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太子领略了茶道的全过程,果然笑道,“这些年难得有如此畅快惬意的时刻,这里风花雪月的,真不愧是良辰美景。..”

    “太子爷过誉了。”

    “就是这四周还多了各种各样探视的眼光,颇为扫兴。”

    樱儿也笑着点点头,“是啊,此时此刻,在场的、不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在看着。”

    太子望着她,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神,注视了她一会儿,问道,“樱儿,那件事你考虑得怎样?”

    樱儿笑道,“难得太子爷没有说,‘樱儿,你到底识不识抬举’?”

    “原来会这样说的,但是见识到如此精妙的茶道,倒是让我不敢唐突佳人。难怪不少弟弟们都对你的茶道赞不绝口。他们与你交好多年,竟然都只是雾里观花、镜中望月,听说就连八福晋都没有这个面子,想来是这杯茶并不好喝。”

    “看来太子爷倒是知道得不少。不过说起来太子爷是第一个愿意为樱儿甘冒奇险的,精神和勇气均是可敬。”

    太子奇道,“怎么讲?”

    “太子爷到底了解樱儿多少?难道就贸然要将樱儿弄到府上去?”

    太子起了探究的神,“哦?说说看。”

    “首先,樱儿非常非常的挑剔,吹毛求疵。其次是非常非常多疑、一步一鬼。另外还非常非常蛮不讲理、锱铢必较。外带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自私自利和唯利是图。以樱儿这样的资质,只怕今后府上就会弄到鸡犬不宁的。”

    太子哈哈大笑,“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自己,有趣有趣,不过樱儿,我不在乎,我要定了你。”

    “那么说来,太子爷并没有看中樱儿的人品,而看中的是樱儿就此会带来的潜在好处吧?”

    太子愣了一下,“是又如何?”

    “哦,原来樱儿有太子爷想要的好处了?那么咱们不如好好的谈一笔买卖吧。..”

    太子不可思议地看看她,“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和爷来谈买卖。况且,哪个女人会将自己当买卖来谈?”

    “是是是,从来都是男人将女人当买卖来谈的。我这么说是吓着太子爷了?不过太子不妨看看,那些个好处的本,可有男女之别的?”

    太子瞬间又恢复了平静,笑道,“哦,这么说来,这的确会是个很有趣的买卖。可是你怎么知道爷会和你谈?你的胆子倒不小。”

    “这世上从来只有谈不拢的价钱,没有做不成的买卖。”

    “哼,爷不过就是想让行痴大师知道,爷疼你你敬你。后爷若是即位,你就是个娘娘了。”

    “听起来这个‘娘娘’的称呼似乎很人,但是不免太笼统了些。看来太子爷也没有确定价码会是哪一级别的?好像宫里娘娘们的级别还是很多的,太子说的‘娘娘’,是妃、还是贵妃、皇贵妃、抑或皇后?”

    “你!大胆!你的出配吗?你要惹天下人耻笑?”

    “我当然不配,我本来就不配啊。那么,咱们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吗?”

    太子眯起眼,重新打量她,“看不出你倒是还有两下子,听说当年直亲王就领教过的。”

    “不敢,太子爷刚才说的是‘后’如何如何,那就是说,太子的承诺还不确定?原来这笔买卖还是有风险、有前提的?”

    樱儿看到太子的眼中闪出一丝不自在,知道这就是他的痛处,于是继续道,“太子爷实际上无非是想利用一下樱儿,从这个‘现今’过渡到那个‘后’,想着最大程度地降低‘过渡’的风险。是不是啊?只怕太子爷对这个‘过渡’的结果也是尚无把握。..”

    “你!放肆!”

    “太子爷这么个反应,说明咱们越来越接近买卖的实质了。”

    太子眯起眼睛,看着她不说话。

    “太子爷,这话又说回来,既然这笔买卖不是现货而是期货,那么期货的风险是更大、更不确定,所以价码可又要高些才好哦,太子爷准备好加价了吗?”

    “信不信我杀了你?”

    “信,我当然信。”

    “你难道不怕?”

    “怕,我当然怕。这世上哪儿有谈买卖将自己的命搭上的理儿,人人都明白的。而且任何人如果没有了命,什么买卖都是空谈。是不是这个理儿啊,太子爷?”

    “我就要定了你,怎样?”

