毙鹰(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毙鹰(一)

    又过了几天,真正分别的时候到了。夹答列威廉他们会从北京走陆路到天津,从那里坐船到福建,再搭海船去西洋。这一路会花上大半年的时间。樱儿和阿嫦赶到他们的住处送别。他们一家以及行李、大家送的礼物,满满两车,另外又有回国的传教士及行李两车,启程往天津而去......

    四人帮和胤禛他们都要上朝、上班,于是只有十三带着十三福晋和樱儿、阿嫦代表大家送别。

    回来的路上,十三邀樱儿、阿嫦共乘,说是有话要问。

    在十三的车里,十三问樱儿,“樱儿,上次十哥他们说的什么英吉利国的‘法官’是什么?难道真的有国王和百姓上堂打官司、并且还有国王输了的事?”

    阿嫦也笑道,“的确听说过英吉利的王权和法制分开的,倒也知道得不详。”

    十三笑道,“这阵子神父忙着为他们收拾行装、安排行程,我倒也没工夫去问呢。”

    十三福晋笑道,“哎哟,爷又何必舍近求远?这个事,樱儿准知道。”

    樱儿笑笑道,“这可是从现在往前大约一百年了。有一天,英吉利国国王詹姆斯一世在宫中闲坐无聊,忽然想起,有一段时间没有到皇家法院去了。何不去一趟,审一桩小民案件,解解闷儿,也顺便体察一下民。于是国王一行来到法院,遇到普通诉讼法院首席大fǎ官柯克(edwardcoke)爵士。令国王颇感意外的是,柯克法官却拒绝了国王。于是国王质问法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国家都在国王的统治之下,区区一桩案件,难道国王还审理不了,难道是你认为国王的智慧无法判案?”

    十三也奇道,“是啊,一个民间的普通诉状难道国王都不能过问的?”

    樱儿笑了笑,“这话谁都认为大逆不道,国王的卫士们几乎要拔剑了。夹答列但是柯克法官并没有被吓住,而是一板一眼地说,‘不错,上帝的确赋予陛下极其丰富的知识和无与伦比的天赋;但是,陛下对于英吉利王国的法律并不精通。法官要处理的案件动辄涉及臣民的生命、继承、动产或不动产,只有自然理是不可能处理好的,更需要人工理。法律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之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

    十三静静地听着,沉默着。樱儿解释道,“这次冲突是英吉利法律专业化的一座里程碑。此后,英吉利的司法便成了职业法律家的垄断领域。他们的司法象征,就是一个蒙着双眼的女神,一手执剑,一手拿着天平,说任何判断,不以眼睛所看的为准,而是以心灵做出公正的评判。在他们的国家,王权不干预司法。所以,十爷他们说,担心威廉他们回去有些冒失,实际上不必。他们和国王签订的协约一旦生效,就一定能够得到保障的。”

    十三沉吟着,“的确,国与国的状况差太远了......不能一概而论。也没有孰优孰劣的分别。”

    樱儿抿嘴笑道,“这话有理。英吉利国孤悬海外,是一个海岛国家,与其它诸国的联系,有分有合。所以他们国家的体制很有特色,并不与大陆国家完全相匹配。”

    十三看了看她,点点头,“这只是奇谈而已,不必去效法的。我又听说,他们国家无论做什么,都是签订什么协约的......甚至连继承王位,莫不如是......”

    樱儿扬眉笑着耸耸肩,“十三爷过虑了吧,这些只是别国的体制,和咱们这里简直不搭边的......”

    十三也笑道,“我自然知道。只要知道有这么回事就可以了,我可不像八哥,竟然十分在意,反复问神父和威廉,又要找很多传教士来问。听说最近他又迷上那尼德兰国(荷兰的古称)的什么契约什么的......”

    这时,十三福晋笑道,“爷,这阵子大家都在寻新、猎奇,这有什么奇怪的?何况九哥那里住着这么多西洋人,又带来好些新奇的玩艺儿呢。”

    樱儿听了,有些寒意掠上心头。她自己也说不上什么,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似乎有些不明的、不详的预感,但又说不上是什么......

    ......

    樱儿回到圆明园自己的园子,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样的感觉显然是为了灰太郎的。

    可是,这个灰太郎一向就是喜欢这些东西啊,他也对老康讲过些新的理念的,导致老康大为反感,甚至以为他失心疯了,又抑或是被餍了。老康明摆着不喜欢这些,以致口不择言地诋毁良妃的出,来否定灰太郎的前程。可这一切都已经知道了啊,为什么我还是恐惧和忧虑?

    她从来不向胤禛打听朝堂、老康和其他阿哥们的事,当然,她现在也没心思去打听。十三赋闲在家,也不十分刻意留心朝堂上的动向。现在连十三都问起这个事,说明灰太郎又开始闹腾起来......而且又闹腾得厉害了。

    但是,现在她为灰太郎、抑或四人帮担心,又怎么能够劝阻呢?这一些零星的传闻,又能说明什么呢?她连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也不太知道,又从哪里下手呢?

    粘杆处?对了,粘杆处一定知道些什么,但是她从来不打听粘杆处的事,连里面的人都认识不全。更何况,这些敏感事,胤禛是绝对不会让她过问的。

    这也是她在粘杆处打理的前提,是起码的游戏规则。

    唉,灰太郎、四人帮,你们自求多福吧。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52年十一月。

    转眼良妃去世两年。这一年老康出巡,随行人员中也有灰太郎。

    大队人马半路上路过景陵,灰太郎要去祭奠亡母,于是对老康说不能继续随驾,他就在景陵等老康他们回来,再一起回京。

    于是老康就继续巡视。到了塞外,老康当然要和王公们有一系列的庆典,每一次都是有各部落重要的各位王公齐聚。最后,老康临时决定,要举行一次盛大的压轴庆典,他要以此结束出巡,起驾回京。

    这次庆典,老康邀请了所有王公及其家小,另外还有各位大臣及头面人物。

    这一次的庆典,并没有在预先的议程之中。不过,老康的龙心大悦之下,召集王公们吃顿饭,那再平常不过了。

    灰太郎在景陵听到消息,似乎有些措手不及,再要启程赶过去显然来不及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缺席,又是他私人的原因,总有些欠妥。当然,这还远远谈不上亏欠了礼数。

    灰太郎向来行事妥贴,自己赶不过去,就派人送了两只海东青给老康以表示祝贺。

    但是不知为什么,老康看到这两只海东青时,这两只鹰已经奄奄待毙......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老康勃然大怒,说是八阿哥诅咒他,还骂他是“辛者库妇所生,自幼心暗,柔......”要与他一刀两断。

    这事儿还没有调查清楚,老康就已然将公、检、法全部跳过,直接结案,不,说结案都比较牵强,因为都没有结论,就直接将八阿哥一棍子打死,定论为要和八阿哥一刀两断。并且迫不及待地昭告天下,当然是要堵上悠悠众口。

    俗话说死者为大,八阿哥是因为祭奠良妃而缺席,现在老康当众辱骂他们母子,这事做得真有些惨绝人寰。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