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和(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樱儿摇头道,“我们四阿哥是不会出将入相的......我现在只想他平安、健康和快乐。睍莼璩”

    十四笑道,“哪儿有你这么当额娘的?谁不为自己儿子的前程考虑和打算?你为了四阿哥吃了那么多苦,他将来有出息了,孝顺你是应该的。”

    樱儿笑道,“什么出息不出息?如果四阿哥成为一个正直、善良、有责任的男人,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十四低头沉吟了一下,“樱儿,你是在讥讽我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

    “十四爷,你可别瞎联想,我可没那么说......轹”

    “樱儿,我向你保证,将来我一定会提携你的四阿哥的,他会是在他这一辈里最为尊贵的亲王。”

    樱儿心里叹了口气,四阿哥的成就可不会仅仅封个亲王,将来也不要你这个十四叔来心这个事......但这一切又恰恰说明,四人帮、乃至所有人,现在都没有注意到胤禛的存在和实力,从来没有把他当作竞争对手。

    十四见她不说话,在低头沉思,以为她有一些松动,于是道,“樱儿,你不信吗?我这就立个誓......篥”

    “十四爷,你知道我是从来不相信誓言的,我也不需要有什么人来提携四阿哥,也从来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会发生在我的头上!”

    “樱儿,你再好好想想,你难道不知道我刚才的承诺是什么份量吗?”

    “十四爷,四阿哥的事不必再提!十四爷更不该用四阿哥来和我谈买卖、做交易。西北的事已经过去了,十四爷威震西北,自然是朝廷社稷的头等大事,其他事如蝼蚁捍树,不提也罢!”

    十四道,“樱儿,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我?从小时候起,你就总是和我抬杠,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可你每次总不让我把话说完,就直接把我噎住......难道,我连在你面前说句整话都不行?”

    “樱儿不敢,樱儿怎么敢不听十四爷的训诫?”

    十四点点头,“樱儿,不要任,四阿哥的事你还是好好想一想。你可不要因为和我置气,影响到四阿哥。你不想他当上亲王,难道想他将来获罪、受牵连?”

    樱儿大怒,冷笑道,“十四爷是在威胁我吗?果然我们是在谈买卖?十四爷是不是还会将以前的那点分、九爷十爷的古道肠待价而沽?”

    十四的脸色变了一下,注视着她良久,“樱儿,我原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说,但此刻我就只对你说一个事,那天你可见到我府里的那个院子吗?”

    樱儿抬起头疑惑地看向他,十四道,

    “那个院子原本叫做‘樱园’,是在我们山东办差回来后建的。那匾额我早就题好了,但是一直没有挂上去过,我希望总有一天你会自己过来揭开......这个专项权利一直是你的,你刚才说我不记得以前的小事,那么我就告诉你,这就是这么多年来,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念着的小事!!!”

    说着头也不回,径自向院子走去。

    樱儿的脸涨得通红,一口气郁积在,几昏厥。她上次到十四家的那院子里已经极不自在了,现在又给他当场叫破,简直觉得无地自容......还有,她的儿子都这么大了,竟然还有人对她提这些......这叫什么事?十四果然在威胁她吗?她现在是他四哥的女人,又是他侄子的生母,十四怎么可以对她说这种话!

    这个十四,从小就给宠坏了,只知道占有。当初把她弄去选秀、山东办差也是不顾危险地任而为,又一厢愿地要为她证明清白而任凭她被大阿哥派的人折磨到几乎丧命,又以为要“成全”她和八阿哥而“抛弃”她,在西北又不惜隐匿她......现在他还没有被册立太子呢,居然就想来威胁她......难不成将来他还要玩个“兄终弟及”?简直是变态。

    樱儿心中冷笑,你若是即位后,我就会落入你的手中,到时候以你九五之尊,根本也不会公开干这些事的,我仍然会被你匿藏、囚起来,那时候,你还会拿我去威胁你四哥,或者拿你四哥和四阿哥来威胁我......

    那天樱儿回到自己的住处,心还在突突乱跳,烦乱不堪。在这个时期,一个男人对自己亲哥哥的女人是绝不能说这些僭越的话的,即便在现代也没人敢这么说......樱儿

    一连两天都没有去议事厅,推说不舒服。这些年来,她从来对四人帮、十三、以及三阿哥等人心底无私,就连灰太郎,即便是看到他还有一丝的不自然,但是她从来是恪守礼仪的,怎么这次十四这么说得她有些做贼心虚、无地自容了?

