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位(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这天,有老嬷嬷通报,廉亲王来给娘娘请安,德妃(应该是德太妃,她不肯受皇太后的封号)赶紧说,“快传。睍莼璩”

    樱儿正在为她端着茶,猛听到灰太郎胤祀过来,手微微颤了一下。她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了。

    上次见面应该是在银杏树下,她约他谈她到西北的事......他说过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这句话永远也不会变的......现在,她拿到了老康的密旨,从此会为他们准备后的事,她觉得,她从此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最大程度保全他们,还是非常欣慰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樱儿这些年杀伐决断,已然锻炼出一番修为境界,但是没有想到再见到灰太郎却是在这样的场合。

    德太妃回望她一眼,并不说话榛。

    这时传来胤祀拜见的声音。

    德太妃让他免礼,这边樱儿再向他施礼。胤祀见到樱儿也是一愣,不过随即明白,向她微微颔首,施礼道,“微臣给娘娘请安。”

    樱儿见他的脸上微笑依旧,但是眼神中已经少了某些东西,樱儿觉得心里就像是被揪了一下诣。

    她这几天从血滴子那里知道,那天隆科多宣读遗诏的时候,所有的阿哥们都是大感意外。三阿哥和五阿哥长跪不起;七阿哥据说还在询问左右兄弟们是不是听错了;九阿哥当时就瘫坐到地上不说话;八阿哥在廊外抬头默默看着天空说不出话来;十阿哥当时就嚷嚷着这遗诏有问题;十三虽然还算镇定,但是对于各位兄弟们的反应,也是忧心不已。十六和**叫一声,逃回各自的府里去了......

    现在,说不定四人帮至此都是恍然大悟,认定了胤禛是篡位的,而且樱儿说不定就是帮凶。起码樱儿之前是欺骗了所有人,现在她说不定也是新皇派在德太妃这里的眼线......

    胤祀和颜悦色地对德太妃说,“是皇上命微臣来拜见娘娘,并且劝说娘娘保重体,接受封分。”

    德太妃冷笑一声,待要说话,看了樱儿一眼,“你们都回去告诉四阿哥,本宫决不移宫,只是留着这条老命,多看看这些个儿子们干的好事,他见到先帝,好叫先帝知道......”

    胤祀不免又劝了几句,德太妃对胤祀道,“八阿哥,你这么快就改称什么‘皇上’、‘微臣’啦?看来你这个亲王干的不坏嘛,正是万般宠之时,自然是唯命是从。”

    胤祀淡然道,“微臣不过是奉旨行事,皇上说,这也是外面大臣们的一致意见。毕竟,大家都‘奉旨’要为了自己的命着想。”

    胤祀的脸上显现出一丝讥讽,樱儿看到这里,心中沉重,胤祀分明是在指责、讥讽胤禛在用家小威胁他们。德太妃冷笑道,

    “可是你们哪里知道,做额娘的,儿子不在边是什么心!这样的额娘,也是什么都不怕的!”

    樱儿觉得德太妃这话太过分了,她明摆着不承认胤禛是她的大儿子,又堵上了胤祀的嘴,她真的将自己完全推向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去。看来为了十四,她什么都豁出去了,她将自己决绝于所有人,那么十四回来后,无论做什么,形只会比现在更好、更有转寰余地。

    以胤祀的智商如何不知道她的心思。

    “娘娘,微臣也只是尽力为皇上分忧,也盼着十四弟能够早回京。”

    这句话说得德太妃楞了一下,当然,她在这里闹别扭,十四没有传召也回不来......

    樱儿心想,即便是十四硬是不回来,而是挥师而来,他的胜算把握也未必有。而且如果他不回来奔丧,那么舆.论优势也没有了。

    胤祀又劝慰了不少话,当然都是些机械话,德太妃只是默然不语。

    最后,胤祀告退。

    德太妃回头道,“樱儿,你送送八阿哥。”

    樱儿于是默默送胤祀出宫,两人又是一前一后走着。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他仍然是招牌的笑容,穿着孝服,由于连办国丧,他显得越发的清矍,双眼起了血丝,声音都有些沙哑。

    她向他行礼告别,胤祀再次躬施礼,“微臣不敢,娘娘请留步。”

    樱儿一愣,凄然道,“难道我已经让你讨厌到连称呼上也非要保持距离不可?”

    “娘娘,国丧期间千头万绪的......娘娘想必也是一心替皇上分忧的。那自己也要多多保重才是......”

