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樱儿听了颂瑜的话,默然无语。言悫鹉琻眼前颂瑜的模样、,足以证明了她这些年来受的苦、遭遇的世态炎凉......当然,毫不怀疑的,颂瑜已经将这笔账都算到了她的头上......

    说起来,这次的行动,应该是她处心积虑了二十几年的杰作。一个低、肮脏的仆妇,胆敢囚当今的熹妃,而且能够一举将皇家卫军们拿下,那么颂瑜的计谋、策划,应该是周密、翔实的。另外,显然她一个人,又有残疾在,不可能完成所有的行动。那么,应该还有幕后之人......一旦幕后另有其人,那么眼下的局势就开始错综复杂起来......这个幕后之人,不会是为了颂瑜的感受而策划这次的行动、为颂瑜泄私愤的,他只不过是要利用颂瑜的这种愤怒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么些年来,这些人应该是一直在暗中观察、布置,等待机会。不过,处心积虑的要对付自己的那几个集团,也就是数得上的那几个了......现在也只有盘诘颂瑜,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颂瑜现在有的是愤怒,当然也有计谋得逞的一丝得意......也许这就是突破口。

    “颂瑜,你等待这一刻,是不是很久了?现在你满意了吗?”

    “熹娘娘,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我可不会和你多说废话的。谁都知道你有本事在别人的言语中窥破玄机......你外面的人已经没法和你接应了,你死了这条心吧。眭”

    樱儿点点头,“哦,这么说来,你的确煞费苦心......那么,天亮后你就可以向你的主子邀功请赏了?”

    “不必废话,现在就请娘娘归天吧。没有人会和你......谈判的了。”

    樱儿耸耸肩,“可惜......哦,颂瑜,你不必叫我什么娘娘,还是叫樱儿吧。这样,我们还可以平心静气地说说话儿。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二十几年的事......想必你知道我很多事,可是,我却一点都不知道你的。斋”

    “樱儿,你上路吧,只是这路上要走整整七天......我一定会割你整整三百六十刀,我不会让你立即就死的......”

    “你是不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啊?这件大事为什么要一个人悄悄的干?你的恢宏巨作,到头来也是无人喝彩,岂不可惜?”

    “谁说无人喝彩?我会让你在八爷面前折磨你,让你痛苦、嘶喊......他就是再心疼你,也是无能为力,也没办法再杖毙谁了......我还会把你的、你的肢体,送给四爷,我要让他尝尝那痛不生的滋味......哦,或许他会心痛而死?哈哈哈哈......你说,我这个计划妙不妙啊?”

    “喂,你先别顾着乐......到头来,你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都是在乎我的,而你,却没有得到任何人......哦,哪怕是起码的尊重.......你说说,这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呢?”

    “你这个妖孽......”颂瑜怒吼着就要扑过来。

    樱儿笑着摆摆手,“得得得,就算我用词不当吧......将死之人,你也不必那么计较了......”

    “你能够狐媚到那么多皇子们,可还是有人不忘要你的命!”

    樱儿点点头,幽幽地说道,“我希望是有人要针对的是我,而不是皇上、还有八爷。”

    “嘿嘿,那就别管他们对你如何,你自己只管上路就是......”

    “颂瑜,你的新主子,是大阿哥吧?是他要你对付我的?可是他已经去世了很久了啊?”

    “樱儿,你果然聪明,一猜就知道是大阿哥......不错,当初大阿哥是留了话了,要我在他后继续完成他的心愿......”

    “他这又是何苦呢?他是不甘心皇上继承大统?皇上登基都已经那么些年了,政绩伟业早已成了定局......”

    “只要你死了,那一切就有了转寰,世上的事可说不准......”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命是这么值钱。”

    “你的命并不值什么,可是你四阿哥,可是有人惦记的.......如果熹妃死于非命、而且死得那么惨,那么......放心,我们也不要对四阿哥怎样,只要他,噢,还有皇上的心智大乱就可以了......嘿嘿,我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么,你为什么要安排七天呢?这个时间足够我的人找到我了。”

    “皇上还有七天才会过来啊,你瞧瞧,我知道得可不少啊?唔,你也不必好奇、更无需怀疑,我有没有本事把你的四阿哥来......”

