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讨好心上人

    ( ..)    苏沁沁一时有点儿发傻,呆愣愣的瞧着他。..

    “我可以发誓的,沁儿。”夏连昭又怜又在她面颊上轻轻一吻,含笑说道。

    “不用!”苏沁沁慌忙闪回眼神,感觉有点儿像落荒而逃。心如鹿撞怦怦的乱跳着,脑子里更是出奇的乱。

    “我不信什么誓言,我只相信事实。今儿的话我算是记下了,夏连昭,如果哪天我信了你,再说吧!”

    “好,一言为定。”夏连昭扬眉轻笑,答应得极是痛快,豪迈傲然道:“这一天一定不会太远!沁儿,我会等你。”瞧着怀中的女子,夏连昭只觉得越看越

    苏沁沁垂眸不语,挣扎着从他怀中下来,说道:“我要回客栈,墨儿还在等着我呢!”被夏连昭这么一闹,她也没有心思再出去转悠了媲。

    “嗯,我送你。”夏连昭恋恋不舍的任由她离开自己的怀抱坐在一旁,问明了地方,让车夫转向。

    “沁儿,你好歹是苏家的女儿,就这么离开不是太委屈了吗?我看苏魏对你还是很关心的。这样,我帮你打探打探,如何?”夏连昭随后说道。

    苏沁沁略一沉吟,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想到父亲对自己的关心和疼,心里也很不舍。穿越之前她是个孤儿,穿越之后也没享受两年母娘亲便去世了,父亲的疼早已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地方,她很贪恋那点暖暖的温

    夏连昭见她肯答应让自己帮忙,心中十分高兴,突然想起前事,又道:“姬如玉那里,你还要去吗?”

    “当然要去。”苏沁沁自然而然的点点头,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这是夏连昭的心声。不过,生怕惹恼佳人,他不敢说,陪笑道:“姬如玉那小子滑头得很,你跟他做生意仔细吃亏被他骗了。不如这样,明我来接你,我陪你一起去!”

    苏沁沁嘴角微微翘了翘,心里莫名的涌上淡淡的甜蜜。这个男人,说的冠冕堂皇、一本正经,不就是不愿意自己和姬如玉单独在一起吗?

    “如果你有空的话——”

    “当然有空!那就这么说定了!”夏连昭截断她的话放心的笑道。

    苏沁沁好笑的瞥了他一眼:“那我明儿等着你!”

    “好!”夏连昭点头。

    夏连昭送苏沁沁回到客栈,磨蹭了一会儿便离开回府。..苏沁沁抱膝靠坐在榻上,没来由的觉得心很好,嘴角时不时的微微上扬,昨的失落和霸愤怒的心,一下子消逝得无影无踪。她猛然一惊:难道,她开始在意他了吗?

    下午时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苏沁沁开门一看,是这客栈的掌柜。

    掌柜的满脸是笑,态度极好,请她和林墨更换房间,陪笑着将他们带到了相邻的两间大房中,地上铺呈着枣红色的细毯,一切的帐幔陈设皆布置精致,长案格架上还摆放着各种金玉瓷器等名贵摆件,中间一张雕镂山水人物的拔步尤为精美,垂着绛红金线缠枝花纹的联珠帐,杏子红绫锦被一看便知质地上乘。

    “这是——”苏沁沁一时有些发愣,目光扫过精美的玉雕瓷瓶,玩笑道:“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吧?若是损了掉了或是被窃了,我可不负责啊!”

    “不敢不敢!”掌柜的一听她这么说连忙表态,陪笑道:“苏姑娘您尽管安心住着,哪儿敢要姑娘破费,等会儿小人会安排两名丫鬟守在门外,有什么需求您尽管吩咐便是!”

    苏沁沁心头一动,瞧着掌柜的小心翼翼巴结对待的模样,心里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若说跟夏连昭没有关系,怎么说她都不信!

    苏沁沁心里不知该高兴还是无奈,没想到他一个行军打仗的家伙,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苏沁沁摆了摆手。

    “是,是,”掌柜的见过了关如释重负的暗暗舒了口气,又陪笑道:“晚饭时候苏姑娘是想在房间里用还是在外头?小人好提前给姑娘准备一间包间。”

    苏沁沁暗暗翻了翻白眼,就自己和墨儿两个人,要什么包间?

