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大打出府

    ( ..)    “娘!”苏耀明突然带着人一头闯了进来,一看这场景就震住了,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说毕飞奔过去扶地上的邓氏。..

    苏沁沁一怔,不由暗暗叫苦,她哪儿料得到,外头的人半响不见屋里有动静,一个个没有邓氏的话又不敢胡乱闯进来,不知是谁提议的,便去看看少爷在不在。恰好苏耀明刚从外边回来,一听丫鬟支支吾吾的,便忙赶了过来,看到晕倒在外头的秋玲、秋芳他心里已经一紧,进到内室看到如此,更是大吃一惊。

    众目睽睽之下,要瞒也瞒不过了,邓氏拍地拍的大哭起来,指着苏沁沁嚎啕大叫道:“这个逆女,这个逆女,她,她反了天了,她暗算我呀!耀明,快拿下她!我受委屈吃点儿亏不要紧,可是她一个千金大小姐这个样子,今儿我要是不好好的教导教导她,我怎么向你爹交代呀!下次还指不定她做出什么来呢!”

    “沁儿,你太过分了!”苏耀明拧眉瞪着苏沁沁,又惊又气。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苏沁沁居然胆子这么大,为女儿,将嫡母捉弄得如此狼狈,这就是大大的不孝!

    “沁儿,你还不快跪下向母亲认错!”苏耀明沉声呵斥,对苏沁沁他是颇有好感的,所以,他不想亲自动手,也不想叫下人动手丫。

    邓氏仍然捶嚎啕大哭着,阮妈妈、江妈妈、秋莲、秋荷一众婆子丫鬟们一边七嘴八舌的劝慰安慰已经将她扶了起来,凌乱的卧室中嘈杂得令人心烦意乱。

    苏沁沁一早上本来心就不好,此刻见苏耀明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错,再一想林墨分明是住在翠竹轩的,被邓氏打为奴仆他岂能不知?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一直以来是自己看错了他了媲!

    前前后后这么一想,苏沁沁心凉的同时只觉得一股一股的怒火直冲脑门。

    她也懒得解释什么。跪下,认错,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我现在就带墨儿走,从今以后,与苏家再无瓜葛!”这个充斥着冰冷无与虚假的地方,不待也罢!

    苏沁沁决然转,拉着林墨就走。

    “拦住她,你们给我拦住她!”邓氏恨不得拔了她的皮,哪儿肯这么轻易让她走?当然,如果之前苏沁沁这么说,她是求之不得的。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苏府的女儿,哪儿也不许去!今天的事你必须要给一个交代,沁儿,你太任了!阮妈妈、江妈妈,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二小姐拦下。..”苏耀明听苏沁沁说出这种话来心里也不有气。与苏家再无瓜葛?这种话也能张口就来吗?她知不知道为亲人,听到她这话会多难受。

    “我没有什么好向你们交代的,因为你们不配!”苏沁沁冷笑,傲然道:“不怕死的来拦我!”

    江妈妈、阮妈妈等答应一声,招呼着丫鬟们冲上来抓人,苏沁沁哪儿把她们放在眼里,抬手之间将这些婆子丫鬟打得东倒西歪,在苏耀明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拉着林墨扬长而去。

    等苏耀明反应过来时,苏沁沁已经出了苏府,混进万千人群里了。

    苏沁沁带着林墨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第一次觉得那么迷茫,那么无助。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没有一个地方给她温暖,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姐姐,我们去哪儿?”林墨扬起小脸,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苏沁沁,愧疚道:“对不起,姐姐,是墨儿不好,墨儿不能保护姐姐,还连累了姐姐。”

    苏沁沁心中一暖,微笑道:“墨儿不要这么说,你要记住,咱们是姐弟啊,谁也没有连累谁。你跟着姐姐,恐怕要吃苦呢,你愿意不愿意?”

    “嗯!”林墨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姐姐去哪里我也去哪里,我不和姐姐分开,我也不怕吃苦!”

    “好,从今天开始,咱们姐弟就相依为命了!”苏沁沁呵呵一笑,霸的心一下子好了许多。至少,她还有墨儿啊,她不是一个人!

