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诏(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那天,樱儿又在外等了半天,樱儿知道老康当然会有很多话要关照胤禛,于是仍然耐心等待。睍莼璩但是她一整天水米未进,到了后来不免头昏眼花。胤禛直到傍晚才出来,仍然是那个小太监伺候他们上车,又由原来的那些护卫将他们送回圆明园。

    胤禛在车上仍然是闭目养神,只是紧紧抱着她......樱儿也温顺地伏在他的怀中,她知道这几天胤禛为了她,早晚跪在那里两个时辰,已然是虚弱之极,今天又陪着老康折腾了一天,估计快要虚脱了......

    他们回到圆明园,福晋那里已经带着所有女眷们忙忙地接了出来。胤禛也不说什么话,只是一任福晋吩咐着苏培盛将他迎入房中,又张罗吃喝,又是捶背按摩......好一通忙乱。

    文秀和灵儿也紧跟着前后张罗,待到那里胤禛歇下了,连忙拉着樱儿到了她的院子。

    文秀悄声问道,“樱儿,这皇上突然召你们做什么?是四阿哥有什么了?轹”

    樱儿摇摇头,“宝宝在宫里很好,就是想阿玛和额娘,是皇上召我们过去陪了几天,又问了一堆宝宝的事,还让我们看着他课读几......”

    文秀信以为真,笑道,“哎哟,我可担心了,皇上从来没有这么召见的,又不让苏培盛跟着,也不让我们知道,我还以为,宝宝闯了什么祸呢......”

    旁边灵儿也连忙说,“文秀你也太多虑,宝宝能闯什么祸?他从小聪明机灵,着点分寸还是有的......”说着,又回头对樱儿道趑,

    “这几天,你姐姐吃不下、睡不着,可面儿上又不能带出什么幌子来,没的叫福晋担心,搞不好又招那年侧福晋一顿数落。不过,皇上可从来不这样啊?别家的小阿哥们到宫里行走的,可没这个样儿的,都有自家人跟着呢。”

    樱儿道,“皇上抬,说是要亲自教养宝宝,又怕课业师傅教的和宝宝原来所学的不对路,所以就让我们在宫里住上几天......不过,姐姐们,就因为这是皇上的特别恩赏,你们也不必大肆渲染,毕竟别家的阿哥们没有这份荣宠的......”

    文秀闻言,喜上眉梢,当然和灵儿连连点头称是。

    ......

    过了几天,老康命十四回西北,满朝文武大感意外,不议论纷纷。

    四人帮都感到非常失望,因为好不容易让十四回到了政治中心,满心以为可以趁打铁地将立储的事尘埃落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康就改变了主意。十四这次回去,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再回来,这可是犹如发配一般。本来,这位夺标呼声最高的人选,在西北立下那么大的军功,政治筹码已经足够了,即便现在就宣布立为太子,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九阿哥相送时,自然是牢***满腹,但又无可奈何。十四临走,当然是嘱咐他们要时时互通消息,一旦有了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樱儿知道,这是老康做出了终极决策。那天回去后,老康又密召了胤禛几次,估计已经有了计较。他们都在不动声色地调兵遣将,布置各处关节。老康看到了西北那么多年的战争,十三这里却能够轻而易举地筹措到边关贸易的钱,这些钱远远大于用掉的军费。而且,胤禛和十三这些年所加固农本的举措和思路,也令他叹为观止。这下子,胤禛应该是胜券在握了。他有治国方针,和老康期许的差不多,他有儿子,是老康一直巴望的人选,他有经济实力,他的出经历都不错,水到渠成了。

    樱儿也明白老康能下密旨组建“血滴子”,又对她毫不避讳,说不定还在她边安插了杀手监视,随时可以取她命的。还有,那天老康为什么反复提到其他的儿子,尤其是灰太郎?难道他也八卦?她还以为八卦是女人的专利呢。不过应该是不关绯闻,而是惋惜灰太郎的政治主张吧。

    但是,胤禛自此似乎心事重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候樱儿在看书、写字、或者浇花、给宝宝做衣服......一抬头,总能看到胤禛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出神。问他,他也不说话,只是笑笑,再就是将樱儿紧紧抱住,樱儿知道,老康开出的条件和以她的命所做的担保,难免不让他担心,于是一再温言安慰。另一方面,她也不敢怠慢,开始着手训练相关的人员,物色相应的地点......

