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端(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这天文秀和灵儿正在房里看着嬷嬷们收拾樱儿的调理药,这时候宋格格和武格格都过来串门。..

    平在府里,福晋、李侧福晋和年侧福晋都不会到低一级别的姬妾们的房里串门的,只有这些姬妾去她们那里请安。文秀和灵儿的关系本来就好,另外两位格格平素也没有事可做(因为她们生的孩子都夭折了),所以也喜欢时不时地到文秀这里串个门,聊天解闷。

    宋格格开口道,“樱儿这调理了这么些时,可还见好吗?”

    文秀叹了口气,“太医每次看过后只说是尚需悉心调理,恐怕还得假以时。”

    武格格也说,“你们这些子也寻访了不少偏方了,总有一些是见效的吧?”

    文秀道,“的确是有吃了不少偏方,弄得樱儿也是满心不愿,但是就不知道见不见效。”

    宋格格也点头,“是啊,樱儿年纪还小,总要加紧调理才是。”又转过头来对樱儿道,“樱儿,你可别不耐烦,你姐姐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今后到了婆家,这是首要的大事呢,这可事关你一辈子的。”

    樱儿知道她们是为她着想,但是眼下她实在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于是点点头,笑着又将话题岔开去。大家也随即会意,不再当着她的面来提及这些不痛快。

    大家又东拉西扯了一阵,武格格神秘地笑道,“嗳,你们可知道,最近八贝勒一下子又娶了两个姬妾进府了呢。”

    宋格格道,“是啊,真奇怪,我听说这八贝勒一直是不喜欢女色的,八福晋又那么厉害,这次怎么就都转了呢?”

    樱儿耸拉着脑袋,只觉得天旋地转,旁边田嬷嬷连忙悄悄上前扶住她。那几个人正八卦得起劲,并没有注意。..她回头对田嬷嬷笑了一下,找了一张椅子慢慢坐下。

    文秀也道,“我也听人提起过这事儿。可是,前不久皇上不是才指过一个侧福晋的吗?我也略约见过,子还是不错的。”

    武格格道,“唉,可八贝勒就是不喜欢,有什么办法?听说他对这些女人礼数很是周到,可是未必有真喜欢的。”

    灵儿笑道,“这可奇了,怎么就瞧得出八贝勒喜不喜欢?”

    文秀也点头道,“况且,这些事外面是怎么知道的?显见得人言可畏。”

    武格格继续绘声绘色地新闻发布,“唉,听说是太子被餍的时候,八贝勒就也被什么狐媚子餍了,一直也不见好。前些时竟然还说什么不要当皇子了,要到西洋去、还说什么要去看落什么的......你们可明白这些疯话?这可不是被餍了?听说连皇上都惊动了,说要彻查呢。后来那些大臣们好说歹说,才勉强劝住。”

    宋格格也点头道,“果然是听说过的,那个什么狐媚子勾去了八贝勒的魂魄,还吸了他的血......据说八贝勒的手上还留有伤痕呢......千真万确。”

    武格格道,“外面传得这么活灵活现的,总有几分是真的吧......怪不得,娶这么些女人就是为了冲喜也未可知......”

    樱儿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站起,对文秀前一天没睡好,想回房去躺一下。她回房后,仍然是用被子蒙住头,哭得肝肠寸断。

    又过了几天,是樱儿这个体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生辰。前几次都是文秀给她过的,不过是加一碗面、两个菜而已。因为都是小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对于樱儿,这个体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生过不过都无所谓,所以她和文秀都不会向旁人提及。..

    樱儿自从到了这个时空,根本就没有生的概念。前几年天天的忙碌,为了要生存下来,根本就没时间去想。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时空的记时都是历,而现代的生都是阳历的,她也不太知道如何折算。自从认识了德理格神父后,她和阿嫦才感叹她们自己“始见天”,神父给她们查出了她们各自的生是究竟哪一天,原来,她的现代生和古代这个体的生也不过是相差一个多月。

    胤禛这天在书房里看完书,临走时对樱儿道,“樱儿,听你姐姐说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了,那就让福晋给你好好过一个。”

    樱儿谢道,“多谢王爷百忙中还记着,不过樱儿可担不起福晋贝勒爷的恩典。况且与规矩也不合,从来没有王爷福晋给丫头过生的理儿。”

    胤禛端详着她,“自从你给苏培盛扬名立万后,你的兴致似乎就不高啊?怎么,是不是后悔那二十两银子打了水漂,你不自在了?”

