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立(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到了寿诞的那几天,礼部早就提前拟定了程表,福晋、年侧福晋、李侧福晋都是大妆起来(其他没有位号的姬妾都没有资格参加的)。..樱儿就跟随在后面来回忙碌,简直比正式参加的人还累,心想怪不得要她来,存心要累死她。

    这是难得的几次大规模的正式场合,规矩极繁又多,樱儿早就做好功课,而且礼部也有派嬷嬷们上门培训必要的礼仪。樱儿还将要点都记录在羊皮纸上,不时的提点各位福晋们注意事项。由于需要长时间的站立,频繁的跪拜和歌颂,而且吃饭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只吃一点点,连续几天从早到晚。

    樱儿想这简直是在遭罪,各府女眷们恐怕没几个有这样的胚的。樱儿早已准备好了一根千年老山参,吩咐浓浓地熬了一大盅参汤,每天早饭后,让大家都喝下一小杯。果然所有人都悄悄赞她好办法,这几确实精神头儿足的,没出什么大动静。

    康熙四十九年正月十六,皇太后的宁寿宫内张灯结彩,举办盛大宴会,皇子、诸王、贝勒、贝子、公、内大臣、大学士、侍卫,以及公主、福晋、夫人、命妇等,全部齐集。皇太后在近侍搀扶下,缓步登上宝座,即时响起欢快、悦耳的乐曲。老康和着音乐的节拍,在皇太后宝座前跳起满族特有的蟒式舞,并频频向她劝酒祝寿。

    老康已是五十几岁的老人了,他在皇太后生时起舞称贺,这既是躬亲履行儒家所倡孝道,是汉族士大夫所称道的“老莱子舞彩娱亲”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同时还带有满族特色。

    包括皇太子在内所有在场人员,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场面,惊讶、感叹之下,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的确是一次寓义深刻的庆寿活动,表明老康想方设法通过自己的表率行为,教育皇太子与诸皇子的苦心。

    皇太后和各位娘娘们都是认识的,四人帮和十三自然也熟。..当然这里还有好些不太熟悉的皇子们及家小。她远远看到九阿哥朝她这里看了看,十阿哥和十四也是远远的,她知道这种场合不得让人瞧出来她和皇子们眉来眼去,所以索看都不看他们,只关注府里的这些人。还有一个原因,灰太郎这次还带了他的新小老婆。樱儿只觉得从到背都是酸的,从头到脚都是凉的。她一再告诫自己,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要去想别的,也怕在这个大场面上出了差错......

    几下来,樱儿自己也是累得精疲力尽,牙龈都肿胀起来。而且她们这些随从还得在一边站立等候,来回奔忙伺候着。樱儿这才明白,这个时候就是将满汉大餐都端到面前,她也是吃不下的。

    但是每晚回府后,都发现房里有一个点心盒,内容都是满汉全席上的各式点心,她知道一定是胤禛吩咐厨子做的。想到他百忙当中还想着这么微不足道的事,心中暖暖的,但是又想到出府遥遥无期,不又有些失落。

    最后一,庆典结束,樱儿忙忙碌碌地指挥着各位福晋们的车马等琐事的安排,最后她上车的时候,有人塞给她一张纸。她拿在手中,等到上车后,缓缓打开,只见上面画了一片银杏树的树叶,又写了第二天下午的时辰。从笔迹上看是灰太郎的手迹。

    樱儿的心又一次颤抖起来,自从塞外一别,她就再没见过他。虽然她在众人的叙述中,说道灰太郎怎么怎么在意她的病,怎么怎么上心她的事务,也收到过他送的药品、吃食、以及为数不多的一些小玩意儿,但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庆典结束后,各位福晋们回府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理疗、恢复过程。累了这么多天,按摩、睡觉总要的吧,于是府里也是几的大休整。书房不用当差,文秀也关照樱儿不要太累着,吩咐两个嬷嬷好生看顾她。

    第二天下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樱儿还在房里来回转圈,反复地纠结着。..她心底里还是很想去见灰太郎的,但是一想到灰太郎的薄幸、灰太郎有了新小老婆,她就不舒服,也就意兴索然。

    她到花园采了根树枝,揪着一片片树叶,口中念叨着,“去、不去、去、不去......”眼看着揪了一片树枝了,还是没有决定。

    这时田嬷嬷端来些水果,说是前面福晋吩咐给她的,福晋说她连来太过劳乏,可得好好歇歇了。田嬷嬷笑道,“这几天难得姑娘都不出去,可要好好的补觉。对了,你姐姐说,她又听说了几个偏方,等她歇过晌,就送了来给你服用。”

