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诏(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老康看到樱儿将酒一饮而尽,倒有些意外,“老四媳妇,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启禀皇上,这酒甘冽芬芳,果然是上品佳酿。睍莼璩”

    老康见她这个架势,起了好奇,“你也不问问这是什么酒?就这么喝下去?”

    樱儿心中盘算,这酒应该暂时无大碍,否则老康不会这么问。不过并不等于老康会饶过我,似乎这里有什么事好谈谈的,嗯,既然你要启动谈判,就说明这里面有戏......那么咱们就玩玩吧,我到现在还真没碰到过有什么谈不成的买卖呢。

    “皇上,奴婢想为自己讨一个恩典。轹”

    “哦?说说看?”

    “请皇上转告王爷,将那串佛珠给弘历,而这个,奴婢想要带走。”

    说着从头上拔下那根簪子,托在手上翥。

    老康又问,“你知道朕想做什么?”

    樱儿恬然一笑,“奴婢不敢揣度皇上的心思。但奴婢想,皇上自然是心系江山社稷。所做的一切皆因于此,所以无论皇上要做什么,奴婢自然甘为驱使,在所不辞。”

    一时房里寂静无声,过了一会儿,老康说道,“你就是太聪明了,女人太过聪明,不见得是件好事。”

    “皇上,聪明的女人、自以为聪明的女人、以及别人认为聪明的女人、抑或是看着聪明的女人......似乎并不是一回事。”

    “你胆子倒不小,从没有人敢这么对朕说话的,死到临头,你还要贫嘴吗?”

    “奴婢不敢,想是皇上的酒太好了,不免令人刹那间豪万丈......”

    老康又好气又好笑,“你倒是想得开.....今天朕若是杀了你,你会恨朕吗?”

    “皇上想杀我,自然有万般理由,皇上心系社稷,不必问我的感受。”

    我就是不告诉你我此刻的想法,吊吊你的胃口。你可不会马上杀了一个让你产生好奇的人吧。

    过了一会儿,老康又问,“朕听说当年有人对你下药,而你却宽恕了她。当初那可是要谋害你的人,你这样不是姑息你的敌人吗?”

    樱儿恬然道,“启禀皇上,大清自有律法裁度,已然给奴婢一个公道。但是除了世俗的审判,每个人还会面对自己内心的终极审判。所以我宽恕她世俗的罪孽,但希望她的良知能够得到安宁。”

    嘿嘿,这种威胁你良心的话,我不说白不说的。你老了,自然怕死,听到末审判这样的话,肯定会权衡再三的......

    老康良久无言,于是堂中只剩下西洋钟的嘀嗒声......

    最后,老康问,“现在朕赐你酒,难道你也无怨无悔?你真的不怕死吗?也不问问这是什么酒?”

    樱儿道,“奴婢当然怕死,但是无论皇上如何安排,都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奴婢自然遵从。”

    “说得可不含糊,不过,你不怕死,难道在这世上再没有留恋的?”

    “奴婢在这世上,自然有万分留恋的人和事,如果皇上执意要让樱儿回到来处,奴婢自然不敢不从......只是,留恋之外,还有一些遗憾。”

    “哦?你还有什么遗憾的?”

    “我遗憾,从此没有人陪伴着王爷历经千辛万苦,去开创不拘一格的局面,从此没有人守护着弘历,去发扬光大现有的成就......我更遗憾,皇上没有给自己留一个机会,去看到后世的希望和曙光。”

    “你知道你为什么该死吗?你自作聪明,今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受你的蛊惑......”

    “奴婢并不敢和皇上争辩什么,但是睿智有谋的人,怎么会受别人的影响?不过是海纳百川,拿来而已......”

    “你口口声声说不为自己分辨,可是话里话外,尽是给朕绕歪理......难道这不是怕死吗?”

    “怕死是因为在这世上还有没完成的心愿,奴婢是有遗憾和不放心,不过皇上自然会善待王爷和弘历,那么奴婢也就再没什么牵挂了......皇上这不过是要送奴婢回来出,奴婢会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看护

    着他们,只不过,会是在冰冷的字句中读到他们......”

    老康蓦然转过,“你说什么?来处?什么来处?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时空吗吗?”

