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胤禛还是望着樱儿的去处发呆。..外面风传老八喜欢上了樱儿,被餍了似地失魂落魄。当初让大哥就十分不悦,听说他两人还为此争吵不止。后来大哥千方百计要将老八和樱儿分开,甚至不惜下杀手......但据说老八竟然说要出走、连皇子也不要做了......老八也说是要周游天下去,更匪夷所思地还说要去西洋。

    十三说在塞外的时候,樱儿和老八似乎闹起了别扭,还骂老八狼心狗肺,但是神态却是十分伤心难过。可是老八对她的病又十分上心,嘘寒问暖的。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听说她先前拒绝了老八福晋的提亲(这又是神人一个),老八一连好久都借酒浇愁......还隐约听说当初为了给她做药,老八连夜赶到药号去刺了好多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皇阿玛平时十分注意让他们这些儿子们远离病人,自己曾写折子上报大臣们的病,没注意将自己的名字署在后面,老爸都严厉制止,还告诫其他所有阿哥们,不得将名字署在写着官员病的折子上,生怕他们因此会过到病气、染上霉运。若是让老爸知道老八会为一个女子去酗酒、去刺血,非发怒气疯不可,甚至会将樱儿处死。也难怪老八那里再也打听不到确切的消息。还有颂瑜下药的事虽说伤天害理,但是不等自己发问,老八却毫不含糊地杖毙了他府里给传药的管事,难道这是仅仅顾及自己的面子?再怎么说樱儿不过是自己府里的小宫女,那个管事也到底是在旗的,一般这种事最多不过是发配而已。老八一向又是以笼络人心见长的,怎会如此大违本?但是樱儿竟然还会背着人哭......难道是为了老八?她到底有什么委屈,自己又怎么为她排解?她说他会去杀人,怎么会?皇玛法的托付到底意味着什么?听他们话里话外,似乎是樱儿要走,要离去,皇玛法让他设法成全......

    樱儿回到文秀的院子里,夜已很深了,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她和为她留门的田嬷嬷打了招呼,就提着灯笼,轻手轻脚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这时,突然旁边的房门打开了,原来是另一个嬷嬷和一个丫环提着灯笼出来了,应该是结伴去上厕所。

    她们看到她回来都愣了一下,本来樱儿在书房加班也是常有的事,但是今天就着两个灯笼,她们看到她的头发有些散乱、衣衫有些不整,于是惊讶地站在当地,嘴巴成个“o”,也忘了去上厕所。

    樱儿只是轻声和她们打个招呼就回房了,转眼看到梳妆台上的那个药盒,她想起灰太郎的薄幸,又流了些眼泪,抱着药盒辗转返侧,直到天亮才囫囵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一大早,樱儿起梳妆,从镜子里看见自己双眼红肿,神倦怠萎靡,赶忙拿水敷了一会儿。才刚到文秀房间,只见文秀早就端坐在那里,见到她连忙让嬷嬷丫鬟退下,站起来抓住她左看右看。

    “樱儿,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了?”说着又凑上去仔细看看她的脸,“你哭过了?”

    樱儿低头说,“没什么,姐姐不必担心。”

    “你昨天那么晚回来,到底在干什么?是和王爷在一起吗?”

    樱儿点点头,“是啊。”

    文秀似乎没有料到她如此坦白,愣了一下,还是不放心地问,“王爷他......没什么事吧?”

    樱儿勉强笑道,“王爷会有什么事,他很好,姐姐放心吧。..”

    文秀觉得她没精打采的,知道问不出什么,于是传早饭。早餐时只见嬷嬷丫环们对她横看竖看,就像要在她脸上发掘什么似的。她仍然沉浸在对灰太郎的不良绪中,低着头也不说话,默默地服侍完文秀早餐,自己也囫囵吃了些,但是食不知味。

    早饭后,樱儿随文秀去福晋那里请安。及至到福晋的正房,胤禛已经上朝去了。众人请安后,正房里的丫环嬷嬷们也是对她上下打量。连福晋、年侧福晋、李侧福晋看她的眼光也有些异样。她并不理会,兀自在想灰太郎的事,灰太郎每一次拒绝她后,她总要挣扎一番,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但是下一次挣扎的时间又会比前一次更长,她也知道自己是一厢愿,但是事到临头总会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去犯傻犯。没想到灰太郎的杀伤力这么大,她还是知道历史、一心想着趋利避害的人,那些不知道的人还不都得死心塌地?怪不得朝中有那么多追随者,胤禛将来要整垮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黯然地想,灰太郎对所有人都是宽厚的,人人称颂他温良贤德,为什么就只对她那么刻薄?

