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逼罚

    邓氏微微蹙眉,心底闪过一阵厌恶。

    苏琳不等邓氏开口立刻道:“事实俱在,难道二姐姐还有狡辩的必要吗?计婶这脸打成这样,难不成不是姐姐罚的?我和娘可是亲眼所见,姐姐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沁沁笑道:“妹妹说的不错,那么妹妹可知道姐姐为什么要罚她?”

    苏琳哼了一声,道:“计婶刚才都说了!”

    苏沁沁随即起,将那搁在桌上的所谓“早餐”端了过来,从容的放置在邓氏面前,说道:“母亲看见了吗?这就是计婶给女儿端过来的早餐。红药不过问了她两句,她当着我的面劈手就扇了红药一耳光,母亲,”苏沁沁拭了拭眼角,哽咽道:“女儿再怎么样也是苏府的主子小姐,她一个下人就敢这么越俎代庖、这么凶恶,要是传了出去,外人岂不是要说母亲治家无方!女儿本来想告诉母亲,让母亲做主,可转念一想,母亲每那么多事要处理,女儿怎么好再给母亲添麻烦呢?况且计婶也是初犯,便打算小小的教训她一下也就算了,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女儿知道母亲是最重规矩的,若是知道她这般没规没距、不分尊卑,哪儿是几个耳光就肯饶了她呢?起码打一顿卖出府去!母亲向来仁慈,若这么做了岂非伤了母亲贤名?若不这么做罚的轻了,旁的人有样学样起来,今后府中岂不是乱了?所以,女儿宁肯自己做这个恶人,也不敢推到母亲上的!”

    苏沁沁说的慷慨激昂,又道:“谁料她这般不识好歹,转眼就乱攀乱咬起来!别的且不说,母亲过来,女儿还不曾给母亲请安、母亲还不曾开口问话呢,她就先撒泼撒赖的放声大哭起来,这等没尊没卑、不分上下的行径,哪里是正经奴才呢!”

    邓氏听了苏沁沁连哭诉带委屈的一番话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口堵得喘不过气来!

    这死丫头口口声声的,这不是在她下狠手罚计婶吗?可是事实俱在眼前,她能不罚吗?

    邓氏瞟了一眼红药通红的脸颊,目光再落在那份早餐上,脸色不自觉的又黑了几分。

    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不过暗示她们给这死丫头点苦头吃,让她今后规矩老实点,别尽出幺蛾子忘了本分,谁料她们竟做得这么蠢!

    听到苏琳飞报说着死丫头动用私刑乱责罚下人,她还以为揪住她小辫子了,谁想反而惹了一麻烦!

    “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这几被家中事务分了神,又加上昨儿个没休息好才会一时昏了头端错了!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二小姐饶了奴才吧!”计婶心中一慌,忙又哀哀干嚎了起来。

    邓氏面上神一松,正想顺着台阶下,苏沁沁哪里会让她如意?

    只见苏沁沁义正言辞的抢先说道:“胡说!既是看错了,红药问着你的时候你为何动手打人?既是你有错在先,方才母亲来了你怎么光记得冤枉我、告我的状却不提半个字自己的疏忽?可见你心术不正!再说了,奴才是奴才,主子是主子,你家里若真有事未曾处理好就该告假回去专心料理,母亲是个仁慈的,想必也不会不准你的假。可你既然选择留下当值,就该守好本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怎么?你这会子用这个来搪塞是什么意思?是让主子反而要迁就你?你配吗!若是传了出去,怕是整个京城里的高门大户都要笑掉牙了!”苏沁沁说完一本正经的向邓氏求证:“母亲,您说是吗?”

    邓氏一时哽住,她没料到苏沁沁口角竟锋利如斯。

    “夫人!奴婢不敢!夫人饶命啊!”计婶惨白着脸色,不停的向邓氏磕起头来。

    苏琳也被苏沁沁的一番话给气坏了,冷笑道:“姐姐这是做什么?分明只是一件小事,姐姐何必如此小题大做!奴才有什么错的,教训教训便是了,动不动就要发卖重罚,咱们府里可没那么狠心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