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死(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樱儿好容易将贵妃劝住,看着她服了药,又说了不少安慰她的话,眼见着天色将晚,她才带着自己的人出了贵妃的宫。睍莼璩

    这时早已经有文秀的嬷嬷在一边侯着,说是文秀已经在她的院子备下酒菜,请熹妃移步。樱儿看了看天色,转头对小全子道,“今儿个天色晚了,恐怕也赶不回去。就歇在园子里吧。”

    小全子笑道,“奴才早已说给了这里管事的,已经替主子预备好了......”

    田嬷嬷笑道,“小全子可是有心了,知道主子既然来了这里,定是要和姐妹们说话,这不,非得要个两三的才能都说遍呢。”

    一行人说说笑笑,往文秀的院子而去膈。

    只见大老远的,文秀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了,樱儿连忙过去,阻止文秀向她行大礼,姐妹俩人互相福了福,相互亲地携手往屋里走去。

    自从册封后,文秀就被送到圆明园长住。她的品级只是个贵人,不高也不低。她仍然住在她原来的院子,不过樱儿原来的紧挨着她院子就已经扩建重修。

    因为樱儿继续有很多工作必须在皇宫那边,所以樱儿住到圆明园的时并不多。倒是樱儿不时地接了她的娘到圆明园陪伴文秀、而且当时四阿哥弘历也没有什么差事,所以也经常住在园子里蜘。

    胤禛虽然已经将弘历秘密立储,但是始终没有给他委派朝政方面的差事,仅仅让他出面一些祭祀、典礼等等皇家事务方面事,而且对弘历的赏赐并不多。樱儿明白胤禛是要补救老康在教育、培养皇子时犯下的无心的失误,他要限制皇子的权力,不能让他们在办差的同时过多接触外面的大臣们,这样就容易拉帮结派,就像他们兄弟一样......另外,都已经内定了由弘历继承大统,这天下以后都是他的,现在又何必去赏赐。

    当然,胤禛这么些大异于老康对待皇子们的做法,倒是让一些人、尤其是年家生出了不少联想,以为这里有机可乘,八阿哥很有希望翻牌......

    这里文秀和樱儿亲亲地说着话,一起吃晚饭,文秀问道,“樱儿,你这次来,是专门看望年贵妃的?”

    “是啊,年贵妃子不好,也想有个人陪着说说话儿。”

    “除此之外,还是要你去替年家说说话儿,是吧?”

    樱儿点头笑道,“人之常嘛。”

    “樱儿,你现在贵为熹妃,自然不必我这个姐姐来多嘴什么......但是后宫不干政,这可是祖宗的规矩。”

    “姐姐,你想说什么?”

    “他们只想着自己,到了现在,什么救命稻草都乱抓一气,樱儿,你可不要心一软,就去为他们出头、更不要为此去忤逆皇上......”

    樱儿心中暗自点头,这个老姐从来就是为她打算,虽然她现在常住圆明园,她们姐妹反而不能时时见面,但是老姐还是关心着她所有的事......虽然老姐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想象她现在的信息量和真正的份......

    “姐姐,这个分寸我自然知道,你就放心吧。何况朝廷的事,皇上怎么可能和我说?”

    文秀看了她好久,言又止,似乎在权衡着如何措辞。

    “姐姐,你有什么话要说?怎么吞吞吐吐的?”

    文秀又转头看看周围的人,樱儿会意,将所有人挥退了。

    文秀抓住樱儿的手,低声问,“樱儿,是不是......是不是......你一直在帮着皇上......在做一些事?”

    见樱儿低头不语,文秀又说,“你不肯说,我也只当没有说过。但是,樱儿,我越来越担心你......”

    樱儿连忙安慰道,“姐姐,皇上只是让樱儿伺候一些笔墨而已......樱儿当然谨记着祖宗的规矩。”

    文秀摇摇头道,“樱儿,你不说,我也不会紧着问......但是我这里时时听到不少风言风语......说你做......做妖法......餍了所有人......”

    樱儿笑了起来,“姐姐,这些话都传了二十年啦,可不算新鲜......”

    “可这是从廉亲王府里传出的!”

    &nb

    sp;“什么?”樱儿心头一颤。

    “樱儿,我就是担心......我有些害怕......其他人说你什么,我都不放在心上......可......可是廉亲王的府里都有这般传言......”

