的东西呢?”夏连昭见她跟苏沁沁亲密无间的样子只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沁沁是他的,谁勾搭都不行,女人也一样!

    小喜鹊一愣,询问的目光转向苏沁沁,用眼神问道:他真的是自己人吗?沁沁姐哪里认识一个这么凶巴巴的自己人?

    苏沁沁忙牵着她的手来到夏连昭面前,替她二人介绍。小喜鹊听毕眼睛一亮,不敢置信的拍手欢然笑道:“你真的是从西域回来的夏大将军?太好了!沁沁姐,你真厉害,竟然交上了这么个朋友!夏大将军可是我崇拜的英雄呢,没想到这么年轻俊俏!夏大哥,我叫小喜鹊,将来夏大哥有何差遣尽管吩咐,小喜鹊无不从命!”

    夏连昭听得直皱眉,心道怪道叫做小喜鹊,果然聒噪得令人厌,看在苏沁沁的面子上,夏连昭对她还算客气,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却没有兴趣同再同她说话了,望向苏沁沁,示意苏沁沁跟她交涉。

    “鹊儿,你今儿从弘泰武馆取走的东西呢?”苏沁沁笑问。

    小喜鹊甚是不屑的撇撇嘴,懒懒嘀咕道:“在我屋子里呢!不就是个破册子嘛,又不是贵重的东西,什么了不起的,下那么大劲追我,害得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差点儿不敢回来!”

    提起这事小喜鹊就觉得委屈,藏得那么好,她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呢,拼死将那包裹偷了回来,谁料回来打开一看,是个书卷册子,很一般的东西,并非名人书法,气得她差点儿给扔了。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