    苏沁沁找了家客栈要了两间房,出去买了跌打药膏和衣裳,令林墨换上,又帮他布满道道刮痕血痕的手掌胳膊上了药,望着这一道道青青紫紫红红肿肿的痕迹,苏沁沁心疼得直咬牙,后悔没有将邓氏痛揍一顿。

    林墨还是个孩子,她何至于下这样的毒手?如果自己真的被下了大牢,真的关上几年,不用几年,哪怕几个月,那林墨岂不是——

    想及此苏沁沁不由惊出一冷汗,暗暗后怕,突然想到夏连昭,突然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如果不是他援手,好像事真的会恨糟糕!苏沁沁暗暗警告自己,这里是古代,这里是京城,是封建社会,以后行事万万不可莽撞了!

    姐弟两个在客栈中住了一晚,次一早,苏沁沁买了本书让林墨一个人在客栈中乖乖呆着,自己换了一袭淡青直裰,高高的束了发,问明了弘泰武馆的方向就过去了。..

    左思右想一晚上,除了姬如玉,她似乎找不到第二个相熟的人能够帮自己一把。当然,她不是让姬如玉白白的帮忙,她想跟他合作。弘泰武馆明面上是武馆,实际上是一个复合型的赌场,那里头除了摇骰子赌大小、推牌九、投壶、双陆,还有斗鸡、斗蟋蟀等等,以及包括她那一次参与的斗武。可以说,只要是喜欢赌博的人,在弘泰武馆就不会找不到自己喜欢玩的那一种!

    “姬公子在吗?我找他有事。”苏沁沁径直来到管事面前,指节轻轻敲了敲坚硬的柜面。

    负责迎客的管事姓洪,三十六七岁的模样,面皮白净,方面宽额,满脸和气,笑脸迎人,令人初见也难生反感,一看就是个交际场中游刃有余的能人之辈。

    洪管事丝毫没有因为苏沁沁上的衣裳料子普通而露出半点儿打量或者不屑的态度,他笑得亲切自然,拱手温和含笑问道:“请问公子贵姓?可曾有同我们公子预约过?”

    “我姓苏,没有预约。”苏沁沁直截了当说道:“你可以去问问他见不见我,我是来跟他谈生意的,我想,他应该会有兴趣。你说我姓苏,就说醉风一别之后特来拜访,他便知我是谁了。”

    “好,苏公子您请稍后,我这就问问去。”洪管事笑着抬抬手,招呼了一个打扮干净利索的伙计过来引着苏沁沁一旁坐下等候,自己往后院去了。

    本来,看苏沁沁普普通通名不见经传的样子,这一趟用不着他亲自跑,可是本能直觉的,他敏锐的感觉到此人的与众不同,觉得还是亲自跑一趟比较好。

    “他姓苏?”姬如玉霍然从榻上坐直了起来,眸中光芒灼灼闪亮,洪管事一看,知道这趟自己是来对了。自家公子风流倜傥,是玉树兰芝般的神仙俊逸人物,在京城中黑白两道都混得开,即便是哪位王爷皇孙来访,也不曾见过他如此激动失态。

    “是。”洪管事点点头。

    姬如玉妖孽般完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喃喃道:“她竟然会找上门来?谈生意?呵呵,有趣,带她去会客室候着。”为了查探出苏沁沁的份,他动用了许多的人马,花了不少时间,不想却如泥牛入海半点儿消息也没有。他是个不信邪的人,越是查不到就越是要查,兴趣正浓时,谁知她倒自己上门来了。

    “是,公子。”洪管事躬答应,转去了。

    洪管事将苏沁沁领入会客室便退下了,一名绛红长裙、梳着双挂鬓的漂亮小丫鬟端着茶进来奉上,陪笑道了声“公子请用茶”又悄然而退。

    苏沁沁一笑点头,心底不由暗暗赞赏姬如玉管事能力之强。这奉茶丫鬟上穿的衣裳料子比她这一还要贵重,可是面上却没有半分儿看不起人的神色,单是这一点,便可将九成九的服务场所比下去了。