    胤禛得知她不舒服,赶紧从王府赶了过来。

    樱儿当然不会对胤禛说什么,只是说十四约她过去谈条件、并且被她拒绝了。

    胤禛看着她,好久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樱儿,十四弟也许是口不择言,不过他真的不惜下血本,要保证皇阿玛早下决心立太子......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樱儿知道胤禛现在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政治实力已经是悄悄崛起了,只是朝野上下都没有人注意。老康对零零碎碎的孤立事件和信息都是知晓的,但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要统一起来看。所有的较量如果是要针尖对麦芒的,估计谁也没有这个必胜的把握。这就需要好好调配一下手上有的牌。

    现在老康和满朝文武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十四,谁也不会注意胤禛的存在......估计胤禛和他的谋士们也都知道这一点,可是谁都没有把握让怎么能让老康明白过来,并且还要他自己想起来......

    樱儿对胤禛笑道,“王爷,皇上连劳西北的事,现在十四爷都已经回来了,不如请皇上来家里做客,也算是散散心吧。”

    胤禛犹豫地看着樱儿,樱儿知道他担心老康这个时节满心都是十四,未必会答应。

    樱儿笑道,“王爷可知道,咱们种的稻米、蔬菜、瓜果都快要收成了,咱们可不敢先尝这个鲜,定要皇上看过了、尝过了才敢自用呢。而且皇上不是最喜欢儿孙绕膝的吗?天伦之乐再加上田园之乐,咱们家可是与别家大大的不同哦?”

    胤禛笑道,“可不是,皇阿玛若是见到你的稻米,指不定会怎么高兴呢,这可是硬生生的将田地产出增加了一倍呢,天下粮仓从此可要充实不少。有了这个基本的保障,加上前阵子弄到的现银,就是再打上多少年的仗,心里也不用慌了。”

    说到这里胤禛猛地住了嘴,看着樱儿好久,似乎有些若有所思,樱儿也是笑吟吟地看着他......

    胤禛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又有些不可置信......不过他猛地抱住她亲了亲,转疾步而去。

    接下来好几天,胤禛和十三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们又一连和谋士们闭门计议了好几天,再后来,樱儿觉得胤禛的神态越来越坚定,眼睛里也满含着信心。

    ......

    老康在百忙当中还是答应要来做客,胤禛和福晋着实忙乱了一通。大家排演了一遍又一遍的接驾流程,樱儿只跟着照做,并不多说一句话。

    实际上谁都知道胤禛想着趁这次接驾的机会好好表现。主题内容无非是s一下幸福生活,家庭和睦幸福,对父母恭敬孝顺,布衣荆钗安之若素之类的。还计议了接驾的食品非得是胤禛亲手种的、福晋亲手做的,要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等等。

    樱儿闻听,心里点点头,天伦之乐在别家也能轻易包装出这样的效果,现在是要出奇制胜,非得要别人家绝对不会有的东西。二十一世纪最缺什么?缺人才,这条真理同样适用于人类社会的任何时期。而且,你们这班兄弟们都让老康看烦了看腻了,说不定还越看越讨厌。应该轮到那“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了。因为孩子代表的是明天、是希望。而你们这些人,再怎么风光,都快到太阳下山然后成为昨天了。

    但是这个也不是简单的事,被老康夸赞过的孙子不下五个,譬如废太子的儿子弘皙,现在据说长大了,而且很是出息,老康对他十分宠赏识,又将他养在宫里,还有一种猜测就是老康会不立太子而去立他为皇太孙。老大虽然被圈,但是老康还亲自给他的儿子娶媳妇。另外老三家的嫡长子还被老康领到宫里亲自教养了一阵子呢,十四的大儿子、八阿哥、九阿哥的大儿子都是特准在宫中行走的。尤其是灰太郎家的弘旺,自从灰太郎解决了京畿的饥荒之后,老康着意对他的儿子护、照顾有加。时时让弘旺在宫里行走,带弘旺去避暑山庄、秋狝......

    现在算起来,从老大到十四这些成年的皇子里,除了雍亲王和十三家的儿子没什么说法,其他的孙子辈都让老康选召了去承欢膝下。唉,外面人人都认为儿子是雍亲王的软肋,因为他的小孩生一个死一个,没活下来多少。活下来的也是庸鲁无能(当然,因为雍亲王家

    里只有三阿哥弘时是大家见过熟识的,上次老康甄选随驾的孙子们,三阿哥愣是没被看上)。的不自然,但是她从来是恪守礼仪的,怎么这次十四这么说得她有些做贼心虚、无地自容了?

