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新月逗清光》最新章节...

    新月逗清光,意外(一)

    第二天,阿嫦毫无预兆地过来,樱儿更是喜出望外。1

    阿嫦一开口,就是大惊小怪地说了一通她这里听到的八卦号外,不过都是是前言不搭后语。

    她说十三、十四这些天都在奔忙......好似关联着宫廷、朝廷的一系列隐秘的事件。

    又说十三让安慰她,目前已经有了些眉目,事很快会水落石出,她就可以恢复自由......

    另外,雍王爷前些天又出门了,只说是老康给了些差事到直隶去了。

    福晋怕她大冷天的在这里熬出什么病来,就让阿嫦过来看看,也让她帮着劝劝樱儿回原来的住处去才好。

    樱儿暗自点头,她知道老康虽然在明面上对一切不动声色,但还是派了胤禛去直隶,说明一定是在悄悄彻查一些事。希望胤禛能够就此调查出一些内幕,那才是关键......

    两人说着话,阿嫦又醒悟似的赶紧打开了带来的包裹,一样一样拿出来给她看。里面还有好些食品、卫生用品、化妆品......

    樱儿笑着谢道,“你倒是想的周到。我在这里可以好好保养一下皮肤。不过就是这些卫生用品,我这里还有好多没用完呢。”

    阿嫦不由分说,抓过她的手把了把脉,不可置信地反复了几次,狐疑地打量着她。

    “喂,好端端的,你乱摸什么?”

    阿嫦迟疑着,好像是在小心翼翼地掂量着措辞,

    “樱儿,你......你......最近可见过八贝勒?”

    “噢,在畅园里见过。怎么了?”

    “前儿听说八贝勒突然吐了血,是不是你又和他闹别扭了?”

    樱儿抬头惊讶地问,“我也听说了好几次......可这阵子乱得很,也没顾上好好问问。我见到他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他怎么......”

    阿嫦如释重负般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喜道,“这么说原来你们真的见过......哎哟,真是谢天谢地,这下子我就放心了。1”

    “什么事一惊一咋的?”樱儿莫名其妙。

    “恭喜你啊,你怀孕了。”

    樱儿霍地站起来,“你胡说,你......你没搞错?”

    “喂,我开医馆的,别的疑难杂症不敢说,妇人怀孕还会搞错。昨天十三福晋已经疑惑,悄悄让我过来看看,你这个未婚先......她叮嘱若不确定就不要张扬。”

    樱儿呆若木鸡,喃喃地说,“不可能,不可能......当年我不是被下药的吗......那该死的药......”

    樱儿暗自咒骂,那该死的药,该灵的时候不灵......

    “那时候你还小,后来不是一直调理着?你也知道人体的机能和外界的因素千变万化.....”

    还有那天杀的调理药,不该灵的时间却灵了......

    樱儿兀自喃喃,“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

    但是心里想着极有可能,那几天所发生的事一片混乱。

    还有......那两天可都是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上的......

    她慢慢低下了头,默然不语。

    阿嫦以为她害羞,继续笑嘻嘻地道,“喂,你以前老是否认和八贝勒的关系,看看,现在是‘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典出宋朝秦观的《鹊桥仙》)吧?”

    阿嫦乐得合不拢嘴,继续笑道,

    “嗳,我说你以后别老和他怄气,我看他为了你都快‘弄出一的病’(越剧《红楼梦》中的唱腔)......”

    阿嫦这时翘起一个兰花指,用越剧的腔调说出来。

    “他知道吗?这下子他的病该好了吧?”

    见她不语,又将兰花指伸到她眼前晃了晃,“要我回去通知他吗?他一定能想办法让你们‘夫妻双双把家还。’(黄梅戏《天仙配》的唱腔)......”

    最后一句是黄梅戏的唱腔。

    樱儿烦乱地说,“你今天疯够了吗?前言不搭后语的,关他什么事啊......”

    阿嫦闻言吓了一跳,呆了好久,脸色有些发白,“难......难道不是他?”

    看着樱儿的脸色晴不定的,阿嫦的脸色也渐渐变了。

    又过了一会儿,阿嫦确定了她不是在胡说,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那......那是谁?听说这阵子在园子里的就这么几个......”

    她伸出手指,迟疑着比了个“三”,随即又摇头“呸呸呸。不可能。”

    又比了个“九”,没反应?又比了个“十”,还是没反应。

    阿嫦坐直了还想试着伸出另外一只手,大概想比“十三”或“十四”.....

    樱儿登时红脸啐道,“你是不是想要把脚趾也伸上来?”

    阿嫦说道,“樱儿,姐姐还真的佩服你啊,神不知鬼不觉地搞出一条人命。”

    樱儿还是烦乱异常,“你有什么办法解决?”

    “你想堕胎?亏你想得出,那是要下地狱的。况且,你好不容易怀孕,也许这是你一生唯一的一次呢?”

    阿嫦见樱儿还是不说话,

    “那......那......他知道吗?”

    “我不想让他知道......”

    “但他有权知道,无论这是在现代还是古代......”

    樱儿愣了一下,又是黯然无语。

    过了很久,阿嫦小心翼翼地问,“现在你说,怎样去回四福晋?”

    樱儿还是低头不语。

    “樱儿,这可是了不得的事呢,你可别不当回事。在这个时空,在这种人家,这种事弄不好会要人命的呢。除了我,还有谁能够为你分担?我好歹也能给你出出主意不是......四福晋这里等着回话呢。”

    樱儿双手抱着头,还是不出声。阿嫦见状,摇着她的手臂,“哎哟,我的祖宗,姑,活菩萨,你倒是给句话儿?”

    半晌,樱儿低声说道,“你说这莱温斯基和希拉里有什么话好说的?”

    阿嫦惊讶万分,“雍......雍王爷?怎么......怎么会是雍王爷?可......可是......正史上不是这么记载的?”

    樱儿苦笑着说,“你除了八卦以外,终于还是肯用脑子了。是的,历史上并没有我这号人,也从来没有这个孩子。我以前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怎样,原来这一切不过如此......原来我离死亡就在咫尺之遥。”

    阿嫦这次可真的吓了一跳,“樱儿,你别吓我,什么死不死的......有那么严重?”

    “皇家的孩子无论在谁的名下,一出生都会有记录,无论是哪个皇子家的。但是你我都知道,实际上没有记载这个孩子的......”

    “这......这个......会不会有遗漏的?”

    阿嫦话音未落,自己也醒悟起这个说法有多可笑。

    “我的天才、神仙姐姐,你说这可能吗?”

    “那......那......是什么意思?”阿嫦还是不懂。

    “唯一的解释,就是说我的生命也就没几个月了。”

    阿嫦的脸色渐渐发白,眼里闪出了一丝恐惧。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