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冷(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樱儿派“血滴子”将八福晋也接到了山庄,并将八福晋被圈的院子一把火烧了。睍莼璩八福晋看到了“血滴子”头领竟然是樱儿,只是冷笑,并不说话。

    及至见到了九阿哥,八福晋的眼泪才扑漱漱地往下掉。那天两人在房里谈了很久,一直听到八福晋在低声饮泣......

    第二天,八福晋对看守的人说,要想单独见樱儿。她并未称呼她“熹妃”。樱儿到八福晋屋子的时候,只见九阿哥也在坐在椅子里,对她点点头,“樱儿,你们好好谈谈吧......这么些年来,我们彼此仿佛离得很远似的。”

    说着,摇摇头,叹了口气,慢慢走了出去。

    樱儿过去拉住八福晋的手,“福晋,我们终于坐到了一起,现在可以放心说话,再没有人打扰。腙”

    八福晋闻言,更是泪流如雨,“樱儿,我已经不是什么八福晋了......”

    “这些年都叫惯了,一时也改不了口。”

    “樱儿,你能叫我姐姐吗?我期盼了多少年,也始终没有这个福分。擢”

    樱儿笑着站起来,给八福晋矮矮,“妹妹见过姐姐。”

    八福晋含泪笑道,“我还是不要那么麻烦,就叫你樱儿吧。”

    樱儿笑了起来,这是当年八福晋请她过府赏花的时候,对她说的话。

    八福晋擦了擦眼泪,渐渐平静下来,她握起樱儿的手,“樱儿,这个世上我再也没见过王爷这么痴的人了。当年我请你过府去,他知道后欣喜若狂......可后来没多久,他突然对我说今后不要再提此事,他对你并没有意。但接连一个月,他天天晚上都到那个亭子里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还反反复复地说,什么门,什么墙的,还说那个门里一定有你。我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我猜想一定与你有关。你当在惠娘娘那里题写的诗,我拿回府里给他时,他一连几天都是反复看着摩挲着,对我自嘲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圆’,现在小书斋里不仅能读,还能看到这么隽秀的字,看来老天对我不薄......后来听说你跟了四哥,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却病倒了,我只是听他喃喃自语什么舍不舍的,那一年又赶上良娘娘薨逝,你来拜祭娘娘的时候,我当时真怕他会疯......后来他拿着你写的祭文,每次都是哭得肝肠寸断,我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喝酒,每次他只有将自己灌醉了才不再闹腾。他前前后后病了大半年,除了因为娘娘,我猜其中也有你的原因。后来府里人人都知道,在他面前提你的名字是忌,可你却是他永远的心魔。后来他见了你托嫦夫人送来的两块手帕,和九弟在书房整整闷坐了一整天。出来后就开始如常了,之后的每次大风大浪,就再没见他消沉过。那年他在畅园大病一场,九弟为了他和先帝力争,可他却一声不吭地回到了府里,我为他整理衣物时才发现,他始终紧紧拽着你给的两条手帕......你当年随四哥来府里探望,我才看到你的时候吓了一跳,没想到他后来只是淡淡的说,看得出来你过得很好,四哥对你十分护,他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我一直搞不懂,你跟了四哥以后一直就没有什么名分,四哥对你也冷淡得很,还宠着其他女人,他怎么会说四哥对你好,现在我才知道,只有到痴迷,才能用心去体会你的喜怒哀乐.....这几年,他一有不如意,就将自己关在书房,盯着看娘娘绣的图,有时候就默默地坐在那个亭子里,长久的不说话......”

    若不是知道了八阿哥对她的意,樱儿根本无法想象八福晋所说的一切。

    八福晋又道,“他最后还是等到你了,是吗?那他也算是解脱了。”

    樱儿泫然道,“这么多年来我才明白他的心,可我以前并不知道......”

    八福晋摇头道,“王爷就是这样,他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将一切都安排得妥贴周到......但是樱儿,你可知道,王爷根本就是你害死的!”

    “什么?姐姐何出此言?”樱儿颤声问道,

    “樱儿,其实这些年,你为四哥谋划了很多事,是吗?当初十四弟也说过,你曾经带着人去过西北......”

    “......”

    “王爷总说,你是这世上最懂得他的人,而且你的技艺无人匹敌。这些年,我知道王爷那里谋划过好多事,九弟他们也费过不少力气......可是最终都被你一一看破。”

    &nb

    sp;樱儿点点头,“这话我对九爷说过的。我们都是在尽自己的一切所能,如果这个竞争法则是公平的,那么我们都应该坦然面对这个结果。圣祖爷是看得很清楚的,否则不会那么安排......”

