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这天樱儿来到密室,胤禛笑嘲道,“熹主子这几天可尽忙着收礼了,真是辛苦了......”

    樱儿不说话,她只觉得鼻子有些酸,眼圈有些发红,胤禛连忙道,“怎么,有谁敢冲撞熹主子,或者有谁小气敢短了熹主子这里的礼?”

    樱儿儿破涕而笑,“四阿哥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呵呵笑着大口吃饭的小婴儿、蹒跚学步的小童、刻苦读书的小孩儿......没想到,这么一眨眼儿,竟然也要娶媳妇儿了......”

    胤禛连忙道,“哦,这又是朕的不是,惹得熹主子伤心......朕怎么觉得,熹主子是在怪罪朕夺走了你的儿子似的?”

    樱儿连忙转头擦了擦眼睛,“樱儿哪里敢抱怨什么,实在是这一晃的,就这么多年过去了......雏鹰已经长成,就要展翅高飞的,我再怎么不舍,也总是含笑看着他飞翔的。睍莼璩攴”

    胤禛拍拍她,“放心吧,他就是娶了福晋,养了一大堆孩子,但始终还是你的儿子。朕并未打算让他分府,以后啊,每天多个媳妇儿给你请安,多几个孙子围着你转,你想着也该笑出声才是呢。”

    樱儿点点头,打开自己带来的一个包袱,“皇上,照说皇上和皇后都已经有了恩赏,四阿哥不再缺什么才是,但是樱儿还是想将这些给他,好让他做个念想儿。”

    说着,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摆放出来,里面有一件黄马褂、一串佛珠、一个小金算盘、一小金锁、一本小书、一只西洋的小放大镜、几件婴儿的小内衣逅。

    “这是当年圣祖爷赏我阿玛的黄马褂,这是行痴大师的佛珠,其他这些是当年宝宝抓周时,皇太后和几个叔叔们赏的......还有他小时候的小衣服......”

    胤禛看着这些东西,脸上也柔和起来,“樱儿,这些东西是最最珍贵的。这比起朕的任何赏赐都珍贵。”

    “当初圣祖爷总说,四阿哥是最最有福气的,他能够始终生活在父母边,有父母亲人的呵护,还有这么多的长辈们、叔伯们看护着他......”

    “四阿哥的确幸运,有一个这么疼他的额娘......哦,他的额娘又有这么大的本事。”

    樱儿摇摇头,“我只希望他的心中充满,能够将这一份延续下去......”

    胤禛点点头,“明天朕就叫了四阿哥来,我们一起给他。”

    樱儿点点头,“皇上,我还想去看看那棵银杏树。”

    胤禛笑道,“也好,你已经开枝散叶,这么重要的事,自然是要去那里拜一拜的。朕过几若是得空,就陪你一块儿去。”

    樱儿眼睛发亮,“谢皇上恩典。”

    ......

    过了几天,樱儿带着阿大、阿三,便装轻车地往海淀的那个寺庙而去。

    胤禛本来说好了要同去的,但是看着一堆堆搬进来的折子,苦笑了一下。只好说,“樱儿,这几个紧急的折子要等着批。你等一等再去吧。”

    樱儿笑道,“皇上若是忙正事,不去也无妨。”

    “樱儿你就先去那里等着朕,朕晚些去,但是一定会去的。”

    樱儿于是带着几名心腹护卫一路向海淀而来。因为这次是微服,她也没有让人知会寺院那里屏退所有人,只是告知后院会有女眷来,让一般人回避而已。毕竟进香还愿的,扰民了就不好,再说那样祈祷就不虔诚了。

    刚到寺院门口,就看到便装的弘时和弘昌迎了过来,她有些奇怪。

    哥俩个向她请过安,弘时说道,“听闻熹娘娘这几天要来为四弟、五弟祈福,我两个就天天守在这里等候。果然只等了几天......”