    樱儿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唉,这只灰太郎,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怎么每次总要为他赔上些眼泪,现在我满心要为他们打算和安排,甚至是押上了自己的命,他还是不领......唉,恐怕这误会就此产生了,而且从此会越来越大也未可知......

    胤祀看到她站在那里,神凄楚,心中有些不忍,隐隐的叹了口气,“娘娘连来憔悴了许多,整天陪着德娘娘,自己可不要先累坏......总之,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樱儿听着这冷冰冰的话语,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断下沉......再下沉......

    以胤祀这样的定力修为,尚且如此生分,那就不要说九阿哥、十阿哥这样的中人了,还有十四,那个骄傲的火药筒......

    樱儿矮了矮,“樱儿谢过八爷,八爷连劳累,更要保重。”

    胤祀欠道,“娘娘不必过谦,微臣不敢坏了礼数,对娘娘不敬......”

    樱儿心中苦笑,他已经不让她称呼“樱儿”和“八爷”、而且更没有称德妃为皇太后.....看来我们之间的确有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樱儿驻足注视着他转离开。

    她知道胤祀在办老康的国丧,千头万绪,他都要事事亲力亲为,这几天她随着众人磕头行礼就要快累昏过去了,何况他还是办的人。

    她恨万恶的旧社会,这种繁文缛节,没完没了,就是在排演一出戏,观众(不,是听众,还是八卦的受众)就是天下百姓。咦,这又不是实况转播,又何必那么麻烦,该省就省好了。

    过了几天,她还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说这次丧仪有些简慢,廉亲王实在有惫懒之嫌。

    樱儿相信这不是胤祀的为人作风,他是一个精细的人,办事注重细节,心思缜密并不在胤禛之下。何况这也是他老爸的葬礼,他更不会去偷工减料,这里面一定有其他原因。

    说到偷工减料,樱儿恍然大悟,一定是预算出了问题。她知道雍正即位初期,面临着国民经济的崩溃,国库里银子都拿不出来,胤祀应该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前些年筹措到的那些银子,当然抵不过那些大小贪官污吏们的群噬,而且西北还在打仗,这些银子专款专用。这些钱要保证能够打上几年的仗,也渐渐的显出捉襟见肘。

    樱儿又想,这个时候了,何苦去打肿脸充胖子,她看到国丧上的银子如流水般的往外流(不,应该叫往外倒),算着这些银子可以办多少事,真是心疼不已。

    樱儿天天跟着德太妃,无休无止的举哀、跪拜、哭灵,再跪拜、再哭灵。到了后来,她已经是机械式的听着唱礼的官员的口令,然后双膝下跪,眼泪下流,亮开嗓门干嚎......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虚伪。

    这天是老康的大祭,所有人都跪灵、举哀......听着大家的干嚎,她努力想象老康生前对她的好,努力想象四人帮的倒霉后运,德太妃的无奈,良妃、惠妃、宜妃对她的好和后的苦,于是也泪如泉涌。她也哭胤禛,本来是个至诚至信的人,可是为了这个位子,从此要做出多少残忍的事,她哭十三,胤祥为此要鞠躬尽瘁。而她呢,明知道各人的命运定数,可还是要目睹一切的发生,哭着哭着竟然昏厥......

    等到醒来,樱儿发现自己已经在德太妃的祭棚里面了。她的贴嬷嬷正给她用手巾在擦前额呢。

    那嬷嬷小声说,“主子醒了?皇上和皇后都遣了人来看过了,奴婢这就让小全子去报个平安。”

    樱儿点点头,想她的板平时算是很不错的,不过这几也没好好吃东西、好好睡觉。现在连她都倒下来,更别提其他人呢。问了一下那个嬷嬷,果然外面亲贵们晕了一片,而且此起彼伏的。很多人干脆就靠人参吊着,并且旁边不断的换人轮流搀扶着。

    这时,前面又一阵大乱,樱儿挣扎着坐起来,“怎么了?前面又出什么事了?”

    这时,小全子疾步奔过来,低声道,“主子,祭祀大典已经结束,前面宜太妃

    的轿辇走到了皇太后的前面去了,皇上在训斥管事太监呢,叫拉下去打板子。”

    樱儿皱了皱眉,宜太妃这么做,并不是要在老康的灵柩前出头示威,实在是她的潜意识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的确,现在谁都不承认胤禛这个皇帝、德妃这个皇太后。.....娘娘想必也是一心替皇上分忧的。那自己也要多多保重才是......”