    “王爷说过同样的话,他说争斗就是要光明正大,而不是去耍那些下三滥的手段......那一天,王爷又把自己关在书房,好久没出来,我只是听他反反复复地说道,‘好一个熹妃娘娘!’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因为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提你的......”

    樱儿心中一动,“姐姐,是不是因为皇上下令‘火耗归公’的事?”

    八福晋点点头,“我后来才听那些幕僚说起,他们在谋划一个什么‘看不见硝烟’的战斗,这件事运筹了好久了,但是皇上却在一夜间改变了主意......我看到王爷颓然坐在那里,苦笑着道,看来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王爷于是又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好一个熹妃娘娘’、‘既生瑜、何生亮’?王爷说这话的时候,神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王爷这样消沉,即便是当初娘娘薨逝、畅园旁病重,他也没有这样的神......当时我不知道要怎么劝解,后来王爷又没头没脑地说道,他明白那些大臣和幕僚的心思,但是这个社稷已经到了危难之际,不能再有什么风吹草动了。纵然他能够为这个社稷谋划三百年,但是四哥能够好好保证这眼前的一百年,那也不错了。也许三百年太长,长得令圣祖爷和四哥都等不及、不耐烦了......”

    樱儿问道,“那么十四爷和那些幕僚们肯定大失所望?他们本来以为可以先扰乱国家的经济秩序,随后发动一次政变......看来他们是不甘心功亏一篑的。”

    八福晋点点头,“所以他们谋划着想行刺皇上......但是没有想到,那天带着皇上御用侍卫的竟然会是你......”

    “所以他们转而想除掉我......但是谁也没想到,八爷多年前就在我边派了人,她可以舍保护我......”

    八福晋点点头,流着泪道,“真是冤孽啊......那此刺杀,当然让皇上震怒......那天王爷给我休书的时候,默默地对我说,他现在也只有牺牲自己,不能让任何人再有什么借口......又让我不必害怕,因为今后皇上不会为难我,你也是......”

    “姐姐,这里面樱儿有些不明白,皇上当时一再表示,希望八爷能够像十三爷一样倾力辅佐,那么八爷为什么一再的拒绝呢?皇上对此虽然恼怒,但是也并没有对八爷、十四爷他们有什么责难啊?”

    “皇上一再打压王爷、十四爷的人,大家都说再不反击就怕要束手就擒了......”

    樱儿闻言,皱了皱眉头,“若是要干扰金融、制造混乱,这个法子很聪明啊?他们当然可以做到很隐蔽的,那么八爷为什么又大张旗鼓的上书呢?让那么多人知道、尤其是十三爷......”

    八福晋泪如雨下,“樱儿,你难道还不明白?王爷原本就是要自投罗网啊!”

    “什么?!”

    “樱儿,我本来不知道,但是这些时才想明白,王爷这是早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了!我这次听九弟说,这一切是圣祖爷下的密诏,要你来安排......樱儿,你可知道为什么是你?那是因为圣祖爷深知王爷的秉的,王爷骨子里原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他是不会接受任何安排和施舍的......也许,圣祖爷这才想到了你......王爷这么多年对你痴心不改,也许只会听从你的安排的......”

    樱儿闻言,恍然大悟,不再一次泪如雨下,“可是,这才是他最后为什么选择了......圣祖爷甚至默认了他将我带走,可是......他知道,现今我不会跟他走的......”

    “可是,樱儿,你早就应该是他的侧福晋了!那是圣祖爷下过的旨意!”

    樱儿黯然道,“这些年来,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道旨意......八爷直到最后,也没有对我说过这个事......这是皇上对我说的,皇上说,要让我自己选择,若是我的选择,皇上什么都能接受。”

    八福晋呆了很久,长叹一声,“真是冤孽啊,樱儿,我一直以为皇上薄寡义,我不信王爷所说的,皇上对你的是护有加......没想到,皇上竟然也如此痴......”

    ......

    又过了一阵子

    ,胤禛让樱儿也将弘时接了过来。八阿哥去世后,胤禛一直让老十二照管弘时。樱儿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当初胤禛将自己的儿子都给了胤祀,于是就让弘时奉养八福晋,弘时就以额娘称呼她。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