    “还是在房间里吧!”苏沁沁轻叹。

    “是,苏姑娘!”掌柜的连忙答应,放心的去了。

    偌大的屋子里,锦绣铺陈,满目珠玉,苏沁沁不觉来到多宝架前,欣赏上边的玩器,翡翠盘缡灵芝盖瓶,山水人物白玉山子,玛瑙雕锦绣富贵摆件,红珊瑚雕侍女人物立像摆件,粉彩牡丹纹盘口宝瓶,白地素三彩缠枝莲纹瓶,象足兽耳青铜珐琅炉鼎……

    一件件质地细腻,材质上乘,柔滑光洁的表面泛着柔柔的光芒,便是细细看去也看不出一丝丝的杂质和不协调。极品,都是极品!苏沁沁不由暗暗感叹:夏连昭真是有钱人啊!自己是不是一不留神就钓到了一个高富帅?

    打量了一番,苏沁沁又来到隔壁房间看望林墨,林墨坐在铺着柔软锦垫的矮足罗汉榻上神有点儿发傻。..

    苏沁沁不由得心中一软,柔声叫道:“墨儿!”

    “姐!”墨儿眼睛一亮,跳下矮榻高高兴兴向她奔了过来,牵着她的胳膊扬起小脸疑惑道:“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掌柜的突然对咱们这么好?姐,他不会是别有居心吧?”

    可以说,这屋子里的布置陈设比翠竹轩苏耀明那里要好上十倍不止,也难怪林墨见了心中不安。

    苏沁沁微微有些发窘,不知道该怎么跟林墨解释。

    “姐,是不是有人为难你?”林墨见苏沁沁言又止的神心中一紧,以为自己猜对了,忙道:“姐,要不,咱们悄悄的离开这儿,咱们换个地方住好不好?”

    姐姐的本事很厉害,林墨一直都知道,姐姐曾经想教他学功夫,可是他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他的体质并不适合习武,最后也只能算了。他觉得,肯定是有人看上了姐姐的功夫,迫姐姐做不好的事,方才换来了这些享受!他林墨可不是贪图富贵的人,在他心里,姐姐最重要!

    “没事!”苏沁沁心中一暖,给他一记放心的眼神,含笑道:“傻墨儿,放心吧,是姐姐的朋友安排的,咱们尽管放心住下便是了!”

    “真的吗?”墨儿将信将疑。

    “难道你不相信姐姐?”苏沁沁笑道:“姐姐是什么人呀,随随便便一个家伙就能把姐姐骗住了?”

    林墨想想也是,姐姐可从不是肯委屈自己吃亏的角。

    “那我就放心了!”林墨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晚饭时,掌柜的指挥着伙计抬进来一桌膳席,不下三十道菜摆在铺着水绿绣花的桌布上,苏沁沁和林墨目瞪口呆。

    “苏姑娘、林公子,二位请慢用。”掌柜的满脸是笑,殷勤道:“不知明儿早上姑娘想吃点什么,小人好叫人准备!”

    “有什么备什么吧!”苏沁沁淡淡道:“不必太破费,告诉他,再这么着我可要恼了!”

    掌柜的脸色一白,唯唯诺诺应声去了。

    转眼瞥见自家这个幼弟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好奇探究的模样,苏沁沁顿感大没面子,俏脸一沉,低喝道:“吃饭!”

    “哦,姐!”林墨连忙低下头,乖乖的坐下。

    晚间,苏沁沁正懒洋洋靠坐在头,琢磨着回苏府以及明去见姬如玉的事,突然眉心一跳,低喝道:“出来!”

    房梁上响起一阵充满磁惑的低笑,黑影悄然而降,夏连昭扬眉笑道:“沁儿好厉害!”他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潜了进来,自以为做的无声无息,不料才不到两句话的功夫,苏沁沁就发现了他。

    “我闻到了你的味道。”苏沁沁淡淡解释。突然意识到这句话无论说起来还是听起来都相当的暧昧,她不由得脸上发

    “是吗?”夏连昭果然眼睛一亮,低头深深嗅了嗅自己上,笑道:“我怎么就没闻到自己的味道呢?沁儿,我也要闻你的味道!”说毕无赖的坐在头,伸手就霸道的将苏沁沁揽进了怀里低头嗅着。

    少女温躯贴在上,隔着薄薄的衣衫传递着彼此的度,两人心头忍不住均是一颤。

    淡淡的馨香窜入鼻端,夏连昭一时心神驰,眼底心中温柔一片,微凉的唇轻轻吻了吻苏沁沁的发际,喃喃道:“沁儿好香!”