    她全然没有理会今天福晋这里安静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目光都在围着她转。众人又闷坐了好一会儿,见她还是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各自告辞出来。

    她默默地跟着文秀回院子,只见宋嬷嬷拿进来一个用蓝色布包着的小食盒。说是一早有人送这个到雍王府门房,让交给樱儿,也没有落款拜帖。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一些桃子和李子。

    樱儿一看便知这是九阿哥送来的,意思是“投桃报李”,安慰她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的。她捧着盒子呆呆出神,文秀意味深长地看看她,转弯抹角地道,“王爷可真是细心,知道你喜欢新鲜果品,这么巴巴地弄了来。现下这个时节哪里见得到这些,一定是大费周折的。”

    这时候灵儿也过来了,寒暄几句后,看到了桌上那个食盒,“樱儿,这是谁给的?是王爷吗?”

    樱儿道,“姐姐既然来了,见者有份。”

    于是让宋嬷嬷去收拾,一时宋嬷嬷将果品洗净切开,放到碟子上端了上来。因为灵儿是这里的常客了,大家于是一面吃,一面闲谈。

    灵儿言又止,又看了看文秀,樱儿问道,“姐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正在奇怪灵儿一直是口没遮拦的脾气,怎的今天吞吞吐吐起来?

    “樱儿,你昨天是不是伺寝了?”

    樱儿正用叉子拿了一块蜜桃,冷不丁地吓了一大跳,失手将桃子掉在衣襟上,赶紧跳起来,用手帕擦拭着,脸已经紫胀起来,

    这时,樱儿抬头只见屋里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新闻发布。樱儿慌乱地说,“你从哪里听来的流言?”

    心想昨晚到现在,除去睡觉的时间,这才有几个时辰,这里已经出了花边,看起来这些千里眼、顺风耳的功力并不逊于现代狗仔队。

    灵儿说,“昨天晚上可有人看到王爷将你抱到书房去。”

    樱儿想起昨晚自己在湖边喝醉、睡着了,可什么也不知道,醒来就发现躺在书房的卧榻上。胤禛说他什么也没做,应该是吧,自己的衣服虽然皱了可也是完好的。

    文秀和灵儿看到她低头满脸通红的,互望了一下,文秀说,“昨儿晚上李嬷嬷和小红看到你很晚回来,似乎上还有酒气......所以王爷一早特地给你买的水果?”

    樱儿抬头慌乱地道,“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没有的事。这水果也不是王爷给的。”

    赶紧借口要换衣服,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定了定神,换了衣服再回到文秀的房间,宋、武两位也过来齐聚一堂了。这两位年纪稍长,都生过孩子,可是孩子都没有活下来,平时文秀、樱儿对她们都尊重有加,也时常送些衣料首饰点心给她们,所以大家关系也不错。

    宋格格神秘地笑道,“咳,王爷还巴巴的送李子来,也不知道是暗指什么。咦?桃、李?......是不是‘投桃报李’的意思?这个定的话可真是新奇。”

    樱儿更是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没有的事,你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樱儿,前些时候我就说过王爷对你不错,你还否认呢......”

    武格格也笑道,“这有什么害臊的,我早说了你不错,现下可真是喜从天降呢......”

    文秀笑道,“姐姐们,你们就不要打趣她了,樱儿可脸嫩得紧呢。”说着护地抚着樱儿的背。

    ......

    樱儿觉得再也听不下去了,借口说想起书房还有事,得赶紧去办一下,准备落荒而逃。武格格笑道,“樱儿,若真没有什么事,为什么还要赶着去书房?”

    “是不是等不及想见王爷了?”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