    她既然答应了老康,要保全所有的人,那么自然有很多事要准备的。胤禛给她派了一些助手,不用说,这些人里肯定有老康的人也未可知。她知

    道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人监视,索就大大方方,认认真真地办这个差事。

    奇怪怪的是,胤禛对她办这个差事,不闻不问,从来不多说什么,似乎也漠不关心。再后来也就是让樱儿直接支取银物,说自己太忙,不想再分神这一头。樱儿想着,他自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些事目前来看,的确是微不足道。于是就让人仔细记录账务和进程,以备将来有一天查询。

    61年年底,胤禛奉老康之命,带着老十二、老三的儿子去祭天。

    樱儿就知道老康病倒了,这个最后的关头已经到来,二十几年的纷争会尘埃落定。但是史书中冰冷的字句,和亲经历自然是截然不同的,她不愿意这一切是今后的不幸的开始,是骨相残的序幕......到底老康还是个明白人,他对一切有了安排,果然是千古一帝,又是个好父亲。樱儿每当想到这里,心里总觉得踏实和安宁,她希望能够让四人帮从此有最后的保障......那也是他们自小的分所在。

    这天,胤禛对她说,“樱儿,我要去畅园了,别院这里就交给你了。记住,这里安排一下就回王府里去,陪着福晋,守护好一家人。www.kmwx.net”

    樱儿点点头,走过去,伸出双手抱着他,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里。她当然知道他要去干什么,这是近二十年的争斗即将拉下帷幕的时刻。良久,她抬起头,对他笑道,“放心.....一切小心。”

    胤禛扶住她,“樱儿,这一去,从此不由己......我这里有件要紧的东西要给你,一定要现在给你......”

    樱儿笑道,“什么?是防的武器吗?我这里早就准备好了,放心吧,王府的家眷这里,粘杆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还有好几备用的方案。”

    胤禛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你收好了,这是我昨晚专门赶出来给你的。”

    樱儿微微惊异地展开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的是藏文,她凝神细读,只见上面写着,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郎,比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我自恐自己的多有损修行梵唱,但是遁入空山又怕辜负了倾城的容颜,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樱儿知道这是仓央嘉措的诗篇,当初她特地问府里的喇嘛学藏文,就是为了能够读懂仓央嘉措的诗篇,为此胤禛还大为惊异,奇怪她学藏文不是为读佛经,而只是为了读几首词。

    樱儿抬头看着他,双眼朦胧,“王爷,这个时候,你怎么......你又何必......”

    胤禛摇摇头,笑道,“我不知道,原来女人都喜欢这样的表白。我以前以为你不喜欢山盟海誓,只道我们心意相通,这就够了,但现在看到你神采飞扬的,才知道你还是喜欢这个的。”

    “我不在乎是什么形式,我只在乎你,无论你说的什么,我都喜欢......”

    “樱儿,这一去,吉凶难料......”

    樱儿急忙捂住他的口,“无论怎样,王爷都是吉人天相,众望所归!”

    ......

    那天晚上,不知怎的狂风大作,夹杂着电闪雷鸣......王府外面突然一阵嘈杂,又伴随着兵马甲胄来来往往奔忙的声音。

    樱儿知道那最后的时刻来到了。福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找到大家。于是樱儿和一概女眷连同小孩们都来到正房,大家都是紧张异常,又不敢大声说话,外面只知道全城都戒严了,各个王公贝勒的府邸统统不进不出。

    樱儿早就带着粘杆处的女人们严阵以待,外面又有阿大、阿二和阿三领着粘杆处的人镇守,她知道在政权更迭的关键时刻,一切都会发生。包括那些意想不到的劫持、甚至暗杀......那么她就要保证这里所有人的安全。老康所要保全所有的阿哥们,那么理所当然的也包括胤禛一家吧。

