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 ..)    十三忽然笑了一下,“樱儿,你在山东不是有机会去周游天下的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分明是不舍。..”

    樱儿愣了一下,她自己到现在也无法解释,当初为什么会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回去看看的......于是点点头,“是啊,这么仓促离去我是没有准备好,不过这一刻也不会再等很久。十三爷,你是主子,可能不以为然。不过樱儿渴望自由和平等,可是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的。此后我也只做个安顺良民即可。不过有一点我自认比你们皇子们都幸运,因为从此以后我可以随意左右我自己的意志,可以不拘世俗的高低贵。你们皇亲国戚的一切活动即便是婚丧嫁娶,恐怕都是以利益为基础的吧,这样子不过是在做买卖而已,岂能奢望起真正的感来?”

    十三摇头道,“那天长久就生出了感,四哥和你难道不是这样吗?”

    樱儿点头道,“久生,但那多半是亲吧。要过子,亲比较牢靠。要谋划什么事,友就是保障。”

    十三又不甘心地道,“樱儿,如果在你相识的人中谁真心喜欢上了你,你难道还不嫁?”

    樱儿笑道,“喜不喜欢和嫁不嫁又有什么关系?况且喜欢一个人关这个人什么事,若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也不是他的错(她想到了灰太郎,暗中叹了口气),他更没有义务要娶我吧?”

    樱儿看着十三张口结舌的样子,“十三爷,怎么这样浅显的道理也想不通?况且我在四贝勒跟前还没怎样呢,就平白的遭人嫉恨,遭了暗算,这种买卖成本太大,我可不敢去做,因为我不具备什么敢死队员素质。..”

    “樱儿,这是什么话,什么买卖,还死不死的。”

    “十三爷,这么说吧,我在四贝勒跟前也那么久了,我们彼此还算合得来,自然也有些感,这一点不作抬杠之用,我想起码四贝勒不算讨厌我吧。可是难不成四贝勒就有义务要娶我?我可没有资格和他做利益交易,何况我现下这个样子,已经再次贬值折价,他又为什么要娶我?他又不傻,是吧?”

    看到十三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言又止,樱儿兀自笑道,“你这个表就说明我说的没错,你无可辩驳吧?”

    十三盯着她良久无语,最后皱眉道,“樱儿,你的这些歪理都是从哪里来的?真要被你活活气死。”

    樱儿道,“只是实话而已,十三爷那么豁达豪爽的人,难道还忌讳听些实话?若不是一向知道你十三爷的脾,恐怕这番话我都不会说的。”

    刚从塞外回来,府里就说要办喜事了,说是这一年秀女大挑,老康指了一个侧福晋给四贝勒。又听说也指了个侧福晋给灰太郎,老康说灰太郎子嗣单薄,一定要开枝散叶才是。又责备了八福晋不为灰太郎的子嗣着想,有违人妻的基本妇道。

    阿嫦来看她时,明摆着小心翼翼的探究她的反应。樱儿自从听了九阿哥的话后,自己已经想明白不少,就是不要再牵扯任何感的事,因为那是无用功,只会自寻烦恼,说不好还会惹来杀之祸。于是若无其事地让阿嫦带信去恭喜灰太郎,又让文秀这里帮忙准备了一份贺礼。

    阿嫦叹了口气,低头继续为她准备着调理的药。文秀闻听老康“开枝散叶”的最高指示精神,又抹了一回眼泪,絮絮叨叨的说,樱儿遭了这样的罪,真是老天不公,于是和灵儿加紧对樱儿的所谓“调理”。..

    过了几天,阿嫦给她带了个盒子,“樱儿,九阿哥说这是从某处偷来的。”

    她打开一看,原来是一盒玫瑰,编成了一个花球,但是花已经快蔫了。阿嫦看了看里面的玫瑰,失笑道,“这个九阿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送你什么花还不容易,居然还会去偷。不过,为什么这些花都不新鲜了?嗳---,喂喂喂,这里面似乎有什么含意?”

    樱儿道,“你又要八卦什么?他上次说过要开发玫瑰系列产品,那弄个什么品种过来研究一下总可以吧。”

    看着阿嫦似信非信的样子,“我看这个品种不是我要的那种。”

    说着随手扔到了桌边废纸篓中,“喂,我们来看看这个月的财务报表吧......”

