扳指(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扳指(二)

    这时候,外面有人来报,“主子,外面一切都按部就班......现下可以请主子离开。夹答列”

    樱儿对阿大和阿三道,“咱们走吧,带上年富。我们去年大人的大营,去拿年富的账本。”

    所有人都打吃一惊,阿大和阿二异口同声,“主子,这太危险。”

    樱儿不理,笑道,“走吧。路上对你们细说了。”

    年富张大嘴巴,“你......到了我父亲的大营,可是自投罗网......榛”

    樱儿冷笑道,“你以为我喜欢去吗?年富,你给我听好了,你这买卖现在已经够砍十次脑袋的,你父亲也会受牵连。你这账本的事,今天被抓的人一定会供出来的,早早晚晚.....所以,你最好在那些人供出来之前,把账本交给我,才是最妥善的法子。”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只能相信!镶白旗的可不是善类,他们巴不得寻到些蛛丝马迹,弹劾你父亲呢,这个账本就是个证据。我估计,这么大的事,镶白旗的人会立即奏报皇上。到时候你的脑袋搬家不说,你全族人都会受牵连。雍亲王那里也会深受其害!你就为了贪这么些蝇头小利,置你父亲、你家族于何地?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呐,我告诉你,今天幸亏遇到我......这账本在谁手里,都比不过在我手里安全,少废话,快走......阿大,你看着他。彝”

    于是,阿大押着年富,骑马走在前面,阿二和樱儿随后,匆匆往军营赶去.......走出没过多远,只听后面一阵噼啪响动,大家回头一看,只见别庄火光冲天......大火借着当晚的风速,熊熊燃烧着,裹挟着木头燃烧的噼啪作响的声音,将天边都映红了一大半。

    这时,阿大和阿二都对樱儿投来了敬佩的眼光。大家心下都赞叹这位主子当机立断,从不拖泥带水。他们知道,既然年富明摆着是个饵,说不定马上就会有大队人马过来围剿别庄的,主子下令全体撤离之后,索一把火将一切销毁。那样,所有的人又都回到了暗处。既然所有的人都在,那么联络点就会很快恢复,不过是再弄几处地点而已。

    他们到了年羹尧所在的大营,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人阻挡。

    大家四周看了看,就有守营的兵丁过来,一见他们几个人中有年富,于是打了个千道,“给二公子请安。”

    阿大迎上去道,“今天公子有些累了,赶着回营歇息......怎么今天这里那么安静?”

    那兵丁看看后面骑在马上的年富,因为这小子从来都不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的,平时总是理不理,所以见到他在后面,也没疑心,“哦,年大人不在营中,大将军请他商议军去了.......”

    “那么奴才这就护送公子去自己营帐。1”

    说着,往年富的座骑拍了一下,一行人催马进营。樱儿穿着斗篷跟在最后的,并没有人注意她......

    到了年富的营帐,阿大始终用火枪指着他,又示意他让守卫退下。年富故意磨磨蹭蹭地,一路上竭力想引起各方兵丁的注意。不过阿三飞快地来到他的边,又动用了个“小玩具”,年富这才老实一些。

    樱儿看着年富最终无可奈何地在书房的书架夹层中,拿出几本账本。樱儿拿过来飞速看了几眼,“年富,这不是真的账本,这只是正常的往来列支明细。”

    阿三闻听,立即再动了几个“玩具”,“老实些,快点!”

    年富见有火枪抵着、又有大刑伺候、外加不能蒙混,只好哭丧着脸,自认倒霉......于是拿起自己卧榻上的枕头,示意阿三用刀划开,拿出了一个账簿。

    樱儿拿过来翻了翻,点点头。

    “年富,这个账簿我替你保管,你最好放聪明点,从此就回四川去。你父亲如果知道你干的好事,第一个绕不了你。”

    “好吧。你不得食言....你放了我,账本归你,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费尽周折,并不是要把这个事弄到人尽皆知。”

    樱儿心想,这个东西落到别人手里,就是整胤禛的材料了。既然三阿哥的人都介入了,那么他们只要一审问那些人犯,一定会顺藤摸瓜的要找这个账本的。三阿哥最是个打小报告的迂腐学究,这个东西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年富道,“那好吧,你们既然拿到了账本,就走吧。放心,我不会叫人的,保证你的安全。”

    樱儿冷笑道,“我自然安全,因为是你送我们出去。”

    于是阿大在衣袖中用火枪抵住年富,慢慢向外走去......

