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忘(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樱儿连来没精打采,她的绪极其低落。..虽然还不至于觉得世界末,但是她起码是充满挫折感。在感方面,她从来自认为loser(失败者)。

    文秀满心以为她可以撮合樱儿和八阿哥,但是樱儿的脸色说明了事并不如想象的简单、而且事态并不如她预计的轨道发展。她心中疑惑,问了几遍,樱儿总是让她不要再费心为她谋划,因为这阵子实在不是时候。最后樱儿直言相告,说她自己的份太低,但是不愿意屈就到什么富贵人家受委屈,这才是事的关键所在......

    再后来,樱儿实在架不住文秀的追问和“劝导”,索天天在那里打坐。文秀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却也无计可施。另外,樱儿的饮食、服药的规律又开始紊乱起来,文秀叹了口气,又开始对她严密监督。不过,有很多时候,只要文秀一走,樱儿立即当着田嬷嬷或宋嬷嬷的面,将所有的饭菜、药全部倒掉......

    这天,由于巡视到了尾声,老康赐宴。所有阿哥和命妇都要去参加,据说还额外恩赏,让很多大臣和他们的家属都作陪。胤禛自然带着福晋和年侧福晋去了。这回文秀没有资格去,所以樱儿也不必去伺候。

    还不等文秀开始她的“每一课”,樱儿已经拿了一块毡毯,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打坐,说是要“冥想”,不要人打扰。其实她也希望能够想一想眼前的一些事,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当然不仅仅是灰太郎的事。现在她关注的事已经有所转移。

    快到吃饭的时辰,只听到后面田嬷嬷的声音,“姑娘,你冥想了这几,可也快成佛了。还不快回来吃饭?又是两顿没吃好,再饿下去怕也要成仙呢。”

    樱儿不理她,慢慢说道,“风景这边独好,我再坐一会儿。..若是前面有传唤了再叫我吧。”

    “姑娘这几可修练得狠了,怕也是饿昏了吧,你闭着眼睛,哪里在看什么风景。”

    “世上有很多风景,是要闭着眼睛才能看到的。比如,梦......”

    田嬷嬷不再说话。

    ......

    当樱儿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吓了一跳。原来胤禛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她连忙起施礼,由于起猛了,她一下子眼冒金星,形晃了一下,又差点坐倒在地上。

    “王爷不是去赴宴了吗?怎么......”

    胤禛面无表地道,“天气太,皇阿玛让所有人换了常服再去......哼哼,没想到你比主子们还受用,不好好当差,倒在这里偷懒。”

    樱儿口里致歉着,心想,我又没有资格上去受罪,也没耽误什么本职工作,这也碍着你了?难道我还得天天比你难受才好?

    胤禛道,“你心里又在暗骂什么?”

    我心里想什么你也要管?你可太**了吧?

    “樱儿不敢......嗯,王爷还是换了衣服早些去吧。这天太,何必自己添堵。”她不由自主地咕噜一声。

    “大胆!你还有礼了?”胤禛脸色铁青。

    “奴才不敢。”樱儿赶紧跪下道。得得得,我可不吃眼前亏,大的天,你脾气自然大些。若是给你冤上了,可真是得不偿失。

    胤禛不说话,也不叫她起来,樱儿于是就伏地不起,等着他出下一招。..嘿嘿,我就在地上接你的招,你有什么就尽管来,我接不住,有地接着。

    过了一会儿,胤禛还是开口了,“哼,我还是成全你,回去后你就给我出去......”

    啊?真的?真的要放了我?啊哟,我可是中头彩了?

    樱儿抬起头,喜出望外地看着他。

    胤禛喝道,“好好回话,谁同你嬉皮笑脸的!”

    “奴才谢王爷恩典。”樱儿开始磕头如捣蒜。

    “你整天哭丧着脸,这是在给谁看脸子呢?回去后你就给我滚到园子里去,独自受用你这白梦吧。”胤禛似乎更加生气,又似乎话中有话。

    啊?她泄气似地瘫坐在地上,原来你又在消遣我,我说呢,怎么轻易地就放了我.....一点条件也不提......

    “你若是想去哭、去闹、去发疯,都由得你......若是还不满意,就想法子去弄死你自己吧......”

    也不等樱儿回答,胤禛径自转而去......