    所有人都在正堂等候着,大家都是好几天茶饭不思,只有樱儿从容不迫。她能从阿大他们通过嬷嬷传过来的密语,知道外面的动态。

    这天苏培盛带着亲兵进来说,圣上龙圉归天,遗命雍亲王继承大统。新帝让他来接所有女眷即刻进宫。福晋长长地

    吁了口气,年糕、李氏也是喜气洋洋的,但是大家都还小心谨慎地穿戴起丧服,跟着苏培盛进了宫。怪的是,胤禛对她办这个差事,不闻不问,从来不多说什么,似乎也漠不关心。再后来也就是让樱儿直接支取银物,说自己太忙,不想再分神这一头。樱儿想着,他自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些事目前来看,的确是微不足道。于是就让人仔细记录账务和进程,以备将来有一天查询。

    61年年底,胤禛奉老康之命,带着老十二、老三的儿子去祭天。

    樱儿就知道老康病倒了,这个最后的关头已经到来,二十几年的纷争会尘埃落定。但是史书中冰冷的字句,和亲经历自然是截然不同的,她不愿意这一切是今后的不幸的开始,是骨相残的序幕......到底老康还是个明白人,他对一切有了安排,果然是千古一帝,又是个好父亲。樱儿每当想到这里,心里总觉得踏实和安宁,她希望能够让四人帮从此有最后的保障......那也是他们自小的分所在。

    这天,胤禛对她说,“樱儿,我要去畅园了,别院这里就交给你了。记住,这里安排一下就回王府里去,陪着福晋,守护好一家人。”

    樱儿点点头,走过去,伸出双手抱着他,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里。她当然知道他要去干什么,这是近二十年的争斗即将拉下帷幕的时刻。良久,她抬起头,对他笑道,“放心.....一切小心。”

    胤禛扶住她,“樱儿,这一去,从此不由己......我这里有件要紧的东西要给你,一定要现在给你......”

    樱儿笑道,“什么?是防的武器吗?我这里早就准备好了,放心吧,王府的家眷这里,粘杆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还有好几备用的方案。”

    胤禛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你收好了,这是我昨晚专门赶出来给你的。”

    樱儿微微惊异地展开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的是藏文,她凝神细读,只见上面写着,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郎,比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我自恐自己的多有损修行梵唱,但是遁入空山又怕辜负了倾城的容颜,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樱儿知道这是仓央嘉措的诗篇,当初她特地问府里的喇嘛学藏文,就是为了能够读懂仓央嘉措的诗篇,为此胤禛还大为惊异,奇怪她学藏文不是为读佛经,而只是为了读几首词。

    樱儿抬头看着他,双眼朦胧,“王爷,这个时候,你怎么......你又何必......”

    胤禛摇摇头,笑道,“我不知道,原来女人都喜欢这样的表白。我以前以为你不喜欢山盟海誓,只道我们心意相通,这就够了,但现在看到你神采飞扬的,才知道你还是喜欢这个的。”

    “我不在乎是什么形式,我只在乎你,无论你说的什么,我都喜欢......”

    “樱儿,这一去,吉凶难料......”

    樱儿急忙捂住他的口,“无论怎样,王爷都是吉人天相,众望所归!”

    ......

    那天晚上,不知怎的狂风大作,夹杂着电闪雷鸣......王府外面突然一阵嘈杂,又伴随着兵马甲胄来来往往奔忙的声音。

    樱儿知道那最后的时刻来到了。福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找到大家。于是樱儿和一概女眷连同小孩们都来到正房,大家都是紧张异常,又不敢大声说话,外面只知道全城都戒严了,各个王公贝勒的府邸统统不进不出。

    樱儿早就带着粘杆处的女人们严阵以待,外面又有阿大、阿二和阿三领着粘杆处的人镇守,她知道在政权更迭的关键时刻,一切都会发生。包括那些意想不到的劫持、甚至暗杀......那么她就要保证这里所有人的安全。老康所要保全所有的阿哥们,那么理所当然的也包括胤禛一家吧。

    所有人都在正堂等候着,大家都是好几天茶饭不思,只有樱儿从容不迫。她能从阿大他们通过嬷嬷传过来的密语,知道外面的动态。

    这天苏培盛带着亲兵进来说,圣上龙圉归天,遗命雍亲王继承大统。新帝让他来接所有女眷即刻进宫。福晋长长地

    吁了口气,年糕、李氏也是喜气洋洋的,但是大家都还小心谨慎地穿戴起丧服,跟着苏培盛进了宫。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