    樱儿笑道,“还是你两个消息灵通。这原本只是我为儿子们祈福,就不想惊动了很多人,闹得人仰马翻的。所以这次也没告诉很多人。倒是害你两个巴巴的等这几天。”

    弘昌笑道,“我额娘说,总听说这棵树的名气,这些年里倒是一直没有见过,额娘说若是娘娘来了就告诉她知道,她也要赶过来呢。不如请娘娘先到里面歇息,等到我额娘来了,我们一起陪同她过来。我额娘还想好好陪着娘娘说说话呢。”

    樱儿笑道,

    “弘昌,你倒是想的周到,请你额娘过来陪我,说起来我也有一阵子没见她了。宫里就是虚礼多,远不如这里便宜。”

    说着,就让阿大、阿三在前面四下看视清场,她自己就带着田嬷嬷和一个粘杆处的女人,慢慢踱了进去。

    樱儿径直走到后花园,后花园里还是静悄悄的,她怔怔地看着这棵树,抚摸着树干,这棵树枝叶茂盛,也许是在佛门清修之地,这些树汲取了天地精华,果然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说起来这是胤禛即位后她第一次到这里,这也是她的一个夙愿。

    她当初因这银杏树而来,在这里找到了真、也有了儿子。她曾在这里和八阿哥定、和八阿哥决绝、她在这里下定决心对付四人帮。现在,她真想将这一切在这里得以休止。因为她的儿子就要大婚,她真心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好的结局。她希望上天眷顾一下她的苦心,她为四人帮向老康讨了一些保障,她祈祷亲的四人帮,能够从此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樱儿站了会儿,她心想反正也要等胤禛和十三福晋,于是慢慢的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想到了第一次坐在这里的时候,九阿哥向她求婚,心中莞尔,九阿哥现在远在西宁,不知道这个“蓝颜”现下怎么样了,听胤禛说是他不断上书要求回京,但是胤禛总是装聋作哑,樱儿心中点头,胤禛和他的关系到底还是不错的,也的确,这个九阿哥一向血心肠,可惜没有政治头脑,没心没肺的......

    唉,不过无论他今后到了哪里,都有一番生意上的作为的......这样她也放心。

    不知过了多久,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嘈杂,阿三已经在外高声叫道,“有刺客!”

    樱儿猛地一惊,这时候只觉得已经被人按在地下,田嬷嬷已经趴在她的上,又有几声近距离的枪响,樱儿只觉得有一股的粘液流到脖子里......显然田嬷嬷已经中弹,樱儿连忙拉过她伏在石桌下面,她冷静地察看四周的况,听这枪声,是从院墙上面而来,那么说明这里显然早有埋伏......这石桌石凳却是离攻击最近的地方......另外,田嬷嬷最早中弹,但是她仍然用体护着她......她赶紧撕下裙子,为她简易包扎止血,心里计划着怎么换一个地方才是。

    紧接着,樱儿只觉得阿大已经打着滚向她冲过来,另外一个粘杆处的女人也跟了过来,樱儿向那个女人打了个手势,让她架起田嬷嬷,这时候阿大已经扛起石桌,护着她们往银杏树奔去。他们冲到树下背对着树干,又将石桌翻过来当作掩体......又是几声猛烈密集的枪声,毕竟石桌面积不大,两人上显然已经多处中弹,但是还是拼死护着她......粘杆处的人都是穿着防弹衣的,否则,这么密集的火力,早就会被打成筛子了。倒是樱儿,因为这次是来祈福的,并没有穿防弹衣、也没有带任何武器。所有人都把她推到石桌后面......

    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阿大已经慢慢倒下,这时那个嬷嬷快没有子弹了,但还是奋力挡在她前面......不一会儿也倒下了......

    樱儿闭上眼睛,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那么一切在这里结束也是理所当然。她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在银杏树下,十四为她找到这棵树,八阿哥抱住她不让她走,九阿哥为她将这棵树围起来,后来八阿哥在树下的决绝,以及八阿哥在树下对她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一切都不会变......”

    只听到“砰”的一声,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樱儿睁开眼睛,只见眼前倒下了两个黑衣人,都是头部中弹,樱儿的衣裙上的溅满了他们的血迹。

    樱儿回头一看,田嬷嬷躺在一边举着一支火枪,但是已经没有力气坐起来......樱儿抱起她,她浑是血,已经气若游丝,她想说什么,但是话语微弱......

    樱儿这些年来,已经和她相处得形同母女,见她舍命相护,已经落下眼泪,她连忙将耳朵伸在她的嘴边,田嬷嬷断断续续地说,“主子......转告......八爷......老奴才......不辱使命......”

    樱儿吃了一惊,不知所措地望着她,但是这时更密集的枪声已经掩盖了所有的声音......樱儿看着她的嘴唇还在动,但是怎么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眼看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时只见到后面远处一阵大乱,紧跟着一阵箭弩、火铳、枪声,只见阿三已经带着一队人马向她冲了过来,几个人护住她往外冲去.....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