    胤禛得知她不舒服,赶紧从王府赶了过来。

    樱儿当然不会对胤禛说什么,只是说十四约她过去谈条件、并且被她拒绝了。

    胤禛看着她,好久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樱儿,十四弟也许是口不择言,不过他真的不惜下血本,要保证皇阿玛早下决心立太子......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樱儿知道胤禛现在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政治实力已经是悄悄崛起了,只是朝野上下都没有人注意。老康对零零碎碎的孤立事件和信息都是知晓的,但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要统一起来看。所有的较量如果是要针尖对麦芒的,估计谁也没有这个必胜的把握。这就需要好好调配一下手上有的牌。

    现在老康和满朝文武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十四,谁也不会注意胤禛的存在......估计胤禛和他的谋士们也都知道这一点,可是谁都没有把握让怎么能让老康明白过来,并且还要他自己想起来......

    樱儿对胤禛笑道,“王爷,皇上连劳西北的事,现在十四爷都已经回来了,不如请皇上来家里做客,也算是散散心吧。”

    胤禛犹豫地看着樱儿,樱儿知道他担心老康这个时节满心都是十四,未必会答应。

    樱儿笑道,“王爷可知道,咱们种的稻米、蔬菜、瓜果都快要收成了,咱们可不敢先尝这个鲜,定要皇上看过了、尝过了才敢自用呢。而且皇上不是最喜欢儿孙绕膝的吗?天伦之乐再加上田园之乐,咱们家可是与别家大大的不同哦?”

    胤禛笑道,“可不是,皇阿玛若是见到你的稻米,指不定会怎么高兴呢,这可是硬生生的将田地产出增加了一倍呢,天下粮仓从此可要充实不少。有了这个基本的保障,加上前阵子弄到的现银,就是再打上多少年的仗,心里也不用慌了。”

    说到这里胤禛猛地住了嘴,看着樱儿好久,似乎有些若有所思,樱儿也是笑吟吟地看着他......

    胤禛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又有些不可置信......不过他猛地抱住她亲了亲,转疾步而去。

    接下来好几天,胤禛和十三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们又一连和谋士们闭门计议了好几天,再后来,樱儿觉得胤禛的神态越来越坚定,眼睛里也满含着信心。

    ......

    老康在百忙当中还是答应要来做客,胤禛和福晋着实忙乱了一通。大家排演了一遍又一遍的接驾流程,樱儿只跟着照做,并不多说一句话。

    实际上谁都知道胤禛想着趁这次接驾的机会好好表现。主题内容无非是s一下幸福生活,家庭和睦幸福,对父母恭敬孝顺,布衣荆钗安之若素之类的。还计议了接驾的食品非得是胤禛亲手种的、福晋亲手做的,要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等等。

    樱儿闻听,心里点点头,天伦之乐在别家也能轻易包装出这样的效果,现在是要出奇制胜,非得要别人家绝对不会有的东西。二十一世纪最缺什么?缺人才,这条真理同样适用于人类社会的任何时期。而且,你们这班兄弟们都让老康看烦了看腻了,说不定还越看越讨厌。应该轮到那“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了。因为孩子代表的是明天、是希望。而你们这些人,再怎么风光,都快到太阳下山然后成为昨天了。

    但是这个也不是简单的事,被老康夸赞过的孙子不下五个,譬如废太子的儿子弘皙,现在据说长大了,而且很是出息,老康对他十分宠赏识,又将他养在宫里,还有一种猜测就是老康会不立太子而去立他为皇太孙。老大虽然被圈,但是老康还亲自给他的儿子娶媳妇。另外老三家的嫡长子还被老康领到宫里亲自教养了一阵子呢,十四的大儿子、八阿哥、九阿哥的大儿子都是特准在宫中行走的。尤其是灰太郎家的弘旺,自从灰太郎解决了京畿的饥荒之后,老康着意对他的儿子护、照顾有加。时时让弘旺在宫里行走,带弘旺去避暑山庄、秋狝......

    现在算起来,从老大到十四这些成年的皇子里,除了雍亲王和十三家的儿子没什么说法,其他的孙子辈都让老康选召了去承欢膝下。唉,外面人人都认为儿子是雍亲王的软肋,因为他的小孩生一个死一个,没活下来多少。活下来的也是庸鲁无能(当然,因为雍亲王家

    里只有三阿哥弘时是大家见过熟识的,上次老康甄选随驾的孙子们,三阿哥愣是没被看上)。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