    樱儿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唉,这只灰太郎,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怎么每次总要为他赔上些眼泪,现在我满心要为他们打算和安排,甚至是押上了自己的命,他还是不领......唉,恐怕这误会就此产生了,而且从此会越来越大也未可知......

    胤祀看到她站在那里,神凄楚,心中有些不忍,隐隐的叹了口气,“娘娘连来憔悴了许多,整天陪着德娘娘,自己可不要先累坏......总之,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樱儿听着这冷冰冰的话语,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断下沉......再下沉......

    以胤祀这样的定力修为,尚且如此生分,那就不要说九阿哥、十阿哥这样的中人了,还有十四,那个骄傲的火药筒......

    樱儿矮了矮,“樱儿谢过八爷,八爷连劳累,更要保重。”

    胤祀欠道,“娘娘不必过谦,微臣不敢坏了礼数,对娘娘不敬......”

    樱儿心中苦笑,他已经不让她称呼“樱儿”和“八爷”、而且更没有称德妃为皇太后.....看来我们之间的确有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樱儿驻足注视着他转离开。

    她知道胤祀在办老康的国丧,千头万绪,他都要事事亲力亲为,这几天她随着众人磕头行礼就要快累昏过去了,何况他还是办的人。

    她恨万恶的旧社会,这种繁文缛节,没完没了,就是在排演一出戏,观众(不,是听众,还是八卦的受众)就是天下百姓。咦,这又不是实况转播,又何必那么麻烦,该省就省好了。

    过了几天,她还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说这次丧仪有些简慢,廉亲王实在有惫懒之嫌。

    樱儿相信这不是胤祀的为人作风,他是一个精细的人,办事注重细节,心思缜密并不在胤禛之下。何况这也是他老爸的葬礼,他更不会去偷工减料,这里面一定有其他原因。

    说到偷工减料,樱儿恍然大悟,一定是预算出了问题。她知道雍正即位初期,面临着国民经济的崩溃,国库里银子都拿不出来,胤祀应该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前些年筹措到的那些银子,当然抵不过那些大小贪官污吏们的群噬,而且西北还在打仗,这些银子专款专用。这些钱要保证能够打上几年的仗,也渐渐的显出捉襟见肘。

    樱儿又想,这个时候了,何苦去打肿脸充胖子,她看到国丧上的银子如流水般的往外流(不,应该叫往外倒),算着这些银子可以办多少事,真是心疼不已。

    樱儿天天跟着德太妃,无休无止的举哀、跪拜、哭灵,再跪拜、再哭灵。到了后来,她已经是机械式的听着唱礼的官员的口令,然后双膝下跪,眼泪下流,亮开嗓门干嚎......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虚伪。

    这天是老康的大祭,所有人都跪灵、举哀......听着大家的干嚎,她努力想象老康生前对她的好,努力想象四人帮的倒霉后运,德太妃的无奈,良妃、惠妃、宜妃对她的好和后的苦,于是也泪如泉涌。她也哭胤禛,本来是个至诚至信的人,可是为了这个位子,从此要做出多少残忍的事,她哭十三,胤祥为此要鞠躬尽瘁。而她呢,明知道各人的命运定数,可还是要目睹一切的发生,哭着哭着竟然昏厥......

    等到醒来,樱儿发现自己已经在德太妃的祭棚里面了。她的贴嬷嬷正给她用手巾在擦前额呢。

    那嬷嬷小声说,“主子醒了?皇上和皇后都遣了人来看过了,奴婢这就让小全子去报个平安。”

    樱儿点点头,想她的板平时算是很不错的,不过这几也没好好吃东西、好好睡觉。现在连她都倒下来,更别提其他人呢。问了一下那个嬷嬷,果然外面亲贵们晕了一片,而且此起彼伏的。很多人干脆就靠人参吊着,并且旁边不断的换人轮流搀扶着。

    这时,前面又一阵大乱,樱儿挣扎着坐起来,“怎么了?前面又出什么事了?”

    这时,小全子疾步奔过来,低声道,“主子,祭祀大典已经结束,前面宜太妃

    的轿辇走到了皇太后的前面去了,皇上在训斥管事太监呢,叫拉下去打板子。”

    樱儿皱了皱眉,宜太妃这么做,并不是要在老康的灵柩前出头示威,实在是她的潜意识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的确,现在谁都不承认胤禛这个皇帝、德妃这个皇太后。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