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捕(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这一阵子统治阶层接二连三的变故,已经将朝廷上下全部惊动了起来。睍莼璩没有人能够掌握到全部、全面的信息,大家只是在零星的资料中拼凑出一些端倪......现在八阿哥、九阿哥被拘捕,好像这一切还关联到刺杀皇帝,这一切当然闹得人心惶惶......

    九阿哥的很多门人、传教士等,都是他忠实的追随者。现在群龙无首,一时间闹事的人倒有不少,樱儿想着尽快了断这一头,好让所有影响和损失降到最小。因为这些人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大大小小的事件倒真是以“闹事”的成分为主,恐怖事件也出来不少。

    于是“血滴子”正式亮相、闪亮登场......

    樱儿下令将这些人(都是没有官职的人员)全都拘捕,关押在一处绝密地点,互相隔绝,严加看管。一时间京城里有很多人都莫名其妙地失了踪,而且这些失踪者的“尸首”更加离奇,他们衣服下面只有一摊黄水,旁边有一个骷髅的牌子,上面有着“血滴子”的纹样......

    再到后来,京城里开始传说这是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暗杀队,是皇帝亲自指挥的,类似于明朝的“东厂”和“西厂”......还有传说这“血滴子”杀人不眨眼,最最令人丧胆的是“化尸粉”,只要沾上一点血迹,就能将尸体腐烂掉,但是衣服、甚至是完好的皮肤却不会受损......所以“血滴子”杀人的秘密武器,就是将人头罩上后,只要在脖子上刺出个小血口来....攴.

    一时间,恐怖笼罩着整个京城......

    ......

    樱儿这边厢折腾了半天,发现有些不对劲,胤禛居然对“血滴子”的一切事务不闻不问,就连弘历在每天晨定昏省时,也是毕恭毕敬的毫无口风逯。

    这里胤禛每里就是忙着批奏折,弘历照样读书、写字、练功。皇后带着其他女眷、内务府在忙碌持弘历弘昼大婚的事......所有的人都在忙活自己的一摊事,对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这爷俩个葫芦里卖什么药?我这里忙活了半天,他们连一声也不吭?这两个人精,不会这样后知后觉吧?而且,这爷俩个居然再也不提她受刺杀的事件,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于是樱儿也试着去试探他俩的口风,没想到这两个人一到触及敏感话题,就都是立即顾左右而言他.....

    樱儿想着就有气,老康这个遗诏又不是给她一个人的,凭什么胤禛你就脚底抹油......还有,宝宝会怎样看她,他会不会真的认为他额娘是个无无义、心狠手辣的铁血女人?何况,他还要大婚呢,他的婚礼总不能充满着血腥和恐怖吧?

    这天,弘历又到樱儿的景仁宫中请安。她挥退左右,和弘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家常话。

    那个小人精也是得了谈判的真传,就是和你耗着,屏到最后就是不开口,不接这个茬。最后樱儿实在屏不过他,道,“四阿哥,最近宗族里发生了很多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是,儿子只是风闻了一些,详倒也不尽知。”小人精一句话就把所有事撇清了。

    “额娘想着,你快要大婚了,这些事到底不好,可千万别影响到你的好事......”

    “额娘不必担忧,儿子的事,皇阿玛自有主张,何况儿子大婚还有一阵子呢,到时候一切都会云开雾散的。”

    小人精又是将所有的路都堵死。

    “不过看一些事呢,不仅仅是看表面上,有些事的真相,往往是另有丘壑的......虽说额娘是不干政的,可是在一些人世故上,也好给你提个醒儿不是?”

    小人精恭恭敬敬地磕头,“额娘教训的是,儿子受教了。”

    “那最近皇族内的人和事......你可要仔细思量......不能光听外面的那些什么讹传......”

    “儿子知道,有了额娘的运筹,就没有不了的事,额娘的计策谋略,连皇阿玛都时常赞叹呢。”

    嗳?这个小人精是话里有话,显然是知道的门儿清却在装糊涂,

    樱儿又诧异地看看他的宝宝,只觉得眼前这小人精眉眼间的这股滑头的劲儿,像极了他老子,唉,显然这都是得了他老子的遗传......

