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诏(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樱儿跟着小太监,通过那个窄窄的甬道,又走回了那天的那个屋子。睍莼璩

    只见老康背着手,面朝着窗外,似乎在张望什么。

    樱儿俯见礼,老康并不理她。樱儿只好伏地不动,静候老康的进一步指令。

    好久,老康才慢慢走回了正座,“老四媳妇,如果有一天,朕让你在大义和亲之间做一个选择和了断,你会舍生取义吗?”

    樱儿皱了一下眉,这算什么选择题?貌似让我选择,分明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也不是个是非题,因为“是”或者“非”,都是错误答案轹。

    这个老康,到底要和我搞什么脑子?他还是不想放过我吗?既然不想放过我,那还和我商量什么?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皇上,恕奴婢愚钝,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纛”

    “怎么?这世上也有你难以回答的问题?朕以为你们仙界的人,对一切都是了然的。”

    “奴婢对自己的事尚不能说完全知晓,那么对于别人、别人的问题,更是一无所知,当然不可能代替别人来回答。”

    “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杀你、留你,朕都不满意。”

    “奴婢不敢让皇上如此为难,奴婢罪该万死!”

    “哼,好一个‘罪该万死’!你到现在还这么贫嘴,等一会儿就让你知道你是怎么的‘罪该万死’!”

    樱儿莫名其妙,但是老康说这话的时候,语态里好像是有着无奈、辛酸和一丝悲伤......

    良久,老康向她挥挥手,“你自己去看看窗外......”

    樱儿满腹狐疑地起,慢慢走到窗前......突然,她的形大震,抢上前去想要推开窗户,无奈窗户都被钉得死死的,任凭她怎么摇、怎么拍,都是纹丝不动。

    因为,樱儿透过窗格,只见胤禛一动不动地跪在院子正中!

    看着樱儿拼命想推开窗户,老康慢慢地踱到她的后,“自那以后,四阿哥也不肯离去,就在这里跪着......朕拗不过他,就只准他每天早晚各跪两个时辰......”

    四个时辰!那就是八个小时!

    这个老康,变态到如此地步!

    樱儿愤懑地看着他,正要说话,老康向她挥挥手,“要骂就骂你自己吧......怎么的那么磨牙。这几天你倒是受用了,可有没有想过四阿哥?”

    又向小太监道,“去传雍亲王。”

    回又坐回椅子上,和颜悦色地道,“老四媳妇,朕想问四阿哥一些话,想必你也同样好奇这些答案......你就到帐后听着吧,不要出声。”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胤禛见礼的声音。

    老康道,“四阿哥,起来吧。跪了这么久,坐下回话。”

    “胤禛不敢,只求皇阿玛开恩......”

    “四阿哥,你太让朕失望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会下跪,而且这么多天也不理会朝廷的差事!”

    “皇阿玛,樱儿对儿子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她更是弘历的母亲......儿子心里,除了皇阿玛、额娘,就是樱儿了......”

    “胡说,你还有你的福晋,有一家人,怎么就舍弃不了这一个女人!你说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担大任!朕从小的怎么教导你的,你真真辜负了朕对你的厚望!”

    “皇阿玛教训的是,皇阿玛从小教导儿子要知秋大义,上要孝顺父母,尽忠国事,下要安抚黎庶......但是樱儿就是儿子的亲人,儿子自然要尽力维护自己的亲人。不但是樱儿,儿子的任何一个亲人遭遇皇阿玛的责难,儿子都会为他们一力承担的。”

    “你怎么知道朕是在责难你媳妇儿?”

    “皇阿玛,既然皇阿玛不怪罪樱儿,那么儿子叩请皇阿玛将樱儿放回!儿子叩谢天恩!”

    “瞧瞧你这个样子,一个女人就把你弄成这样!没想到你还真是个痴的种子呢!哼!”

    &nb

    sp;“儿子叩谢天恩!”

    老康有些愠怒,“四阿哥,难道这大清的江山社稷,在你眼中,竟然没有你的樱儿重要?你信不信朕会立即处死这个祸乱朝纲的妖孽!”

    樱儿在帐后听着老康的言语不善,正自想着要怎样发出些讯号,让胤禛知道这不过是老康在故弄玄虚,故意试探他的,他可不要弄巧成拙才是。

    这时,只听到胤禛的声音,

    “皇阿玛,儿子不敢欺瞒皇阿玛,对皇阿玛而言,江山社稷、朝廷差事自然是比樱儿一个人的命重要。但是儿子的心在樱儿这里,如果没有樱儿,儿子就会成为一个‘无心’的人,虽然今后儿子也会继续担当皇阿玛给的千钧重担,但是儿子会从此不再快乐。”

    老康沉默良久,“四阿哥,你说这话,是在威胁朕吗?难道,朕就只有你这么个儿子吗?......你竟然威胁朕,你以为没有你,朕就没有其他法子吗......你还有这么多兄弟......朕有的是儿子!”

