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这天晚上,书房下班后,樱儿独自拿着灯笼,来到了荷塘。..夜风吹过,只觉得阵阵清凉,听着虫鸣,对着皓月星空,比起白天的喧嚣,荷塘边说不出的宁静惬意。

    樱儿驻足看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哼起了现代谱曲的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她举着灯笼作为道具,开始缓缓移动着舞步,在月下起舞。到了后来,竟然越来越投入,越来越忘,她想象着这是三百年不变的月亮,她是三百年后的人,却站在了三百年前,唱着三百年后的曲子,而歌词又是再往前一千年,跳着三百年后的舞步,心里却想着三百年前的人和事......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一曲终了,背后传来一阵掌声,樱儿不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胤禛一脸陶醉的地在后。

    “举头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原来‘邀月’就是这个意境,何等洒脱!”

    她忙向他行礼道,“王爷不是安置了吗?怎么这会儿还出来?”

    胤禛笑道,“一看到你提着灯笼往湖边走,我就提心吊胆的。”

    樱儿想到前阵子的事,不笑了出来。“时过境迁,樱儿今天真的只是赏月而已。”

    胤禛笑道,“那我更是要出来,否则岂不是错过了良辰美景?苏东坡的词到了你口里竟然如此别出心裁,再配如此舞步......此曲只应天上有。”

    “樱儿不过有感而发,一时忘形......”

    “樱儿,刚才看到你的样子,我总感到你有一种‘我乘风归去’的感觉。..樱儿,不要走好吗?留在我边?”

    樱儿抬头看着他,又想着灰太郎说要安然踏入那个门槛,心里一酸,几落泪。她凄然摇头说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很多事难以尽如人意......”

    “傻瓜,只要留在我边,我会让你‘何似在人间’的。”

    胤禛说着拥她入怀,她挣扎了几下又没摆脱,只好低着头惨然笑道,“高处不胜寒,我这样的人可不敢有什么非份之想,也不应有的......”

    “樱儿,可是我有,我就对你有非分之想!”胤禛在她耳边霸道地说。

    樱儿的心一,随即眼里泛起一阵白雾,这时她发现胤禛已经吻上了她的额头、脸颊......最后慢慢的、试探着,吻到她的嘴唇.....

    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似乎真魂出窍,怎么回事?平时对付他的脑细胞都跑到到哪里去了?不一会儿她总算回过神来想拒绝和避让,但是胤禛的反应却更加强烈。再到后来,她发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也在回吻他......渐渐的,她的体开始慢慢变,她感觉到天旋地转......

    她猛地惊觉起来,退后一步,几似梦呓,“不,不可以......为什么会是你?你为什么是......你?”

    胤禛不明白她的话,她凄凉的神态又让他无言以对。“樱儿,为什么?你在怕什么?你又在躲避什么?”

    樱儿定了定神,“就因为你是......我......我不能......不能.....对不起姐姐。”

    “这不是原因!你心里知道的,这不是真正的原因!樱儿,你究竟在怕什么?”

    胤禛摇着她的臂膀,但是摇下的是樱儿满脸的眼泪。..

    良久,樱儿定了一下神,“我在怕我自己!我在怕我自己!我怕我管不住自己......王爷,樱儿只是一个不知过去、没有未来的不祥之人,王爷实在不该在樱儿这里枉费心思。姐姐才是王爷的良配。”

    胤禛将她抱紧了,“樱儿,这算什么理由?你这是在说什么胡话?”

    “因为我不要......”

    胤禛道,“不要?樱儿,你又何必自欺欺人?难道你还要欺骗自己的心么?”

    樱儿道,“是,我不要......我不要从此被命令,我不要从此等着被召见,我更不要从此没有独立、没有我自己,王爷今天只是一时的兴致,终有一天会厌倦的,不,王爷根本不会理会这样的小事,我不要有一天再被抛弃......”

    “樱儿,你这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怎么会抛弃你?”

    “王爷真的会抛弃我的。也许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但是这种感觉就在你内心的某一处!总有一天,你会厌倦樱儿的......因为你的心太高了,高到天际......在樱儿够不到、甚至想不到的地方。”

    胤禛不笑了起来,“又在说什么傻话?樱儿,难道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心?难道我还不明白自己在要什么?”

    “王爷,放了我好吗?放我出府去......”

    胤禛愣了一下,“樱儿,我的心一点也不高,我只是个寻常的男人,我只想守着我的一家人。樱儿,我们从今可以风花雪月、可以赏心乐事......樱儿,难道你怕我有一天也会起什么念头、放弃你吗?”

    樱儿闻言更是泪流如雨,她黯然想,果然你什么都明白,你明白灰太郎为什么会抛弃我,你明白我怕那种被抛弃的感觉,你明白我为什么伤痛绝,你明白我的痛、我的泪......但是,你现下真的只是一时的冲动,你只是还没有认清形势,你只是还没有意识到你上的使命,你只是还没有认识到你肩膀上将要有的千钧重担。我真的不能再和你纠缠在一起了,因为我会迷失自己,因为我会困扰你,我会成为千古罪人,同样,这一切也是自欺欺人。

    “王爷,放了我吧,樱儿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樱儿太累了,再也负担不起任何重荷......”

    “不行,我说过永远不会答应的。”

    樱儿双腿跪下道,“王爷对樱儿只是一时的冲动,当不得真的......”

    “一时冲动?樱儿,那么我告诉你,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开始冲动了,这样的冲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以后还会再过很多很多年!”

    樱儿摇头,“樱儿没有过去和未来,会给王爷带来......危险的。王爷还是珍惜边的人吧,有那么多人值得珍惜,求王爷成全樱儿这个愿望,王爷当初答应过行痴大师的......”

    胤禛倒退一步,“你!你......原来你当初求的就是这件事,你当初用命换来的恩赏,就是要离我而去,是吗?”

    樱儿还是伏地不起,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只觉得浑虚脱,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那好,那你就拿着佛珠再来对我说吧!”

    樱儿呆呆地跪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愤愤然拂袖而去,良久才回过神,一低头发现那个灯笼早就被扔在地下,烧成了灰烬,她几乎是像个游魂似地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房间,她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又问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两个人如此伤心流泪。这两个人的宿命早已定论,这就像是在看历史书,为什么她还会柔肠百转,徒增烦恼呢?

    第二天晚饭前,苏培盛过来说,今天书房里不用伺候,王爷要找人议事。另外王爷马上就要去圆明园住,皇上还另外交办了几个短差,同样不必她伺候。

    她呆呆地看着苏培盛,好像什么都没听见,苏培盛传完话,尤为不放心地看了她几眼。出门后,又找到两个嬷嬷低声关照了一番......

    胤禛果然去了圆明园,又过了几天,文秀房里又有几个人被福晋调去了圆明园。樱儿在她们的言语之中,听说是王爷现在天天让文秀处伺寝,而且只让文秀伺寝。现在文秀房里不够人伺候。这些话题和言论,文秀房里的所有人都在传说,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因为胤禛这样的举动,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

    樱儿对此毫不意外,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这不是她一心想要看到的吗?大功既已告成,那她也完成历史使命了,应该有很大的成就感才是。

    接连的一个月里,她再没见过胤禛,她想想不见也罢,见了又能如何?最好灰太郎以后也不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一想要摆脱胤禛,就会去想灰太郎。一想到灰太郎,又会拿胤禛出来理论一下。最后,自欺欺人地想着这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就当是在看3d的大型历史片,再好看、再真,总有散场的时候,又何必那样投入。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