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蝗灾(一)

    55年十一月,准噶尔部策旺阿拉布坦祸乱。夹答列

    实际上任何叛乱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爆发的,西南、西北、北部都是游牧部落,本来安定级差,容易发生兵变。近年来也是为着各部之间在大清的扶植、赏赐、进贡等等方面的利益不一致、或者说是利益不均,很容易起争执。而正因为是游牧的特点,所以中央政府控制的难度很大。

    实际上科尔沁等部的王公们早就意识到这些,当年灰太郎出的主意,设想要以各部之间用经济、贸易的手段联系在一起,让中央政府作为主管局面、引导政策的、抑或是策划、控制整个贸易秩序,这个方法何等聪明、超前,而且预防危机的发生。可惜,被老康理解成了企图篡权......

    戴铎这阵子被调到了台湾,居然来信说要为胤禛在台湾建立根据地,以备有朝一策应他的“大业”。樱儿匪夷所思地看着胤禛,心里大乐,差点要对着他唱“阿里山的姑娘”。

    胤禛叹了口气,摇头道,“他再三来信说要求调他回京,这种人可不能让他留在京中,他这张大嘴巴,非要被他祸害、拖累死。峥”

    樱儿笑道,“不过,俗话说,‘防小人、不防君子’,这种人并没有自己明确的信念和目标,原本不过是想在牧羊人那里讹些东西而已......”

    胤禛作势又要呵她的痒,她一边躲一边笑道,“不过,他在无利可图的时候,就会转向别人推销着自己的小聪明,也未可知。”

    胤禛笑道,“唉,只能舍些羊毛给他罢,这种人也不能喂太饱了,否则他若是以此为乐、以此为业,说不定又会冒出下一个主意......我可要深受其累。客”

    ......

    转眼宝宝到了四、五岁了,要开始读书启蒙。

    于是和五阿哥一起,天天在圆明园读书。这是个封闭式的教育培养,从这时开始,樱儿尽量抽时间勤谨的盯着宝宝的学业。

    小阿哥们自有师傅们教导,但是皇子的教育是十分辛苦、严格的。小孩子每天一早四五点钟就起,读书一直到下午三点,再是骑课程。

    樱儿之前从来不教宝宝什么认字、数学之类。这些都是技巧,而不是素质教育。而且技巧、知识这些,将来都有专门的人教授的。从宝宝生下来,樱儿就开始训练他每个阶段的能力、潜力的开发。夹答列比如爬、握、摸、听、认色、辨别声音......等等。她还带着宝宝认识自然、欣赏音乐,还和宝宝做游戏,训练他的辨别、判断、反应的能力。

    樱儿做这些,旁边的嬷嬷、甚至是女眷们都没有什么话说,母子俩人的游戏,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大家只道是樱儿疼儿子,尽量陪着儿子玩罢了。

    她们普遍认为,以樱儿的份,说不定儿子大了,就会和她生分,甚至会就此从她边被带走......而且,自从“毙鹰事件”以后,府里倒又新出来一个说法,说樱儿的大靠山八贝勒已经倒台,那么现在王爷再怎么冷落她,另外的几位爷再也无法为她撑腰......现在王爷已经开始宠年侧福晋,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樱儿知道,小孩子都有厌烦功课的时候,于是樱儿除了了解每天师傅们布置的功课,就尽量另外将些典故文章都用白话或者戏说的方式说给小阿哥们,只当是讲故事,以此帮助他们的记忆和激发探索的兴趣。

    果然宝宝对一些偏僻的文字和观点都有涉猎。而且宝宝平时的娱乐,也都是些益智的游戏,还要绕上好多历史政治人文的典故逸事。樱儿每次都是让宝宝尽量表达自己的观点,然后告诉他,正统的观点是怎样,戏说的怎样,公众的怎样。若是用于不同的目的,宝宝会怎样取舍,利弊怎样。

    宝宝初生牛犊,一开始都是听她慢慢解释,到了后来也慢慢的开始有不同观点拿出来讨论。再到后来,不论怎样的观点,他都能够思维缜密地说出一番道理来,并且逻辑推理一点都不出纰漏,哪怕是诡辩。

    师傅们对宝宝的学业和领悟能力赞不绝口。除了常规的骑,樱儿又请了传教士教他格斗、击、音乐、绘画等五花八门的杂学。

    胤禛太忙,但是对几个儿子的学业却十分关注,对阿哥们都时时考问。另两个儿子对他都是唯唯诺诺,但他反不为乐,倒是宝宝每次都不慌不忙的与他对答,即便是诡辩或是有些孩子气的观点,都是你有来言、我有去语的。

    一众师傅们都暗暗称奇,不过所有人对宝宝的博闻强记都是叹为观止。樱儿对宝宝的种种观点行为并不多加评判,只是引导他往正统的方向。她希望不要给他一个限制,而是要给他最大限度的思维发展。

