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院(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别院(四)

    自从樱儿到别院打理,胤禛说他之前有好多兴趣好现在正好可以捡起来。1

    于是他们一起在别院下棋、弹琴、喝茶、写字......过着神仙眷属的子。他们也倾力想将那里打造成一个避世的桃花源。

    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处心积虑、没有阿谀奉承、没有争风吃醋......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胤禛还说,希望樱儿在这里,能够尽量按照她原来的生活方式来生活起居。就在这里,她可以无拘无束地生活,他不想拘她、抑或拘她的思想......

    后来,胤禛见识了樱儿的几个抽象化的瓷器作品、印象派的画、造型古怪的办公桌椅......他每次都是歪头看了半天,目瞪口呆,良久无语,后来自嘲说人的想象力实在是个神奇的东西,他不胜想象......

    又说他之前知道一些西洋的艺术品,还是那些比较能够接受,于是和樱儿探讨切磋了不少问题。

    有一次樱儿仿照毕加索的风格画了一张人物肖像。胤禛看了半天没说话,后来他讪地说,“怎么开始画这个?这离过年还早,到时候再多画几张送人。”

    樱儿笑道,“樱儿的技艺也只能画到这样的程度了,只是有些意思,勉勉强强呈现出线条的美......”

    胤禛惊异地看看她,问道,“樱儿,这......难道不是过年贴在门上镇鬼的符咒?”

    樱儿哭笑不得地解释道,“乍看起来,这幅画在形象的和构图显得十分随意,但是再细看一下却是有章可循,所有形体与图像的安排,严整统一。实际上它们的构图遵循了某种古典意味......就是说,是按照黄金分割的。你看构图,在画面正中央,不同的图像互相交叠,构成了一个三角形;三角形的中轴,恰好将整幅长条形画面均分为两个正方形,使左右两端的图像相互平衡。这正是符合黄金分割的布局......这幅画是要想展示一种人体线条和几何图形的和谐之美。”

    胤禛听了樱儿的解释,看了看,不置可否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又歪着头看了半天,最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转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咕哝了一句,

    “这些若称为‘美人图’的话,那你们仙界的人还不都成了丑八怪?好好的人......怎么长成那样的歪瓜裂枣......”

    樱儿一听,捧着肚子直笑了三天。夹答列

    (毕加索,西班牙画家、雕塑家。是现代艺术的创始人,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他于1907年创作的《亚威农少女》是第一张被认为有立体主义倾向的作品,是一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名杰作。它不仅标志着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中的重大转折,而且也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革命突破,引发了立体主义运动的诞生。这幅画在以后的十几年中竟使法国的立体主义绘画得到空前的发展,甚至还波及到芭蕾舞、舞台设计、文学、音乐等其他领域。《亚威农少女》开创了法国立体主义的新局面,毕加索与勃拉克也成了这一画派的风云人物。)

    过不多久,胤禛说要送樱儿一样东西,“樱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说的那种‘美人’,眼见着你成天画这些妖魔鬼怪的画儿,倒是应该要有个镇妖的法器来震慑那些画像。”

    樱儿打开他递过来的盒子一看,里面是一尊他穿着朝服的座像。

    胤禛说就把这个送给樱儿“镇妖”。

    樱儿笑得直打跌,“樱儿怎么敢将王爷的雕像当作镇妖石?再说也实在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是不是要供起来?”

    胤禛笑道,“啊哟,我自信还是比你画的那些‘美人’更强些吧......嗯,好吧......起码强一点点吧?那你就赏个脸收起来吧......至少让我在‘美人’丛中露露脸儿?”

    樱儿又是大笑三天,胤禛这么顽皮倒是让她没想到。

    有一次在书房,樱儿发现他写的一篇《醒世歌》,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沓沓在其中。也空,月也空,来来往往有何功?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大藏经》中空是色,《般若经》中色是空。朝走西来暮走东,人生恰是采花蜂。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夜深听得三更鼓,翻不觉五更中。从头仔细思量看,便是南柯一梦中。

    樱儿惊诧无比,因为这可以和《红楼梦》中的《好了歌》有的一拼。

    樱儿拿着那篇文章出神,难道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说他古板,可他有时天真顽皮得令人摇头;说他有城府,可他如阮籍青白眼似的憎分明;说他开通,可他做事一板一眼循规蹈矩的分毫不差;说他有野心,这篇文章若不是经年的感悟,是根本写不出来的;说他诈,可他平生最恨欺骗;说他残忍,他平时对人谦恭有礼,甚至连踩到别人的影子都视为对人的不敬......

    樱儿真后悔在现代没有好好学学心理学,不然能够研究一下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在心理动力学中,本我、自我与超我是由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之结构理论所提出,精神的三大部分。1923年,弗洛伊德提出相关概念,以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本我”(完全潜意识)代表wang,受意识遏抑;“自我”(大部分有意识)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超我”(部分有意识)是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本我,自我,超我构成了人的完整的人格。人的一切心理活动都可以从他们之间的联系中得到合理的解释,自我是永久存在的,而超我和本我又几乎是永久对立的,为了协调本我和超我之间的矛盾,自我需要进行调节。若个人承受的来自于本我、超我和外界压力过大而产生焦虑时,自我就会帮助启动防御机制。防御机制有:压抑、否认、退行、抵消、投、升华等等。)

    樱儿暗想,这篇东西可能就是他的防御机制中“升华”的一个机制,于是他将归隐视作现阶段有效的手段,并且为此找出一切哲学上的理由......

    当然,他是一等皇子,潜意识中当然就有夺嫡的“本我”wang,然而“超我”部分却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势单力薄,而且当今局势根本对他没有好处......

    不知不觉中,胤禛从背后环住了她,“樱儿,想什么呢?”

    “樱儿在想,人的本wang之间到底差的有多远?现实中又如何去取舍?”

    胤禛见到她手中的纸,伸手拿过来折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又在瞎琢磨......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这是先前你不理我的时候随手涂鸦的,不过是偶然有感而发,和你最喜欢的那首《西江月》是异曲同工......原本要烧掉呢,后来一想,怕你以后再不理我,嗯,还是留着以后再接着感怀......”

    樱儿低头不语,心想十三当初说她折磨他要到疯了,也的确有几分道理,也许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王爷,你快乐吗?”

    “当然,人生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我现在全都占全了。”

    胤禛一边说,一边还在摆弄手里的几幅画。

    樱儿看着他,实在是不知道怎样说,“唉,别人家都在铆足了劲儿像乌眼鸡似的,王爷可真闲得令人......令人羡慕。”

    胤禛抬头笑道,“这忙来忙去的都是为了些费心费力的辛苦事,哪儿有采菊东篱、对酒当歌那么逍遥自在?何况现在又有美人在怀?我宁愿无大志。”

    樱儿红脸啐他,低下头,“大白天的又说什么疯话......”

    他坏笑着道,“怕什么,不是你让人人都知道我喜欢大白天的......嘿嘿,想入非非的......”

    樱儿想起畅园的那件事,不大羞,转要逃。

    胤禛探抓住她,紧紧抱着,“怎么,难道你不喜欢这样无拘无束吗?”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