    一路上果然没有人阻挡。等到他们走出了营帐,刚刚准备将年富放掉,只听到后面人声鼎沸,已经有大队人马赶了过来,为首的就是年羹尧。

    年羹尧刚刚到营中,就听说年富带着一干人等出营去了,心下起疑,再一细问,据说年富只带了几个人,平时跟随的奴才们似乎都不在。于是年羹尧立即断定年富有蹊跷,他是知道这个儿子平时带着奴才们摆排场惯的,今天早先又听说了镶白旗缉拿要犯,有几个漏网了(他可没有想到,漏网的正是他的宝贝儿子),于是带着亲兵赶了过来,想看个究竟。

    樱儿低声对年富道,“对他们说,你不过请了个药号来送药的。”

    年富叫道,“阿玛,这些人是给儿子送药的,说前儿得了一朵奇大的雪莲花.....”

    说着一指阿大,阿大从怀里拿出了那几朵雪莲。

    年羹尧并不理会,一挥手叫道,“将这些人全都拿下。”

    这时,阿三抢在樱儿前面,阿大也提着年富,用枪指着他的脑袋,慢慢向后退去。年羹尧又惊又怒,一挥手,这下子所有的军兵都被惊动了,都围了上来......但是碍于年富被劫,一时也不敢十分围上前.....

    阿大喝道,“所有人都退后......”阿三低声问,“主子,人围得越来越多,要不要亮明份?”

    樱儿也低声说,“现在这么许多人,也不全是王爷的人,一时也说不清......还走得了吗?”

    这时,年羹尧后面的队伍一阵大乱,阿大说,“主子,看后面......好像是十四爷的亲兵。”

    这时,年羹尧在马上和什么人行礼,樱儿知道一定是十四来了。樱儿估计年羹尧也不一定希望十四了解这些事,于是对阿三道,“你上前去对十四爷的人说,我们是京城药号办药的,前儿得了秘方,叫‘四清露’,要采办药材,误闯了军营。你将这个给他们,面呈大将军。”

    说着从怀中拿出十四当年的那个扳指递给了他。

    果然,过了一会儿,十四的一队亲兵冲过了来,说道,“大将军吩咐,将他们统统带回问话。”

    于是一行人连带着年富,被带到了十四的营中。

    亲兵们将他们带到了一个空的营帐。过了一会儿,有随从送了茶水过来,里面就有十四的贴侍从小顺子,他显然看到了她......

    不一会儿,又来了亲兵对年富说,“大将军有请年公子。”

    这里年富巴不得摆脱阿大,忙忙地去了。

    不大一会儿功夫,十四带着小顺子疾走进来。十四见到她,仍然有些意外,于是让所有人退下。樱儿也挥手让不放心的阿大和阿三退下。

    见所有人都退出了,十四急忙上前抱住了樱儿,“樱儿,是你吗?你怎么来了?”

    樱儿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连忙道,“我......我.......是跟着嫦姐姐出来办药......”

    说着就想挣脱他的手,十四仍然抱着她,“樱儿,出了什么事?你......难道......你是从京城逃出来的吗?”

    樱儿被他问得有些狼狈,慌乱地说道,“没有没有,我好好的,不过是闷了出来散散心的。”

    “胡说,散心怎么会散到西北前线了......九哥前儿的信里说你又病了,四哥将你送到了城外......樱儿,究竟发生什么事?让你不顾一切逃出来?是不是四哥又给你什么委屈了?”

    樱儿再一次心慌意乱,“十四爷,我不过是贪恋这里的雪山美景,想多看一眼,就要回去的。”

    十四看了看她,微微笑道,“这里的景色的确奇异,但是也不至于将你吸引过来。你先歇息一下,慢慢对我说,这个营帐就给你了。”

    ......

    一连几天,十四的人给她的常供给十分精心,阿大和阿三也是可以在营帐周围侍立。只是她不能离开这个营帐。十四每天晚饭后过来,也不问她什么,只是东拉西扯地和她聊上一个时辰。

    樱儿知道十四和她扛上了,这也是谈判的规则,先开口的人永远处于劣势。

    现在十四尚未确认她此行的真正目的,但是肯定已经起疑。他也会立即写信给京城方面了解缘由。

    到京城往返的书信来回会有二十几天,那么这一个月内我必须得脱,否则会越来越被动。胤禛得不到我真实的讯息,另外我和外界隔绝了信息,也会更加麻烦。

    于是第二天十四来的时候,樱儿直截了当地说,“十四爷,我想回去了。”

    十四道,“我正想对你说,我这几天会忙一些,你就在这里歇息吧,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就派人送你回去。”

    樱儿笑道,“十四爷,你在这里统领三军,我一个女人在这里,会有诸多不便,另外你也分心。”

    十四道,“你突然到了这里,说明一定有事。放心吧,这里没有人知道是你。我已经对年羹尧说已经处置了你们,这里再也没有人会伤害你......樱儿,你告诉我,年羹尧为什么要杀你们?”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