    樱儿心下惊异,她知道颂瑜是有备而来,可是,现在她越来越觉得事绝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些人又在策划什么政变?这一切毫无征兆的,究竟是他们策划得周详,还是她这阵子没有去理会外面的这些动向......

    “颂瑜,既然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么多说也无益......嗯......我们不妨叙叙旧吧?你可不简单啊,这么些年来,到底还是能够独自担当这么大是事。对了,这些年来你都对我做过什么?我总觉得这些年来有好些事蹊跷得很,但是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是否有你的杰作?”

    “哼......大阿哥若是早听我的......当年你早就死在马棚子里面了......你这个妖孽,竟然回回都让你逃脱......”

    樱儿冷笑了一下,“颂瑜,你可不要说得那么绝对。这些年来,我也是支撑你活下去的理由吧?否则,以你的处境......你早就不在人世了。”

    颂瑜呆了一下,“不错,这些年来,唯一能让我活下去的理由,就是要向你索命!你毁了我的一生,我要你偿命......”

    “颂瑜,其实人到了哪里,都逃不过自己的内心。我毁了你,还是我造就了你,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你,是不是你所期盼的?你说你活下去是为了要我给你偿命,那么我要偿还的,是你的哪种命运?你还能回复到从前那个明艳聪慧的颂瑜吗?”

    “......”

    “我从来不知道下一刻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是我就因此好好的活在当下,我会珍惜、会过好当下的每一刻。你今天要我为你偿命,我会问心无愧的帮你,只要你还能得到你期待的那种人生......”

    颂瑜冷笑道,“你问心无愧?你难道认为你这是在施舍我、给我恩典吗?你果然会狡辩......难怪八爷深受你的蛊惑,把你看得比他自己的命还重!”

    “这些年来,我并不知道八爷的心思,八爷直到最后也没有让我知道......”

    “哼,八爷被你餍得心智不明......你到底是吸了他的血的......难怪大爷留了话,是非要你的命不可......”

    樱儿不想再让颂瑜继续攻击八阿哥,尤其是在八阿哥的墓前,于是岔开话题,“算起来,我到马棚子也已经二十多年了......怎么,你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好吧,那我就和你从头说说,叫你死得明白。樱儿,你也不要指望拖延时间,放心吧,这里一向是不会有人来的。”

    颂瑜咧嘴一笑,缓缓地叙述起来......

    “你当年到山东办差,后来就听说你为十四爷挡了毒箭、受了重伤,十四爷就接了你去到永和宫里养伤。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你会被指给十四爷......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大爷的人找到我,说你竟然餍了八爷,而且勾了他的魂、吸了他的血,而且还要再三......说不定有一天就要吸他的骨髓了。来人又说,有相面的大师看过你,说你是一个妖精,和妲己妹喜一样,今后只怕会遗祸朝纲的,所以一定要你的命才好......不过他们又说,为了皇家的颜面,也为了不至带累我,让我每次就给你下一点点毒,慢慢地要了你的命,并且让所有人都不察觉才好。”

    “可是你下的并不是毒药啊?是那种下三滥的药?”

    “那是我事后才知道的,因为来人说,既然是慢慢地要你的命,但是不能让你先行狐媚到爷们,所以先要让你断子绝孙才好。”

    樱儿点点头,“他们想得倒是周到。但是你下药的时机可得算准啊?”

    “我只要先看看当初那些爷们看你的眼神,就知道先下手是哪种药了......不过我可没想到,八爷竟然会将这个事告诉四爷!而大爷这么做,就是为了要保全八爷的命啊!也难怪......人人说你勾去了八爷的魂魄!”

    “那么事败露了,你回到家后,又怎么和大阿哥的人联系上的?”樱儿直接将话题引到了后面,她不想再回顾那些往事。

    “我被打断了腿,在家里躺了三个月......家里的人都不敢和我多说话,怕我连累了他们。他们也不敢让我死到家里,就计议着等一段时后,就将我送到关外的老家去......”

    “你到底还是没有走,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