    一阵轻快愉悦的笑声从门外传来,门帘一动,一袭白衣长袍的姬如玉含笑飘然如玉,面如冠玉,目若点漆,墨玉似的长发用青玉簪子高高束起垂在肩后,手中折扇轻摇,真个气质如玉,出尘飘渺,颇有几分谪仙人的味道,苏沁沁毫不掩饰目中的惊艳,直直的望了过去。

    对上她的目光姬如玉也是一怔,他自知容貌俊逸,从小到大走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如今更是万千少女芳心倾尽。无论在哪里,少女们投注在他上的目光有羞、有仰慕、有痴迷、有恋,但是从来没有如苏沁沁这般光风霁月的纯粹欣赏。

    是的,他看得出来,苏沁沁望向他的目光没有半点儿暧昧迷恋,只是欣赏,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就像看一件艺术珍品。

    可是不知为什么,姬如玉却觉得心里有些空的失望,他暗暗自嘲一笑:这是怎么了?平里不是最厌恶那些女人们用那种目光看自己吗?好不容易来了个不用那种眼神的,自己反倒不习惯了!

    这人呐,真是——,他不可能说自己

    “呵呵,苏公子真是稀客啊稀客!”姬如玉嘻嘻一笑,如流云飘然而过,优雅落座,折扇轻摇,墨玉般的眸子含笑凝向苏沁沁。

    苏沁沁轻咳两声收回自己失态的目光,从容上前拱手笑道:“上次姬公子出手相助,早该登门致谢。”

    “是么?那么你打算如何谢我?”姬如玉饶有兴致含笑问道,目光轻转扫过他的上,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又有人问这句话。苏沁沁秀眉微蹙而松,淡淡吐出三个字:“苏沁沁。”

    “苏沁沁?沁沁?”姬如玉喃喃低念着,笑道:“是个好名字,很好听也很好念的名字。”

    这人——

    苏沁沁无语,随口笑道:“姬公子过奖了,想必——”

    “姬公子姬公子叫着多生分,叫我如玉吧,或者,叫如玉哥哥也可以。”姬如玉温言微笑着打断她的话,花般的唇瓣含着浅浅的笑意,迷得死人!

    可惜,苏沁沁是个俗人,对美色只欣赏不占为己有,何况在目前衣食无靠的况下,更没有***的闲逸致。

    “如玉哥哥?”苏沁沁微眯着眼,偏头问道:“我有正事跟你谈,不是来陪你***的。如果姬公子没有兴趣那就当我没来过!”

    姬如玉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见苏沁沁起走忙伸手拦住,陪笑道:“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我陪个不是还不行嘛,沁沁别生气啊!咱们还没谈正事呢!”

    “姬兄的心看起来很好呐,老远就听到你的笑声了!”一个男子低沉冷峻的声音悠悠传来,人未到声先到。

    苏沁沁脸色微变,暗道一声冤家路窄!这声音如今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正是她充当了几天使唤丫头伺候着的“主人”夏连昭。

    苏沁沁这才想起来姬如玉跟皇室那几个家伙似乎关系匪浅,不由大是后悔不该盲目来找他。

    来不及避开,锦帘微动,夏连昭已经稳稳踏步进来,姬如玉笑着上前:“昭兄?呵呵,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偶尔路过随便进来看看,怎么?不欢迎?”夏连昭仍是一袭玄色长袍,周带着金属的冰冷气质,说话间深邃的眸子光芒流转,目光在落到苏沁沁的上时顿时一愣,继而一股莫名的怒意升腾而起,无形的散播开来。

    “呵呵,这位是苏公子,是来找我谈生意的。苏公子,这位夏连昭夏大将军,睿亲王府的世子爷,你应该听过吧?”姬如玉立刻感应到了夏连昭周散发出来的气场,一时有点儿莫名其妙,忙替他二人引见。

    这两人哪里需要他引见?他话音落下,两人都没有反应,四目相对不冷不的对视着。

    苏沁沁轻轻的将目光移开,拱手笑道:“原来是夏大将军,幸会幸会!姬公子,既然您有贵客到访,苏某就不打扰了,不知明姬公子是否有空,我明再来吧!” ..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