    那天阿嫦走后,田嬷嬷过来收拾房间,樱儿醒悟似的赶紧追出去抢过她拿着的废纸篓,也不理会田嬷嬷惊异的目光,翻出那盒玫瑰,转回房。

    她数了一下,玫瑰一共十一支,她的眼睛一阵潮湿,她发现花瓣已经落下不少,连忙仔细地一瓣一瓣地捡拾起来放到盒子里,她呆呆地看着那盒花瓣,她自然知道这是九阿哥从灰太郎那里拿到的,因为她曾经对他说过,玫瑰代表。这十一支做成的花球,代表“一生一世的相思”,她听红太郎提到过,灰太郎喜欢用玫瑰做成花球......还有那首《玫瑰人生》,那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歌。

    四贝勒府上上下下的开始忙碌,尤其是福晋,这是她的天职。而且据说这个新娘子尊贵无比。樱儿就知道是年氏要入府了。

    四贝勒在书房里倒像没事人似的依旧忙碌,樱儿看到他的工作量又大了不少,心里琢磨着他是不是这个时候就开始悄悄的计划着夺嫡了?否则没有理由“老夫聊发少年狂”啊。

    这天,四贝勒临近樱儿下班时问道,“樱儿,你这几天陪着爷都是弄到很晚,我让苏培盛关照你房里总要留个人照应一下的。”

    樱儿谢了他,心想这说是照顾,实际上是监视也未可知。自从樱儿被下了药,她的饮食就开始独立出来,每次都是另外有专人送过来的。“樱儿,你明天开始歇几天吧,我还要出门一趟。”

    噢?出门办差吗?怎么不带我?

    胤禛看出她的疑惑,“我不是去办差,只是去看看采办的礼品。”

    樱儿恍然大悟,对啊,你要去采购tiffany的几十克拉的大钻戒,带着我不是扫兴吗,于是连忙点头。

    樱儿不又想,你和姐姐新婚没多久,又在欢天喜地准备娶小老婆,看来男人薄幸是天了,也许他们自己都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真是“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知道旧人哭”?那么,灰太郎家是不是也正忙着讨小老婆?还有,那玫瑰是不是他要用来装点婚礼的?可能他只是想讨他新小老婆的喜欢,九阿哥说不定也是拿错了东西而已......

    四贝勒见她有些出神,笑道,“樱儿,爷出门不带着你,你会不高兴吗?”

    “哪会,再说樱儿还算是姐姐那边的人,贝勒爷若是找到了更合适的人来服侍,樱儿当然就要回姐姐那里的。”

    四贝勒笑道,“樱儿,我就是怕你多心,你以后还在这里,什么都不会改变。”

    樱儿摇头笑道,“这有什么多心不多心的,樱儿将来总有一天要出去的,自然再会有别的人选上来服侍贝勒爷,早早晚晚的事。”

    四贝勒蓦然回头,“你要出去?为什么?你去哪里?”

    樱儿奇道,“再过几年樱儿大了,自会放出府去的,这不是宫女的惯例吗?”

    “爷不发话你又如何能出去?何况这里的事哪里离得开你?”

    “这话可是奇了,这世上哪有离了樱儿就不过子的道理。何况在这里伺候就又不是什么奇技,任凭谁只要勤谨仔细都能做好的。”

    真是的,打工也能打出感来?那我的感也太丰富、太廉价了吧。这么有心我为什么不去收养些流浪狗,起码它们见到我还能摇摇尾巴,而且可以肯定,那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四贝勒霍地紧紧抓住樱儿的手,樱儿冷不丁的吃痛,“贝勒爷,啊哟.....”

    “爷不会让你走的!”

    “贝勒爷只是对樱儿看惯了,一时舍不得也是有的。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况且就连宫里也就是这个定例和成例。”

    四贝勒又固执地说,“我说了不放就是不放。”

    樱儿又好气又好笑,“樱儿总有一天会红颜老去,不等樱儿到了鸡皮鹤发的那一天,贝勒爷怕是早就厌弃了。”

    四贝勒甩开她的手道,“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要出府去?”

    樱儿心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得那么多年说起这个话题。“是,这是樱儿最大的愿望。” ..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