    “皇阿玛,的确,其他兄弟们个个都是出色的......只是儿子并不敢欺瞒皇阿玛,儿子只是想让皇阿玛知道儿子的真心。请皇阿玛明鉴。”

    “四阿哥,你的真心固然难得......唉,有这真心的不只你一人......只是......你的运气却是最好的,今天朕高兴,能够听你说你的真心......”

    “儿子叩谢皇阿玛隆恩。”

    老康沉默了一下,又似叹了口气,“老四媳妇......樱儿,你出来吧......你可听见了?因为你,朕差点又失去一个儿子!”

    这时,樱儿只觉得眼前的帐幔一拉,自己正对着老康和胤禛。

    胤禛看到她,喜出望外,连忙想起,但是可能跪得太久,差点又要摔倒,樱儿连忙抢上去扶住他......

    老康不无醋意地道,“老四媳妇,这下子你可称心如意了?朕只听说过女生外向,可没想到朕最疼的儿子都十这副德......看来朕不能白白赏你御酒,这样吧,你去准备一下,给朕奉茶......你们两个先跪安吧。”

    樱儿听了这话,当即肯定胤禛这一关已经过去了,否则老康不会要她演示茶道。于是叩首道,“奴婢遵旨。”

    那里胤禛一听老康赐了什么酒,全大震看向她。她侧过头,对他眨了眨眼睛,叫他放心。

    这时小太监走过来,向胤禛和樱儿说道,“雍亲王,福晋,俩位这边请。”

    樱儿起,和小太监一起扶着胤禛,慢慢退了出去。

    两人随着小太监走到旁边的一处房舍,樱儿进到里面一看,只见里面正如邀月山庄的禅室布局,不微笑起来。再仔细查看,茶道所需的物事一应俱全。

    心下再无怀疑,老康一定还有什么话要说,也许是要开出最后的交换条件。

    小太监道,“皇上吩咐,福晋在这里准备着,还有什么需要就让奴才去办。”

    胤禛一见小太监离开,立即抱住了她,“樱儿,你......你还好吗?对了,你喝了什么酒?可有什么不适?”

    樱儿这才仔细打量着胤禛,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形容消瘦憔悴,眼里布满血丝,头发也似没有好好打理,想到他竟然为了她,在老康这里跪了这么多天,又明白告诉老康他对她的选择,不流下泪来,“王爷,你怎么可以为了樱儿......竟然违拗皇上!王爷真真要让樱儿无地自容吗?”

    胤禛不回答,上上下下抚摸着她,“皇阿玛可没有为难你吗?这些天可受什么苦?”

    樱儿兀自泣不成声,“樱儿怎么会受苦?是王爷不该为了樱儿......”

    但是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胤禛吁了口气,点点头笑道,“好啦,我就是这么没出息的,难怪皇阿玛生气呢......我就是要美人不要别的......啊哟,好啦好啦,你再这么哭下去,可真要成了你的画上的美人啦......”

    樱儿想到当年画的那些仿照现代派画上的“美人”图,破涕而笑,但是想着刚才的事,又有些后怕。

    这时,胤禛从怀里取出那串佛珠,又将它戴回到她手腕上。樱儿这时

    也回过神,才省悟到自己浑已经冒汗,手也在微微发抖。

    胤禛低声道,“那皇阿玛对我说,你说要将佛珠给弘历,要将那支簪子带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胤禛抱紧她低声喝道,“以后不许胡说,永远不许走,我不准的......”

    樱儿点点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我想,让皇上改变主意的,是你皇额娘。皇上知道你皇额娘的事,也知道我是从那里来的......”

    “樱儿,你不要以为皇阿玛是铁血心肠,其实皇阿玛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皇额娘,我能够体会到皇阿玛的一片痴,所以,如果皇阿玛知道你是从皇额娘那里来的,是怎么也不会为难你的。”

    “王爷不该说‘要樱儿不要其他’的话,这话多让皇上伤心,王爷难道不知道,皇上这是要托付王爷千钧重担,王爷不该推辞。”

    “樱儿,自古成大事者,必须是心怀坦的,如果连自己的真心都不能正视,不能承认,那么又怎么能够担当任何重任呢?皇阿玛自己也不是这样?皇玛法又何尝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