    “你规矩点!”苏沁沁一惊挣开他的怀抱脸上大红,这人,她跟他好像还没这么熟吧?她只答应给他机会,她明明还在考虑期,他还在被考验期,怎么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

    夏连昭呵呵一笑放开了她,目光在室内缓缓一扫,低笑道:“沁儿住的还满意吗?”

    苏沁沁沉默片刻,玩笑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大费手脚,等我回苏府了,会不习惯的!”

    “这我倒是忘了!”想起邓氏对待苏沁沁的态度,夏连昭深以为然,点头道:“等你回府了,我会叫人过去重新布置一番,让我的沁儿住得舒舒服服的!”

    “你——”苏沁沁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哭笑不得道:“你就别给我惹麻烦了!千万不可!”那样的话,她非成为京城里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可!

    “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夏连昭委屈,见她薄面含嗔忙又闷闷道:“不可便不可,我听你的还不行?要不,沁儿,我送你两个武功高强的机灵丫头,你看如何?嗯,墨儿边也应该有人保护,也省得你总为他不放心!”

    自己的手自己心里有数,苏沁沁本来是不屑于要他两个丫头的,可是,如果林墨边有得用的人保护,她是相当赞成的。

    苏沁沁水汪汪的眸子轻转着望了望他,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小巧的唇瓣和俏丽的瓜子小脸格外人,夏连昭心口微,轻轻捏了一把她光滑柔腻的脸颊,低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安排人。”

    “你怎么来了?”苏沁沁相当于默认了他的安排。

    夏连昭老老实实道:“我想你,睡不着就来了,想来看看你!”

    苏沁沁脸上一,这人说话,从来都是这么直白吗?

    “现在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苏沁沁白了他一眼。该死,她好像越来越招架不住他了!

    “沁儿……”夏连昭依依不舍,只觉得这名字流转在唇齿间千回百转,怎么叫也叫不腻,眼前这人更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好吧,我先走了,明儿别忘了,我来接你!”夏连昭轻叹,得到她点头答复之后,微微一笑,悄然离开。

    次一早,夏连昭果然来接苏沁沁,苏沁沁仍是一袭男装打扮,高高的束着发,修长的秀如松,丰神俊朗,夏连昭见了又是喜欢又是无奈。他多希望看到她穿着女装,打扮得桃羞杏让的美丽模样,可惜啊,小女人似乎对这些不上心,怎么简单她就怎么来!

    夏连昭决定,回去要让那两个预备送过去的丫头先好好的学学服侍主子梳妆打扮的手艺。

    姬如玉没想到他们两人会一同上门,一时间有点儿发傻,愣了愣,忙堆起云淡风轻梨花般的笑容请入后堂,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儿空的。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沁沁,今儿是特意来接着昨天的话题往下谈的?”姬如玉含笑的目光扫过苏沁沁,笑吟吟的问道。

    夏连昭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不悦,宣告主权似的一手搭在苏沁沁的肩膀上,向姬如玉道:“姬兄,以后叫苏姑娘,将来叫嫂子,或者,现在也可以叫嫂子。”

    “夏连昭!”苏沁沁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将他的爪子拍开,窘得脸上飞红。

    “你们——”姬如玉吃惊的睁大了眼。夏连昭是谁啊?这么多年来,他就从来没在他边见过女人,可今今刻,他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说,叫嫂子?

    “我们什么也没有!”苏沁沁不理会夏连昭的不满连忙出声,皱眉道:“姬公子,我们能不能另外找个地方谈?”

    “当——呵呵,昭兄又不是外人,无妨,无妨!”姬如玉唇边刚刚扬起的笑意在触上夏连昭威胁冰冷的眼神后顿时僵住,“当然”两个字哪儿还敢说出口。

    “你们要谈什么尽管谈便是!沁儿!”夏连昭转眼对着苏沁沁又是温似水,那目光似乎在说:沁儿,你放心,有我在姓姬的小子耍不了花样!

    苏沁沁无奈,只得由着他。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