     

    ;那么这爷两就是攻守同盟了,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一个人冲在前面,他们倒是袖手旁观?这个差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何况,这种秘密差事,一定要和他们取得一致的看法,不然,一切还是会偏离轨道,最后落得无序收场......

    樱儿想着,于是晚上去密室找那罪魁祸首。

    那天胤禛见到她,眼里却没有玩笑的意思,倒是默默地看了她好一会儿,问道,“樱儿,你这里的事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吧?你......你还是要去看他的?”

    樱儿一愣,“皇上是指八爷?是啊,还剩下他那里,不过马上就可以了结。他可以从此放形于山水间,这也许就是圣祖爷想要看到的。”

    胤禛缓缓的拥她入怀,“樱儿,你是不是很羡慕这种生活?”

    樱儿道,“羡慕又有什么用,皇上上的担子很重,又如何能够脱去休息?对了,等再忙过这阵子,我们去狩猎如何?或者去微服几?”

    不等胤禛回答,樱儿已经叹了口气,“皇上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只当我是神游一下了。”

    胤禛又问,“朕答应过你,总有一天会带你周游天下的。”

    樱儿嫣然一笑,“是啊,樱儿也盼着那一天。”

    “樱儿,朕不是在和你说笑。朕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办到!”

    “皇上,樱儿从来没有怀疑过,皇上是言出必行的。”

    “樱儿,那你就留在朕的边,不要离开朕!”

    “我当然不会离开皇上的,也不会离开四阿哥。”

    “那么......那么......樱儿,你还一定要去见他吗?”

    樱儿笑道,“本来倒不是一定要再见他的。樱儿只要将他安排好了、送走就是。不过......大家认识这么多年,他这一去也不知道此生能不能再见面,所以有些事还是当面交待清楚为好。”

    胤禛默默地抱着他,良久才道,“樱儿,他......他对你的深人人都知道......”

    樱儿笑出来,“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说?不错,有些事上的,我和他看法是一样,但是这又如何能等同于他会恋着我......咳,皇上今天为何老提这些陈年旧事,况且都是没边没影的?”

    “樱儿......你......你还会回来吗?”

    “啊?!当然,皇上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他们放归山水......你会不会带着他们回去你们的仙界?”

    “啊?这个......这个......皇上怎么会这么想?”

    樱儿笑了出来,“皇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去,我又怎么可能带着他们?何况他们如何能够在仙界生活?恐怕他们连谋生都有问题吧?”

    胤禛还要说话,樱儿已经抓起他的手,郑重说道,“皇上,不要多想了。樱儿所做的这一切,只是要完成圣祖爷的遗愿。樱儿也是为了皇上以后能够心安理得的治理这个国家,今后四阿哥能够在宗族里问心无愧。另外,也是要让他们能够得到一个新的开始......让他们重新变回原来的自己。”

    胤禛拿起她的手,亲了一下,“樱儿,朕知道,你的内心一直是向往着自由的......可是朕这些年来,一直是拘着你,说起来,到头来朕也只是给了你一个小小院落而已。”

    樱儿笑道,“这一切都是樱儿的选择。当初皇上不是说过,无论樱儿如何选择,皇上都会成全樱儿的吗?樱儿选择的是留在皇上边,成为皇上的好帮手。”

    胤禛沉吟道,“是啊,朕答应过的,无论你如何选择,朕都会成全你的。”

    胤禛的神似乎十分的不舍,而且有点辛酸和迟疑。樱儿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心想,可能是因为“归隐山水”太有惑力了,所以胤禛会觉得她也会受到感染......

    樱儿抿嘴笑道,“皇上,这些年来,樱儿有好些想法和看法都已经改变了,只是皇上不知道而已。樱儿的这些改变是因心甘愿的。”

    胤禛笑问,“什么?”

    “原本在

    仙界,大家都约定俗成所止的一些事,现在樱儿都已经在做了,而且不怨无悔。”

    “仙界也有不能做的事?”

    “可多啦,比如......不要上有家室的男人......不要在办公室里上自己的上司......不要给有家室的男人生孩子......不要嫁给比自己大十岁以上的男人......”

    胤禛喷笑道,“朕的樱儿就是永远那样贫嘴促狭,歪理一的。朕和你斗嘴,到头来都要害口疼......”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