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蝗灾(三)

    见到两人虽然有些颖悟,但是还是显出有些不解。1

    樱儿点头笑道,“王爷和十三爷可是想到什么了?”

    十三道,“嗯,虽然知道范文正公曾经历经几次大饥荒,而且治理有序,不过详还是不甚了了。”

    胤禛莞尔一笑,向她点点头,“以前师傅在讲《资治通鉴》的时候,这一节也就寥寥数语带过,仅仅说范文正公治理有方,倒没有细说他怎样做的。”

    旁边十三福晋好奇地问,“爷,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哦,合着就把我蒙在鼓里。峥”

    十三笑道,“这个我也知之不详,不过,既然今天樱儿大费周章地让我们聚到这里,她一定有一番高论。唔......我洗耳恭听。”

    樱儿于是笑着开口,娓娓道来,“宋仁宗时,浙江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而引发大面积饥荒。范文正公当时担任杭州知州。他的策略就是让商业起头兴旺起来,带动百业并进。安抚民心,让人心思定。另外,朝廷作为引导、制约、引导整体态势。他首先召集各个寺庙的住持,说明本地寺庙普遍年久失修,饥荒年景,工钱最低廉,正是修缮寺院的好机会。当时佛教盛行,寺庙都相当富足,修缮工程均由寺院自己出资,丝毫不增加朝廷的供给。他还命令杭州各个官署开展基本设施维修建设。就这样在大兴土木的吸引下,杭州城涌进来大量无农可务的农民。接下来,他就组织大规模的龙舟竞赛,还大兴出游之风,自己带头到西湖上观赛、宴饮。出游使民间的闲置资金进入了流通,使杭州各个景区赢得资金去扩大经营规模。于是,杭州的往来交通、出游和酒楼茶肆,在灾年依旧维持生意兴隆。范文正公看到了饥荒年月最愁的是无粮可买。于是就下达政令,将杭州的粮价抬升,远远高出周边各地的价格。各地粮商顿时看到了商机,纷纷将粮食运往杭州,以期抢占杭州的粮食市场。夹答列与此同时,农民们从进城务工中挣到了钱,商人们从出游消费里淘到了金,他们都有了钱再去买粮,于是粮食供求两旺,一派繁荣。值得一提的是,范文正公的赈灾手段既不扰民,还不动声色地起到了安定民心、娱乐百姓的作用,赛龙舟、兴出游,相当于百姓的注意力从饥荒转移到文娱上,又让百姓觉得,官府这么做,一定有着控制局势的把握,于是并没有出现人心的恐慌。那一年灾席卷了浙东、浙西,唯有杭州比较安定,没有出现大量百姓逃荒的现象。”

    (现代经济学认为,当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政府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入,通常能带来几倍于投资额的社会总需求和国民收入,起到一种“乘数效应”。现代经济学的主流是交换经济学,特别重视消费在经济中的地位。刺激消费、拉动内需是必然的手段。现代经济学把价格视为非常重要的经济杠杆,政府应该开始使用价格杠杆,宏观调控供求关系。最后就是灾后心理援助,稳定民心,让百姓对政府有信心,才能让百姓放心消费。)

    十三听得入迷,“哎呀,以前读书的时候,师傅可漏了这么重要的一大段,而且是最最实用的。嗯,不对不对,师傅应该是根本不懂得这样的法道的,还是樱儿琢磨出其中的深意......”

    胤禛莞尔一笑,点头赞道,“好一个金钱帝国!”

    十三笑道,“樱儿,从前有‘一字之师’,我以后就拜你为师如何?客”

    樱儿笑道,“啊哟,我可不敢当,我也是前几天才想起来的......到底比别人晚了两个月......”

    十三福晋恍然大悟,由衷地说,“这可真是了不起,这朝廷没怎么出钱,老百姓也没挨饿,甚至都没怎么惊动,京畿一方又得安宁,真真是神来之笔。是谁想到这个主意的?”

    这时胤禛也笑道,“看来敏而好学的还不止是十三弟呢。”

    樱儿有些黯然,她当然知道这是谁,虽然是落魄了、受冷遇,但还是不计自得失,尽力为国事、为君王分忧。而且想出的法子何等的睿智。他的本意是为了救灾,但是没有朝廷的经济支持,他安定民心、又兼顾了亲贵们的眼前利益,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既办了差、又得到了各方的支持......

    惭愧惭愧,我在现代是学经济学的,我学的东西是往后三百年里全世界的经济学家、政要们的集体智慧和结晶,抑或是经验教训,我尚且后知后觉,直到人家救灾的结果明显显现了,才刚刚恍然大悟......

    自己总说,看人的人品是要看他在落魄时候的表现,而不是风得意的时候,现在还要加上一句,看人的智慧和能力,不是看老板、同事齐心协力支持他的时候,而是要看他老板不支持、甚至使坏、同事朋友不理解的时候......

    樱儿想到这里,不站起来,举起酒杯,对胤禛和十三道,“来,王爷,十三爷,我敬你们一杯。”

    十三有些意外,“这又不是我想出的法子,你敬我做什么?”

    樱儿笑道,“我敬的是所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仁人志士!”

    (典出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这里樱儿是以对范仲淹的敬仰来影对胤禛、十三和八贝勒、九贝子的怀和智慧的敬意,而且十三也正是在全力培育高产的粮食)。

    胤禛也站起来,笑着举起酒杯,“十三弟,我接着樱儿的话敬你,一时之需只在权宜,今后真正能使天下粮仓富足的,都是你的功劳。”

    说着一饮而尽。

    樱儿又回头大感意外地看着胤禛,心想,我这里刚刚对灰太郎的智慧和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这里又出来一个高手,虽然对具体的手段不甚了解,但是听到解释,立即能够举一反三地领悟过来,这种刺激手段只是一时的,加固金钱帝国的基石、巩固农本,这才是治国安邦的长久大计!怪不得,他能当皇帝,他的眼光和智慧的确能够驾驭住全国的整个格局......

    樱儿又黯然失神,如果以胤禛的政治眼光、灰太郎和十三的办事能力,如果今后能够联手治理这个国家,那么历史一定能够改写!

    这时,十三眼睛放光,举起酒碗一饮而尽,用坚定的口吻说,“四哥,士为知己者死!”

    十三福晋也笑着站起来,举起酒杯,“樱儿,我也敬你,为你的蕙质兰心,为你的慧眼!”

    四人相视而笑。

    樱儿笑道,“不如咱们也去外面逛逛?总要用掉些钱才是。”

    说着将那包碎银子拿了出来......

    胤禛笑道,“那么,苏培盛、小全子、小柱子......”

    “奴才在......”

    “爷给你们一个差,你们今晚就比赛把这些银子全都花光!看谁花得快,买的东西齐全,越是不起眼的摊儿上的东西,越稀罕......”

    十三笑道,“对对对,谁花得快、买得齐全,爷另外有重赏!”

    这三个人面面相觑,张大嘴巴,半天也合不拢。他们都是当差的老人儿了,谁都没有办过这么稀奇古怪的差事......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