    樱儿吓了一大跳,看着老康不知所措。

    老康怎么会懂“时空”的概念?这个名词好像还没有发明呢......樱儿转念一想,是了,肯定是胤禛皇额娘、笑懿皇后的杰作了,她当会对小胤禛讲这些话,老康未必不知道她的来历......

    老康看着她,又围着她转了一圈,眼中显现出惊喜,又似有一丝悲伤。

    “朕果然小看你了......果然有胆有识.....又有些来历,怪不得那么鬼斧神工......”

    “奴婢不敢困扰圣驾。”

    老康不理她,背过走到窗前,伫立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

    过了良久,“当年.......唉,当年朕怎么没有再细想呢?哪怕再多问一句......”

    樱儿知道老康对孝懿皇后的一片深,这些年来,老康并没有少到已故的皇后墓地祭扫,猛然间发现她也是从哪个“来处”来的,叫他怎么不激动和伤心?当初胤禛也是狂喜到几乎失态。

    老康这时开了口,但是有些答非所问,“朕知道好几个阿哥都对你念念不忘,这可是大忌......”

    樱儿微笑着道,“奴婢心中从来只有王爷和弘历。”

    老康摇摇头,抬头看着天,有些自言自语,“朕的儿子,每一个都疼、每一个都,他们每一个又都是那么出色.....可是,朕就是搞不懂,这么些年来......那么牵丝扳藤的,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樱儿微笑着道,“奴婢没有多想,当初行痴大师就说过,任凭多么复杂的事,只要自己的心不复杂就行。因为只要心中有,无论处境多么艰难恶劣,总是能够找到出路的。”

    老康看着她良久,来来回回踱步,才道,“知道吗,你给朕出了个难题,好大一个难题......你让朕不知所措......而这要牵扯出多少变故......真的折腾不起......”

    “奴婢不敢,世上的事,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烦中作乐,皇上自然是过来人......若是皇上仍然认为要怎么补救,奴婢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老康道,“你不要说得那么容易,真正事到临头,不见得有如此轻巧。”

    樱儿低下头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老康开口了,“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后悔了?”

    樱儿道,“皇上,奴婢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事千变万化,无从想象和预料。既然很多事想的、说的、做的,永远难以一致,那么我也无法承诺后的什么。也许,能够将这一切统一起来的,只有希望。”

    老康站起,走到她的面前注视着她,眼中有疑问、惊喜和欣慰,上下打量她,点头道,“怪不得......你果然胆识过人,睿智更是不让须眉。好,很好!”

    樱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但从他的神态中隐然感觉到事态应该是向好的一面在发展......

    “如果有一天,朕要你去做一些事,朕希望你不要犹豫和推脱......你先跪安吧。”

    只听到老康向小太监道,“你带福晋下去。”

    小太监领着樱儿从帐幔后走去,穿过一个窄窄的甬道,到了后面一个小屋子。

    屋子里只有一张,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樱儿四周张望了一下,那个小太监说道,“福晋请在这里安歇,等一会儿奴才就将一应的衣物用品送过来。”

    说着,转退了出去。

    樱儿苦笑着想,老康这是把我囚起来了,他应该不会打消了杀我的念头,而是没有下最后的决心。看来他还是要拿我做人质,但是要拿我去换什么呢?胤禛、弘历,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去拿我来威胁他们的?

    既来之、则安之,这里也没有什么书可读,左右无事,樱儿于是坐到上,开始练起了瑜伽......

    接下来的两天,这里的伙食和供给倒是不错,小

    太监还为她送过来几本书,又有鹅毛笔和羊皮纸。让樱儿又惊又喜的是,居然还有一本西洋的书,当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典籍......不过这一切说明,老康对她的了解,似乎并不肤浅。

    不过樱儿有些担心胤禛的反应,老康可是硬生生地把她从他边带走的......不过转念一想,说不定老康摆平了我这一头,会马上向他交代一些事,抑或是托付社稷。这也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既然如此,她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

    于是她也索正常饮食起居,并且在屋子的柱子上刻下每次的落,一计算时。另外就是读那本西洋书,一边读,一边写注解......

    过了十来天,有一天小太监过来道,“福晋,皇上传召。”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