    樱儿陡然间觉得心潮翻滚,说不出的烦乱......

    灰太郎现在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淡,当然,随着九阿哥、十阿哥的外派、十四遭拘,灰太郎当然会记恨胤禛、连带着记恨她......他们虽然不怎么见面,但是到了朝拜、宫中赐宴等大场面上,灰太郎连同八福晋对她礼数周到的同时,却带出了一丝嘲讽......

    “姐姐,既然是流言,就让它去吧,悠悠众口,怎么堵得住......何况我在深宫,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樱儿,你这些年总是在做些秘密的事,这个我一直能够感觉到......皇上自然也决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但是,但是廉亲王......廉亲王竟然也......”

    “姐姐,流言毕竟是流言,廉亲王素来沉稳睿智,怎么会附和这些个流言的?”

    “樱儿,我.....我说不好......这些年,廉亲王那里从来没有对你有过任何的言行啊......怎么......怎么连他也......”

    樱儿十分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而心烦的话题,于是打岔道,“好了好了,姐姐,你我许久不见,怎么见了面就尽说别人......噢,对了,前儿听宝宝说,你这里新来了一个种花很出色的嬷嬷,倒让我瞧瞧你这里的新景致?”

    樱儿这天到了密室,看到胤禛疲惫的样子,思忖着如何开口说年贵妃的事。

    其实她知道这有些多余,年二非死不可(政治上的),年糕也是死期到了(生理上的,也有可能是药理上的)。胤禛这些天又几乎彻夜不眠,她怎么忍心让他又起烦恼呢?

    胤禛见她言又止的样子,反而先开口,“樱儿,你有话说?是不是前几天到园子里见了贵妃?就为年家的事心了?”

    樱儿叹口气,“唉,是啊。什么也瞒不过皇上。年贵妃哭得那样,我既答应了她总要试试......虽然知道没什么用,不过是白白让皇上心烦而已......”

    “樱儿,朕就知道他们会找你过来说,这一着很聪明、但也很蠢。”

    樱儿点点头,笑道,“我也前前后后的想了这事儿,总觉着满不是滋味......倒是今天皇上这句话概括得很贴切......”

    胤禛笑道,“你心软了也会答应的。可是答应归答应,你也明白朕不会答应的......”

    “皇上也不必顾及我的颜面吧,该怎么就怎么办。”

    “樱儿,年羹尧的野心竟然没有限制,(樱儿心想,他的野心不就是这些年你惯出来的吗?)还妄想议立太子......你今天答应了他们说,明天他们就还会有更多的要求......唉,壑难填哪!朕这些年......自然明白他们的所作所为......现在朕不能再由着姻亲、分什么的来治理这个国家......整肃朝纲,是不能纵容一些人的胡作非为的......”

    樱儿点头道,“朝堂上的事皇上还是不要同樱儿说。皇上自有定夺,樱儿也绝不会来干扰皇上做决策!”

    胤禛笑道,“难得熹主子明白。”

    “皇上,樱儿不去说朝政什么的,那今天就说说家事吧......”

    胤禛笑道,“你还是不甘心。好吧,你说,若是说得无理,朕可要重罚!”

    “既然是年贵妃开口,那我就说说她吧......一个小姑娘,在什么也不懂的年龄,就为了家族利益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胤禛看看她,她只当没看见,心想我没说老男人已经很客气了),这些年她的家族靠她飞黄腾达,而她却始终宥于一个方寸大的小院落......多年以后她的家族败落,当然也可能是他们自己在走向毁灭,她却也要分担和承受这个毁灭。她毕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这些年的体也已经耗得油尽灯枯(樱儿想,这是不是你干的你自己清楚)......唉,樱儿不是在议论孰是孰非,只是大局既定,皇上是不是再想想,尽量虑着些人......”

    胤禛点点头,“朕也想到了这

    个,念着年贵妃这些年克勤谨慎,朕再考虑考虑......不过年羹尧是非处置不可的。”

    “既然皇上已经决定,那么就更不必顾忌什么了。樱儿斗胆再恳请皇上,多去看看贵妃,现在皇上就是她唯一的指望和安慰。”

    胤禛有些不耐烦,“朕尽量吧......”

    “那么,明天皇上就摆驾圆明园?”

    “樱儿你......”

    “去吧,不要给自己留什么遗憾。”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