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刁奴

    杜若更是控制不住的咽了咽唾沫,欢喜道:“原来二小姐还有点心啊!难怪二小姐不怕!”

    “杜若,你少说两句。”红药是个聪明的,直觉的感到了有点儿蹊跷,便陪笑道:“奴婢们谢二小姐赏。”

    苏沁沁笑道:“也不用说什么赏不赏的,我说过,你们跟着我我不会让你们受委屈,今儿你们在厨房受的羞辱,看我怎么讨回来!好了,快吃东西吧!”

    红药和杜若眼眶微微有些发红,谢过苏沁沁,主仆三个一起吃了起来。

    果然如同苏沁沁所料,第二天厨房倒是送早餐来了,是那种硬得跟石头似的馒头和稀得能照见人影的稀饭清汤。

    苏沁沁给红药使了个眼色。

    红药一怔会意,垂在侧的手紧了紧,鼓起勇气上前对那婆子道:“婶子送来的这是什么?这是二小姐吃的东西吗?”

    那婆子大家都管叫计婶,尖尖的脸,薄薄的嘴唇,长相甚是刻薄,最是个拜高踩低的势利小人。听见红药敢当面质问她,眼角一睨瞟见苏沁沁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仿佛事不关己一样,计婶顿时就有了主意,觉得苏沁沁胆子小是个好拿捏的,今儿只要自己给她一个下马威,教她今后学乖,岂不是在夫人面前立了一大功?没准夫人一高兴,赏自己一份好差事,那油水还不是哗哗的——

    计婶越想越以为然,立刻将脸色一变,竖起那双三角眼狠狠瞪向红药,扬手“啪”的就扇了红药一耳光,啐骂道:“到底是个上不得台盘不懂规矩的粗使丫头!二小姐都没说话呢,轮到你来多嘴多舌?你算什么东西!照我说啊,有的吃就吃着吧,哪儿来那么多挑三拣四的东西,这要是在从前,怕是连这个都吃不上呢!我们尚书府的刷锅水都是油水足足的呢!”

    计婶说着后边几句时,更是肆无忌惮的瞟向苏沁沁,指桑骂槐的意味十分之足。

    “你——”红药涨红了脸,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气得噎住,双眸中汪着两汪眼泪。杜若有些儿怯怯的在她旁,不安的抠着手心。

    苏沁沁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婆子这么泼辣,一上来就打她的人。

    苏沁沁站了起来,优雅从容的来到计婶的面前,微笑着客气道:“请问这位妈妈怎么称呼?”

    计婶一愣,没想到苏沁沁会来这么一句,顿时有点儿意外,狐疑的干笑了笑:“厨房的人都叫我计婶。”

    “计婶?”苏沁沁点点头,笑道:“计婶是吗?”

    “哎,”计婶顺口应了一声,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计婶这一声“哎”话音刚落,只听得“啪”的一声,脸颊上就挨了苏沁沁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她猝不及防,惨叫一声,脚下踉跄着眼前金星直冒。

    苏沁沁再抬手,又是“啪!”的一下计婶另一边脸颊也挨了一下。

    “你、你打我!”计婶一个晕头转向踉跄着差点儿摔倒在地上,两边脸颊火辣辣痛。

    苏沁沁意态闲闲的拍了拍手掌,凤眸微睨,唇角一勾,不屑道:“我打你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我是苏府的小姐,我的丫头是你能动的?”

    计婶两边脸颊通红,仍强撑着道:“这丫头不懂规矩,老奴只是教她规矩罢了。二小姐又何必着恼!为这点子事值得小姐亲自动手,岂不是失了小姐的体统,传了出去岂不是有失小姐的份、损了小姐的名声!”

    苏沁沁气极反笑,笑吟吟道:“是吗?如此说来,我还得好好谢谢你咯?”她的目光蓦的一凛,冷冷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厨房里头送东西的粗婆子,还敢在本小姐面前说什么规矩?我的丫头不懂规矩自有母亲派来的教养嬷嬷提点,轮得到你来动手?我竟不知,咱们府里的粗使婆子竟然有权力打小姐边大丫头的耳光、还口口声声跟小姐顶撞、教训起小姐来了,我倒要去跟母亲请教请教!看看这是什么规矩!”

    计婶顿时白了脸,僵在当地瞠口结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哪儿想得到,一个外室养的丫头,又是穷苦惯了的,昨晚不给饭吃也不敢吭半个字,竟一下子变母老虎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不乖,王爷慢慢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