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胤禛自那之后,再也没有理会过樱儿。..他只是埋头赶路,晚上也是看书、看折子,也不和她再聊什么......樱儿满心欢喜地想趁打铁,让他应她出府的事,但是却再没机会提到这个话题。

    不一,他们回到了京城。第二天,胤禛进宫复命,很久才回来。那天回到书房后,向樱儿道,“樱儿,好久没见十三爷了,明天去看看他,你也同去吧?”

    樱儿摇头头道,“樱儿就不去了,不过十三福晋应该有东西给樱儿,王爷只说给她,她会明白的。”

    “樱儿,你是不是又烦劳十三福晋什么了?”

    樱儿不说话,回头对进来的苏培盛诡笑道,“明天好生伺候着......”

    第二天,胤禛下朝后就直接去了十三府,回来已经是晚饭时分,樱儿已经等在福晋的正房。

    胤禛不可思议地看着樱儿,樱儿问,“十三爷怎样了?仍然精神不佳吗?”

    胤禛摇头道,“不,十三爷好的很,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月,他就完全变了个人,精神也好,兴致勃勃地看书,还说要继续练功。饭量也恢复到以前,腿病也见好。十三福晋说是他见了你临走时给他的一摞本子,就开始天天的手不释卷,当天晚上就嚷嚷着要吃的。我看了看你给的这些记事本,果然有趣,怪不得十三弟精神大振。”

    福晋听了也又惊又喜,“王爷,是真的吗?十三弟这次可真是令人担心,前阵子十三弟妹也担心的不得了......”

    胤禛对樱儿道,“樱儿,这是十三福晋托我转交给你的。..”说着,拿出一个丝绸的小荷包。

    樱儿笑着从荷包里拿出一两银子。冲着福晋和苏培盛晃了晃。胤禛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笑骂道,“樱儿,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又出去讹人的钱了?十三爷可不是你的聚宝盆,你要钱的话,问爷来要?”

    樱儿笑道,“前儿个福晋说要带我去看十三福晋,还说十三爷是自幼认识的,他如今心不佳,也让我帮着劝劝,我只说我笨嘴拙腮的,劝不好,福晋只骂我懒。于是我随王爷出去办差前,就和十三福晋打了赌,赌一两银子,说我们回来后十三爷就会好的。看看,十三爷果然好了。”

    “哦,樱儿这次又立了大功,不过赌注似乎太小了点吧,只得一两银子有点划不来。”胤禛顿了顿,又故作惋惜地笑道,“你能够让十三爷这么快就恢复起来,比什么都强呢,就是赌上一百两也不为过。”

    樱儿看住他,眼中闪出诡异的微笑,慢慢开始变为狡黠,这种熟悉的笑容......

    胤禛刚想着糟糕,可回想一下,又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怔仲间,只听得樱儿叫道,“苏培盛!?...拿-来。”

    只见福晋一脸无奈,摇头笑叹道,“樱儿促狭,偏偏王爷还真来凑趣儿......”

    正说着,见苏培盛从炕屏后拿出一个匣子,福晋拿了钥匙打开。只见匣内满满的放着二十两纹银,苏培盛苦着脸道,“前儿个福晋让樱儿随她一起去十三爷府上,说是要劝慰十三爷,可樱儿说十三爷过几天自会欢喜起来,不用劝。..不信就赌一两银子,奴才不信,这里谁也不信,不过听说十三福晋还真就下了注。樱儿还说,那一两银子到了府里,王爷可以立马会把它翻成百倍。奴才更不信了,就自己赌上十两,那可是奴才好几个月的月钱呢,奴才问福晋预支了的。樱儿又怕奴才混赖,定要见到真金白银。就将这些个银子放在炕屏后面人人都瞧得见的地方,钥匙却还在福晋手里。奴才想这个赌太过容易,法子也端的是心服口服,就......”