    樱儿的脑袋又“嗡”的一下,文秀和灵儿现在的唯一兴趣,就是去寻访偏方、土方、海上方,一心想给她调理和治愈她那已经被损害的功能。樱儿对自己成为试验新药的“小白鼠”深恶痛绝,千方百计地要躲避。但是没有办法,否则文秀就要对她哭天抹泪,她已经对此又烦、又怕了。

    樱儿赶紧说,“噢,我要出去一下。我忘了有个账面上的事,要去一下商铺看看。”

    田嬷嬷笑道,“那么姑娘怕是有很多事吧?姑娘还回来吃晚饭吗?”田嬷嬷细心又体贴,看到樱儿被各种古怪的药物包围着,也常常和她配合着打打马虎眼儿。不过她总是不露声色,表面上从来不显山露水,樱儿和她配合得越来越默契。

    樱儿策马出府,她的心绪复杂,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她在大街上来回溜达,一直磨磨蹭蹭的,眼看着头偏西,才慢慢地向海淀方向走去。

    她到了寺院外,没有看到灰太郎的人。她心中点点头,他等不到我,自然就回去了。她下马进寺,一直往后院而去。果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但是她看到石桌上摆放的果品、茶笼(保温用)、茶杯,就知道灰太郎刚才在这里等过她。

    突然,她的心里涌出一丝懊悔,心想自己总是抱怨灰太郎不管她的死活,抱怨他嫌她自作多、抱怨他玩“失踪”,但是临了自己却爽约,真是作天作地的。她走过去,拿起了茶杯,茶笼中的水还是温的,显然灰太郎离开不久,她不又叹了口气,只差这么一小会儿,终究还是没碰到......

    唉,不见的时候,想见,见的时候,怕见。

    樱儿呆呆地看着手里的茶杯,想起了当年在银杏树下的景,不百感交集。银杏树就在眼前,这棵树也许就是通往三百年后的虫洞。另一边是孓然一,这一边还是孓然一。难道我就注定了是孤独无助的吗?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天气冷,喝凉茶伤,我让人再换过。”

    樱儿回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后的灰太郎,定了定神,赶忙见礼。灰太郎微微笑道,“你可让我好等。”

    樱儿低声道,“我以为八贝勒已经走了。”

    “你就是要等我走了,才愿意过来吗?”

    樱儿无言以对,岔开话题,“这院子里冷,八贝勒该在屋子里才是。”

    “这头还算暖和,比起你在野地里蹲着好几夜,可强多了。”

    噢,你也知道野地里冷啊?那你还没良心地嫌我多管闲事、自作多......

    “八贝勒难道现在就不怕嫌疑了吗?”樱儿低声问道,口气分明是幽怨的。

    “避嫌疑只是暂时的,那是为了我们以后长长远远的。”灰太郎握起她的手,“樱儿,你怎么这么傻,就为了我的一句话,断章取义,竟然那样去作践起自己。”

    “樱儿本来就是命一条,人又傻,不值一提的。”樱儿眉尖微蹙,偏传了头。

    灰太郎拥她入怀,“你还是没有消气?我这就给你赔个不是,你大人大量,多担待我有口无心吧。”

    “奴才不敢。奴才谢恩。”

    樱儿说着就要跪下,灰太郎又气又笑地拦住她,“什么主子奴才的,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樱儿别过,想抽出被他握紧的双臂,灰太郎更加用力,“樱儿,不要生气了,难不曾还要我给你跪下。”

    “也不知道你是真的假的。谁要你跪了,你又不伤一丝一毫的。你在替我作祸,存心害我呢吧?”

    “总之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消气就好。”樱儿听了这话,又开始飘飘然了,她抬头笑道,“八贝勒主子,奴才冷,我们去屋子里说话好吗?”

    灰太郎微微一笑,牵起她的手,往禅室而去。

    禅室早就布置好,茶水点心一应俱全,一边的桌子上还有文房四宝,又放了几本字帖和几张大字。樱儿在四贝勒的书房服务,自然对这些有着职业敏感,她拿起那几张字,笑道,“八贝勒好雅兴,在临帖吗?”

    灰太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这是皇阿玛给的功课。皇阿玛嫌我的字不好,每让我临帖,写十张大字呈上去。刚才等你时,就在赶这个差。不过一想到你的字,我是倍感惭愧。”

    樱儿摇头道,“八贝勒,字是给人用的,不是看的。人各有志,练的也不必牵强,更不必浪费过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樱儿心想,在现代,大家都普遍用打字的,每个人只要练好签字就可以了。练毛笔字就是纯粹的为了怡兴。

    果然,灰太郎笑道,“皇阿玛要求我们每个儿子都完美无缺,自然督导严格。不过我想着若是每天有这么些时间,可以多做多少事?”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人各有志,也是勉强不来的。皇上看折子,可不会因为谁的字好,就认为他办的事一定好。也不会因为谁的字不好,而否认办事的结果。不过,‘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总会要求自己的儿子好上加好的。”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