    “好啊,我很感动,这世上居然真会有人为了我而不顾一切的。”

    太子冷笑道,“如果你不存在了,那也就没什么麻烦了。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樱儿点点头,“是啊,多谢太子爷提醒樱儿是如何的微不足道。不过呢,这话儿听着可真有点伤自尊。嗳,这样吧,樱儿就把自己弄死,看看会不会风光一番。因为现在人人都知道樱儿和太子曾经有过一番促膝交谈......”

    太子的眼里闪出一丝疑虑,樱儿摇摇头,“嗯,这太赔本了,好死不如赖活着,那樱儿就把自己弄惨一点,看看有没有什么震撼效应......”

    太子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就是我忘了,刚才樱儿只说了自己有这么一堆不是,就是没说樱儿还有一个小小的美德,那就是,樱儿从来不说假话。对任何人,比如......呃.....反正很多啦。当然这哪比得上太子爷的话可信,是吗?”

    “你!”

    “咳,几句玩笑话,太子爷不必当真。这俗话说得好,‘买卖不做仁义在’。咱们这一笔买卖不成,说不定以后还有的是合作机会。”

    太子重新看了看她,“果然是有勇有谋。以前倒是小看你了,难怪四弟和八弟都那么在意你,这两天剑拔弩张的。”

    “原来太子爷对这笔买卖早有了计较,樱儿倒是小人之心了。太子爷恕罪。”

    太子哼了一声,“你果然难养得很,这么刁钻古怪。”

    樱儿点头笑道,“唉,如果当男子汉大丈夫那么累的话,这辈子不当也罢。”

    “爷真的是小看了你,你的手段果然了得。”

    樱儿微微摇头,笑道,“从前听到过一个故事,说是在大草原上,有一头野狼在原野上闲逛,这时看到前面有只小兔子,于是就本能地追赶起来。太子爷请说说看,这头野狼能够跑得过小兔子吗?”

    太子道,“自然小兔子是绝跑不过狼的。”

    樱儿摇头笑道,“然而,在这一场角逐中,小兔子一定能赢。”

    太子奇道,“为什么?野狼的猎杀迅猛得很。”

    樱儿道,“对于一只正在闲逛的野狼来说,那只小兔子不过是一道点心,但是对于那只小兔子来说,却是一条命。”

    太子又看了看她,眼中闪出欣赏的神,他沉吟道,“你真的不愿意嫁给爷?那你定是钟意哪位阿哥了?”

    “哟,我嫁给谁都还不如嫁给太子呢。”

    太子一愣,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真的?为什么?”

    “那当然,做买卖就是价高者得,说来惭愧,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谁出过比太子爷更高的价来。”

    太子哼了一声,“你倒是很懂得讲价钱。难道这么些年来就没有人愿意出高价?”

    “还会有什么比太子的侧福晋更高的价?噢,俗话说‘义无价’,太子爷说的是这个吗?不过谁都不确定这世上是不是真有这么个玩意儿,又有谁会在意这么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儿。哼,这世上什么买卖要谈到这么个份儿上,那就真的天下大乱了。”

    樱儿说到这里,突然感到说不出的淋漓酣畅,就像是在宣泄长久以来郁积在中的一股怨愤。

    她回神看了一眼太子,发现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探究,怎么神中还有种认真?于是笑道,“咦,难道太子爷是在和樱儿抬杠?真就要从此隔山观虎斗,非要看看我去祸害哪家才好?”

    太子气乐了,“好啊,倒要看看今后哪家会鸡飞狗跳。嗯,不过我觉着恐怕真要天下大乱了。”

    “那么,太子爷,在天下大乱之前咱们还是全而退,如何?太子爷请看,这么些人伸长了脖子看了快两个时辰了,难道太子爷再就没有什么交代的?”

    太子向四周看看,沉吟着,樱儿又笑道,“有时候,没有达成的协议,本就是最好的协议。”

    太子想了想也笑道,“尤其是这个子虚乌有的协议还很神秘的时候。”

    太子站起,“嗯,今天也晚了,就这样。不过若是后有人知道了这个秘密,小心掉了脑袋。”

    樱儿挑了挑眉,躬施礼,“若是后再有谁敢议论,小心被割了舌头。”

    樱儿向远处侯着的人们打了个手势,这时所有人都上来伺候。她又向太子施礼,“太子爷请慢走。”

    太子看了看周围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等,向樱儿笑道,“樱儿,这个茶道果然奇妙,这个赏你了。你可别忘了你我达成的协议。”

    说着,从腰间拿下一块玉佩,递给她。樱儿双手接过,跪下施礼,“谢太子赏。”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