    回京后,果然樱儿随着文秀一起被送到圆明园。园子里开阔、清静,这个氛围适合她此刻的心和需求。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真真正正地失恋了,她希望走开一下,好好收拾自己那颗破碎的心,收拾一下自己纷乱的绪。她希望时间能够缓和、治愈自己受的创伤。另外,她开始思考一些事,有文秀的、有十三的、有灰太郎的、有胤禛的......以前这些零星的事例,她都没有想过要串联起来看,她从来都认为“九龙夺嫡”离她很遥远、与她无关,但是现在她觉得这些事,多多少少会波及她,甚至是文秀。老姐可真不是任何人的对手,这个老姐又是个死心眼,到时候可真是伤不起。同时,她对文秀又心存愧疚,因为文秀这次被发配到园子里,就少了好多机会和胤禛在一起,那么搞定小乾不是更有难度了吗?她打了一下自己的头,暗骂自己只图一时痛快,忘记了更重要、更紧急的事......

    但是才过了没几天,雍王府几乎所有的人都涌去了圆明园。因为49年从5、6月开始,天气就异常闷起来,大异于往年。京城开始蔓延时疫,搞得人心惶惶的。城中所有的贵族们,只要城外有庄园的,都纷纷躲避到城外去了。所以,雍王府里所有的上下人等,凡是能搬的,都搬到了圆明园。

    樱儿知道,天气湿度和温度就会发传染病。因为当时的城市概念只是一个人类聚居点而已,水源、食品卫生、生活污水排放、虫害防治、医疗设施和预防都没有统一规划的。

    樱儿到医馆找过阿嫦,她那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近年来她的医术名气大了很多,医馆规模也扩大了好几倍,九阿哥吩咐人给她在原址不远处又落实了一大块地皮。近年来都是九阿哥的人在帮她落实药材的事,因为需求太大了,需要全国采购。

    阿嫦见到她,只是远远和她打了个招呼。好不容易等到她稍微空闲了,连忙过来嘱咐了樱儿一大堆注意事项,还给她准备好了一大堆药品以作预防。阿嫦说这次的疫病是伤寒,因为患者的症状都是发,食不振,腹部不适,然后再是昏迷等等一系列症状,一般病程是一个多月。可是当时并没有抗菌素,根本没有特效药,完全是听凭病人的体质硬扛下来的。

    7月里老康去了五台山,这次带着太子、八贝勒、十郡王、十三和十四贝子。将三阿哥诚亲王和胤禛留在京中值班。樱儿知道老康除了公务外,这是要去探望行痴老和尚,早先听胤禛说过,老和尚的体大不如从前,毕竟他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上次山东的差事是十三和十四一起去办的,所以老和尚应该也愿意看到这两个小孙子。而且现在老康益感到对这些儿子们越来越放心不下。因为这些儿子在他的严格培养下,羽翼逐渐丰满,各自的势力已经渐渐的强大到能够堪堪与中央政府相抗衡、至少也是干扰的程度。而且老康更加沮丧地发现,恰恰就是他那几个最喜欢的、最优秀的儿子,已经各拉山头各立门户。自然这个苦只有向老爸去诉,也只有老爸能够理解他、安慰他。

    胤禛在京中值班,和诚亲王共同打理京城、宫中的大小事务。复立太子后,他更是忙碌,而且有时候长时间在外面的客厅议事。樱儿相信他已经在开始密谋夺嫡了,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原先并不想参与这些是是非非,因为里面还有牵扯到亲的四人帮。她自己都知道这是在逃避,而且自欺欺人。既然是跟着文秀,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她在园子里也没什么大事,于是着手一些防病的事务,将文秀和自己住处的环境卫生搞了一下,做各种预防措施。又将阿嫦给的药品分给其他一些相熟的人,教她们一些基础的防病知识。福晋看着新奇,当然也想着防患于未然,于是就让她帮着将全园子的卫生搞了一遍。

    胤禛自从上次训斥了她之后,就再没和她说过什么话、连传话也没有。算起来这是胤禛对她说的最狠的话了,她正在懊恼因此带累到了文秀,想着方法去弥补。但是没多久,京城却传来了令人焦虑的消息,王爷也染上了病。

    一开始,胤禛只是发低,他忙的也没注意,只是用了些发汗的药。可几天以后就不对了,全不适、乏力、食不振、腹部不适等,病逐渐加重,继而是高烧不退。请来太医一看,说是王爷染上了时疫。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