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蝶(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梦蝶(二)

    除了宫里的主子们,稍远一点就是贵戚、大臣家的祭祀队伍,分男、女眷两支队伍。夹答列女眷们看到了樱儿,有熟悉和不熟悉的,但是都吊起了胃口。因为这些年来,樱儿的归属问题一直是贵妇圈中的一大门话题,甚至快要开庄设赌了。

    本来大家押在八阿哥和十四上的赔率最高......但是之前从畅园隐隐约约地传出来一些事,又让大家觉得势态的发展,完全出乎想象。

    听说是雍王爷那天在园子里喝了酒......再接着就是八阿哥突然吐血......再后来听说樱儿和雍王爷闹翻......再再后来樱儿被关到雍王府的马棚里......直到不久前生下一个小阿哥,却差点因血崩送了命......这些节虽然都不甚真切,但是凡有魅力的事,一定是要具有充足的想象空间和发挥余地。

    于是大家就恍然大悟地断定,原来樱儿和八阿哥才是互相倾心的一对儿,而雍亲王却在横刀夺

    啧啧啧,那这次她来干什么?是为了尽孝心吗?这也难怪啦,良妃生前的确对她是极为喜欢惜的......

    咦,那这次雍亲王带着她过来打算干什么?是来示威的吗?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当然一部好戏就一定要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才可谓是风起云涌、悬念丛生......各路人马顿时吊足了胃口。

    樱儿是作为福晋的随从跟在最后面的。她既要顾及福晋、还有年侧福晋,况且她是真心实意地要给良妃磕头吊唁的。樱儿看到灵柩,她的眼泪早就忍不住扑簌簌地落下,听到有司仪叫“举哀”,只听到灵堂中哭声一片,她更是哭得气噎喉干。夹答列

    本来宫里自有主哀的女官和太监,但是八福晋作为良妃的儿媳(小老婆算不上的),要带着侧福晋和其他女眷们跪在灵前向过来致哀的各位女宾致谢。

    照例女宾行完礼、八福晋带着女眷致谢。这里四福晋带着雍亲王府的女眷们上香、烧纸、磕头......

    八福晋见到樱儿的时候显然是有些吃惊,但是随即眼泪就止不住往下落。四福晋也连忙上前劝慰她节哀。樱儿并不多话,只是默默而真诚地做着一切。

    礼毕后,八福晋起走过来,一一拉住四福晋、年侧福晋、说着感谢的话。实际上不必如此,按照常理她只要回个礼就可以了。

    最后,她走过来握住了樱儿的手,小声说,“樱儿,你子还弱,大冷天的跑过来,可千万别扇着冷风才是。”

    樱儿点点头,矮矮子道,“福晋请节哀,祭奠大礼连辛苦,还有很多事需要福晋亲自料理的,更要保重体。”

    八福晋拍着她的手,小声道,“樱儿,只要你的子好了,我才放心......这一头,才得安宁......”

    樱儿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于是也小声道,“逝者已登仙界,生者更应珍惜自己,这也好让娘娘安心。”

    八福晋又拿起手帕擦眼泪。

    “福晋,这是娘娘生前喜欢的一篇《逍遥游》,娘娘曾经对樱儿笑说,这篇文该用狂草体写出来,方始有逍遥的意味。”

    樱儿哽咽道,“樱儿练了许久,也没有写出娘娘所说的那种境界......现在,就请福晋代为烧给娘娘吧。”

    说着从袖笼中拿出一篇纸,递给八福晋。八福晋接过来,抬头看了看她,点点头,又是泪如泉涌。

    樱儿回过,看到四福晋、年糕、连同好些嬷嬷们,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人家的女眷们,都在好奇又戒备地看着她,还目不转睛地瞪着八福晋手里的纸。

    八福晋会意,于是将纸递回给樱儿,“樱儿,娘娘生前最为夸赞你的才学,这样,你就自己念给娘娘听......好让娘娘喜欢......”

    樱儿点点头,展开那篇字纸,跪倒在灵前,缓缓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庄子,前369-前286,姓庄名周,字子休,享年84岁。道家学说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庄子与道家始祖老子并称“老庄”,他们的哲学思想体系,被思想学术界尊为“老庄哲学”,代表作品为《庄子》,名篇有《逍遥游》、《齐物论》等,庄子主张“天人合一”和“清静无为”。《齐物论》中的名段就是“庄周化蝶”,《逍遥游》就是根据这一段的哲学思想而进一步延伸出来的。)

    樱儿念到最后,声音都是几度哽噎,念完全文,已经哭倒在灵前。

    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逍遥游》是大家都熟知的典籍,但是用在祭奠上作为祭文还从未见过。大家惊叹的不仅仅是因为这篇新奇的祭文,更是因为樱儿真意切的告祭。

    听众当中也有很多良妃宫中的宫人们,她们联想起良妃生前的高贵、睿智、和绝色姿容,也纷纷大哭起来。八福晋和女眷们更是哀声一片。

    前面八贝勒和雍亲王那里也听到了这里恸哭的声音,都忙忙地派人过来看视。四福晋也连忙劝住樱儿,让她不要太过悲伤,否则对她的体不好。

    过了一个月,丧礼结束。老康命几个宗族亲贵并八阿哥,将良妃的灵柩送往景陵安葬。所有的亲贵大臣们及其家眷各自回府。

    这天福晋带着所有女眷拜别德妃回府,德妃却单独留下了樱儿。

    德妃挥退了边所有的人,只留一个心腹老嬷嬷。德妃又拉着樱儿的手,领她到了内室。

    樱儿见了德妃如此郑重其事的架势,连忙下跪。

    德妃让她起,和颜悦色地道,“樱儿,你刚刚诞下小阿哥,又是难产又是血崩的,才刚好些却又赶来祭奠,真是辛苦你了......你的祭文如此切,也不枉良妹妹往里对你的怜。本宫就是怕你产后虚弱,又连的恸哭,别是作下什么病根才好。”

    “樱儿谢娘娘恩典,樱儿在王府调养的很好,王爷福晋对樱儿照顾有加.....”

    “樱儿,这里有件东西,是良妹妹托本宫转交给你的。”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