    宝宝读书的时候,樱儿就到别院打理一切,外加照管和十三的试验田。晚上宝宝睡前,还要陪着他讲故事,等到弘历睡了,她还要拿出账本看......其实哄小孩睡觉本不用她心,自然有嬷嬷们。但是樱儿的宗旨就是,但凡是胤禛和宝宝的事,她尽量不假手别人。

    近年来,胤禛有时候就会失踪一段时间,说是有些事要办。

    那段时间别院的人也开始多数都外出,但是所要的古怪东西却有增加的势头。还有,别院又加大了药物实验室的规模,看起来研究项目还蛮多的。

    阿嫦每月两三次雷打不动的来看她,她说几乎见不到四人帮。神父那里也说,他们很少去教堂。

    十三倒是三天两头的和十三福晋到圆明园来,外带巡视那块试验田。他的兴趣还是那样广泛,也与樱儿讨论一些哲学、洋务、经济等问题,外带教阿哥们、以及他自己的儿子们书法和骑。他的腿疾时好时坏,一般在旁边指点,他基本上骑不得马。

    ......

    这几年来,都是天水灾,夏天又遭蝗虫,京畿一带连带附近的几个省份都是连年的收成欠佳,今年倒好,灾尤其严重,已经闹起了大饥荒。朝廷商议着要救灾,但是没有银子,干什么都是空谈。

    这天在园子里,听到十三福晋她们在叹息,京城的粮价飞涨,听说好些人家都开始发愁。

    十三也说,“听说三哥、五哥和九哥他们都在囤积粮食,而且大量地囤积,不少大臣们敢怒不敢言,有的打算要上书给皇上呢。”

    樱儿也听胤禛提到过,老康似乎要彻查这件事,但是不知怎的,干嚎了两下子就没了声音。

    樱儿推想应该是老康要搞平衡,但是国库既然没有银子,老康的底气当然不足,只好责成几个官员去办这个差事,另外当然要解决饥荒这个首要的问题,而这几位办差的又都是八爷党。

    又过了大半个月,十三又在愤愤不平地说,“三哥、五哥和九哥联合起来发国难财,真是缺德带冒烟。”

    五阿哥和九阿哥同是宜妃的儿子,而三阿哥和九阿哥是连襟(他们的嫡福晋是亲姐妹),看来一切都是九阿哥的主意。九阿哥近年来的资产迅速膨胀,拥有了有好几个垄断的差事买卖,用“富甲一方”来形容也不为过。那么九阿哥这次为什么要呼朋唤友地发动那么多人呢?

    樱儿凝神想了想,心中有些恍然,不暗自点头。

    因为她在现代就是学经济学的,当然知道在经济危机来临时刺激经济的种种手段。而且虽然每个国家的法则手段各不相同,但是原理是一样的......

    于是她笑着问道,“十三爷,他们是怎么做的?”

    “还能怎么做?无非是囤积不卖,让粮价涨到一斛八两才肯发卖。”

    樱儿问道,“是一直囤积,还是到了价钱就发卖?”

    “囤了一阵子,等家家户户没有吃的,自然就有人买了。”

    十三摇摇头又道,“这样的发财之道,太过份了就缺德。饥民如此之多,这些人也太过自私自利,若是在平时赚几个钱也还罢了,可这是危难之际......唉,要是咱们培育的稻田早些增收才好。”

    樱儿道,“十三爷已经是劳,这田里的庄稼可不是一天一天地长的,总不能去拔苗助长吧?这些事还需假以时的。”

    十三点点头。

    “十三爷,若是你办这趟差,你会怎么做?”

    “自然是开仓放粮,设粥铺救济饥民。然后在周围省份调集粮食运往京畿。”

    “十三爷,国库粮仓里的粮食够用吗?周围省份的粮食够不够用?谁来运粮?还有设棚施粥,谁出粮食、谁出力?出粮出力的人又有什么好处?再说,若是这一切都从国库出钱,又有多少银子是真正能够使在灾民上的?又需要多少人来看管住这些贪官污吏?”

    十三也挠挠头,“是啊,这摊子事太过繁杂,好几路的事,若是要同时做,还真是无从着手。”

    樱儿又问,“十三爷,近来这些饥民们可有暴乱什么的?”

    十三道,“这倒没有。”

    “有没有大批逃难的?”

    十三想了想,“似乎也没有听说。”

    樱儿沉吟了一下,笑道,“十三爷,我倒是听说,邀月山庄这几天生意出奇地好,听说九爷那里还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十狂欢的彩头。据说是大宴小宴的,还有游园,每晚还有抽奖,端的闹异常。咱们也去凑凑闹,好不好?”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