    “樱儿怎么会后悔,这可是济世救人的功德啊。”

    “那么你是在抱怨爷这一阵子光顾着忙碌,没有和你说话?”

    “怎么会?王爷在处理公务,樱儿怎敢打扰?”

    “唔,这阵子事的确多了些。你在五台山办的差也不错,那爷就赏你个闹的生辰酒席吧。”

    “王爷还是不要这个心吧。再说了,我又要出来站规矩、谢恩的累个半。”樱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胤禛笑道,“你这些年来整天忙碌劳,那一天就不让你一点心,你只管做你的寿星,爷就让其他人都来伺候你如何?你不要推辞,就这么定了。”

    樱儿看他也是一番好意,不好推辞。但又一想,这种不合礼数的事,怎么能闹得满府皆知呢?他这不是在给我作祸、树敌吗?”

    樱儿低头想了想,“王爷,那么不如咱们就办个特别一点的,旁人都没见过的。到时候在姐姐那里准备半天的果茶克食,也不拘什么礼节,也不收礼,府里面上下人等不拘,有兴致的就来聚聚,而且所有人都来去不限,如何?”

    樱儿想着现代的冷餐会,气氛轻松自在,但同样也是高雅的社交场所。看到胤禛诧异的眼光,“樱儿,你又要玩什么新鲜的把戏了?”

    樱儿笑道,“那么樱儿就去说给姐姐,让她来办如何?王爷放心,很好玩的呢。”

    “好吧,你说给福晋和文秀即可。”

    “另外,樱儿还要问王爷讨个寿礼。”樱儿怕她自己兴致不高会引起他的误会,于是笑着转移话题。

    胤禛笑骂道,“哦?要讨什么奇珍异宝?或者又会是什么促狭的事?”

    “对王爷来说是真正的举手之劳而已。王爷就给樱儿写个扇面如何?”

    胤禛笑道,“好,这个容易,爷答应了。”

    “不过落款印鉴一个都不能少。”

    “好。”

    “一定要内务府官制的。”

    “好。”

    “要做成爷们平常用的样子,不要女里女气的。”

    “好。”

    “写什么可要依着樱儿。”

    “嗯?爷就知道你没什么好事,定会促狭,别又将爷绕进去了。”

    樱儿摇头笑道,“樱儿有一首最喜欢的词,只是求王爷的墨宝。”

    胤禛笑道,“哟,倒是从来不知道樱儿最喜欢的词是什么?”

    “一首《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典出明代杨慎《二十一史》弹词第三章《说秦汉》开场词《临江仙》。)

    胤禛看着她沉吟不语。

    “怎么,王爷不肯?”

    “樱儿,为什么你的喜好都那样特别?而且都是些咏叹过去未来的?这些避世的诗词由年轻女孩子吟咏起来,到底不祥。你这几天遇到什么不痛快了?”

    樱儿暗自咂舌,高智商,眼光太厉害了。我自己都没怎么意识到,还是将话题岔开来比较好。于是忙说,“王爷,其实很简单,樱儿若是个男子,那这一切都不奇怪了,王爷连问都不会问。那王爷从今只当是樱儿投错了胎。”

    樱儿却在想,我没找什么网络流行神曲让你写,已经是给你留了颜面了,你还不知好歹。

    胤禛看着她,“樱儿,你若是个男子,恐怕这天地间又要多个......”

    “多个什么?”

    “忠臣良将。”

    樱儿摇摇头笑着道,“忠良不过一念间。有时候拿捏不到位,就是佞,也未可知。若樱儿是个男子,定然仗剑策马,笑傲江湖。玩遍名山大川,踏尽天下古迹,写尽所有豪言壮语,结交所有英雄好汉,另外还要追尽所有女孩子......”

    胤禛摇头道,“还要编派尽天下的人...真是促狭。”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