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宋嬷嬷继续道,“姑娘醒后,就说她陆续想起了些什么......”

    “她想到了什么?”

    “说什么马厩、坠马的事......不过,看她这样子,可离不了人的,我们只好整天跟着她。..”

    文秀道,“是,这阵子你们可不能稍有懈怠的。”

    “这几天姑娘似乎寻死的心淡了些......可又出去找了不少人。”

    文秀和小红互望一眼,文秀赶紧问,“她这样子还往外跑?她都到哪里去了?”

    “姑娘近来好像脾气大了好多......她也不让我们跟着。前儿不知怎的,她让小全子陪着去丰台大营,发疯似地去问一个马夫什么话......还掏出火枪,差点要把人打死......”

    文秀和小红同时大惊,“哎哟,她这么个刁蛮脾气上来,可不知道还要闯出什么祸呢。”

    “可不是,那天可把小全子吓得不轻......那里可是兵营,这么胡闹还不得被治罪?”

    小红连忙问道,“樱儿怎么会找到丰台大营去的?”

    “不知道。”

    “那樱儿见过什么人吗?”

    “就是三爷和十爷。说了好一会儿话的。”

    这时候苏培盛过来说,“王爷来了。”

    话音未落,胤禛已经匆匆跨入房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文秀连忙带了所有人施礼。

    文秀问,“这么晚了,王爷有什么急事吗?”

    “哦,是十三爷送了件要紧的东西过来,爷过来让樱儿辨认一下。..明天要用的。你快去歇着吧,这里只要有个人伺候就可以了。”

    宋嬷嬷道,“王爷,真不巧,樱儿姑娘刚刚已经睡下了。我这就去唤她起来。”

    文秀不放心地道,“王爷,出了什么事?这夜深了,天气又冷......”

    胤禛笑道,“不碍事,很快的。你子不便,快去歇着。就让小红在跟前伺候就好了。”

    “噢,小红,快上茶。”文秀连忙吩咐。

    这时,樱儿已经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樱儿睡眼惺忪,头发也只是随便挽了一下,衣服扣子显然是匆忙扣上的,但是在领口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脖颈,就着灯光闪着一种朦胧莹润的光泽。此时她虽然有些衣冠凌乱,但是在胤禛的眼里看来,别有一番“侍儿扶起无力”的妩媚和妖娆的意味,他盯着她看了许久,显然有些失神......

    樱儿给他施礼,问道,“王爷,有什么事只要传樱儿到书房就好,大冷的天怎么还亲自过来?”

    “爷等不及了,就只是一样东西给你辨认一下。你快看看,这是十三爷当的荷包吗?”

    胤禛说着,递给樱儿一个匣子。

    樱儿打开一看,里面原来是个豹皮的小荷包。

    她拿出荷包,凑到灯下仔细翻看着,“王爷,这灯光下看不很真切。不过第一眼看着,倒十分像是当年十三爷的荷包。”

    樱儿又问道,“王爷,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半夜的,就只是让樱儿看一眼这么个荷包?”

    “唉,你可别小看了这个荷包,这可是件要紧的证物。..足可以证明十三爷当年是被人冤枉、陷害的。”

    樱儿吓了一跳,“什么?就只这么一个荷包?这能成什么证物?”

    “你别多问了。反正明天见到了皇阿玛,一切就能水落石出了。”

    樱儿拉住胤禛,“呃,王爷,既然是重要的证物,那就让樱儿再仔细看一看。”

    樱儿再次接过那个荷包,凑在灯下仔细看着。

    “王爷,在这灯下也看不真切,还有里面字的颜色......既然这是重要证物,那么还是拿在光下好好看看,那样比较牢靠。”

    “唔,也对......樱儿,那这个荷包先放在你这里,明天爷一早要上朝。你就着光看真切了。爷明天午后派苏培盛回来拿。”

    “还是等王爷回来,樱儿亲手交给你。这事儿都过了那么久了,再等一两天又什么要紧?”

    “爷可等不及要将那个陷害十三弟的人找出来!正好明下午皇阿玛命我陪伴观赏书画,这是好个机会。”

    “王爷......”

    “不必说了!你收好就是。”

    这时文秀和小红都好奇地凑上来,“王爷,这个东西那么神奇?又怎么能证明十三爷的什么事呢?”

    胤禛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天也晚了,你们早歇着吧......”

    说着,带苏培盛转出去。

    文秀转问樱儿,“怎么王爷今天说风就是雨的?”

    “唉,姐姐,想来王爷也是憋了这么些年,急着要为十三爷讨回公道吧。”

    “那......这个荷包......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说来话长。这是当年十三爷在外面买回来的,说是瞧着新鲜。樱儿当时还笑话他,怎么堂堂的皇子会去买市售的玩意儿。于是十三爷就让樱儿在荷包的内衬里刺下‘十三太保’的字样,说那样子就是独一无二了。樱儿还特地用了西洋特制的药水着色。”

    樱儿说着,翻出里衬给她们看。果然,上面有一行暗红色的满文小字。

    见到文秀和小红有些发呆,樱儿继续说道,

    “听十三爷说,皇上当还夸过这个荷包样式好、字的颜色很特别呢。十三爷十分得意。”

    樱儿见两人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继续说道,

    “可后来听说,不知是谁弄了个相仿的东西,硬是栽赃给十三爷,说是当年在刺杀太子的刺客那里找到的。偏是那阵子十三爷的荷包又蹊跷地不见了......唉,所以当初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净。”

    文秀奇道,“难道......当年十三爷就是为了这个......被皇上圈的?”

    “可不是?王爷当也发誓要将这个栽赃的人找出来呢。”

    宋嬷嬷笑道,“十三爷真是好本事,这么久了都能寻访出来......”

    樱儿点点头,“是啊,的确颇费周折,听说王爷也一直没少派人查访。唉,但是也只有找到这个真的,才能证明皇上那里的是假的。”

    文秀和小红点点头,若有所思。

    “姐姐,你们快歇下吧。太晚了。”樱儿催促她们。

    “我不困,给这么一搅和,我倒错过了困劲儿。”文秀毫无睡意。

    “你不睡,小阿哥总要睡吧。小红,你扶姐姐回去。”

    小红答应着,过来扶文秀。

    樱儿兀自翻着荷包,对宋嬷嬷道,“看来我今天要抱着这荷包睡才是。嗯......明天王爷只要把这个呈给皇上,对一下当所谓的那个罪证,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而且连栽赃的人都一目了然。”

    旁边宋嬷嬷也点点头,“啊哟,这可真是好事。十三爷快要扬眉吐气了。”

    “可不是。陷害皇子,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大罪......说不定还要株连九族呢。”

    “姑娘,既然这事儿有了眉目,那姑娘可就宽心吧......刚才那药还没喝呢,要不就再一下?”

    樱儿哼了一声。

    文秀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话,回皱眉问道,“又是什么药没喝?”

    “就是这次九爷送过来的药。”

    “啊哟,九爷这次给的药那么苦,还有一股子腥味儿......”樱儿撅嘴道。

    “那可是西洋新进来的药。王爷吩咐要你喝,而且不能错了次序。”宋嬷嬷不依不饶。

    “宋嬷嬷,你把药拿过来。我看着她喝。”文秀斩钉截铁。

    看着樱儿呲牙咧嘴地将那碗药喝掉,又猛灌了一杯蜂蜜水,文秀这才满意地回房去了。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