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隐(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退隐(二)

    又过了几天,胤禛回来对樱儿说,他那天进宫时也安慰了老康一些话。夹答列

    老康听后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在他跪安的时候,老康突然站起来,说看外面这个天快下雪了,他记得胤禛小时候,有一年得了疟疾,也是这样的天。于是让梁九功伺候着把穿着的一件坎肩脱下给胤禛穿上,又让胤禛下次把常穿的坎肩包一件带进宫去给他。

    这是老康习惯和当时的普遍风气。当时的物质还不是很丰富,即便是贵族,吃穿用度也带着浓烈的农耕文明的意味。穿上带有亲人气息的衣服,是一种感的寄托和体现。老康就很喜欢和儿子们交换衣服穿,他曾经与太子频繁地交换衣物,尤其是他外出巡视、御驾亲征期间。

    胤禛自然是欣喜万分,他说这么一来,他倒是着意留心了老康最近的一些细节,着实感到老康从心底里还是很在意八阿哥的。据说老康曾经问梁九功关于八阿哥加祭的事。后来听到八阿哥病了很久,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半晌不说话......过了几天,老康突然问了一句太医院的药是不是齐全,就没了下文......

    樱儿心中点头,果然老康是有着常人一样的感,他隐藏得深,不等于他的感浅......

    胤禛也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揣摩他皇阿玛的心思,没想到皇阿玛的感竟然如此细腻......

    樱儿笑道,“王爷,普天下的人,的确不可以去揣度一个皇帝的心思,但是也不妨用男人、父亲、丈夫的眼光和立场去看......”

    樱儿话虽这么说,但是已经决定要设法去了结灰太郎的胡闹......哪怕是暂时中止。夹答列再让他这么任下去,受伤的将是一大批人,结局会愈加无法收拾。而且这个闹剧中将没有赢家!

    樱儿让田嬷嬷打发人去请来了阿嫦。

    提起八阿哥的近况,阿嫦摇头说还是没有起色。八贝勒根本也是懒怠医药,整天喝酒、开始自暴自弃起来。弄得九阿哥他们也有些无所适从。

    樱儿想了想,转走到内屋,去衣箱下面拿出了那个包袱,将八阿哥当初在银杏树下和教堂里递给她擦眼泪的那两条手帕拿了出来。

    阿嫦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问,“樱儿,就这么两条旧手帕,没头没脑的?有什么用呢?是哪里来的?咦,怎么是男式的?”

    樱儿低头一想,于是提起笔,在一条手帕上写道,

    “登高穷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空作悲秋赋。回首西山月又斜,天涯孤客真难度。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明李开先《宝剑记》)。

    另外一条,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宋苏轼《定风波》)

    樱儿道,“你设法将这个交给八贝勒,他看了自会明白的。”

    又过了一阵子,阿嫦告诉樱儿,果然八贝勒见了那包东西,愣了一下就不说话了。

    后来据说他将自己关在书房一整天,九阿哥一直陪着他。等到他出来后精神就好了许多,重新开始上朝、看书、会客......一如既往。

    阿嫦一个劲儿追问樱儿这是怎么回事,还说今后医生可要失业了,治了半年没好的病,让她举手间就解决了。

    樱儿黯然道,“那本来就是他的手帕,他曾经借我擦眼泪的。”

    见阿嫦一脸疑问,樱儿叹了口气,“一次是我入宫选秀前,一次是在教堂。我现在只是告诉他,再坚强的人也有权力流泪,有了委屈就痛哭一回。但是要尽快擦干眼泪,不要耽误了迎接明天......再说,我也不该留着他的手帕。因为现在我若有泪,胤禛会帮我擦的......”

    阿嫦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樱儿,你瞒得我好苦!!喂,等等,你说......还......还是你入宫前?你们早就认识了吗?你果然和八贝勒有过一段感,那外面的风传原来都是真的?为什么你一直都不承认?雍王爷知不知道?”

    樱儿听着阿嫦连珠炮似的发问,摇头苦笑道,“你信不信他根本对我毫无愫?”

    “我原本就不信,现在更加不信了。”

    “可那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当初并不是我拒绝八福晋的提亲,而是他让我死心。”

    阿嫦半晌无语,“樱儿,我已经被你们都搞得糊里糊涂,唉,问世间为何物,直叫人莫名其妙,颠三倒四、七荤八素......”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