    “呸,苏培盛,瞧你平时聪明的样儿,到了儿还是带累爷一起着了道儿。窝心脚不踹了你的!”不过回头却是宠溺无比地看着樱儿。

    樱儿拿着那二十两银子,到了阿嫦那里,将这个作为慈善基金,去周济那些没钱看病的人,不过得了这个钱并看好了病的人,都要在医馆的大门口,署上真名,来感谢出善款的人。一时间,苏培盛的大名高挂在医馆门口,端的高居排行榜首位。苏培盛自是受用无比(因为他打赌反正也输了,但是平白的就扬了名,积了德)。胤禛和福晋、十三和十三福晋对这个做法都大加赞叹。樱儿还让阿嫦公开善款的财务帐本,让所有人可以随时查帐,一时间京城又多了一道风景,于是又有好多署名的不署名的善款源源而来。

    九阿哥听说后,立即捐了一百两。但是他却是分散开来,写上了十个人的名字,说是不要抢了苏培盛的风头,引得苏培盛一口一个罪过、不敢,就差要去谢恩。

    九阿哥写的人名中就有威廉。

    威廉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已经满月。玛丽亚有一天抱着儿子对樱儿说,希望她也能早找到她的,她看着她的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才知道什么是时光飞逝......

    现在威廉可是个大忙人,他有看不完、讲不完的书要说给八阿哥和九阿哥他们,而且他不断列出书目来让神父写信到西洋去弄了来。于是,大批的西洋人都被吸引到了九阿哥的府上,当然包括相当部分的商人......

    这天,樱儿到威廉他们的住处去看望他们,他们仍然住在邀月山庄的后面,九阿哥开辟了给门人和幕僚们的、相当于宿舍的地方,小索菲已经两岁多了,金发碧眼的,就是个十足的洋娃娃,已经会走路,牙牙学语。樱儿天生就有对付小孩的本领,小索菲一到她怀里就不肯离开,又拉着她的手跌跌撞撞地就想往外跑,于是她就牵着小索菲、和玛丽亚一起到后山散步。

    邀月山庄的后面临近一片山林,正是暖花开的时候,花红柳绿,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她心中默念着《游园惊梦》中的唱词,“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了断壁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样的唱词她以前听过无数遍,但是不知怎么的,眼前的景色勾起了她无限的伤感。

    走着走着,小索菲可能困了要睡,后面的嬷嬷要上来抱她,但是小索菲紧紧抓住樱儿的衣服不放,于是樱儿就抱着她坐到一块山石上,一边拍着她,一边轻声唱起《绿野仙踪》里的“又见彩虹”,慢慢的,小索菲闭眼甜甜睡去....

    樱儿低头注视着这个孩子,现在她就像一个小天使,小索菲知不知道她承载了多么沉重的,她的体中也流着和索菲公主同样的血液,也有索菲公主所挚的人的血,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结合体。

    玛丽亚注视着樱儿,在午后的阳光照在她的上,犹如在她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晕,她恬静的微笑,和她那温柔的眼神,让所有人都会生出一种震撼心灵的美。玛丽亚轻声说道,“樱樱,这一幕让我仿佛看到了圣母......你知道吗,母会让你成为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樱儿未及回答,从后传来了威廉的声音,“好一幅《岩间圣母》图。”(达芬奇名画,达芬奇将人物安顿在幽美神秘的岩石风景间,圣母、孩子和天使直接坐在山岩地上,渐浓渐淡的轻烟薄雾呈现出佛兰德斯或威尼斯画派所少有的朦胧画意,整个景象如幽远的梦境。充满了诗一样的温,祥和而且典雅)。

    樱儿回头一看,威廉和九阿哥正从不远处向她们走来。她赶忙起见礼,威廉继续说,“樱樱,你的这种表是不分国度地域、不分民族、不分语言的。愿你也早有自己的孩子。”

    樱儿笑着用英语道,“这才是一个小天使,她的到来,让再坚强的心也会柔软起来。”

    九阿哥虽然不尽知道他们的对话,但是不难猜出他们的意思,他又看了樱儿一眼,没有出声,但是眼光随即黯然。

    这时玛丽亚让嬷嬷接过小索菲,说要带小索菲先回去了,让他们接着聊。樱儿看到九阿哥的眼神,知道他想到了她被下药的事,本来想安慰一下他的,但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还是九阿哥岔开话题,指着四周的景色笑道,“樱儿,你说过这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颜色,果然,这一年四季里面树林山水不断变换着颜色,真是天然的一幅图画。”

    樱儿也笑着打岔道,“今天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各位。”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